第938章 修为突进! - 天域苍穹

第938章 修为突进!

热门推荐:、 、 、 、 、 、 、 叶笑点点头,一脸了然的道:“那你快回去吧,等以后有空的时候我再来找你,或者等你大成之后,去找我。” 金鹰依依不舍的将脑袋在叶笑手掌上蹭了几下,冲着二货点了点头,感激它为自己翻译,倒退着走了几步,一声长鸣之余,振翼飞起,利箭一般消失在天际。 二货用一只前爪捂住嘴,得意地笑了两声。 叶笑满腹疑惑的转头看来,二货将前爪放下来,若无其事的喵了一声。 叶笑哪里知道,二货刚才翻译金鹰的话,竟是擅作主张,打了个大大的折扣。 金鹰伸出一根翅膀,单独露出三根羽毛,真实意思乃是:再有三个月,我就可以大成,到时候去找你。 但,到了二货的翻译里却是直接给延长了十二倍,变成了三年…… 不知个中关窍的叶笑对此自然懵然不知;金鹰对喵语也是一窍不通,都以为二货翻译的很成功很准确……却都想不到二货暗地里使了坏。 俗话说得好,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在此却该是宁得罪小人,莫得罪二货! “喵呜……哼,这家伙来头不小,乃是混沌十三灵之外的超逸物种,若是来得太早了,空间里那么多好东西,就不是我一只喵的了……我得趁这段时间,多吃多占,多享一天是一天,翻译这个活,偶然还是会有出入的,哪来得十分准确……”二货翻着白眼,在叶笑肩头上蹲的纹丝不动,心中鬼主意一个接一个…… 叶笑从山头徐徐走下,遥望着山脚郁郁葱葱的树林,恍恍然间竟有几分身在梦境的特异感觉。 这几天以来的遭遇看,当真就好像是一场离奇的梦境。 又或者应该说是,一连好几场的诡异梦幻! 仔细想来,那天初初从天魂山上去的时候,山林满目尽是葱葱郁郁,整个天魂山,处处生机勃勃。 及至从天魂崖落下去,然后就到了那片全是尸骨的地方,发现一个洞爬过去,居然去到了冰川世界之中…… 这一连串的环境变故让叶笑感觉百思不得其解。 在他的感觉影响中,简直就好像是…… 从这个世界,一步,就进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而且那种冰雪皑皑的极寒世界……自己之前来过天魂山也有多次,但却从来都不知道,这里竟然还存在有这样的一个世界。 对此,叶笑不信邪地从天魂山原路再一次冲上了天魂崖巅,然后飞跃到对面,四下里仔细观视,但对于所见的却是更加迷惑了。 什么白雪皑皑? 什么天寒地冻? 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触目所见,都是正常得不能在正常的景致,至少跟之前所见的冰山雪崖全然不同!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总不能是……之前见到的冰雪笔筒山,见到的厉无量,乃至之后遇到了风雷金鹰……这些事情,全都是做了一场幻梦吧? 这个疑问,始终充斥在叶笑的心底,一直到了好久之后,他才慢慢的解开个中玄虚。 还有就是…… 再度行走在天魂山下,唤出小黑骑在马上,魂不守舍的想着这些奇怪的事情的时候,叶笑无意中发现…… 千丈之外,有人在呼喝?声音虽然很微弱,但却是有响动……而且还隐隐有兵器撞击的声音,虽然只是一闪而过。 及至全然醒过神来,仔细辨认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发现。 叶笑仔细回想刚才的感觉,竟忍不住激灵灵地打了个哆嗦。 “千丈之外?怎么会是千丈之外?”叶笑骇然地注视着自己的手。 “在此之前,我的灵觉虽然要远胜前世同时期,但至多也就不过能够听到百丈之外的动静,而且还需要全神贯注,怎地现在无意识之中,就能听到千丈之外的动静?刚才的感觉,绝非妄念!” 千丈,一丈三米,一千丈,那就是三千米。 六里路之外的动静,而且还是那种微弱至难以察觉的动静…… 叶笑对于这个结果吓了一跳,催马而去。 他想要验证一下。 究竟在千丈之外,是否当真存在有那样的动静。 不意在一个动念之间,体内的元气随心催动,竟是莫名地汹涌而起,从丹田狂冲而起,不过瞬间,就已然在体内循环了几个周天;甚至于,在这个期间,小黑几乎就没有感觉到主人骑在自己身上那种重量…… 殊不知叶笑对自己当前的状态可谓是已经完全的惊呆了。 是的,叶笑竟是知道了自己当前轻若无物的状态,甚至还不止,还有—— 呼吸间如入云霄,腾跃间如冲北辰;身轻如无物,浊气排空,先天灵元! 这……这是要至少臻至梦元境七层才能出现的现象,自己在上天魂山之前,满打满算只不过是梦元境五品层次;怎么现在莫名地往前跨了整整两品? 而且,这还是自己一直以来刻意压制本身修为的前提下完成? 甚至于,自己之前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自己什么时候完成了突破…… 这一切,来得无踪,感之无痕,好似尽都发生在莫名之间! 尽是莫名其妙! 真的是莫名…其妙,因为结果,正是妙不可言,妙…不可言! 紫气东来神功功随念起,瞬间便已布满全身;周身紫气氤氲,远远看去,当真就似君宰寰宇,临观天下,充满了威严肃穆的氛围。 紫气萦身,君临天成! 紫气东来神功第二层紫气君临的巅峰期! 大圆满的境界! 只要再进半步,就能迈入紫气东来神功第三层了。 对于这个结果,叶笑更是直接就懵了。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修为进展突破是好事,但问题就在于,我……我没打算这么快晋级啊。 二货在他怀中,悄悄地伸出半个小脑袋,眼珠子骨溜溜的转了转,摆了摆尾巴,又缩了进去,喵呜了两声,声音中,满是阴谋得逞,欢欣偷笑的成分。 “二货,说,赶紧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叶笑一把就将二货拎了出来。 “喵呜……喵喵啊……喵啊喵嗷喵呜苗恩……”二货倒也不拖沓,一顿指手画脚、长篇大论。 “你是说,先前一直压制修为,在今次的契机因缘之下,突然爆发了?进而突破了?” “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