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江湖再见! - 天域苍穹

第887章 江湖再见!

岳长天只要一想起这个数字,就觉得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内部清洗!” 岳长天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是痛苦的,同时还有些振奋的。 因为,从没有任何一刻,能够让这位七大宗门之一的掌门人感觉到,自己是真正掌握着门派的未来方向,掌握着门派的希望明天! ………… 行道江湖。 这四个字,让少年而言无异梦寐以求的愿望,甚至,只要提起“江湖”这两个字,就不知道有多少少年眼睛发亮。 江湖,从来就是一个充满了梦想的地方。 在那些未谙世事的少年少女眼中,江湖,就是一个什么都有,充满了传说与机遇,充满了英雄豪侠,剑胆琴心,绝代红颜,柔情似水,仗剑长歌、快意恩仇的地方! 江湖中,实在有太多太多的传奇传说。 而行道江湖,这四个字纵然只是说起来的时候,都会感觉到是那这样的潇洒…… 但,当一个人真正开始行走在江湖之中的时候,那种感觉,就绝对的不一样了。 或者第一天很兴奋莫名,第二天很欢欣鼓舞,第三天仍自兴致盎然,第四天,第五天呢,就算初涉的少男少女,也无法将这份激情保持得太长久! 什么是江湖? 这个答案所见不一,行走在高山密林大江大湖之间,是否就是行走江湖了么? 不是! 因为那充其量,只能叫旅游而已。 无数的少年,在真正行走江湖的时候,在新鲜劲过去之后,便会显得茫然无所适从。 行走江湖,绝不是你挎把剑,在大街上转一转,就算行走江湖了…… …… 现在,叶笑正在‘行道江湖’。 与一般初涉江湖的少年人不同的是,他现在正有一个很明确的目标。 天魂山。 他一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的兄弟,至交好友,原来竟是被打落了天魂崖。并不是当场被粉身碎骨,更加没有被确认死亡。 虽然在那种情况下打落天魂崖基本以及等同与死无异,但叶笑依然想去看看。 万一没死呢? 自己在那种必死无疑,神魂湮灭的情况,犹能两世为人,重新来过,或者好友也另有奇遇呢! 再退一万步说……就算好友真的粉身碎骨、葬身崖底了,那么,我也要我的兄弟入土为安。 在他的坟前,再谋一醉,就算是幽明异路,自己的这份心意,总要尽到! 哪里自然便是叶笑的第一站。 他这一路上,走的可谓极为小心。 甚至,比自己前世被追杀的时候,还要谨慎许多。 这个结果不免让暗中随行的展云飞无限郁闷。 展云飞是寒月天阁中为数不多的知道叶笑没有死的人之一,除了三老,岳大掌门之外,也就他老哥一个了,为了进一步确保这个绝密消息的保密,暗中照顾叶笑行走江湖的重担,自然就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对于这件事情,展云飞自然是当仁不让,兴冲冲的就出来了。 叶笑这边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跟上了。 当然,就这件事情,走在前面的那个叶冲霄是不知道的。 为此,展云飞在最初的一段时间心里可是很得意:小子,去闯荡你的江湖吧! 只是你不知道,别人闯荡江湖,都是两只手拎着脑袋晃荡,但是你身后却是跟着一个超级保镖的…… 你可是跟别人有本质的不同。 但,才不过只是过了一天而已,展云飞就傻了。 因为,他在追出一个密林之后,赫然发现,自己居然追丢了。 想尽了无数办法,动用了所用能用的手段,居然仍旧找不到那位叶冲霄的踪影,甚至连一点点的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我可是堂堂的道元境八品的高高手啊! 跟踪一个梦元境二品,彼此之间,那几乎就是差距了神仙与凡人的巨大差距,居然还能跟丢了…… 这…… 展云飞感觉自己这把丢脸得要死了。 怎么会跟丢呢? 对于这个问题展云飞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那家伙出了山,一路就只是很单纯悠悠荡荡的往前走,随身一个小包裹,就那么随随便便的搭在肩上,浑身上下,满是吊儿郎当的味道。 分明就是全无防备。 百分百的初涉江湖初哥的款! 但,一共不过才走出去半天的路程,在一片相对空阔地的地方,身子抖了抖,提了提裤腰,似乎是有些尿急的样子,随即就就近的急匆匆进入了路边的一片树林。 展云飞远远跟着,同样身为男人,大抵知道是怎么回事,自然不会跟进去看着某人撒尿的那么掉价。 但,一等不出来,二等还不出来;密林之中的鸟儿貌似也没见飞起来几只;但那位进去方便一下的叶冲霄,竟是再也没有出来。 展云飞在后隐蔽,等得脖子都伸得长了,却是什么都没发现,终于在等了大半个时辰之后忍不住,悄然潜进去一看究竟。 只见在一棵大树之下,貌似有一片将近干涸得水渍。 显然,某人就是在这里方便的,而且时间已经不短,没看那水渍都快干透了么! 除了那片水渍之外,还有更显眼的痕迹,水渍上方的那棵大树的树皮赫然被削下来老大一块,露出里面白茬,上下足足有数尺空白,简直就好像是一座墓碑一般,在昏暗的树林里面,极为扎眼,至少比水渍扎眼。 而更扎眼的乃是那上面还写着几个血字,树下两三头死老鼠,显然,血字是用老鼠血写的。 “展师兄,辛苦您了。不过您跟到这里就可以了,以后的路我还是想要自己走,江湖不需要保镖,尤其是超级保镖。咱们兄弟,江湖再见。” 看罢这等有头没尾、毫不客气的一句话,简直没让展云飞差点晕厥过去。 气死我了! 这小子原来不仅知道门派有人在暗中保护他,而且居然还猜到了保护他的人正是自己。 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知道是自己随行,还把自己给摆脱了。 展云飞大怒,施出全部修为,将方圆千里地界近乎过筛子一般的查了一遍。以叶冲霄的轻功脚程,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绝对走不出去这个范畴。 但,最终结果仍是徒劳无功,这么细致的搜索,楞是没有找到。 不但四下里完全没有叶冲霄离去的痕迹,甚至就连地面上的草地,也全然没有被人踩踏过的痕迹。 似乎这个叶冲霄在那棵树下撒完尿,跟着就钻地消失了…… 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