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当年一战 - 天域苍穹

第817章 当年一战

“嗯……”叶笑这次没说话。⊙, 毕竟在叶笑心中,自己的心性又何止沉稳坚毅,自己连自古艰难唯一死的“死”都经历过了,还欠什么老成老道! “呵呵,你小子还别不服气,我知道你小子自下界飞升而来天域,所经所历必然远较天域寻常武者更多许多,但这固然是你的优势,却也未必不是你的缺陷所在!” 叶笑心下陡然一震,恭声道:“弟子领师尊教诲!” “你自下界飞升,在飞升之初固然会倍感压力,自觉自身修为直如儿戏,不值一提,难免会生出自卑之心,然而在度过一段时日之后,又会觉得自身实力低微,只是因为非是天域本土之士,自然没有优越的资源辅助,更兼自身阅历、心境反而更胜天域修者,只要假以时日,必然可以如在本土一般,重回顶峰,俯视众生。” “这个想法本来也算不得错,但你没有意识到,这未尝不是你因最初自卑而滋生出来的自傲之心,若是你能够驾驭这份自傲之心,转为动力,自可前途坦荡,勇往直前,但若是不能正视这点自傲之心,任其肆意扩大,你之心境必然大幅度的落后,何来前路?!”云漂流道。 叶笑再度一震,恭声道:“弟子领师尊教诲!” 别看叶笑两次回话的内容完全一致,实则内里却有天壤之别!前一次叶笑是诧异于对方之言的奇峰突起,急于想得知对方的下文,态度虽然恭敬,内里却多是做戏! 然而后一次,叶笑的“恭声”却是发自肺腑内心,诚心的感谢三人的教诲! 云飘流的话对于叶笑而言,当真不下于“当头棒喝”,虽然云漂流并不知道叶笑真实底蕴,更加不知道叶笑竟是两世为人,可是叶笑自家自知自家事,自己两世为人之初,自觉自己有前世笑君主的眼力阅历见识修行认识等诸多优势于一身,在寒阳大陆这等低级位面,想要风生水起,傲视天下,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么? 然而叶笑回首自思,若是没有紫气东来神功,没有无尽空间,没有蛋兄,没有重生以来的一连串奇遇,自己或者也会成功,但起码得是三五十年以后的事情,岂能在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臻至飞升之境! 而重回天域之后,自己虽然也警醒过自己修为低微,一定要谨慎低调作人,但心态上,却委实不乏高人一等,目无余子的一面。 三老这番话,对于叶笑而言,本意或有出入,但结果却仍是当头棒喝,发人深省! “你件秘密,你别看我们老哥仨在岳长天那帮小子面前人五人六,天老大,我们老二,其实我们哥仨就是仨纸老虎,若不是这三间茅屋,我等三人,恐怕在五十年前,就早已经身死道消,陨灭人世!”雷大地淡淡的笑了笑。 说罢,便要带着叶笑走了进去。 “你俩都金玉良言了,我也得说上一句,冲霄一句,你一定要记住这一句话。”风无影郑重的说道:“寒舍虽贫,亦能安身立命;豪宅虽广,却让壮志消磨!” 叶笑闻言一下子愣住了,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他仔细地咀嚼着这两句话,刹那间只觉得受益无穷、回味无穷! “我等本就是从茅草屋里面勉力爬出来的枯骨;再过几年归去之时,也还是要在茅草屋里面离开的。”雷大地此刻已经不复在大殿之中的那种意气飞扬,甚至已经有些萧索了。 “三位师尊,我还是有些不大明白。”叶笑道:“我大致能够明白,您这句话里面的真义,但却不能明白,师傅您刚才说的这句话。” “要是你现在明白了,那可就不好了。”风无影微笑:“这也是我们对你寄予的最大期望。” “弟子领师尊教诲。”叶笑很是严肃的认真地说道。 这是叶笑今天第三次说出这句话,但每一次说这句话时候的心境,却尽都与之前迥异! 但就只是这三个老人住着茅草屋这一节,便已经打动了叶笑心中某一个环节,他的态度,开始变得尊敬,前所未有的尊敬。 这三个老人,任何一人都要比自己前世今生两辈子的年纪加起来还要大上三四五六倍。 “当初典长空死在武法手里……”雷大地说起‘典长空’这个名字的时候,老眼中,竟然还有些泪光闪动:“于我等三人而言,无异惊天霹雳,即刻联袂下山,寻找武法报仇雪恨,亦望能够为我兄弟入土为安!” 叶笑点点头。 这件事,他是知道的;当初雷、风、云三人联袂下山,几乎令到整个江湖为之沸腾。至于三人联名写下的挑战书,便是到了现在,还是让整个青云天域脍炙人口,传说不朽。 “江湖无分对错,是非岂能定论;生死决于刀剑;公道只在实力!滴水之恩,涌泉以报;睚眦之仇,刀剑相还;武法,君杀我兄弟,如断我手足;杀人须偿命,血债要血偿!” “杀兄之仇,不共戴天;九月初五,千军山巅;与君决战,不死不休!” “雷大地血字!风无影血字!云漂流血字!” 三大高手,联袂决战青云天域公认的第一高手武法! 就是源自于这一纸传遍江湖的书信! 挑战书。 他们完全没有追究什么‘你为什么杀了我兄弟?’或者‘本来就是你徒弟不对在先’诸如此类的那些话,那些理由。 因为在这些巅峰高手眼中,所谓理由,其实不过就是一件十分荒诞完全不重要的事。 他们只认结果,只看事实。 事实就是:典长空死了! 结果就是:典长空死在了武法手里。 所以,他们就要报仇。 若是他们最终死了,那武法就是正确的;反之,若是他们胜了,武法就是错误的!典长空杀武法的徒弟就是有道理的! 江湖事,本身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史书固然是由胜利者来书写,江湖事,也可以沿用这个理论! 九月初五之日,决战地点千军山下方圆千里地界,密密麻麻,被观战人众塞满。 ………… <天域的大幕,在逐渐的拉开。 今天依然头晕,头疼;两更。大家体谅下我。>u

下一篇   第818章 我缺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