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浑然天成、九转玲珑! - 天域苍穹

第六十三章 浑然天成、九转玲珑!

所有人被刺激得全部都如同濒死的鲶鱼样张着嘴,大殿中一大片下巴在地面上跌碎的声音…… 包括之前已经确定了叶笑资质乃是九转玲珑体的展云飞,此刻也同样得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震惊,由衷的震惊! 若不是眼眶约束着,这时候肯定是能听到‘噗噗噗’那种眼珠子直接射出眼眶的声音。 而且,绝对会仅余一到两道,起码的二十多道,毕竟,这屋子里现在有超过二十人呢! 十五层…… 然后,嗖嗖嗖…… …… 十八层! 天资之塔终于出现了塔尖。 塔尖发出耀眼的月华光芒,照射四方! 显示:这天资之塔,也只有这一次,出现了塔尖!人世间的资质,终于因为这个叶冲霄的出现,第一次出现了极致! 至此,月华光柱才算渐渐消失,还有星光亦随着月华光柱的消失而消失。 唯有那天资之塔仍在空中缓缓转动,从塔尖那耀眼的月华之中,突然一道光芒,突兀地射在了岳长天面前的一摞纸上。 那上面,很清晰的出现了几个字。 下一刻,惊爆众人眼球的天资之塔轰然爆散,化作了满天星光月华,竟然百川汇海一般,一股脑进入了叶笑的身体。 进入了叶笑的丹田! 叶笑的身体,居然在一刹那之间,又一次出现了半透明的情况,随即,立即就恢复原状! 轰! 一股奇怪的气息亦随之散发出来。 随着这股气息出现,众人更加呆住了。 目瞪口呆的盯着正自浑然不知所以地叶笑,就好像是看到了一个妖怪一般。 这小子可不就是妖怪么?而且还得是逆天级的妖孽! 因为……这个家伙就只是接受一下测试,根本没有运功,但是,最后的天资之塔的月华星光进入他的身体之后,居然……形成了突破! 刚才这种玄奥气息,所有人都不陌生,那分明就是突破的气息! 此时此刻,这般情形下,居然也能突破! 众所周知,被使用月华照身的时候,是不能运功的,体内所有灵力全部封锁。这也就是说……只是这月华照身,最后的月华形成的能量,竟然自动的帮助这个家伙冲了一道关! 但是……那些所谓的瓶颈呢?感悟呢?心境呢? 难道全都不顾了?不需要了? 就这么突破,实实在在的是开天辟地第一人! 难道此子的运道,竟当真是如此的惊人,是为所谓的天运之人?! 这时候,三个后来的太上长老,却敏感地发现,掌门人的身躯,居然呈现出轻微的颤抖状态,而且还一发而不可收拾,而如此失态的源头,却是源于他的手心里,一张薄薄的纸。 虽然掌门人此际没说什么,但他那一脸的不可置信,早已说明了太多问题。 三个太上长老同时踏前一步。 “月神指示,此子是什么资质?”三个老头同时问道。 很显然,叶笑现在的体质,已经高到某种连他们三个也不知道不理解的境地。 岳长天还没来得及说话,手中纸条就已经被三个老者之一一把抢了过去。 另外两个老头急忙凑过头来看。 纸张之上,仅得完全八个月华形成的文字,此际已经正在缓缓消散,但还能够看得出来那是什么字。 三个老头在看到之后,身体也同一时间僵直了! “浑然天成,九转玲珑!” 几乎就在三个老头确认文字内容之后,字迹便即消散了。 但这八个字,已经彻底深入三老心中! 三大太上长老,整齐的呆滞! 在青云天域无数岁月之中,举世公认,当今世上最好的体质,乃是先天玲珑体! 而先天玲?体质;即便是以寒月天阁这等超级宗门,这数万年以降,也是没有收到过任何一个的! 而在先天玲珑体质之上的,便是所谓的九转玲珑体质; 但之所以说是“所谓”,是因为九转玲珑提从来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压根就没有人真正见到过…… 甚至曾有传言,九转玲珑只是好事者的一种臆测,先天玲珑体便已经是天赋至极!毕竟,从古到今何止十万年? 谁曾经见过什么九转玲珑? 既然没有人见过,那不就是完全的不存在? 而今,九转玲珑,灵然眼前。 甚至于,叶笑的体质,似乎还要在一般意义上的九转玲珑之上,那一个“浑然天成”,岂无深意! 这是之前根本不知道的比传说还要更进一步的神话层次! 对于高深修行这而言,九转玲珑,固然是传说中的体质,不曾一见,但更多了浑然天成四字,意义却又完全不一样了。 一时间,岳长天和三个太上长老的目光,闪烁着狼眼一般的绿光,急疾转了过去,瞪着叶笑。 纵然以叶笑的胆量,乍然面对如此**裸的垂涎目光,竟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因为刚才那月华照射的过程,他只感觉眼前一亮,然后就啥也不知道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此刻,正是一头雾水。 如梦初醒时,就看到四双恶狗看到了大便一般的垂涎眼神,简直恨不得将自己一口吞下肚去! 纵然以叶笑的沉稳,仍自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岳长天急急地开口,道:“三位师叔,我这里一直缺一个掌门弟子,此事有关本宗宗主传承之事,事关重大,请三位师叔……” “滚!”三个老头很粗鲁的就骂了出来。 事关自身的衣钵传承,你宗主传承又如何,就算掌门人亲自开口那也是没情面可讲的。 岳长天再不复之前的沉稳超逸,态拟神仙,哀怨万状的转过头:靠,有我这么当掌门的么?当着所有人的面,让我滚…… “不管了,这小子是我的,是我的!” 三个老头同时叫了起来。 口号喊出口的同时,却还听到另外两人的声音,眼睛一立之下,即时开始彼此虎视眈眈,三股空前杀气,汇流一处,冲天而起。 “你们俩赶紧给我滚一边去,修为比我低,年龄比我小,就算是论辈分,我也是大师兄,你们俩凭什么跟我抢?还有没有点长幼尊卑,还不退避三舍,免得出丑人前!” 一个白胡子老头从嘴里喷着粗气,恶狠狠地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