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一层一层又一层…… - 天域苍穹

第六十二章 一层一层又一层……

穿透而出,进入那宝塔地基之中。 而月华经过之后,叶笑的脚和鞋子也随之重新显露出来,只是看起来,仍旧诡异万状,毕竟一个人,嗯,一个只有一双脚实在,其他位置就只得无数紫色线,连人形都己不复,怎道不是诡异万状。 空中那‘天资之塔’随着叶笑脚下的变化而猛地往上窜了一下,在宝塔地基上,赫然出现了第一层塔身。 “恩,此子武道修行天赋,倒是在寻常修士之上,可堪造就……”一个老头咋着嘴。 话音未落,又是一束月华,从光柱之中飞出来,在星光牵引之下,进入了叶笑的膝盖位置。 如是穿透而出,膝盖的位置也恢复了血肉,衣服。 空中的天资之塔亦随之上升了一截。 “恩,这等资质,已可入中等之列,大是不错。”另一个老头眨着眼睛,充满期待地望着月华光柱。 再见一道耀眼的月华,猛地分离出来,穿透了叶笑的丹田位置,穿插而出,进入了天资之塔。 嗖,嗖,嗖………… 天资之塔经这道月华关注,竟然猛地高了起来;恍如雨后春笋一般,“嗖”的一声拔高一截,嗖的一声又拔高一截,然后嗖的一声,再拔高一截…… 眼见这一幕的一干人等尽都目瞪口呆! 卧槽这也行? 单单只是扫了扫丹田涨了三层塔? 这……这是个妖孽不成? “竟是先天之体?!”一个老头捻断了三根胡子:“天赋异禀,可谓上上之乘!” 一边展云飞很郁闷地抬头看了看天资之塔,脸上露出来鄙夷的笑容:这才哪到哪?等最终结果出来肯定会惊死你们这帮老不死的,我就不告诉你们这群老不死的…… 很快,又有一道月华分离分出,穿过叶笑的上丹田。 嗖! 天资之塔亦随之又涨一层。 这次,倒是没有人说话了。所有人都在瞪着眼睛观?着;因为,月华竟是越来越亮了,丝毫未见衰落之相……显然,还没完。 但是现在,天资之塔已经推高至六层了。 就算止步于此,便已经是上上之乘,先天之体! 只是,这个测试还没停。 还在继续。 再见一道月华分离出来,这次乃是从叶笑的胸口一穿而过,叶笑胸部以下的血肉躯体衣衫全数浮现出现,大半个身体重现。 只是,这道月华穿过之后,居然没有如之前一般直接进入那天资之塔,而是盘旋一圈,竟又再一次从反方向进入了叶笑的胸膛。 这次略过之后,才“刷”的一声进入了天资之塔。 天资之塔这次居然只是亮了一下,旋即便归于沉默,并没有塔身拔高的迹象。 “这是咋回事?”众老头一阵骚动。 “月华照射”仪式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等情况。 明明有月华照体,怎地天资之塔却有不动了?难道是这小子资质仅止于此?虽然能够引发月华照射,却不能借助月华,令自身天资更上层楼? 若是这么说,倒也在情理之中,可但是,现如今月华怎么还是越来越亮了?要是当真后力不继,就算仍有月华,也该呈现颓败逸散的现象吧? 正在纳闷中,只见天资之塔嗖嗖嗖……又是三声轻响,竟是刷刷刷一口气望上蹿了三层! 九层了! 我的天哪! 我们的天哪?! 这什么情况?! “卧槽!”一个白胡子老头下意识地把自己胡子揪断了一缕,瞪着眼睛脱口而出。 其他的老头也都一个个的眼睛如同铜铃一般,不错神的死盯着叶笑。 闪闪发光,垂涎欲滴。 在此之前,自从这世界上有了寒月天阁,经过月华测试资质最佳的弟子,至多也不过能够让天资之塔升起来八层而已! 骽p>那个记录,便已经是公认为空前绝后的超级妖孽体质! 但这个叶冲霄……真的是一飞冲霄了。居然一下子就蹿上了九层宝塔! 甚至于,这还不是最终,最极限。 群体骚乱。 “什么也不用说了,结果也不用看了,反正这个徒弟,我收定了!” 一个老头瞪着眼大叫:“谁跟我抢,我跟谁不共戴天!” 其他几个老家伙也都是摩拳擦掌,满脸激动地通红。 “我的!” “我的!” “我的!” 正在如是吵吵嚷嚷,最后飞进来的三个老头之一蓦然转头,怒吼一声:“你们一个个的全都给我闭嘴!就凭你们这帮误人子弟的家伙?也想要收这么好的徒弟?看什么看,就说你呢,就你这心性,看到一个资质不错的徒弟,就要叫嚣什么不共戴天,就你这点出息,也配为人师,多磨练几年心性是正经!” 所有老头整齐的瞪了瞪眼,张了张嘴,随即黯然低下了头去,一脸哀怨。 三个老头互相看了一眼,各自哼了一声,继续注视后续发展。 众目睽睽之下,又是一道月华飞了出来。 “居然真的还有啊!”众人一片惊呼。 刚才众人虽然也见到月华仍自绚烂,貌似有余未尽,可是当前已经是九层了,已经是前无古人的佳绩,虽也有希冀,却没有太当真。 然而此际希冀成真,众人反而有些不适应了! 这道月华,却是自叶笑的脖颈部位穿过,飞进了天资之塔;毫无意外的,天资之塔,又再涨了一层。 十层了! 至此,众人已经无语,显然如此天赋之人,已经超出了众人的认知! 嗯,已经是十层,差不多该结束了吧?! 不意,月华竟然以空前绚烂程度明亮起来。 众人几乎已经被此际绚烂月华照得眼睛都花了,但还是努力的瞪大眼睛看着,唯恐错过一点一滴,显然大伙都知道最后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终于,空前明亮的月华光柱之中,突显一阵凌乱纷杂的飞舞;旋即同时分出来三道月华! 同一时间,进入了叶笑的脑袋。 “三道!竟然是三道?怎么会是三道?”一个老者恍如见了鬼一般惊叫起来。 掌门人岳长天本来一直努力维持着雍容自若、捋着胡子,微笑着的态度;但此刻,也是终于破功失态了,忍不住呲牙咧嘴了一下——震惊之下,竟然生生将那三缕墨髯拔下来一缕! 三道月华,就在众人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哑口无言的状态之下钻进了叶笑的脑袋,刷刷刷,如是来回居然穿梭了好几次,这才如同飞燕还巢,进入了天资之塔。 嗖! 天资之塔十一层了! 嗖! 十二层了! 嗖! 十三层了! 嗖! 十四层了! 嗖嗖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