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不值一提? - 天域苍穹

第四十五章 不值一提?

热门推荐:、 、 、 、 、 、 、 但,肖暮非一看到展云飞等人来到,却是整个身子都松弛了下来,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剩下的最后一千多里路,展云飞来了,没事了。 肖暮非确信,自己等人绝对不会有危险了,就算是天塌了。展云飞也一定可以顶得起来! 就算展云飞在围剿那个人的战役中,损失了本命玄兽,纵然现在内伤仍未痊愈,但凭其道元境八品,这一个身份,就已经足够了! “怎么回事?”展云飞大步走来,鹰隼一般的眼睛看在肖暮非脸上:“暮非,可是极地冰河那边出了意外?遭遇了强敌么?” 另外几个人,也都注目于肖暮非一行人,眼中尽是惊讶和愤怒。 寒月天阁,居然在外面吃了这么大的亏! 合共三百六十名弟子,现在就省下这么几个人,岂不是说前前后后损失了三百多位弟子。 这简直是不可忍受的巨大损失! “确实是出了意外。”具体事情的前后过程,相对繁琐,肖暮非自然无法将之于传讯中解说清楚,此际走上前去,跟七个人站在一起,道:“那金鳞龙鱼,已经没了……” “啊?”七个人同时皱眉。 “事情是这样子……”肖暮非指了指叶笑,压低了声音,将整个事情都解释了一遍:“……所以,这一路走下来当真是步步荆棘,步步生死……” “嗯,你中了毒?”展云飞眉头一皱,却没有理叶笑,反而是一下子抓住肖暮非手臂,元力瞬间透入,延经络迅速游走了一圈,不由脸色一变,失声道:“竟是九绝幽冥渡?” 说着,全力运转神功,在他的头顶上,赫然猛地出现了一弯明月! 恍如怒潮一般的澎湃灵力,如大海涨潮一般冲进肖暮非的经脉,瞬间清洗一遍;肖暮非“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色的血液;整个人在吐血之余轻松了许多,竟显容光焕发之相。 “好了。”展云飞松开手,展颜一笑:“幸亏你这毒已经祛除了十之**,否则,我也没有办法帮你祛除。” “多谢展师叔。”肖暮非恭敬的行礼。 “不必如此,你身上现有的毒素不过残毒,以你之功力修为,只需疗养一月,亦能祛除尽净,我不过是锦上添花,帮你提早化解罢了!”展云飞道。 肖暮非苦笑一声:“师叔此举于暮非而言,绝非锦上添花,实实的雪中送炭,以师叔修为岂会不知,暮非近日来心力交瘁,元气大耗,纵然是应付残毒也是渐渐不支,一月祛毒时限或者不假,但若无师叔相助,暮非起码还需要多调养三年,才能尽复旧观!” “你既叫我一身师叔,师叔又岂会对你有恙袖手不管,只是……那毒,九绝幽冥渡,是怎么消解的?以你中毒状况而论,只怕是中了淬炼了九绝幽冥渡的暗器,此毒对于道元境一下之人,中之无救,纵然是如你这等道元境低阶武者,也仅能苟延残喘挣扎求存而已,绝无可能以修为祛毒,可是你怎地能将毒力祛除至此……”展云飞负手问道。 “这事……也是因为冲霄……”肖暮非解释一遍,低声道:“……冲霄除了机缘巧合吞食金鳞龙鱼之外,更是一位丹师,而且造诣极为出众,他原本传承之师门,留有丹云神丹传世,前次我身中绝毒,本该无救,却……” 连续听了几次介绍,展云飞终于回头,将注意力转移过去,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叶笑,削瘦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道:“那少年,你叫叶冲霄?” 声音语气颇为温和,但,那种高高在上的意味,却仍是显而易见。 对此,叶笑自然早有准备。 这种在一个门派里数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在新晋入门的弟子之前,怎么能不摆摆架子? “是。”叶笑不卑不亢;既表现出来一个‘刚进天域的新人’的拘谨,又表现出那种‘刚刚飞升,飞升之前老子在自己位面可是天下第一’的那种来自骨子里的习惯性傲气。 p>展云飞见状不禁笑了。 上下打量了一番,疑惑道:“暮非,你说此子虽未虽低,却是进步神速,但我怎地完全看不出其修为?竟如常人一般!” 肖暮非微笑:“所以我说冲霄直如天眷之人,冲霄当日吃了金鳞龙鱼内丹,金鳞龙鱼化龙前本就是具有隐匿了一切气息的特性,冲霄此刻,正是那内丹的此种特性发挥出来,天然屏蔽别人对他的观察;不管观察者是什么人,只要是没有超过冲霄的金鳞龙鱼万年修为的……十有**都不会看透他的。” “哦?”展云飞顿时来了兴趣,口中喃喃自语,道:“金鳞龙鱼……万年修为……丹师……” 突然口中‘嘶’的一声抽了一口冷气,上下打量叶笑,简直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奇货可居的绝世珍宝。 下一刻,叶笑就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去到了展云飞手里;一股澎湃却温和的绵绵灵力,好事潮水一般涌进来。不过片刻之间,就已经在自己经脉之中转了几圈。 “灵元境,四品;嘶……”展云飞呲牙咧嘴:“才不过刚刚飞升……就已经有灵元境四品?进境怎地会如此神速,这也……” 一抬头,却看到肖暮非古怪的眼神。 顿时醒悟现在可不能这么夸,这小子本来就有源自本土的天下第一傲气,现在又有似自己这等大人物将之夸赞,岂不令其骄矜之心更甚,急忙改口说道:“嗯……似你这等修为……对于刚飞升的人来说,固然是极高的……不过对于青云天域来说,尤其是对于本门亲传弟子而言,就只得不入流的水准,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肖暮非咳嗽一声,垂下了头。 叶笑不禁也有些瞠然。 实在是想不到,自己前世的这个老仇人,个性之中也有这么逗逼的一面:我才刚飞升,你拿我跟天域武者比较什么,还要跟大宗门的亲传弟子比较,你敢不敢更逗比点了?! 你咋不拿我跟武法、玄冰等人比较呢?那岂不是把我比得更差劲,蝼蚁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