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片刻宁静! - 天域苍穹

第三十一章 片刻宁静!

及至一百多人进入小村落的时候,甚至,村子里连敢围观的人都没有。 偶尔,一个小孩子在自家大门口好奇的露了下头,下一刻,就被一个妇人狠狠的拉了进去,随即就死死地关上了大门,只听见里面压低了声音在教训:“个小兔崽子你不也要命了是伐?外面那些人可全都是……” 肖暮非见状叹了口气,却又不知道此时此刻该如何动作。 只能悄无声息地走向那个破旧的小酒馆。 叶笑在经过那户人家的时候,刚才那孩子适才的形象瞬时入心,那小孩子似是穿着一双露着脚趾头的鞋子吧,不由得心中恻然。 信手一扬,几片金叶子闪着光飞了进去。 “给孩子买双新鞋子穿吧。”叶笑轻声说道。 叶笑就只给了薄薄的几片金叶子,仅此而已。 叶笑的空间里,金银可谓极多,纵然是支撑一个国家一年半载的消耗也绰绰有余,然而此际他却不敢多给。这样的人家,给那几片金叶子,就已经太多了,那几片金叶子对于叶笑一般的修者或者不算什么,但对于这样的贫困人家,便已经足够他们几年用度,可说已经是他们一家的承受极限,若是再给的更多,恐怕转头就会给他们招来杀身之祸。 院子里面,传出来一声惶恐的谢谢,似是那母亲的回应。 “想不到冲霄你小子还有这样一副慈悲心肠,老夫尚以为如你这般下界飞升之人,心境早已臻至古井不波之境,竟是大失预算。”肖暮非道。 “一时间的触景生情,我小时候,就是跟这个孩子一样,不,我还不如他,他尚有关心爱护他的母亲,我没有的。”叶笑沉默了半晌。如是说道。 肖暮非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再说话。 他能听得出来,叶笑的话乃是发自肺腑真心,全无花假! 诚然,叶笑两世以来,于亲情方面。委实都不如那个小孩,没有母亲关爱。只此一项,叶笑就已经输得很彻底了! 有感而发,源自真心,语出至诚,何来做作! 小酒馆果然没有那么多的吃食准备,不过幸好通知得早,已经派人去镇子上买了。 当然,若是这小酒馆一下子能够拿出足够供给这么多人的吃食,直接不用疑问。就是陷阱无疑! 为了搭对这些不知速还是不速之客,小二前后跑了七八户人家,才凑够**个茶壶,连同酒馆里本来就有的几个,终于算是能让这一百多人全都喝上了一次性的热茶。 虽然单靠酒馆自己的灶台,烧热水都远远不够,不过烧热水这回事。不用那么讲究,请同村几户帮忙一道烧也就是了,酒馆的灶台主要还是做菜做饭! 还有就是,小酒馆的座位肯定是没多少的—— 所以,除了最当中的一桌,坐了人之外。其他的人干脆都席地而坐,这数日以来,尽都是风餐露宿,日夜兼程,有口热饭期待,已是享受,没凳子坐什么。却是不值一提的。 叶笑注意了一下,己方一百七十二人人,中间这一桌,除了坐了自己、肖暮非,还有另外两个五六十岁的老者之外。 其他的人,分成了十六伙,坐在不同的位置上。 以自己这一桌为原点,发散出去,乃是三桌犄角形状;以此继续往外扩延,四桌分居东南西北;由肖暮非的四大弟子每人驻守一桌。 再往外一层,却是另外九桌人在不同的方位席地而坐;每两伙人彼此之间的距离,正好是不多不少的三丈。 三星拱卫阵。 四面铁桶阵。 九宫埋伏阵! 是的,正是这三个阵法层层摆设,连成了一体,而自己与肖暮非所在的位置,却是阵眼位置。或者说,肖暮非自己所做的方位,就是阵眼所在,三层阵法的统一阵眼。 在这个位置上,眼界可谓开阔,无有遗漏,无论任何一个方位出现了人和动静,肖暮非都能在第一时间看到,丝毫能查。 这一段时日下来,寒月天阁诸人的小心谨慎,显然已经去到了相当的地步。 一开始,还有人喝着茶,相互之间谈论着什么,偶尔还有故意弄出来笑声传来,但,慢慢的,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大家到最后都不再说话了。 有些人,眼神在自己身侧的座位上久久梭巡。 旋即便低下头,端起茶碗,将滚烫的茶水一饮而尽,却不知眼泪早已滴进了茶水里,一同喝进了肚子里。 来的时候,是别的人在我身边的…… 现在,那个人却已经永远都不在了,人间再难有相会之期。 我不能做什么,我不能说什么,我只能将心中的悲痛和愤怒,悉数吞进自己肚子里。 气氛越来越显压抑。 只是这种气氛,就足以压得人发狂! 酒馆掌柜的和小二已经尽量控制着自己不发抖,如平常一般,烧水的烧水,切菜的切菜,准备食物的准备食物…… 远方,足足五六辆马车正在向这边缓缓而来,那上面,全是水,酒,菜,肉,粮食…… 所有的寒月天阁弟子都有静静地观视着远方的马车过来,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说话。 至此,大家都已经很饿了。 倒不是说大伙所携带的口粮都吃光了,只是在肖暮非初初一句“前面有个小村子,村子里虽然没有客栈,,却有个酒馆,令人准备咱们一行人的吃食”为引,就再也没有人愿意吃自家准备的干粮充饥了,若是热乎乎香喷喷的饭菜,相信任谁都不会愿意再啃干粮! 在看到饭菜之前,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简直能吃下一头牛,等会一定要饱餐一顿,想肚子舒服舒服,但现在,明明佳肴即将呈现眼前,却只感觉嗓子眼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竟然连一点饥饿的意思都没有了。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有那么多兄弟……再也不需要吃饭了。 一想到这点,众人却哪里还吃得下去? 一味静静地坐着,静静地等着,静静地看着…… 饭菜的香味,开始渐次弥漫。 购置来的一坛一坛新酒,此际也都已经打开;放到了酒桌旁边。 一盘一盘的熟牛肉,被率先端了上来。 酒肉飘香,引人入胜。 肖暮非沉沉叹了一口气,率先端起桌上一碗酒,轻轻泼洒在地上:“孩儿们,安心去!江湖恩怨,血债血偿!” “我们会帮你讨回来!那是他们欠你们的!” 所有人整齐地举起酒碗,眼眶通红,如是大叫一声。 合共一百七十一碗酒,整齐地泼在地上。 酒香浓郁,至此空前弥漫开来,这股酒香,似乎能够上穷碧落下黄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