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惊喜、出谋! - 天域苍穹

第二十章 惊喜、出谋!

刷刷刷…… 上空,树枝上的蛇也终于忍不住,开始展开凌空抽射攻击。 原本是地对空上扬攻势,现在还要加上空对地的俯冲攻势,寒月天阁三十名弟子构成的最外围防线遭到空前严峻的考验,众人等基本无有例外,尽都手忙脚乱,防线岌岌可危。 肖暮非见状一声呼喝,中间蓄势已久的三十人即时长身而起,剑光闪烁升腾,护住了上空位置。另有几十个弟子严密看守,将所有断开的蛇身直接卷走。 以树上为,展开攻势的群蛇,令到两波预备队参战,攻势之猛烈,可见一斑! 叶笑见状不禁心头更是交集,至此合共三百六十名寒月天阁的弟子,已先后有一百二十人参战,虽然迄今为止还没有出现伤亡,但这么持续消耗下去,岂有幸理! 可是叶笑除了知道银鳞金冠蛇的要害位置之外,对其习性所知却是颇为有限,较之肖暮非还要大有不及,虽然明知此刻危急,却仍是想不出办法,引导寒月天阁众人,洞悉银蛇的致命弱点所在! 就在此时,突觉胸部接连震动,及至注目看着,却看到二货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与之前畏惧炸毛判若两喵,不由的心念一动,信手一招,一条断裂的银鳞金冠蛇上半身被他一把抓在手里。 叶笑虽然对银鳞金冠蛇了解有限,但七寸却是世间蛇属之共同克星,一把准确地掐住了七寸位置,这条蛇虽然被斩断了半截,此际却还未死;还在不停扭动 ,然而被叶笑抓住了七寸要害,却是不能动弹。 随即,叶笑将这条蛇放在了地上。 肖暮非皱着眉看了他一眼,不禁泛起几分不喜,心道这里所有人骨子里可都是在为了你拼命,你居然还有心情玩蛇……若是你当真出力杀蛇那也就罢了。居然还抢了半条死蛇…… 但,此刻兵凶战危,实在没有心情多说他什么,只能当作没看见,不予理会。 二货眼见叶笑如此做法,早已心领神会,不等叶笑招呼。就自己一只喵以很是优雅从容大气状态,摆着尾巴走过去。用爪子将那半条蛇翻了个身。 那条蛇虽然仅余半条,十成性命至少去了六成,此际却也一扭身体,凶狠地转头噬来。 二货见状大怒,区区小蛇,半残之躯,竟然敢来冒犯喵大人虎威,这还了得! 即时凶猛的张大了嘴巴,对着咬了过去。 喵蛇对咬。高下立判,二货一口将那条蛇的脑袋咬在了嘴里,轻轻地“咔嚓”一声,居然已经将蛇头咬断,旋即“咔嚓咔嚓”之声不绝,如是一顿嚼之下,瞬时就已经将蛇头嚼碎了吞了肚去。 “你个二货!怎地真个这么二!”叶笑吃了一惊。急忙去掰它嘴:“这玩意有毒!” 二货翻了翻白眼,咂咂嘴,猫脸上,一片不相干。 心中更是无限腹诽:本喵这主人真是太没眼力,心思更是愚钝蠢笨至极,你都知道这玩意有毒。本喵能不知道了,要是真怕这蛇毒,本喵能吃么?你要真怕本喵中毒,就不该让本喵跟着小蛇对咬,这啥人啊,这二货居然是我主人,真是老天无眼哪! 嗯。不过这小蛇的味道…… 下一刻,二货咂咂嘴,再咂咂嘴,又再咂咂嘴!突然间两只尖尖的小耳朵陡然一阵扑棱,胡子猛地一翘,一双眼睛就突然探照灯一般亮了起来! 我靠! 真真…真真是太惊喜了! 这! 这条蛇,虽然看起来有点小吓人,但是……味道真的挺好吃。 再及扫视四周兀自嗖嗖嗖而来的银鳞金冠蛇,二货的一双小眼睛越来越亮,不知不觉中,一条亮亮的馋涎再现尘寰,又挂在了某喵的嘴边。 “银鳞金冠蛇,乃青云天域极其罕见之毒物,唯有此地黑森林才有此物种。”便在这时,有人沉声说起话来,说话之人正是肖暮非。 “就天域玄兽威能而论,银鳞金冠蛇远远称不上顶级,甚至,以个体能力来说,不过是不入流的货色。” “但,它的绝毒,却令其跻身天域毒物前三之位。” “所以说,银鳞金冠蛇若是毒到人,中毒者神仙难救,纵然是道元境高手也不可免,然而其本身,就只是三级玄兽,孱弱得很!”肖暮非一边注意着周遭动静,一边说话。 众弟子都是一边杀蛇,一边听他说话。 “你们每一个人,虽然并不算是什么高手,但,每人最少也有梦元境层次的实力;以一人之力,就算是面对一头五六级的玄兽,仍是不在话下。更不要说是斩杀对象仅仅只得三级的一条蛇。” 肖暮非的话,虽然语气沉重,但个中却满盈了一种鼓励自信的氛围。 “此时此刻,咱们有三百多人聚集在这里,就算对方真有十万条蛇,平均下来,一人要应付的也不过只得三千条而已。” 肖暮非沉声道:“而且我们还可以换班轮流作战,大有休息恢复体力的余地,难道我辈修炼一生,眼前不过小小困境,就只是这么几条蛇,竟也对付不了?” 众弟子听闻肖暮非一席话,尽都精神大振! 是啊,蛇群虽众,但我只要斩杀三千条就可以了,出剑三千次,这个数字却又何足道哉,平日里每天练习斩击,只怕都不止这个数目吧! 一时间,众人气势大盛,剑光如虹,匹练一般急疾飞舞,竟然将蛇群的包围范围反向扩张了出去足足三丈。 众人眼见己方形势大好,尽都是一阵欢呼。 叶笑见状却是眉头一皱,悄悄接近了肖暮非身后,低声说道:“肖老,这件事,情况只怕有些不对劲。这些蛇,只怕不能这样对付。” 肖暮非眉头一皱:“恩?此话怎讲?” 叶笑沉声低低的说道:“我刚才观察了好久,适才还曾亲手尝试那银蛇的身体强度……这些银蛇单体而言确实不足为惧,连我都足以斩杀之,只要小心其蛇毒就好,然而其身上的鳞片却是坚韧非常,如果是一味的强横劈斩,不免耗力过剧,回力不及,更易疲劳,就算我们可以轮流上阵,却也未必能够应付过来,再者,久而久之的劈斩,大伙的兵器只怕也要负荷不了,若是因为兵器的缘故,造成伤亡未免不值。”(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