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笑公子出征! - 天域苍穹

第六百七十七章 笑公子出征!

然而下面,叶大帅面目再不见丝毫淡然,唯无尽森冷,望着鸦雀无声的三军,喝道:“还有没有不服的?有没有想要试我军法的?我给他机会,尽管尝试!” 三军静寂,落针可闻! 一个个士兵几乎是下意识地将自己个的身体又站直了几分。 “不尊本帅军法的,就是这个下场,不会有例外,一个都不会有!”叶公子哼了哼:“本帅执掌军马,挽大厦于将倾,拯苍生于倒悬,解家家于危难,哪里还有时间调教那么多的刺头?杀!就是本帅的唯一手段,还是那句话,不怕死的尽管尝试!” 他大喝一声:“来人!拿我大笔来!” 大笔!? 大缸、白旗之后,又要大笔? 这又要整什么啊?! 只是此刻,再无人敢喧哗,纵然如何惊疑,也只有战战兢兢的注视而已, 只见这位刚刚接过军权的叶大帅手掌一支号毛笔,就在盛满了鲜血的大缸中沾了沾,右手一挥,大白旗整齐的铺在地上。 朔风呼啸中,满是鲜血的大毛笔一提而出,一挥而就! 五个大字。 “辰皇笑公子!” 片刻之前尤自一尘不染的白旗瞬时变成了血字大旗。 两根旗杆接在一起,血字白旗代替了帅旗,升上半空,血腥气迎风飘散,五个鲜血大字,在空中,狰狞残酷的飞扬! 又或者说,新的帅旗,只属于叶笑自己一个人的帅旗,诞生问世! 所有人看到这五个字,眼神中都是充满了畏惧。 这个家伙,传说中的京城三大纨绔之,骨子里居然是一个如此狠毒的杀神! 这等的无所顾忌,无所忌惮! 原来传言果然不虚,传说中的三大纨绔竟当真是一个比一个更为精彩! 兰浪浪如是,左无忌如是,还有今朝的叶笑,也是如是! 希律律…… 一阵嘹亮的战马嘶鸣声打破满场寂静,一匹全身黑色的健马疾奔而出;叶大帅白衣飘飘,率先跃上马背,大喝一声:“擂鼓!出征!” “咚咚咚……” 数以百计的鼓手,恍如拼命一般地敲起自己面前的出征鼓! 唯恐自己敲得不用力,敲得稍微慢了些,叶大帅一眼看来,以为自己怠慢,有违军法,自己可就要人头落地了! 鼓声震天而起。 这是出征鼓,也是必胜鼓! 顷刻之间,整个京城,尽数被鼓声笼罩。 鼓点声之轰鸣,竟是前所未闻的剧烈,震耳欲聋,惊天动地! 另一边,无数的大臣,正在向着皇帝陛下那边冲过去:“陛下……陛下……您要为为臣做主啊,臣子死得冤枉啊……” 一个个涕泪纵横。 只可惜,此际正值鼓声震天之时,将这些嘈杂的声音完全掩盖! 皇帝陛下这会也就只是看到大臣们一个个流着眼泪,悲痛的要死要活的,嘴巴一张一合,如此而已,当真完全听不到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那边,叶大帅已经一马当先,雄赳赳气昂昂冲赴到了最前面。 先锋军所属队伍随着一声大喝,策马拔足,滚滚而出! 却见整支队伍,一个个盔甲鲜明,昂挺胸,精神状态无限的良好。 队列排列得齐齐整整,丝毫不乱! 每个人都是拿出来自己的最佳最好最完美状态,唯恐被叶大帅看出一丁点的不好,抓出去当了典型、正了军法。 几位大臣恍如疯狂一般的冲将出来,拦在出征大军前面,指着叶笑破口大骂:“叶笑,你停住!你不能走……你你你……” 鼓声仍旧喧天,叶笑根本听不清他们说什么;就算当真听到了也不会在意,森冷的眼神不过略略扫了扫他们,胯下的黑色骏马一停不停冲了过去! 恍如不见,视若无睹! 噗! 叶笑脸色如铁,一派若无其事地纵马而过;其中一位躲闪不及的大臣,早已被踩在了马蹄底下,紧跟着,大军呼啸而过! 大军呼啸而过的结果就是堂堂一位位列朝堂的大臣,生生被踩成了肉泥! 嗯,貌似不很准确的说,被那么多人碾过的某大臣,早已彻底成泥,与大地同归,倒也自然! “必胜!” 一马当先的叶笑长剑当空一挥,大吼一声! “必胜!” 十万大军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异口同声的大吼一声! 这一声,声震乾坤,整个大地亦为之轰然一颤! 大军几乎就是以一条完整有如一体的蜿蜒铁龙架势,径自冲出了校场,当真就像是一条正欲嗜血的庞然恶龙,以无边狂暴、凶神恶煞的态势冲将出去! 长空之上。 宁碧落亲自掌旗,足足十丈高的大旗,就这么在高空飞扬! 白旗! 血字! 浓郁的血气在空中卷起一阵血腥的风暴,飒飒作响,一路滚滚远去! 一支队伍,一支掺杂了无数养尊处优之辈的乌合之众,就在出征前,生生被叶笑整和成了一支雄壮军队! 他甚至没有表什么宣言,也没有鼓动士气。 就只有生与死的洗礼,就这么用勋贵子弟的鲜血和人头,直接浇铸出来了初步的军魂! 大军滚滚而去,直若江河决堤,一泻千里,居然都没有向皇帝陛下告别致敬! 校场高台那边却早已炸了锅。 无数失去儿子、侄子、外甥、后辈子侄的大臣们痛哭流涕,悲痛得不要不要的。 “陛下,还请下旨!将那凶徒叶笑捉拿归案,明正典刑!” “陛下,千万要为老臣做主啊……” “陛下……呜呜呜……可怜为臣的就一个儿子……” …… 皇帝陛下焦头烂额。 一时间狼狈得无以复加。 追回叶笑? 那不可能。 捉拿归案? 更加的不可能! 至于还有明正典刑什么,更加绝对绝对的不可能! 皇帝陛下本身那也是带过兵的,如何看不出来此刻这一支军队已经被叶笑改造成了嗜血狂魔的雏形?在战场上,纵然是再精锐再老道的兵士,也断断不如这样的军队可怕。 现在战场上辰皇节节败退,正是需要这样的一支队伍冲进去。 若是这个时候将叶笑追回来问罪,那么这支队伍立马就毁掉了,重新恢复成一盘散沙的局面。 那才是自毁长城,自行断去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但若是不追回来,这个小混蛋杀了这么多人又要怎么说? 虽然无论哪方面,都不能追回、捉拿、问罪叶笑,但这话没法直接对众臣工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