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冰儿?玄冰?【第二更】 - 天域苍穹

第六百六十六章 冰儿?玄冰?【第二更】

白衣女子终于停下了疗伤的动作,起身,缓缓转过身来。 一张风华绝代,美轮美奂到了无法形容的绝色脸庞,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却是脸色复杂,似乎有千种情绪,在这位女子的脸上交错闪现。 让她自己,也是不能自已。 但在看到眼前这些人的同时,这张美丽的脸上,却顿时是满盈一片冰寒冷肃的杀机。 “就是你们伤了他?”这个女子淡淡的问道。 随即,不等众人回答,她就自己点点头,道:“嗯,那你们可以去死了!” 似乎就是这么一瞬间,她就已经认定了众人的罪行,确定了无误;宣判了众人的死刑。 她的眼中突然眼中射出来极尽森寒的杀气,一只右手一抬,掌心对着杜青鹏往回一收,喝道:“过来!” 刚刚才被震飞出七十丈之外的杜青鹏身体,竟然被她虚空一抓之下,身不由己的凌空飞来,满脸尽是惊骇欲绝,手脚却是完全无法动弹! 就算他自己从地面一跃,也跃不出这么远的距离;但却被这白衣女子伸手一吸之下,自己竭力抵挡,还是腾云驾雾一样飞了过来。 这一吸之力有多么强大? 众人心中一片冰凉! “是星辰云门和照日天宗的人……”白衣女子眉头皱了皱,随即一个耳光拍了出去! 噗! “谁让你们这么大胆的?!” 一声冷冷的怒斥。 杜青鹏根本来不及闪避,甚至是没有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就已经被这一巴掌被拍到了脸上。 随即,更见惊恐更加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 杜青鹏的脑袋,竟然被这女子一巴掌生生拍了下来,离开了脖颈,凌空飞了出去,更很“凑巧”地撞上了另一个人的脑袋,将那人的脑袋撞得粉碎…… 而这还远远不是结束,因为杜青鹏的脑袋凌空去势有余未尽,急疾而去,又再凌厉的撞向另一个人的脑袋…… 啪啪啪…… 就是拿一个耳光,就将梦元境接近二品修为的杜青鹏脑袋直接拍掉,而且就这么一一的撞死别人的脑袋,接连不断的将七个人的脑袋,全部撞碎,这才远远的飞出去。 远方,那四个一直在观战,此刻已经吓得心胆俱裂的天元境巅峰高手,正在拼命奔逃! 实在是太恐怖了! 那个女子,简直是恶魔降世…… 正在拼命逃走之际,但听见身后呼呼风响,竟是杜青鹏的脑袋连碎六首之后,又再度已经凌空追来,不管四个人如何闪躲腾挪招架挥站,仍是无可避免的被撞得脑袋粉碎! 连碎十首之后的杜青鹏脑袋,似是功德圆满,也在一瞬间之后化为齑粉! 十一位高手,就这么匪夷所思的全部身亡! 自始至终,这个白衣女子就只扇了一个耳光而已! 此刻的叶笑,仍旧是昏迷不醒,不省人事。 白衣女子虽然已经为他疗伤,但却没有让他即时醒来。 “能死在我的手下,也真是你们的无上造化……” 直到确认了所有敌人已经被清除得干干净净了,这个白衣女子这才转过头,将自己目光聚焦到地下的男人身上。 脸上尽是难以言喻的矛盾复杂。 一阵杀气,勃然而出;但却又旋即消失,片刻后却又重新泛起…… “天杀的色狼!”白衣女子咬着牙,恶狠狠看着叶笑,眼中寒光闪烁,杀气四溢。 随即,她的手一巴掌拍在叶笑胸口,怒骂道:“这个样子真难看!” “噗”地一声。 叶笑原本维持着风之凌的面貌,竟在这一掌之下,瞬时恢复成了叶笑的模样! 这一掌之力,竟然能够令到完全处于昏迷状态,完全没有意识的人解除原本所有伪装!甚至,包括骨骼的变形,肌肉的复位,也都瞬时各归各位,水到渠成! 昏迷不醒的叶笑,以本来面目静静地躺在地上。 俊逸的脸庞,显得有些惨白。 胸口缓缓起伏,呼吸显得很是平稳。却仍是没有醒来。 白衣女子的目光,悄然停留在这张面孔上,眼中神色,不停地变换着。 憎恨,愤怒,迷惘…… 还有一丝闪烁不定的……情意。 “公子……”白衣女子口中似是无意识的喃喃说道。 随即便又仰天长啸:“混账!” 很是气急败坏的款! 这一声长啸当真是惊天动地,声震寰宇! 天空中,本是白云朵朵,却在这一声长啸之后,一如风卷残云,荡然无存! 这个骤然自冰山山腹而出的白衣女子,当然就是冰儿。 呃,现在或者已经不能说她是冰儿。 此刻记忆已经完全恢复的冰儿,已经再度变回了缥缈云宫首席大长老,青云天域第一女魔头!整个青云天域第二高手! 玄冰! 就在上面刚刚开始战斗的时候,冰儿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公子遭遇到了生死危机—— 在此之前,属于玄冰的记忆,就已经隐约浮现过许多次,若是冰儿愿意,老早就可以恢复玄冰的身份, 然而在今日之前,她始终竭力的抗衡着,就是不愿意醒来。 这是源自潜意识的抵抗,不愿意恢复记忆。 因为一旦恢复玄冰的身份,就没可能再留在公子身边! 如果有选择,冰儿情愿自己玄冰的记忆、身份、修为全部都不要归来,然而随着玄冰肉身玄功的全面修复,无论冰儿愿不愿意,那一日总是要来,只是时间早晚的分别而已! 事实上,属于玄冰的威能,冰儿早就在之前不知不觉中发挥出来过了,若非是玄冰气势稍显,以无边圣主的修为气度,又岂能因冰儿一眼而不知所措,神魂显现飞散,那尽都是属于玄冰的些微威能散逸造成的! 然而此时此刻,却唯有主动恢复…… 因为,唯有主动恢复了记忆,恢复了自己天下无敌的实力,才能解救公子于绝境之间。 但,一旦这般恢复了记忆之后,现在的冰儿,就再也不存在了…… 舍不得…… 我舍不得公子…… 但是,我若是不消失……公子就要真的死了…… 与其让公子死,莫如我消失! …… 玄冰的记忆恢复了。 不断是她原本的记忆恢复,连带着属于冰儿那部分的记忆,虽一道全数融合,毕竟这是这具身体所共有的记忆,不容抹杀! 此刻,她怔怔的看着躺在自己面前昏迷不醒的叶笑,眼神之中,全是复杂,百感交集。 在自己的意识之中,仍旧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意识,在彼此纠缠着,又似乎,是在彼此融合着…… 她的眼中,偶尔柔情四溢,偶尔杀机冲天,偶尔…… 呼! 玄冰悍然举起了手,手心中发出黑色的寒芒,眼神暴戾狠辣:“你毁了我的清白,该死!” 一掌如风雷涌动,电光四射,狠狠劈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