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古怪!【第三更!】 - 天域苍穹

第606章 古怪!【第三更!】

热门推荐:、 、 、 、 、 、 、 但想了想,却也瞬时明悟在心。 “天家果然无亲,相信若是没有我给他的那颗药,他自知时日无果,自问身体撑不起更烂的摊子,或许会隐忍一时,等到战争结束再动手;但,有了我的那一颗回天再造丹,他的身体得到大量生机滋润,便是再活几十年也不是问题,眼前种种再也不是问题,甚至,便是另外再栽培一个继承人也非不可能……所以,这就是他的底气!” “或许明知自己活不久的时候,会生成一种心态,一定要将自己手中的这份基业留给自己的儿子,好好教导,不惜代价的保全,唯恐哪一天突然翘了辫子,来不及嘱咐;误了国祚大事。但是,一旦发现自己还能活几十年,而太子又严重威胁了他的地位,岂能容忍?还不如另行培养一个继承人,反正自己还有大把寿元在手!” “皇帝陛下虽然是雄才伟略,一代霸主;而且英明果决,算得上是贤明之主;但,在这一方面的自私心性,仍旧与历代君王都是无异,天家无亲,帝王无情!” 叶笑轻轻叹息了一声。 …… “前方战报如何?”叶笑问道。 “北方叶帅战局全掌控,现在只等一个时机全面歼灭草原狼,一劳永逸;东面战千山与华阳王爷彼此势均力敌,局势趋于平稳,短时间内,固然败敌无望,为敌所破也无可能;南方兰大将军方面亦是稳如大山;尤其是世子兰浪浪自从去了南方之后,就留军中效力,据说这段时间里改变不少,父子同心共意,何敌不克!” 情报头目知道叶笑很是关切兰浪浪的情况,所以顺便就多下了一点功夫调查。但这一调查还真发现,这个纨绔还真是洗心革面了一般。 居然能能在南面战场上打得有声有色。 要知道,原本的南面战场乃是辰皇帝国处于劣势的局面! 叶笑也是挑了挑眉毛:“这货……居然还立功了?” “听说现在兰少现已经是偏将,且极得将士爱戴……”情报队长干咳一声。 叶笑沉吟了一下,点点头:“那就应该是真实的……” 以兰大将军的脾气,若是兰浪浪真的没干事,恐怕此刻早已经打得半死扔回京城,至于替儿子冒领军功这等事,兰大将军恐怕是死也不会干的,甚至于,兰浪浪的偏将之职,多半还有些偏低,若是当真论功行赏,或者更高一层也未可知。 叶笑心中很是有些为友欣慰。 真真想不到京城三少之中,前途最黯淡的兰浪浪,毕竟也闯出来了自己的一片天。 其实又有谁能想到,往昔的京城三大纨绔,各自际遇,左无忌臣佑之势已成,兰浪浪从军路途稳健,叶笑更化身为震慑当世的灵宝阁君座风之凌,人生际遇,莫敢言之! “唯有西面……蓝风帝国方面攻势如潮,辰皇军节节败退,可说是目前态势最危险的一面……”情报队长说道:“本来以双方战力而论,战况不至于此,然而蓝风帝国方面出动了不少高手修者,致令战局失衡……现在,恐怕距离全线溃败只怕已不远了……事实上,若不是之前那接连几场大雨,突如其来,延误战机,恐怕此刻早已经是兵败千里。” 叶笑点点头。 对于北面自己老爹的战局,那肯定是毫不紧张。 以叶南天的能力,对付草原人,若是还能败了,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相信若不是叶南天一意要一举覆灭草原部众,一劳永逸,早就可以战而胜之! 东南两面,战况相对胶着,暂时也不用烦忧、 唯有西面战局…… 却是头痛。 “说完国事,再说说咱们自家的事情吧,换换心情。”叶笑伸了伸腿。 “本阁发出悬赏令,迄今为止已经是全面开花,几已遍布整个大陆。”情报队长精神一震:“目前,已经有超过了五十位两国贵族授首,当下,天宇帝国与蓝风帝国各位贵族可谓人人自危,却又束手无策,草木皆兵,惶惶不可终日。” “目前,有些目标人头已经在路上……” “悬赏花红一定要准备好,货到即付,绝不延误。”叶笑点点头,手指头在桌案上轻轻敲了敲。 “是。” “万正豪。” “在。” “此事可谓关乎灵宝阁千秋大业,万万不可怠慢,由你亲自监管,绝不容有任何遗漏。” “是。君座。” …… 叶笑处理完诸般回到了叶府的时候,已经是当天下午,迎面正整遇上宋绝。宋大管家其实专程就是在这里等他,看着他回来,终于哼了一声,道:“你小子又跑去哪里鬼混了?不会是食髓知味,我可告诉你小子,你小子现在才迷途知返,可别再想以前那般的鬼混,你小子要是敢真出去瞎混,你宋叔我这双巴掌可不是吃素的!” 叶笑干笑一声:“呵呵,我就是出去逛了逛……真没去瞎混……嘿嘿……宋叔你还不知道我么……呵呵……” 转头溜之乎也。 “慢着……你小子的那些事情还没有解释清楚呢……”宋绝兀自大呼小叫,却见叶笑已经钻进了自己的小院:“咳咳,宋叔……这个,小院之中现在有了女眷,您老进来可大不方便了,您看您……” 宋绝一头黑线。 “这个小混蛋!你敢跟你老子这么说话?”宋绝恨恨怒骂。 却见叶笑已经踪迹不见,宋绝本想追入继续教训,只是转念一想,某人刚才说的女眷之说还是有一定道理,更想起某人当日的初哥处男的昂扬德行,貌似还真的是很有那啥力的,也就放过某人了! “我也是醉了……”急疾溜进院内的叶笑长叹一口气:“在自己家里,被管家呼来喝去,偏偏还得罪不得……我这样的公子哥,也是亘古罕见了……” “公子……”冰儿红着脸,羞答答的。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冰儿发现自己惹祸了。 似乎是将公子某一方面的兴趣彻彻底底的的调动了起来…… 公子现在每一天回来,都是如同饿狼一般……直接就将自己扑倒。 然后……就是接连几个时辰的挞伐…… 每一次完事的时候,自己都是浑身无力,四肢瘫软,连起床都起不来,更不要提练功什么的了…… 不过奇怪的地方却在于……每一次被公子那啥……之后,总感觉自己体内的又在产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似乎是对自己生命有损的东西又再次消失了很多。 这种感觉很是莫名其妙,却由很是实在,真实不虚。 可自己体内怎么会有那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危害自己生命?那怎么可能? 这种感觉真是毫无道理,却又如何实在,真实不虚。 怎么就会又这么古怪的感觉呢?!R1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