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造反?又如何! - 天域苍穹

第535章 造反?又如何!

砍下脑袋来之后,若是还能活,你或者可以选择大发慈悲,放他一条生路! 这……这是什么话? 不过,叶笑手下的这些个黑衣杀手们显然正是在坚决的执行这一条命令! 而且,砍下人头之后,立即将尸体堆积到一起,将脑袋分开,另外堆成一推。︽, 绝对不让脑袋有余身体接触的机会:万一自己接上了又活了呢?难道真大发慈悲,放他一条生路?! 当然,这是个不是很好笑的笑话,这样做的真实的原因是:这样比较容易方便计数。 没有脑袋的身躯更像是破麻袋,一个个的堆积起来,然后一堆一堆的均匀分散。一个个脑袋西瓜似的在空中乱飞,飞到同一个地方被集中起来管理计数! 慢慢的,专门看守脑袋的那个杀手身边,渐渐堆起来了高高的一座小山,他站在人头山前,不时的将滚落的脑袋一脚踢上去,毕竟人头是圆的,堆放起来,总会有偶尔掉落的。 这架势,真正很像是一个卖西瓜的正在摆摊。 只不过前者是西瓜山,后者是人头山! 正在里面动手的四大杀神,除了宋绝之外,另外三个人则是宁碧落、柳长君、赵平天! 他们三人因为叶笑的召唤联袂来到,不算是多稀罕的事情。 但这三大杀手联袂出手,杀伤力却直接是惊天动地级数! 至少在寒阳大陆这个地界,他们三人联手,当真足以对当世任何势力造成重创,更别说只是一座区区皇子府邸! 尤其还在遭遇到宋绝那瞪干净利落的杀人的压力刺激之后,宁碧落赵平天这两位杀手王者心底都泛起有一股子不服输的感觉。 难道说,在这世界上,比杀人还有比我们更加牛逼的么? 若只是修为暂时有所不及,那是没奈何的事情,但论到杀手本职被比下去,那可是绝对不行的! 王者的尊严万万不能丢啊。 正是这点心气作祟,宁碧落与赵平天纷纷发了狠,明明早已定鼎是饿虎噬羊之势,还要百上加斤,施展出自己最拿手的压箱底手段,加快杀敌速度;势要跟宋管家比个高低,一决雌雄! 二皇子府中侍卫士兵虽然真的不少;但其中最高修为的,也不过就是一天元境一品的统领;其他诸人,连能够达到地元境的都不是很多,对上这几尊杀神,莫说什么还手之力了,根本就招架之力都欠奉! 那位天元一品的统领,真的很不好彩,连其真实本领都没有来得及施展,就在一个照面之间,被赵平天剁下了脑袋! 当然了,就算他出尽平生之力,仍是难以在赵平天手下走过一个照面! 随着杀戮的持续,府邸中洋溢的血腥气越来越浓众;而半空中,一片灰蒙蒙的能量正在渐次聚集,然后,向着大厅门口那边飘了过去。 哪里正是叶笑所站的位置。 而这些灰蒙蒙的能量,只要一旦去到了叶笑身后的位置,就会立即消失无踪。 偏偏这一幕,当事人叶笑竟是不知道的。 此刻的叶笑并没有运聚阴阳眼玄能,没有此玄能加持的叶笑自然看不到这股特异的能量,而这场变故的真正始作俑者—— 无尽空间之内,蛋兄正在哪里滴溜溜的极速转动……这些灰蒙蒙的能量,正是此间死亡那些人的灵魂之力。如今,悉数被蛋兄悄无声息的大肆吸收,点滴不漏! 当真是一个也不会跑出去! 正如叶笑来之前所说:神魂俱丧,鸡犬不留! 对付如此丧心病狂的恶徒,一定要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 现在,在蛋兄这一下有意作为,无心插柳的动作之下,竟是真真切切的做到了! 非但身形毁,更兼神魂灭,当真是形神俱灭,万劫不复! 厅中。 白须老者面色巍然不动,兀自眯着眼睛,沉沉地望着叶笑,对外间的惨烈喊杀声音完全充耳不闻,突地沉声道:“你就是叶笑?叶南天的儿子叶笑么?” 叶笑完全不理会旁边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的二皇子,冷冷道:“你老子我就是叶笑,老王八蛋,赶紧报上你的名字来,让少爷我听听,看看是不是好听到了足以让老子亲手干掉你的地步!” 白须老者眼睛一眯,森冷的说道:“你这小鬼好大的胆子!就算是你老子叶南天,也未必敢跟老夫这个样子讲话,凭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儿,居然敢如此大放厥词,不知道天高地厚!” 二皇子至此终于算是反应了过来,再听及外面震天的喊杀声、接连不断的凄厉惨嚎声,脸色煞白的跳了起来:“叶笑,你好大胆!三更半夜,擅闯王府,妄起刀兵,藐视皇权,谋害皇子,你可是要造反不成?” 这二皇子倒也不是全然的废物,他明知叶笑有为而来,双方立场再难以转圜,却仍想占据场面上的上风,一开口就给叶笑扣了一顶帽子,希冀叶笑仍能够有所顾忌,自己始终是当朝皇子,己方纵然落败,也不至于痛下杀手,只要自己不死,总有翻身机会! 叶笑冰冷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冷冷道:“老子不过就是打算要杀死一个王八蛋而已;这便能谈得上造反么。再说了,就算是老子真个要造反,你又能如何?” 说完,脸色一冷,断然喝道:“现在,你丫的给老子闭嘴!” 这句话说得杀机凛然,冰冷刺骨! 二皇子被这股突如其来的煞气一冲,脸色转为惨白,嘴唇一阵哆嗦,竟然当真说不出话来!两腿更不自禁的一软,险些摔倒在地,虽然最终勉力站住了,但狼狈之相,又如何能瞒过在场诸人。 冰儿同样冰冷的目光散发出强烈得不曾掩饰的憎恶与愤恨,瞪视着二皇子:“就是你,想要破坏我的幸福么?” 对于冰儿而言,最在乎的不外就是这一点! 我从来就不曾拥有过幸福,如今,刚刚才找到了我今生的归宿,我的幸福,居然就有人跳出来破坏! 这是绝对绝对的,不能允许,更加不可原谅的! 现在,小丫头望着二皇子的眼神,如同一头要吃人的雌豹,恨不得将这家伙一口吞了下去! 那是一种去到极致的凶狠! ………… <明天去医院看看颈椎,这几天老是针扎一样的疼;连续三天了,每天疼十几次,今天疼得更厉害了;明天看看,没啥大事就拿几贴膏药回来贴;要是有别的事,我再跟大家说。 今晚上我好好休息。 若是颈椎没啥大事的话,下月就争榜,爆发一个月。>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