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暗夜凶客!【第二更!】 - 天域苍穹

第522章 暗夜凶客!【第二更!】

只是,在冰儿整理好衣服的瞬间,莫名其妙的,全无来由的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一如本能。●⌒頂點說,.. 自己心中更是突然泛起一股很奇怪的感觉。对于公子要了自己,虽然自己不出口,但心中却是盼望的,甚至是千肯万肯,简直都想反过来主动一些…… 然而现在,公子最终悬崖勒马,好事终究多磨,然自己为什么会松一口气呢?自己的本心应该觉得很失落才对吧? 但心底的那个感觉,就好似隐隐有一个声音,在抗拒着、在抵触着…… 冰儿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又意味着什么?! “我喜欢公子,就是喜欢!”冰儿嘟着嘴,在心中如是用力道。 似乎是在跟那种潜意识作斗争! “我喜欢公子,就要做公子的女人,这不是顺理成章,自然而然的事情么?!” “哼!你不要干预我!你讨厌!” 冰儿心中凶巴巴的警告着。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此际是在警告谁。 总之,是某个讨厌的存在吧! 丫头陷入沉默,叶笑却自心起身,他的床铺在里间。 因为,现在已经是接近三更时分了。 …… 宋绝这会正静静地坐在叶府最高处的瞭望台上,感觉着身上久久没有全力运转的修行灵气,神念缓慢的构成一张网。 今夜,不容有失。 这段时间以来,宋绝是出了叶笑之外,与冰儿接触最多的人,亲眼见证了冰儿的成长历程,宋绝已经敏锐的意识到,只要这个天才少女能够成长起来,那么,必然是自己侄儿这一生之中最强的臂助! 同时还是行走江湖最不可缺少的伴侣。 宋绝甚至笃信,丫头未来很有可能就是古往今来、纵观青云寒阳,第一位女子高手! 真正的至尊巅峰级别。 绝不仅仅只如青云天域那些所谓的道元境极峰高手。 对于这一,宋绝已有定见。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提出来这个计划,包括之前与叶笑剖析利害关系。 因为,就算是再怎么天下第一天才,一直在这样的呵护氛围下长大,那也是绝无可能真正成才,不经历世间风雨,断无成才可能。 江湖上,就算只是区区一个盗贼想要活下去,也必须要从无数艰难困苦,无数磨砺困境之中走出来、经历过才可以。 更何况乃是成就天下巅峰? “我和大哥,毕竟不能陪着笑笑走一辈子。但冰儿却是可以。”宋绝在夜风中如是想着。 “所以,冰儿必须要知道这个人世间的残酷……真正的样子!才可以!” “否则,她只会沦为一个祸源,招惹一切麻烦的根由,而不是助力。” “冰儿的路,将从今夜,正式开始。” “我真的好渴望,能够看到笑笑携手冰儿,笑傲天域,纵横苍穹,无人能敌,无人敢正眼相看的那一日!” “或许,那一****没有机会看到,但,我就算是拼出这条命去,哪怕是不被理解,我也要……为他们两个将路铺平!我尽我所能,能够铺到什么地步,就铺到什么地步,尽力而为。” “行走人间世,闯荡江湖间;也许只是缺少一的历练,却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毕生憾事。” “今夜,就算是二皇子那边倾巢而来,也不足以对我方造成威胁。” “但,绝对!不容有失!一切以心为上,不容轻忽!” 此时的整个叶府,全府上下尽都静悄悄的。 所有血卫,这会也都不见踪影。 这是宋绝的刻意安排。 二皇子若是当真要动作,初初定然是雷霆一击;务求一击奏功;出动的定然全都是高手;叶府的这些血卫若是用来对付普通士兵,固然可以以一当百,但对付这些高来高去的绝高手,却是远远不够。 相信二皇子那边,为了隐秘起见,定然会下达了灭口的命令。 虽然二皇子一方行事卑鄙无耻,只求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但自己这边的初衷却只是为了一场历练;让冰儿真实的见证到,权力能够让人产生的邪恶、男人的邪恶、尤其是人性的邪恶…… 只为了这个目的,却是不必要多搭上那么多兄弟的性命? 所以宋绝干脆让所有兄弟全都退下了。 来个不应之应! 夜间报时的梆子骤响,此刻已经时至三更。 空气中,似乎突然间充满了窒闷的气息。 远方,隐隐然有人影疾速闪动。 宋绝已经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在远方,某个方向,至少有七八道强大的气息正向着自己这边疾速赶来。 当然,这个所谓的强大,仅仅是以在这世间的高手水准而论,天元境高手,确实是寒阳大陆的一流高手。但,在此刻的宋绝眼中看来,却直如土鸡瓦狗,不堪一击,反手可灭。 “来了。”宋绝冰冷的一笑,强行按耐心头洋溢的杀机,喃喃道:“想不到这位二皇子的底牌还挺丰厚的……居然能在暗中藏有这么多天元高手……却为了一个女子将这些隐藏实力全都派了出来,这个二皇子的格局如何,可想而知……不知道今天之后,二皇子会不会哭死呢? 因为,这一次,他的这些隐藏实力要全部死绝了。” “遇到我宋绝,便是送过来让我杀绝,岂有例外……” “来了!” 几乎在同时,早在房中准备的叶笑也是心中冰冷的笑了一声。 果然是色令智昏! 二皇子,这次可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心狠手辣、送君无常了! 夜风中,八个黑衣人,便如八尊乘云驾雾的魔神,一阵狂风也似的就到了叶府的上空,“刷”的一声,瞬时已然越过了围墙,各自找了隐蔽之处,藏匿自己身体。 人人身法轻灵,动作老练,一看就是久谙此道的个中老手。 “咦……府里怎么没人?不应该吧!”其中一人诧异的喃喃自语:“堂堂一个将军府,怎么防卫如此松散?” 另外一人压低了声音:“这没什么奇怪,想必是太平日子过得太久了……昨夜那么大的事,叶府这边也能安然无恙,丝毫没有被波及,叶府的侍卫,想来经宽心大放,哪里还有什么防备之心?” “这话倒也有理。” “管那些有的没的,还是赶紧把事儿办了,直接把人抓回去交给二殿下,不就完事大吉。” “对,工作早做早了,免得夜长梦多。” 暗夜中,七八条人影熟门熟路的向着叶笑的院潜进了过去…… ………… <我现在还在写,给我些时间。后面更新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