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意乱情迷 - 天域苍穹

第五百二十章 意乱情迷

热门推荐:、 、 、 、 、 、 、 小丫头偷偷抬起小脑袋看了一眼叶笑的脸色,旋即便急忙低下头去,心头砰砰乱跳;逐渐感觉叶笑的大手环抱在自己腰间,而被那只手抱着的部分似乎突然滚烫了起来。 冰儿的脸,一下子就红得透了。 就那么安静的伏在叶笑怀中,感受着自己的心跳,越来越显急促,身体的温度似乎也是越来越高,脸上更几乎是发了烫一般。 叶笑也渐渐感觉到小姑娘的异常,及至低头看时;却见冰儿固然安静的缩在自己怀里;那一张俏脸尽显酡红,长长的睫毛不停地眨动,显然心底很不平静,但却仍是极尽乖巧能是的任由自己拥着抱着。 那张人间仅有的俏脸,当真是说不出的可爱。 让人一看,就不由得沉湎其中,难以自拔。 叶笑心中陡然一动,几乎是下意识的将冰儿的身躯扶了起来,面对自己,冰儿浑身颤抖了一下,似乎感到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干脆紧紧地闭着眼睛,睫毛一阵密集的眨动。 同为初哥的叶笑终于忍耐不住那份源自心底突然冲起来冲动,近乎本能一半的缓缓低下头,两片嘴唇,轻轻的覆盖在冰儿花朵一般的唇瓣上。 这一接触,冰儿浑身上下就是一阵僵直。 死死的闭着眼睛,两条手臂似乎全然不能动了,一派僵硬的垂在自己身侧两边,直如木偶也似。下意识的屏住气息,感觉着那温柔的嘴唇,在自己的嘴唇上不断亲吻,不断索取。 慢慢的,心中一团火竟自“轰”的一声,空前燃烧了起来。 逐渐感觉,似乎有一条软软的物事,在逐寸逐分的撬动自己的唇瓣;冰儿屏住的气息一下子就松动了,张口喘气,那条灵动至极的物事以势如破竹之势蓦然钻进了自己口中,大肆掠夺,吮吸至极口中津液…… 两人舌尖不时相触,冰儿浑身恍如触电般不断的颤抖起来,终于,两只嫩藕一般的手臂,有意无意的缓缓抬起的,轻轻的抱住了叶笑的脖子。 瞬时的迟疑之余,就只剩下死死地抱紧了。 小丫头感受着口中那条灵动粗矿的物事,在不断追逐着自己的小香舌;自己则在竭力的躲避着,偶尔碰触一下,就是一阵浑身颤抖…… 两只温热的大手,在自己身躯上肆意游走;逐渐的……似乎是钻进了自己的衣襟,再无隔阂的贴在了肌肤上;冰儿喘息更加急促,几乎要窒息了一般。 那双手一旦游走到哪里,哪里就好似起了火一般。 只感觉自己的此刻身子,似乎变成了一团泥,被这个男人肆意揉捏着…… 再过片刻,两人双唇分开,冰儿依然紧闭双眸,不敢开眼,她仍旧感觉到那炽热的嘴唇,在自己的脸上,鼻子上,眉毛上,耳垂上……一点一点细致的亲吻着…… 冰儿感觉自己整个人仿佛都要融化了…… 当那只手,从衣襟下缓缓上行,先是点滴试探着,然后终于毅然决然的握住了自己胸前的丰盈柔软的时候,冰儿口中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嘤咛’的一声,整个身子就此软了下去,再无半点力量也似。 随即口中呢喃了一声:“公子,公子……” 然后就将自己的红唇主动的送了上去,堵住了那张在自己脸上到处肆意轻薄的嘴唇,小香舌主动地送了进去,这次,转换成小香舌追逐那灵动粗犷的物事…… 叶笑见状似乎一愣,随即便引发了更猛烈的反应…… 终于…… 良久后…… 叶笑终于忍不住,一边亲吻着怀中的绝色美人,一边紧紧地抱着那具世间最美好的躯体,一挺身站了起来,双手横抱着这具娇柔的身躯,就向着内室走去。 此刻的叶笑,虽然还是某事的初哥,却被生理本能所驱策,依照最原始的本能去动作。 冰儿异常激烈的喘息起来。 将通红发烫的俏脸死死地埋在叶笑的肩窝深处,除了急促的喘息却是一声不吭,无论此刻,公子将要对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这是一份无言的默许,甚至是无声的支持。 叶笑三步就走进了内室,将冰儿整具软绵的身体放在床上,冰儿死死的闭着眼睛,感觉到,一个沉重的雄壮身体压在了自己身上…… 忍不住嘤咛一声,悄悄的将自己枕边那口冰魄剑往外推了推……恩,这把剑,太硬,太凉了…… 虽然这口剑对于冰儿而言,乃是从不离身爱不释手的心肝宝贝,但今天有另一个心头最爱来临,心肝宝贝也只能让位了! 虽然只是做了这么一个很简单很隐蔽动作,小丫头却早已羞得浑身上下愈发的滚烫了…… 但愿,公子没有看到…… 可惜,天不从人愿,就在下一刻,冰儿差异的感觉到,原本伏在自己身体上的那具沉重雄壮身躯,不动了。 良久良久,都没有任何进一步动作。 冰儿心中无尽诧异,强忍住羞涩,缓缓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去,却见叶笑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一如平常。 一双眸子,正自直直的注视着一个地方。 那里,正是自己刚才推出去的冰魄剑。 叶笑咬着牙,盯着这把剑。 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是该感激这口剑,还是该怨恨这口剑! 整个人明明已经接近于焚烧的情绪,却又突然如同这把剑一般的冰冷下来。 那股原始的冲动,似乎从他的身体里面,褪了下去。 他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 然后,他轻轻叹息一声,从冰儿身上直起了身子,温柔道:“冰儿,对不起,笑哥哥失态了。你好好休息,睡个好觉吧。” 冰儿诧异万分的望着叶笑,一时间在不顾自己的心底羞涩,低声问道:“公子,我做错了什么吗,你怎地……” 叶笑叹了口气:“不,你没有做错?是我,险些就铸成大错,大错特错了。” 就在刚才,叶笑在有意无意间扫过这把剑的瞬间,脑海中,竟莫名地闪过一条倩影。 君应怜。 似乎,那道白衣飘飘的身影,就这么突如其来的浮现眼前。 白衣如雪,站在冰山峰顶,一双眼睛,控制着自己所有的情绪,一如冰雪一般的注视着自己。 但,叶笑仍旧能够感觉到,那双眼睛里面的那份幽怨。 似乎,那个轻柔的声音,在充满了幽怨的问自己。 “叶笑,今生有悔,害你形单影只,若有来生,许你四海八荒!叶笑,你的承诺呢?” “一生惧见红颜泪,谨慎莫伤美人心,待到飘然消失日,化作天边不羁云!叶笑,你惧见红颜泪,但你可知道,你让我流了多少泪?你莫伤美人心;但,你可知道,你已经将我的心完全伤尽伤透了!” “叶笑,我恨你!” “我恨你!” 叶笑突然间,就感觉到似乎有一盆冷水,当头泼下! 此时此刻,哪里还有半点激动,半点冲动! …… 正好是第五百二十章,咳,居然写了一章这个…… 难道是笑笑,冰儿,和君应怜在给我暗示吗?…… 哼哒哼哒哼! 哼! 今天休息;明天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