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说打就打!【第三更!】 - 天域苍穹

第五百一十五章 说打就打!【第三更!】

热门推荐:、 、 、 、 、 、 、 “其实……”二皇子又再开口说道。 虽然局面被叶笑一言定版,却总还想着能将场面圈转回来,抚慰一下手下刚刚受伤的自尊。 “我明白的,真的明白。”叶笑推心置腹的说道:“其实我辈之间,哪里有什么是不是的?往往就是一些自以为是的奴才,看不懂眉眼高低,更加不了解主子心意,就直如疯狗一样的乱喊乱叫;破坏了彼此融洽的关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叶笑眼睛一横:“摊上这等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狗奴才,其实主人家也最是无可奈何!就本心而言,总盼着他们什么时候能够懂点事,俗话说得好,就算是做狗,也要有做狗的觉悟;做疯狗,是要被打死的!每一天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偏偏还要花费粮食养着他们,虽说怎地也不缺那一口吃的,总是……” 二皇子这会的脸色已然变得有如猪肝一般。 叶笑这几句话,基本每一句话都是直指着鼻子狂骂,但,自己先前一句话说错了,面对着如此密集的攻击,一时间全然无能为力,无词以对。 “奴才就是奴才!”叶笑眼睛冰冷的看着王忠,恶狠狠地骂道:“呸!这种狗奴才,何来怜悯之说,就该一棍子打死才是!看着就讨厌!狗仗人势,不外如是!” 他还骂起来没完了,越骂越起劲,越来越露骨。 二皇子脸色阴沉得如同要滴出水来。 他身后的王忠眼中如欲喷火的看着叶笑,咬牙切齿的说道:“叶公子,莫要依仗言辞犀利欺人太甚!须知就算是奴才,那也是有尊严的!难道,你们将军府上,就没有奴才不成?” 你的府上,难道就没有奴才么? 随着这句话出口,王忠的眼神向着周围一圈叶府的侍卫望去;嘴角噙着阴毒的笑。 这句看似软弱浅薄的分辨之词,却是暗蕴机会,要引叶笑入陷阱, 叶笑若是认可了王忠的说法,便是说自家的侍卫也是奴才,也是狗,势必将令叶家主仆离心,但叶笑若是否认这一说,却有等同自打嘴巴,无法自圆其说。 总之,就是要令叶笑怎么回答也不对! 这句话一旦出口,周遭叶家的侍卫脸色也都是一变。 “你这句话说得好!我们将军府上,却是真正没有所谓奴才的!”叶笑哈哈大笑:“这是我家管家,乃是我爹的老部下,也是我爹的结拜兄弟,还是我的叔叔!外面那些,都是我爹的兵;战场上,生死与共的兄弟!他们为了我爹,可以出生入死,我爹为了这些兄弟们,也可以火海刀山!” “这些,不用我说,整个帝国,整个军方,众所周知!” “此外,他们还都是保家卫国的勇士!为了辰皇帝国,伤痕累累,身经百战。他们每一个身上都有伤,都有残疾,这些,都是为了辰皇帝国留下的印记,男子汉的勋章!” 叶笑凛然的目光,看着二皇子身后几个人,冷冷道:“谁敢说这样的勇士是奴才?千万不要不服气,他们身上的勋章,你们有么?” 他的目光凛冽的在几个人脸上掠过。 三个人尽都是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 是的,谁敢说这样的勇士是奴才? 就算皇帝,都不敢! 那累累伤痕,斑斑疮疤,正是无可辩驳的勇士勋章! 叶大将军可以与管家结拜为兄弟,可以与士卒生死与共;而他们伺候的人,能做到么?二皇子的父亲,肯不肯与他们结拜兄弟?肯不肯与他们一起出生入死、火海刀山? 叶笑一语才毕,回音铮铮,叶府上下的侍卫一个个的尽都胸膛挺得高高的,目光热切。 有公子这句话,我们就算是即时死了,也是值得的! 以前只知道,将军大人并没有将我们当废人;一直将我们当兄弟。现在也终于知道,公子也从未将我们当下人! 在战场,我们是战士! 在叶家,我们是功臣! 我们,绝对不?奴才!更加不是狗奴才! “我也不是奴才!”王忠诡计失利,气势更颓,涨红了脸,勉力挣扎着辩驳一句。 叶笑愈发厌恶地看他一眼,却不再开口,满是不屑。 “叶兄,果然是将门虎子,英雄风采。”二皇子言不由衷的赞了一句,目光有意无意的掠过叶府侍卫的脸,心道,分明尽都是奴才,却是被叶笑生生拔高了……战士,战士难道就不是奴才?在我们皇家看来,就算你们叶家……也只是一些有些身份的奴才罢了! 只不过,这话他是死都不敢说出来的。 莫说是他,就算是他老子,辰皇皇帝本人,也是万万不敢说的! “二皇子,您还是说正事吧。”看着二皇子一边正气凛然说话,一边眼睛偷偷的窥伺冰儿;叶笑愈发的不耐烦了,说道:“冰儿,你回我房间去,把床上收拾收拾,等下侍候我就寝。” “是。”冰儿红着脸,低着头拎着裙角跑了。 把床上收拾收拾,等下侍候我就寝,这句话,已经可以说明了太多的东西,甚至是极端露骨的说法。 你完全可以就此认定,这个绝色美女,已经是叶家少爷的女人。 此举,根本就是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外人,那些不该有的想法,就不要再多想了。 二皇子脸色更显阴沉,眼看着冰儿碎步跑进去的背影,有些狂热的光芒,一闪而逝。 “此女乃是叶兄的妾室?”二皇子微笑问道。 显然,这位皇子至此竟是还不死心的。 叶笑心中极尽鄙夷的哼了一声:就你这一滩大便也似的货色,居然对我们家冰儿念念不忘?痴心妄想? 鼻子里也是哼了哼,说道:“恩,此女乃是我的第六房小妾,刚刚收纳,还不大懂事,见到外人也不知道回避,凭的失了礼数。” 这会,二皇子脸上的失望之色真正的显而易见,毫不掩饰了。 这句话,无疑是完全堵死了路。 王忠在一边,阴笑着说道:“叶公子此言差矣,卑职观此女神完气足,眉聚肤紧,眼神清澈纯真,乃是一毫无花假的黄花处子,叶公子这话,可是说的早了些吧?” 一听这句话,二皇子低着头的眼神又再度夺目的亮了起来。 “呸,老子的事干你鸟事?”叶笑终于不耐烦了,顺手一巴掌就狠狠抽了过去:“一个狗一般的奴才,居然在我家里对我的女人评头论足!真真成何体统!来人,将这条狗给我乱棍打出去,叶府只招待人,不招待这等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