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太冒险了! - 天域苍穹

第五百零一章 太冒险了!

热门推荐:、 、 、 、 、 、 、 虽然皇帝陛下表明态度,力保灵宝阁;但,对于厩的事情动态,他岂能不知?官员们阳奉阴违的法,又岂能瞒得过这位睿智的皇帝陛下? 秋后算账,恐怕是必须的了…… 皇帝陛下说完这句话,沉默了一下,轻声道:"朕若最终能够荡平这天下,一定要从这椅子上走下去,过一些安乐平和的时光." 他的目光中,似乎多了几许憧憬. "心太累!" 皇帝陛下看着厮杀得满目狼藉的宫殿,轻声叹息:"又能有哪一个人,能够用一个人的力量,来衡量众生疾苦……偏偏皇帝,就是这样一种职业,纵然高高在上,却真的是高处不胜寒……" 对于皇帝陛下的喟叹,身侧两人谁也没搭腔. 能说啥?难道能说你不想干干脆就不要干了吧,反正有的是人想要干. 这种话,无论如何也是不能说出来的. "太子府那边的攻击如何了?"皇帝陛下问道:"还有另外两位皇子的府邸,听说……他们也都受到了攻击?" "出手攻击三位皇子府的,乃是两大级宗门众人."孙诡神色不动,道:"连同所有躲藏在三位皇子府中的八大家族中人,亦是无一例外,全部诛杀……据说,皇子府邸护卫军队,此刻也已经死伤不少.这一次,可说是元气大伤." 皇帝陛下的脸色轻轻地动了动,道:"哦?三位皇子家里都藏有八大家族中人了?" 他的口气有些奇怪,似是质问又似疑问,似乎早已知道,又似乎全不知情. 孙诡干脆的回答道:"是." 皇帝陛下微微颔,不再说话. 但,孙诡能够清晰地感觉到,皇帝陛下的脸上,多了几分阴鸷之意. "此次事后,朕想要见一见那位灵宝阁的风君座."皇帝陛下说道. …… 及至宁碧落等人回来的时候,叶笑已经将凌无邪等三人送走. 回想起刚才的谈判过程,占尽上风的叶笑叶大少?竟生出一股浑身冷汗的感觉. 后怕,那就是后怕的感觉! 他清楚地知道,在自己面前的三个人是什么人. 那是拥有自己完全无法抗衡的实力,只要稍有恶念,自己就得瞬间死无葬身之地的恐怖强者. 但,终究还是一切按照自己的设想走了. 运气! 实力加运气,就是成功! "翻云覆雨楼……眼下还是快些让你们走了吧!"叶笑目光凝聚:"终有一日,我会与你在九重天上相见!到那时,再战!将一切都赌注运气的感觉,实在不好啊!" …… 及至凌无邪与婉秀等三人回到竹林的时候,愕然现白公子正一个人坐在那里,脸色很奇怪的说. "公子,你这是怎么了?"婉儿先现了白公子的异常. 原本白公子一个人坐在轮椅上看竹子,本来是很平常又或者说是很常见的事情,但今日的白公子周遭,却萦绕着一股空前的沉闷氛围! 而这种沉闷,却是从未在公子身上见到过. 至少在婉秀两人陪伴白公子的数千年岁月之中,前所未见! 白公子深深地沉思着,沉沉地凝视着凌无邪. 凌无邪见状不禁一怔. 他也从来没有见过白沉这么凝重的眼神,不由心中一紧,道:"怎么了?" 白公子仍旧以那种深邃至极的眼神望着凌无邪,然后说道:"婉儿,秀儿,你们先出去警戒,我需要让凌兄,帮我做一件事情.在此期间,竹林清空;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允许打搅我们." 婉儿和秀儿闻言又是一凛,沉声应道:"是." 旋即,两女一南一北疾分开,口中接连出呼啸. 片刻之后,所有翻云覆雨楼的隐藏高手纷纷出现,在两女的调配之下,分往四面八方布防. 同时,隐藏于竹林之中的阵势,也在缓缓的移动,变化. "我说,到底什么事啊?你搞的这么夸张!?"凌无邪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的心情煞那间变得很沉重很沉重. 旋即意识到,白沉这会只怕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我想……让你,和我同心合力,启动元魂之力,融入星空宇宙,动天机祈求,探一探鸿蒙天机,究竟是……如何."白公子一字一字,很艰难地说出来以上这句话. 凌无邪闻言之下,直接目瞪口呆张口结舌瞬时无语! 然后浑身上下的汗毛尽都炸了起来. 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般,良久良久才大吼一声:"你疯了!?" 白公子认真地看着他,眼中的神色,坚决而不容置疑. "不可能!"凌无邪浑身冷汗都冒了出来:"这太冒险了!" 一想到白公子要求自己帮手做的这件事,凌无邪直接浑身上下都开始打哆嗦,哀求道:"大哥,我这次下来找你是来找援兵,可不.[,!]是为了让咱俩都变成灰灰啊,你别害我行不,那玩意害人兼害己啊……" 白公子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一定不会有事的;兄弟,若是不能将这件事弄清楚,我这一生,都不会甘心.至于咱们的风险……在这低等位面,虽然会限制咱们的力量挥,却有一些特别的好处,例如这个位面存在着某种天然的屏蔽,不会像是天外天一样,一有动作就会即时引起反噬……你放心,我们或许会付出一些代价,但,这个结果绝对是值得的!" 凌无邪摇头如拨浪鼓:"我喵了个咪的,这个绝对没商量,想干就你自己干,反正我绝对不干的." 白公子眼睛直直的望着凌无邪,半天,目光凝注一动不动. 凌无邪终于败下阵来,两手捂住脸,一声哀嚎:"亲哥!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跟你干还不行么?你想怎么干,我都陪你,我上辈子肯定欠了你的,才会被你一世人?得死死的!" 随即一声嚎啕:"天外天的父老双亲……您们保重了……今天儿子为了义气豁出去了……来,干吧!" 白公子闻言之下一时间哭笑不得,信口骂道:"你个夯货!" 无奈被迫妥协的凌无邪兀自唉声叹气,如丧考妣,耷拉着脸道:"说,你给我说,你丫的到底因为什么想不开,偏偏在这个时候疯?就算是要拉着我陪葬,你丫的也要给我个理由先?给我说清楚,让我去的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