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天上之秀、我为丹狂 - 天域苍穹

第46章 天上之秀、我为丹狂

慕子河现在满心都是惶恐,有心想要解释几句什么,却愕然感觉自己居然都说不出话来。 前后不过转瞬之间,满腔的怒火都变成了恐惧,彻头彻尾的恐惧! 又或者说是恐慌! 全无征兆的一身大汗就潮水般冒了出来,顷刻之间湿透了衣衫,以慕子河这等高手的敏锐触觉,竟全不知情。 此刻萦绕在他心头的就只有一件事—— 若是翻云覆雨楼当真要对慕氏家族出手的话…… 那么,慕氏家族可真的要完蛋了。 甚至,都不必翻云覆雨楼亲自动手,只要将这个意愿流露得清晰一些,自然有许多有心人乐意效劳,所谓八大世家,在世俗界或者已经是最顶尖的家族,但在修行界,不说是不入流的势力却也差不多,弹指灰飞烟灭,绝非太难的事情! 慕子河的儿子急忙站了起来,焦急万状的叫道:“秀儿姑娘……” 秀儿冷笑一声:“秀儿这个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一侧两个黑衣人眼中露出刀锋一般的光,手按刀柄,只要秀儿姑娘一声令下,不管这是在什么地方,定然立即拔刀,将这两个人劈成四瓣! 慕子河的儿子一脸惶恐,道:“是,是,在下如此冒昧称呼姑娘尊讳确属不该,不过这几天里,慕氏家族事情颇多,家父操心劳累,脾气也是稍微大了一些,刚才一时心智迷蒙,口出妄言……” 秀儿姑娘哼了一声,淡淡道:“慕氏家族……还没死绝吧?” 转身坐下,再也不说一句话。 慕子河父子两人兀自呆呆的站着,只感觉面前尽是一片昏暗,身子不停颤抖,仿佛随时都要摔倒一般。 秀儿身边那黑衣人刀锋一般锐利的目光定定的盯着慕子河,一字字道:“黑衣狂刀,随时候教!” 转身大踏步而去。 这一轮的丹云神丹,当然是秀儿拿了下来。 只是,这个当口,大家早已经不再关心这颗神丹的归属,在秀儿道破了自身来历之时,神丹归属便已注定,若是再有人与之竞价,那就是摆明找翻云覆雨楼的麻烦,却又与找死何异。 而是转向同情慕氏家族起来:真真是倒霉催的,来这次拍卖会都派出一些个什么货色,年轻的没个沉稳劲,三步两跌,丢丑人前,年老的更是不堪,不但没有沉稳劲,连眼力劲都欠奉,竟生生给自己家族招惹了一个顶尖的杀神仇敌回去! 估计慕子河父子回去之后,定然要被慕氏家族高层给直接扒了皮吧?——所有人心中都在幸灾乐祸。 当关万山说出来‘三千万两,第三次’随即“砰”地一声‘成交!’的声音说了出来;慕子河身躯猛地颤抖了一下。 这三千万两的高价,可是被自己给生生抬上去的。 自己不仅把价格抬上去了,让白公子多花了许多银子,而且还大大地得罪了天上之秀! 他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关万山,现在瞬时明白,关万山刚才制止自己说话,竟当真是为了自己考虑啊。可惜,自己将人家的好心当做了驴肝肺…… 祈求的目光看着关万山,呐呐道:“关兄……” 关万山冷着脸摆摆手,淡淡道:“老朽只不过是一个拍卖行的区区掌柜,别人的奴才,行将就木,如何当得起慕氏家族中人道一声关兄,根本是没有资格的,不敢当,当不起……” 慕子河苦着脸说道:“关兄,您这说的是哪里话,刚才我实在气头上,我向你赔不是了……万望关兄美言一二……” 大庭广众之下,慕子河可说是丢尽了脸面,极尽低声下气之能事,眼前的关万山已经是他能找到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还没说完,就听见秀儿冷着脸说道:“接下来的拍卖会还不继续,还在等什么!莫非这灵宝阁拍卖行也不想开下去了么!” 关万山顿时噤若寒蝉,再不敢多出一声。 这位天上之秀分明也有些气急败坏了…… 这等当口,谁敢伸手?那不是向其挑衅,就是活得不耐烦找死的征兆? 慕子河目光再看向其他人的时候,其他人就都很默契的将目光转走,连接触都不敢接触,仿佛是在躲避致命的瘟疫…… 这么一圈看下去,慕子河终于彻底绝望。 这一刻,他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整个人似乎都老了好几岁。 他儿子悄悄走过来,低声道:“父亲?” 这才回过神来的慕子河黯然地叹了口气,无力的摆摆手,道:“不用说了……”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踉踉跄跄地向外走了出去。这一刻的慕子河,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随即,他儿子也跟着走了出去。 在场所有人都没有人阻拦,更加没有人相送,连灵宝阁的招待人员尽都如此, 所有人知道他们得罪了天上之秀,若是不趁此刻走,等拍卖会结束了,只怕就连走的机会都没有了。 大家看着这两个人走出去,就像是看到了两个死人,充满了死气。 秀儿冷漠的看着这两人的背影,只是冷笑一声,再也不加以理会。 众人心中尽都理解:天上之秀想要对付的人,哪怕是天之涯地之角,想要杀,那也是毫不困难的事情!更何况慕氏家族这等庞然大物,纵然暂时跑得了和尚,却又能跑得了庙吗? “第五颗丹云神丹……” 关万山的声音再度响起,算是将众人注意力都给拉了回来。 然而—— “两千万!”秀儿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口气之中不带任何的情绪。 所有人噤若寒蝉;再也没有人敢站出来争夺。 关万山轻轻叹了口气:“成交!” 咚! 定音锤落下。连一二三都不数了。 所有人反而因此松了一口气。 “第六颗丹云神丹……”关万山继续喊。 “两千万!”秀儿再次出口。 人群中顿时一阵轻微骚动。 秀儿大小姐的再次开口,貌似就有些过分, 丫的,咱们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让你一次也就罢了。但你还没完了?难道你还打算把所有神丹都给包圆了么?翻云覆雨楼是神秘,势力也确实够大,但总不至于能够把我们在场所有势力都给灭了吧! 秀儿站了起来,仍是淡淡道:“请诸位见谅,刚才让无为之人坏了心情,却跟诸位没有关系。只是这一次神丹拍卖,公子爷曾经有过严令,一定要拍三颗回去。任务在身,不敢不拍;诸位成全之德,秀儿定铭记于心。假以时日,定有补报。” 秀儿大小姐这么一解释,大家心里顿时就舒服了好多,心气登时平了,即时便有人亲切的回应起来:“秀儿姑娘这是哪里话,既然是白公子要的,秀儿姑娘拿走是应该的。就算是我拍下来,也是要给白公子送过去的……” 众人口中在纷纷附和,心中都在骂这个当先说话的人太无耻了!这货怎么能这么无耻? 但心中人人都在后悔:第一个站出来说这句话的,为什么不是我呢?这可是能搭上白公子的关系的一条捷径啊,无耻一点算什么,我怎么就不能更无耻一点呢…… 却不知此刻叶笑心中可是恨得牙痒痒的。 他能明显的感觉出来,这个秀儿并没有将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或者说,区区一个慕氏家族还没放在她心上的资格;但却借助那股故作愤怒的姿态,一举拍下了两颗神丹。 用最小的代价,拿了下来。随即,又以言词缓和众人,瞬间平反局势,如此心计手腕,却是当真惊人。 更可气的是,叶笑虽然洞悉了此女的手段,却对此完全无计可施。 毕竟人家也是付出代价,没有当真白拿。这个成交价格,也还算是公允的…… 叶笑虽然心中不舒服,却也毫无办法。 一念及此,心中不禁又增加了几分警惕:不过一个侍女,便已如此。更何况她上面的那位白公子本人? 只是……这翻云覆雨楼,究竟是一个什么所在? 居然能够让天下所有人都如此忌惮? 接下来,从第七颗神丹开始,竞争的竟是越来越激烈,甚至要用惨烈来形容,才比较恰当! 人人都清楚,一共只有十颗,已经没了六颗! 剩下的四颗,却还有数十家在虎视眈眈,只要有余力就决计不会放弃! 第七颗,成交价格已经飙到了两千九百万! 第八颗,直接突破之前的最高成交价三千万,达到了三千两百万! 到了第九颗,更形疯狂,竟然去到了三千五百万的更高成交价! 叶笑总算是一吐胸中闷气,乐得喜笑颜开,似乎看到了大笔大笔的金银财富,哗啦啦长江大河一般流进了自己的腰包…… “最后一颗!” 关万山终于也激动了起来,声嘶力竭:“这是本次拍卖会竞拍的最后一颗丹云神丹!起拍价不变,加价原则不变……” 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听到有人叫道:“三千五百万!” 下一刻,好几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叫了出来。 “三千六百万!” “三千七百万!” “四千万!” 四千万这个历史新高竞拍数字出来之后,现场为之静默了一瞬,突然有人弱弱的叫道:“肆仟伍佰万……” 凌云阁首席丹师石越坐立不安,再到后来,看着掌门萧莫言的眼神已经接近哀求! ………… 今天媳妇换了件新衣服,问我好看么?我说,难看的一比…… 于是,香烟全部被没收;私房钱全部被没收……分文全无。 一整天呵欠连天,眼泪直流,活像个大烟鬼…… 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