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天元二品? - 天域苍穹

第四百零八章 天元二品?

热门推荐:、 、 、 、 、 、 、 似乎这两人都已经看到了这位灵宝阁的风君座,兀自不知死活的迎难而上,片刻后将满身刀痕的落在了地上,脑袋变成了六十亿财富堆积如山 “嗯,刚才忘了提醒他,千万不要砍坏了这个风之凌的脸,要不然就确认不了身份了,不过这么重要的事情,想来他会注意吧,肯定……”季梦展脸上露出阴冷的笑意,淡淡说道。 但,最后一句话还未说法,却突兀地停住了。 下一刻,他那双细长的眼睛,眼珠子就几乎鼓了出来。 仍旧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见那位风君座的身子在冲出一半之后,很突兀地又来了一个二次加速 “刷”的一声,整个人变成了一道黑色的疾风 上空,凌空蹈虚的吴非正自倒卷而下 一朵巨大的刀光莲花,已经全面绽开一片片的莲花瓣,散发着阴冷的光芒,只要花瓣收拢,便是杀势形成 这一刻,莲花瓣已经开始渐次合拢。 四周,凛冽的刀风咻咻作响,整个空间都已然化为刀山地狱。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蓝光疾闪,那位风君座化作的黑色疾风,便如同一道黑色闪电一般径自冲进了莲花的中心位置 “嗖”的一声。 毫无停留的穿行进去 这一瞬,风之凌的飙射速度当真是快到了极点,一直到整个人冲进了刀瓣莲花之中,外面居然还漂浮着一个残影,徐徐逸散。 莲花的中心位置,乃是花蕊;也正是这一招杀伤力最强的地方。 亦是威能最强,杀气最盛之处 只可惜在这一瞬,尚差毫厘之微,花瓣还未得及合拢,花蕊也还未成形 于是最强的一点,反而变成了最弱的一环 “咔嚓” 一声断裂声骤然响起;所有人几乎是瞪着眼看着,那位风君座疾速穿进刀光莲花之后,竟然无视了就在自己身边萦绕的无数刀光,两手闪电一般同时往疾伸,一只手就在刀光中托住了吴非的下颌,另一只手,却是扳住了后脑勺。 接着就是双手手臂一个顺时针发力。 吴非的脖子毫无意外地被整个扭了三圈 变得如同麻花一般 而真正让季梦展暴怒如雷的是……那位风君座在扳住吴非的脑袋的时候,目光根本就没有注意吴非,而是转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瞅着自己,那张脸上,分明带着一丝满是嘲讽的狞笑 接着,他就连看都没看就将吴非的脖子拧成了麻花 施招者陨落,半空中后力不继的刀光瞬时散乱,叶笑看也不看的倒飞起一脚,吴非的那把细长的刀,便如流星一般划破空间,闪电一样疾射季梦展的胸口 与此同时,右手信手一推,吴非的尸体已然远远地飞了出去。 吴非的脸上至死仍残留着一丝残虐和冷酷,那是一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面容 他一直到死,居然还以为自己有绝对的把握杀死风之凌 却至死都不知道,真正有绝对把握的人,是他的对手才对 季梦展身后那位老者长剑出鞘,狠狠地劈在迎面而来的犀利刀光之上。 一声响亮,来袭刀光应剑折向而飞,狠狠地插在了山壁上,大半截刀身都插进了一块大石头之中,剩余的小半截刀身,便如一条濒死的蛇一般,在上面扭曲摇晃,嗡嗡作响 吴非的尸体“噗”地一声落在地上,貌似还伸了伸腿,就此仰面朝天的趴着不动了。 他死了。 他整个人身体虽然是趴着,但脖子被拧了两圈半,所以最终却是面朝天空的。 一脸的踌躇满志,一脸的绝对把握 此情此景,令到全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在凝视了死得诡异无比的吴非之余,便又将目光转移到了风之凌的脸上。 原本的轻视,早已荡然无从,取而代之的,唯有慎重。 这个被判定为天元一品的家伙,居然能够在正面对敌之中,赤手空拳地于掉了一个天元二品高手而且,还是在对方绝招彻底绽放的一刹那 所有人都感觉自己脑袋貌似有些不大够用了。 这是什么情况?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窥敌破绽,乘隙出手,一击必杀,这都可以理解,可是,一个天元一品的武者,就算能够做到这些,他有能力在举手间攻破一个天元二品巅峰的护身气劲吗? 这个不太可能吧? 若是手中有神兵利器,借助兵器之利,或者还有可能,可是所有人亲眼看到了,那风之凌分明就是空手绝杀,毫无花假啊 季梦展一脸的阴冷暴怒:“这是天元一品?” 身后两位老者有些尴尬的于咳一声,道:“刚才看错了,他刚才没有用出全力,他的真实实力应该是天元二品这点毋庸置疑……” “还有就是,这个风之凌应该是对吴非有过非常深刻的研究,他正是趁着吴非绝招最高段杀伤力将出未出的一瞬,乘隙出手,这才一击得手,进而一击致命。错非如此绝无可能,任何人都无法在对敌的第一时间,就找到吴非这个缺陷,这与常理相悖”另一个急忙补了一句。 事实上,一直到叶笑杀死了吴非的那一瞬,所有人才意识到,原来吴非威力巨大的这一招杀招,杀伤力最强大的地方,竟然就是致命破绽所在 这个认知,不仅仅是在场的人,甚至是刚刚被叶笑杀死的吴非,恐怕也是死到临头才明白…… 季梦展有一种骂娘的冲动 天元二品刚才没有出尽全力?毋庸无疑? 你们他么的倒是早说啊。 你们之前说是天元一品,害得我将吴非派了出去,结果白白的损失了一个天元高手 现在人都死了,你们才说是刚才看错了…… 这他么的还有什么用…… 殊不知在他身后的两个老者也是心中一阵腹诽:你只要下令大家一起出手,不管那个风之凌到底是几品实力,这时候也早已经拿下来了。 非要整一出装逼的大戏…… 这里怎么说也是敌国的地盘,你非要在这里展现你的指挥才能,有个屁用? 什么叫做不浪费? 一切以战胜敌人为大前提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