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被困!【第九更!】 - 天域苍穹

第379章 被困!【第九更!】

在风之凌三人拼命厮杀之中,一条条胳膊离体而飞,一个个人头滴溜溜的飞上半空,地面上,没有了人头的颈腔咕嘟嘟的冲出鲜血,颓然软倒在地。 但,风之凌三人纵然杀伤敌人无数,身上却仍不免要再增加了数十道伤痕。 转过这一条大街,就能接近前方不远处的一个树林了。 这时候,虽然明知道彼端尽是幻像,但冰心月依然是手心出汗,心底默默地叫道:“快一些!再快一些啊……转过去,只要进入树林就安全了……” 终于,风之凌一声闷哼,整个人全无征兆地凌空飞起,就像是一支黑色的利箭,闪电般向着拐弯的地方飞扑过去,只要过了此处,便是树林,逃生机会势必大增。 然而便在这时。 一股难以言喻的威胁感觉,突然笼罩了冰心月的心头。 她惶然抬头,惊见在数十丈外,有一个黑衣人,一派挺拔如山岳气度,稳稳站立在最高屋顶上,手中一柄剑,闪烁着刺目的光华! 这一柄剑流溢光华,极尽辉煌灿烂,甚至遮蔽了天空的太阳! 而就在冰心月注意到那黑衣人的一刻,这柄剑已经流星一般飞出! 这把剑的快,已经超越了时间,超越了空间! 无视时空,必杀一剑! 耀世光华才刚刚闪亮,却已然呼啸而出! 风之凌的身子此刻已然冲到最高处,速度亦达到了自身极限,只要一个下降,不用一眨眼的功夫,就能拐过去,进而潜入树林。 可是就在这一刻,那柄剑如同流星飞坠一般的呼啸而来,于间不容发之际自风之凌的后心穿入! 竟然没有丝毫停顿的,从前胸飞出! 前后透明! 兀自夹杂着风之凌滚烫的心头热血,被鲜血染红了的那把剑流溢出鲜红的残酷色彩,余劲不衰,一直飞出去数十丈,才插在对面一棵树上。 冰心月惊见这一幕,一瞬间只觉肝胆俱裂,五内如焚! 空中。 那被一剑穿心的风之凌身躯猛然停止了去势。 瘦削的身体,就这么定在空中,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已然前后通透的胸口。 他的脸色仍旧平静淡然,眼神依然冷漠,冷静,始终不见丝毫惊惶不安。 似乎纵然生死也不外如是! 看着自己胸口的大洞,风之凌脸上露出来一个古怪的笑容,他似乎轻轻叹了口气,脸上有一种至极的疲倦与寂寞,油然升起。 他仍旧一声没吭。 就这么静静地抬起了头,微微地仰着,仰视天际。 脸上,仍旧是那平静的傲然。 那已然有些涣散的眼眸之中,仍旧满盈着睥睨天地的傲气,与孤独。 他就这么在空中站着,微微抬头,凝视远方,眼神中的冷漠与冷静,脸上的骄傲与刚毅,似乎在融合成一句话。 “在这世上,只有别人对不起我,而没有我对不起别人!这就是我,最大的骄傲!” “别人困难的时候,我都尽力去帮了!我的国家遇到危难的时候,我也尽力的出手了!虽然我现在落到这个下场,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帮我,但我,问心无愧!” 这句话,他并没有真正说出来。 但他的傲然,他的那种几乎要通天彻地的傲气,却将这些话,尽数淋漓尽致的表达了出来。 冰心月的心脏在这一瞬间,竟完全停止了跳动。 张着嘴,痴痴地看着空中那道人影。 终于…… 风之凌的身影再也不能维持空中站立的态势,虽然他仍旧保持着站姿,却整个人直直地掉落了下去。 如同断线的风筝。 他的黑发在这一刻被狂风吹起,凌乱的飞舞,但他就算在掉落的时候,仍旧仰着头,仍旧保持着那份藐视天地的傲然! 然而此刻在冰心月眼中,却只余下一份怆然。 四面八方兀自有无数的黑衣杀手冲将出来,刀光闪亮,剑气斑斓,他们凶神恶煞一般,向着风之凌已经落下的身体冲了过去。 刀剑的光泽映射着天空的太阳光芒。 狠狠的落了下去,显然要将风之凌乱刃分尸。 那失去了抵抗力的身影,甚至……已经失去了生命力的身影,在沉默的,傲然的往下坠落,不闪不避。 “不!” 冰心月见状再也忍耐不住,不再理会这是否是幻像,不再思考这其中的不合理,不再维持理智寻找此间的漏洞所在,她发出一声锥心泣血的尖叫,身子如同长虹贯日,从高空流星一般的冲了下来,化作了一道闪电! 冲向那刀光剑影包围之中的身子! 冲向她的心中最痛。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在这一刻,已经裂成了千百片。那是一种刻骨铭心永生不忘的痛苦! “你们统统都该死!” 她冲进去,一把抱住那个身影。 那张脸上依然傲气凛然! 身体上,依然有温度。 但,人却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仅存的体温也渐渐逝去。 唯有眼睛仍旧冷漠冷淡的睁着,看着前方,一片冷静。 冰心月在这一刻,感觉自己突然崩溃了! 她颤抖的看着自己的手,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出手,却发现自己雪白的手上,满满的全是鲜血,风之凌的鲜血! 冰心月仰天悲啸,突然刷的一声拔剑,一声不吭,红着眼睛就冲进了黑衣杀手人群:“你们统统都要死!去死去死去死!!” 她浑然不觉,在这一瞬,她已然爆发出自身的极限威能,以寒阳大陆这等低级位面的程度,又怎么能承受得了她的极限威能,这个位面竟然没有崩溃! 可惜,她此刻已然彻底沉浸于失去风之凌的无限悲痛之中了! …… 冰山顶上。 婉儿与秀儿轻轻的舒了一口气,两人手一挥,七彩霞光猛然间就消失了。 在婉儿的手中,依然是那一副画卷。 被她轻轻地拎在手中,薄薄的卷轴。 原来,从一开始就不是婉秀两人,消失在冰心月眼前,又或者应该说至少不是如冰心月所看到的那般,而是冰心月暮然消失,被收入到那卷画卷之中! 这是何等宝物,竟能在弹指之间,将如冰心月一般的超级强者,强行收纳,竟至犀利如斯! “终于,成了。”婉儿轻声道:“这个女子……哎。”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