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君主执刀! - 天域苍穹

第21章 君主执刀!

两大护卫心中一阵恼怒,但,不知为何,在叶笑淡然的目光中,居然感受到了沉重如山的压力!想要开口喝骂,居然也是张不开嘴! 眼前之人似乎是天上神祗,高不可攀,居然有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沉默了一下,才大声说道:“放屁!叶笑,你死期已近,居然还敢如此大言不惭!” 叶笑点点头,温柔的笑了,轻声道:“既然如此,就劳驾两位,送我一程。” 便在这时,慕城白气喘吁吁的赶到,看到叶笑,顿时眼珠子都红了,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杀了他!” 主子下令,两名护卫也在这一刻再也承受不住叶笑那种庞然的压力,若不出手,几乎就要崩溃。齐声大喝,两柄雪亮的钢刀同时出手! 劈落! 叶笑哈哈一笑,迎着刀光,跨步向前,曼声道:“人生苦难君莫言,超脱何须酒千坛?今日狭路缘相见,一笑送君入黄泉。” 刀光闪亮,一蓬蓬寒芒飞射! 两名护卫此刻显然已经出尽了全力。在叶笑的笑容里面,他们感受到了那种生死的危急,每一道笑纹,都充满了冷漠的杀戮气息! 但,却不能不出手! 叶笑淡淡的笑声中,身子轻轻一旋,看上去险之又险的从两道刀光之中游鱼般滑了出来,噗! 一个白生生的手掌铁锤一般已经砸在了一名侍卫的手腕上! 他的动作似乎很慢,每一个人都能清晰的看到叶笑的手掌扬起,下落,砸在手腕…… 但,却就是死也躲不开! 那名侍卫痛叫一声的同时,随即就看到刀光闪亮而起。 却是已经到了叶笑手中! 一手负后,随手一刀,刀光轻灵灿烂,似乎是半空,洒落了一道银河。 就像是一位巅峰的书法大家,一手负后,一手持着狼毫,对着雪白的纸张,挥毫而落,轻灵一撇。 那般潇洒与写意。 刀光一闪,在围观的人眼中看来,不过是匹练一道,耀眼生辉!但,在正在与叶笑战斗的两大护卫眼中,却突然间展现了至极的惊讶! 以及一种臣服的膜拜! 那是一种身心俱被征服的五体投地。 就如同看到了天地之间最至高无上的主宰,向着自己挥刀!这一刀,就代表了天地的意志! 不可违逆,无法更改! 有一种‘死在这样的刀下,原属应该’的感觉! 刀光还未落下,血光已经骤然喷洒而出,便如在树影摇曳中洒落了一片血虹。 两个护卫原本满是戾气的脸上,带着一种冒犯了王者的惶恐,缓缓倒下。 噗地一声,地面上激起了一片尘土。 …… 叶笑的刀法,正是前世赖以纵横天域的“君主刀”! 君主出刀,生灵涂炭!千人伏尸,万里狼烟! 君主之刀,杀伐决断,向不轻出,出则必杀!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在看到君主刀,这种王者之刀之后,还能活着。 …… 一刀双杀! 慕城白一双眼睛猛然睁大到了极致,看着叶笑,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也在这一刻猛的停止! 在这一刻,他的想法竟然不是逃跑,也不是恐惧!而是无尽的惊讶,与滔天的怒气。 王小年不是说……这个叶笑只是一个纨绔?手无缚鸡之力? 怎么会……有这么出神入化的身手? 我的两个护卫,每一个都是人元境界修为,居然被他轻描淡写的一刀就杀了!——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这等纨绔? 开什么玩笑? 王小年,你这不是摆明了要坑死我么? 在这一刻,慕城白唯一的念头,就是抓住王小年,将这家伙碎尸万段!也不解其恨! 叶笑两根手指拎着手上的腰刀,看着一滴血从刀尖滑落,缓缓抬头,看着慕城白,轻声道:“这一路,辛苦了。” 慕城白喘着气,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冷。竟然说不出话。 叶笑摇摇头,有些惋惜,道:“这……是我今生,第一次杀人。” 顿了顿,道:“但没有想到,这个第一次,来的这么快。” 慕城白哑声道:“快?” 叶笑淡淡一笑,很有耐心的解释道:“是啊,我也没想到,这么早,就又开始了这种生活……”他的目光中,有一丝怀念,一丝迫切。 慕城白根本不明白,这种怀念与迫切是怎么回事,从何而来。 只见叶笑露齿一笑,轻柔的说道:“一路追赶我,固然辛苦,但你这人生的路,也挺辛苦吧?” 慕城白两条腿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叶笑,你不敢杀我!” 叶笑眯起了眼睛,道:“你有来历?” 随即道:“你有身份?” 然后道:“你有背景?” 最后道:“这些问题,在我这里是说不通的。”他指了指闪亮的沾着血的刀锋,道:“跟它,也说不通的。” 慕城白咬咬牙,道:“我是慕氏家族的人!我是慕城白!我是慕城白啊……” 叶笑侧侧头,道:“没听说过。”提着刀,往前跨了一步。 “我是当朝太子的大舅哥!我是太子妃的嫡亲哥哥!”慕城白额头上冒出了冷汗,随着叶笑压迫而来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强撑着将这句话说了出来:“你若是杀了我,你们叶府,后果不堪设想,但你若是今日放过了我,叶笑,我保你这一生荣华富贵!官运亨通!” 叶笑仰起头想了想,道:“你以前认识我?” “不认识。”慕城白拼命摇头,赶紧剖白:“我与你无冤无仇。所以你今日不能杀我。” “无冤无仇?”叶笑皱眉:“那么今日之事……却是为了什么?” 对这件事,叶笑也真是真的不解。 “是王小年!王小年!”慕城白几乎是在叫喊:“那个混账,他他他……他怀恨你抢了他们家的东西,他今日是自告奋勇陪我逛街,今日正好遇见你……便撺掇我……我我……” “哦……”叶笑恍然大悟:“王小年啊……嗯,所以你就出手了?先来捣乱,然后又想杀我……是也不是?” 慕城白几乎屁滚尿流:“不,不不,不是的,不是地……” 叶笑不理他,轻声道:“前段时间,我中了毒……这件事,你定然知道?” 慕城白顿时愣住,道:“中了毒?这这这……这真不是我做的。” 叶笑凝目看着他的眸子,看着他的脸色,皱眉道:“不是你?你不知道?” 若是连太子爷的大舅哥都不知道……那是谁做的?王大年明显有嫌疑,而且是太子的人……但现在,太子爷的这位大舅哥居然说不知道…… 这事情就有些扑朔迷离了。 “真不知道,真不是我啊……”慕城白几乎剖心以明志,锥心泣血的交道。 “不是你……不知道……那你还有什么用……”叶笑皱着眉。 “我有用!我真的有用……叶公子,公子你听我说……我……我真的可以帮你,无论任何方面……官场,财富,朝廷……江湖……”此刻,若是有后悔药可以买,慕城白绝对会散尽所有财产,有多少买多少。 忙不迭的许着承诺。 现在的叶笑,实在是太恐怖了!那种无形的压力,让他感觉到下身前后俱急,几乎当场就要大小失禁。 若是今日还能活着离去,叶笑与叶南天父子,我定要想尽一万种办法活活折磨致死! 慕城白心中发疯一般的想着,但嘴上却是忙不迭的搬出来自己能够拿出来的筹码,希望叶笑真的能网开一面。 但却也告诉自己:这个希望,实在是太渺茫了…… 若是叶笑不杀那两个护卫,还有可能。到了现在,却已经无法回头。 叶笑叹了一口气:“我很想相信你,但是……却不能。须知,放你离去,后患无穷。你现在固然在求饶,但我能感觉得出来,你心中已经在筹划报复……你这样的人,向来位高权重,从不曾受过折辱,今日之事,必然被你视之为奇耻大辱,一旦放你回去,报复马上就会来临,是么?” 慕城白恐惧的连连摇头:“不不不……绝不是……你要相信我相信我啊……” 叶笑无动于衷,道:“而且我做事情,很害怕夜长梦多……有好多事,多说一个字的时间都能发生意外的……” “嗬……嗬……”慕城白喉咙里怪异的喘着气,发出自己都不明白的声音,眼睛越张越大的看着叶笑,突然大叫一声,转身就跑。 叶笑目光一闪,手腕轻轻一动,钢刀流星一般飞出,噗地一声,从慕城白的后心狠狠插入! 慕城白狂奔的身体居然还奔出三四步,才扑通倒下。 一双眸子死寂的看着前方,没有怨恨,却是充满了恐惧与后悔。 这个人,不该惹的。 “太子的大舅哥?”叶笑看着地上的尸体,摇摇头,唏嘘道:“死了的人怎么做大舅哥……死了的人只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尸体。” “我会为你报仇的。”叶笑看着慕城白的尸体,淡淡道:“王小年,也快了。” 说完这句话,他连看也不再看一眼,叶笑迈步而出,踏着落叶,施施然走出了密林。 就像是赏月赏花归来,闲庭信步而去。 自始至终,他的身上没有半点血迹,也没有半点灰尘。 密林中,三具尸体静静地躺着。 ……

下一篇   第22章 乐极生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