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互相刺激! - 天域苍穹

第203章 互相刺激!

万正豪心中咒骂:“不喝酒,不赌博,不玩女人,对人世间一切娱乐的事情,统统没有爱好、统统的不重要。\\每一天看到他的时候,就只是对着自己的剑在发呆,浑身随时随地都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仿佛一世人就只对他的那口剑有兴趣……妈的,这世界上居然还会有这等奇葩!” 万正豪摸着自己的大肚皮,翻着白眼回房睡觉而去。 “慢着。”柳长君冷冷说道。 万正豪无奈转身,五官几乎挤在一起:“你还要做什么?!” “我没钱了。”柳长君冷淡的看着他,目光盯在了他的喉咙上,再度说出了那句貌似已经成为惯例的说辞。 “我再一次郑重地警告你!”万正豪恶狠狠的说道:“你要钱我一定给你,但,拜托你不要再用你的这种目光,看着我的咽喉、心脏……我身上的每一处要害!算我求你,哀求你!” 柳长君伸着手,冰冷的一言不发,眼神仍旧在万大老板的身上要害巡视。 “给你给你给你!”万正豪烦躁至极,简直就想要自杀,掏出一大叠银票,摔在柳长君身上,随即转身迫不及待的滚滚而去,远离这个什么都不重要的瘟神。 实在是一秒也不想待在这个混账的身边了! 这是个神马玩意儿! 而柳长君这次却没有如往常一样离开灵宝阁,而是疾步去到了自己的小院落里,这里有他招募来的数位一流杀手,还有几个值得栽培的杀手苗子;在进行了半个时辰的特殊集训之后,这才急疾出门,去进行别的事情。 公子说了,要加快速度、加大力度! 那就加快速度、加大力度好了。 尽我最大的能力,能有多快,就有多快,要多大力度,那就要有多大力度。 …… 叶笑走出拍卖堂的时候,已经是清晨时分。 脚下随意,信步拐入一条街道。 然而再往前走,就是前往华阳王府的方向。 叶笑不由的驻足,想起小丫头的话:“叶笑,我今天要做你的妻子!” “笑笑,不要忘记来找我!” “笑笑……” 脖子上,挂着的玉佩似乎也在隐隐发热,提醒着自己什么。 那张娇俏可人的绝色脸庞,现在应该已经在那红尘天外天了吧? 叶笑仰起头,看着无尽虚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一时间莫名离愁别绪,油然升起,浮想联翩。 那个倒背着手,一跳一跳走路的小姑娘,那个歪着头,抬着下巴,斜斜看着自己的小丫头;那个在生死关口,用娇弱身躯挡在自己身前的小姑娘……那个将全部的少女纯真感情,甚至将一生的希望也都寄托在自己身上的小姑娘…… 暂时……是见不到了。 也许……很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到! 叶笑怅然的说道:“前世今生一梦间,红尘万事若云烟;唯有真情最难负,誓要剑荡天外天!” 此刻,他本是有些怅然,随口吟来,宣泄心头烦闷。 说完,便要举步离去。 但就在此刻,听到一个拍掌的声音。 啪! 啪啪! 随即,一个温柔的声音说道:“好诗!好志向!果然不愧是灵宝阁的君座大人!” 叶笑闻言心中陡然一震,所有情绪立即收起,心情再复古水无波,缓缓转身,微笑道:“你来得好快。” 在他对面,一道风姿绰约的白衣人影婷婷而立,身材高挑,面罩白纱,白裙下摆,影影绰绰地绣有一朵雾莲。 来人正是曾经与叶笑有过约定的闻人楚楚。 面纱之下,一双有如星辰一般的眸子正凝视着叶笑,如同雾海珍珠,只是这双眸子,就已经可以将天下美人一并无视。 此刻,这双出色到极点的眸子正自有些复杂,有些冷漠,但却还有一丝愠怒的望着自己。 “我来得快吗?不快吧!”闻人楚楚淡淡的笑了笑,道:“若不是来得快,哪里有机会知道风兄竟然有这般的好文采,真是太让楚楚叹为观止。” 叶笑微笑道:“哪里哪里,这委实也不算得什么,贻笑大方。” 他敏感地听出来,闻人楚楚的声音之中,似乎还隐含着其他的情绪,似在渐次酝酿,随时都有可能蓬勃而发。只要一旦发作出来,基本就是爆炸的效果。 叶笑自然不知道这个女人心底是怎么回事,却是明智的回避了一下这个问题。 这个女孩子可不如外表一样的柔弱,那是翻脸就不认人的狠角色也。 当日的那一顿胖揍,叶笑可是记忆犹新,难以忘怀,甚至至今仍对自己挨揍的原因懵懂不知。 挨揍的经历肯定是不愉快,而挨一个女人揍的经历自然是更加不愉快,而始终不知道原因的挨一个女人揍毋庸置疑一定是不愉快加不愉快,不愉快到极点的经历! 面对这样一个女人,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突然暴起发难,还是更加小心一点为宜! 而闻人楚楚没有从叶笑那得到想要的答案,却是不肯善罢甘休,淡淡的道:“前世今生一梦间,红尘万事若云烟;唯有真情最难负……风兄,不知道这个真情难负,具体是个什么意思?可否一解小妹疑惑。” 叶笑冷冷道:“哪里有什么可以解惑的,难道在你这里,真情竟不算得什么,么?” 闻人楚楚道:“楚楚何尝不知真情永远都是最难负的,只不过风兄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中包含着浓浓的惆怅之意,显而易见,风兄的这段真情只怕别有内情,大异寻常吧!” 她不等叶笑回话,便即又继续道:“这份惆怅,由心而生,因情而发;恐怕,风兄乃是为了某位红颜知己而叹息、惆怅吧?” 叶笑皱了皱眉,道:“个中缘由乃我私事,但无论怎地跟楚楚姑娘你没什么关系吧?” 叶笑这句话自认为说的乃是合情合理。 但是听在闻人楚楚耳朵里,却是顿时火冒三丈。 啥米?跟我没什么关系?你敢说跟本姑娘没什么关系? 闻人楚楚银牙暗咬,本姑娘都被你这家伙摸遍了,你刚才背着我想别的姑娘,当着我的面还敢如此大放厥词,要是跟我没什么关系,还能跟谁有关系! 如果叶笑听到闻人楚楚的心声,保证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大姐,我想我的红颜知己真情之人跟您有一毛钱的关系么?我怎么就不能想别的姑娘了,您是我什么人啊?! 闻人楚楚此来当然是为了正事。但听眼前这个风之凌这么一说,却是非要弄个清楚明白了。 “呵呵,你想谁跟我当然没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你什么人。”闻人楚楚静静的说道:“只不过我真的很好奇,究竟是哪一位姑娘竟有如此慧眼,在芸芸众生之中,在英雄豪杰遍地、英俊公子无数的寒阳大陆辰星城,居然能够一眼就看中了风兄你?” 叶笑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道:“慧眼?听姑娘这句话的意思……我是否可以理解成为,风某长得很说不过去?压根就不应该被姑娘看上?至少,在初初见面的时候,怎地不该有人中意!” 闻人楚楚巧笑嫣然,道:“虽不中亦不远矣,在我想来,那位姑娘定然是眼神有些问题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叶笑闻言怫然不悦,道:“姑娘此言未免抹杀良心说话,如我风之凌这般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样子,要外貌有外貌,要身材有身材;要地位有地位,要权力有权力,要财富有财富的男人,正是普天下少女争相追逐的第一黄金男儿吧。” 闻人楚楚终于忍不住笑弯了腰,说道:“风兄口中所说的外貌身材什么的那些暂且不去说,单只是风兄这份自信却实实在在的是天下第一,决计无人能及。” 跟着又道:“只不过楚楚真的很好奇,能够被风兄这么记挂的姑娘,究竟是何等的国色天香?又是何方闺秀?” 她故意地做出来一幅害羞的样子,说道:“不会……就是我吧?” 叶笑闻言一愣,半晌才失笑说道:“闻人姑娘的这份自负,也是真正的世所罕见,风某甘拜下风,何敢承担自信天下第一的美誉,自当完璧归还。” 闻人楚楚顿时是面如冰霜,目光也寒冷了起来,说道:“风兄,果然是快人快语,言辞犀利,舌厉如刀。” 叶笑说道:“姑娘何尝不是慧眼独具,心机深沉;智谋若海,算无遗策;虽然这张脸长得差强人意,但,姑娘你已经拥有得太多了,足以羡煞旁人;姑娘实在不必耿耿于怀,须知人无完人,过于完美的人生,徒遭天妒……” “你给我闭嘴!”闻人楚楚终于忍不住厉喝一声,目中寒芒电闪:“风兄,对一个女孩子如此说话,却是太过分了。” 叶笑却以万二分坦诚的语气说道:“面对这姑娘您这张脸,我实在说不出风华绝代,国色天香、面目如画,诸如此类的话来,我不比姑娘,实在是难以抹杀良心,请姑娘千万见谅,千万千万。” 彼此地位对等,甚至有求更多的乃是闻人楚楚,而叶笑本来心气就不是很顺,又被闻人楚楚不分青红皂白的刺激,双方话题一歪之下,却又怎么能说得出好话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