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7章 女人之间的战斗 - 天域苍穹

第2027章 女人之间的战斗

这等异口同声的感谢声响,却是让叶笑终于停下脚步,但闻叶笑轻声道:“人间自有真情在,我等芸芸众生该当共同维护之,若是人间没有了真情的存在,那么,这个所谓的人间,也就不是人间了。天 籁小说Ww W. ⒉3TXT.COM多谢诸位。” 拱拱手,飘然回归本天阵营。 然而这简短的几句话,却让所有人瞬间陷入了沉思。 “若是人间没有了真情存在,那么这个所谓的人间,也就不是人间了。” 不错。 若是没有了情意,人,与禽兽草木又有何异? 就在众人陷入沉思之际,却见天道红光再度闪烁,径自落在东天和琉璃天的六芒星阵上空。 瞬时,代表两方天地的气运红柱,从原本的圆满无缺,变成低下去了四分之一。 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便是没有胜负,却非是不分胜负,而是全都失败。 既然失败,败方的气运就要被抽走! 无情天道,只会依循既定规则而行,败了就是败了,没有回旋余地! 随着两天气运红柱锐减四分之一后,红光再度闪烁,这一次,却是闪烁在叶笑的南天六芒星,与叶红尘一方的西方六芒星阵。 玄冰白衣如雪,冰冷傲然,仗剑而出,长飘飘,便如是在这璀璨的夜空中,突然盛开了一朵无瑕的雪莲花。 叶红尘那边,则是由关山遥出战。 这场战斗,进行得在情理之中,意料之中,就是太儿戏了一点,因为这一次战斗,就只进行了片刻,身为七朵金莲之的关山遥便即认输,退回西天六芒星阵。 南天气运,陡然增长一截,而西天气运,被削落下去四分之一。 这个结果各方均有预料,双叶并世,必然是一叶隆,一叶衰,而现在看来,衰的乃是叶大先生! 接下来的一战,乃是北天与东天交战,仍算是套路战,东天大将军西门无生对战翻云覆雨楼云端之婉,三合落败! 北天气运陡涨,而东天气运,却就只剩一半。 第四战,天道主战红光落在南北两天。 翻云覆雨楼这边由天上之秀秀儿出战,叶笑这边则由君应怜应战。 两女这一战,不但精彩纷呈,而且……而且战得让人触目惊心。 包括叶红尘与东天大帝这两个见多识广的老牌子强者在内,全都看得为之咂舌不已。 以叶红尘东天大帝等老牌子强者的眼光,自然能判断出两女均已臻至永恒之境,实力极强,但较之此世极峰强者仍有相当的差距,即便比之七朵金莲,仍要相差一线,所以对两女之战的程度判断,竟是略有偏颇! 双帝显然都忽略,两女此次都是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出战,要为自己心爱的男人争夺这天下间的主宰气运,在出战之前,都是下定了必胜决心。 若不胜,便不归! 抱定这样的决心出战的两个女人,所爆出来的战斗力,当真是能够令天地动容! 面对两女竭尽平生之力,豁出此世极限的极端威能,便是有天道支撑的星空战场,亦满布残痕,险险支离破碎,全盘崩解。 此役终盘,自身修为稍弱的秀儿为求获胜,竟毅然决然地动了精血燃元**! 而这边君应怜如何肯将到手的胜利放弃,长剑一震之间,登时启动了命魂剑! 精血燃元**乃是红尘天外天最上乘的自残法门,修者先伤己再伤人的手段,并不罕见,甚至是种类繁多,或者催鼓生命潜力或者直接燃烧气血精元乃至伤损自身神魂元灵为代价换取暂时的修为暴升,最极端者便寒冰雪当日对上武法之时所用出的‘七心合一’。 以陨灭自身一切为代价,换取相当于自身七倍的极限威能,但过于极端的法门便存在极端的不可操控性,那“七心合一”强则强矣,但一旦运行再不可逆,一旦将“七心合一”所滋生的元气用尽,出招者必死,而且死得神魂俱灭万劫不复,与之对战者只要乘隙逃走,出招者就等同自我湮灭,无计可施,寒冰雪前次之所以能够必死不死,乃是因为一连串的机缘巧合(见前文,这里不赘述),那样的机缘巧合基本不存在可复制性,事实上,举凡自残法门都存在不可逆以及运用时候难以驾驭自如的特性, 可是精血燃元**却不存在这样的缺点,这项法门不但可以随时终止,施招者还可以催威能限度,维持在自己可以控制的极限范畴,不过既然有如此好处,弊端也显而易见,除了气血精元的损耗之外,还要损失过一般自残法门十倍的寿元损失,且这份损失乃是作用于寿元上限,任何增寿手段也无能弥补! 要说女人狠起来,真心比男人更甚,那秀儿动精血燃元**的同时,竟直接将此法挥到了她所能运使威能的极限程度,就这一瞬间至少消耗了她自身的万年寿元,代价如此之高,有此滋生的威能之巨,可想而知! 君应怜亦是久经大敌的当代巾帼见机敏锐,眼见恶招临门,直接动了自身极限之招,更同步施展出传自那位莫名师尊的秘招“命魂剑”! 命魂剑同属未伤敌先伤己的极端之招,相对于秀儿精血燃元**损失的乃是寿元上限,君应怜损失的直接就是自身神魂命元,将自身极限威能以数倍以上的程度激出来,其威说是沛然莫御都是轻的,同样的霸道无比! 两女为求胜利,各出极招,殊死一搏,却令到叶笑与白公子两人齐齐亡魂皆冒! 差点都要吓死了。 若是为了这么一场胜利,要损失一位红颜,叶笑自问决计承受不起。 “认输!” 叶笑冷汗直流,二话不说直接认输。 “认输!” 白公子的声音也同步响起。 当前局势对于白公子也是一样,陨了爱人,纵使赢了世界又如何?! 叶笑与白公子作为两天最高脑的同时认输,令到这一场再度锁定平局。 事实上,空中的两个女人极招一拼之后,亦已经去到油尽灯枯的地步,两女纵使气空力尽,斗志竟丝毫未减,兀自狠狠的看着对方,脸上全是倔强不甘。 但两天气运却同时落下来一截。 不过南北两天的气运总量仍旧是并驾齐驱,平分秋色。 秀儿才一回去,便即哭了起来,白沉好一顿安慰,连连吐露心声,这才令到秀儿破涕为笑; 另一边,君应怜回去也是怏怏不乐,情况貌似比秀儿那边还要严重,叶笑费尽心思讲笑话,竟也没有半点效果。 在这一刻,叶笑与白沉心中同时升起来一种感觉:吓死了!太侥幸了! 秀儿已然进阶永恒,虽然只是永恒初阶,但寿元的限制已经大大放宽,虽然刚刚一下子就丧失了万年寿元,却仍在可负荷的限制之内。 至于君应怜,神魂命元耗损固然不菲,但有叶笑的诸多灵丹相助,仍有补足之途,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可是这次侥幸度过了,下次呢,下次还能侥幸吗?! 此念一生,两人登时生出一种想要立即中断这次五方会盟的冲动。 若是这么打下去……谁敢保证不出意外? 而一旦意外生,岂不就是终生憾事、恨海难填? 但,五方会盟,血盟早已订立,穹顶夺剑,已然势在必行,绝无中途退出的余地! 刚才那一阵,叶笑和白沉几乎是一路心惊胆颤地看下来的,有好几次这两位主宰级别的大能都吓得差点屁滚尿流,那两张小俊脸,时青时白,时绿时黑,还有蓝色紫色,反正就没有一点健康色了…… 那一颗心,始终高高悬起,一路高悬到嗓子眼,随便大可喷嚏就得吐心而亡,眼睛更是连眨都不敢眨一下,唯恐错过一点点的细节,一切成空,纵使以这两人的盖世修为,也把眼睛瞪得酸,迎风流泪…… 叶笑这边出战的乃是自己倾心相爱,相伴一生的女人,而白沉那边却又何尝不是同样? 其他的几位老大人还没感觉啥特别,但对于两人来说,却是天大的风险,比自己亲自出战还要更惊心动魄;尤其是在见到了君应怜与天上之秀的战斗之后,两个人更是手心里攥着一把冷汗。 可是,纵使如何,这场世纪决战还得继续下去! 又过几轮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天道特别眷顾某两人,又或者是特意折磨某两人! 反正就是叶笑这边的玄冰二度出战,而北天那边天道主战红光,竟无巧不巧地落在了有过一胜战绩的云端之婉身上。 在这一刻。 叶笑与白沉同时破口大骂! 这该死的天道! 这分明就是在玩人,而且还是打算活活玩死我们俩是吗? “这一场也算平!”叶笑急忙出声示意。白沉那边也是火烧屁股的做出了认同的决定。 本来双方最高脑做出决定,此局就此终结,不意作为当事人的两女却拒绝了这个双方妥协的决定! “这一战,必须要打。两位公子自身固然要分个胜负,两位公子的女人,也应该有个胜败输赢高下之别!”婉儿很少这么倔强,尤其是对白沉,但一旦倔强起来,同样是连白沉也没办法。 哪怕北天这边最终还是输了,我也要为公子挣得一点脸面,最起码,公子的女人胜了。 秀儿不惜损耗大量寿元也要为公子争取胜利,博到了平局,我要更进一步,取得胜利! 一胜一平,就是我们胜利! 而那边,玄冰显然也是秉持着同样的想法。 “不错,且看谁的女人更胜一筹!” “怜怜刚才已经战过一场,领教了天上之秀的手段,我岂能不出手?” “秀儿已经与君应怜战过一场,难道在公子心里,我还不如秀儿……” 两女的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叶笑白沉还能怎么说,只能徒叹奈何,继续提心吊胆,继续担惊受怕,继续胆战心惊,继续处于随时被吓死,吓尿的边缘氛围! 这一场红颜之战的气象又与君应怜天上之秀的战斗有所不同。 君应怜与秀儿两女都是直性子,战斗模式简单粗暴,只有正面火拼,论定输赢胜败,并没有其他。 这也是秀儿在确认自己在修为方面略逊于君应怜,在终盘阶段动精血燃元**的根本原因! 而君应怜也同样还以颜色,命魂剑倾情挥洒,强势反击! 不难看出,两女都是性如烈火之辈。 凑巧的是,玄冰与婉儿的性子也差不多。 婉儿在白沉面前,向来温柔如水;玄冰在叶笑跟前,也是柔婉可人。 婉儿从一开始就是白沉的侍女,而玄冰亦是早早被叶笑收为侍妾;虽然两女都是知道,自己在深爱的人心中,绝不止侍妾,与正室大房无异。 但,这一战,却是侍妾之战。 而婉儿心中还有一点执着:刚才秀儿战斗,虽然因为公子与叶笑同时认输,被判定为平局;其中固然有秀儿拼命与坚持的因素,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秀儿实际上已经弱了一筹。 若是没有叶笑白沉的介入,这场决战多半是秀儿死,君应怜身负难以回复的重创,外带叶白两人立场彻底敌对,不同戴天! 这样算来,公子在无形中不免欠下一个人情,那么,这个人情就由自己手上还回去。 公子的骄傲,不容有半点玷污。 北天方向,突然间白云朵朵,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瞬间形成了一道彩云大道,从北天六芒星阵直直的延伸出来,一直到了星空战场中间。 婉儿娇躯一闪,整个人立足在云端之上,一路飘然而去。 就如仙宫仙子,在彩云之间,翩翩起舞。 云端之婉,端的名副其实。 这一幕的显现,看在所有人眼中都不免叹为观止,纵使如叶红尘白玉天这等级大佬也不免瞬时惊艳。 美轮美奂,无与伦比。 “久闻白公子左有云端之婉,右有天上之秀;享尽人间艳福。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见面更胜闻名!” “云端之婉果然是云端之婉,盛名之下并无虚士!” “白公子当真好福气。” 一片议论之间,却见南天方向猛然间涌出一股狂暴的冰冷,顷刻之间席卷天地、沛然莫御! 这股绝寒威能兀自持续弥漫而出,半个星空瞬时化作了冰雪寒境,冰面如同无数巨大的镜子,映射得纤毫毕现! 随即,一道窈窕的人影悄然显临。 倩影一闪,到了冰面上。 ………… &1t;筹备一下,准备一次性爆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