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5章 突破情关 - 天域苍穹

第1995章 突破情关

叶红尘的眸子中流溢出一股复杂的神色。』』『天籁小说Ww『W. ⒉3TXT.COM 是的,遇到这种情况,作为一代枭雄来说,任是谁,都不会服的。 叶红尘扪心自问,若是自己遭遇这样的状况,心态绝不会比龙御天更强,甚至还要更不堪! 不远处,原本状态大复的叶笑此际却如同泥雕木塑一般的呆呆站着。 其实从刚才被龙御天重创,叶笑便即陷入了这种状态之中。 叶笑在被南天大帝击中金魂塔的那一刻,金魂塔当场粉碎,而金魂塔作为叶笑灌注许多心血祭炼,几乎就是仅次于君主剑的本命法宝,一朝湮灭对于叶笑本身却是影响莫甚,错非叶笑有紫气东来神功护住心脉,又有无尽空间之中的海量紫气汹涌出来,进入叶笑经脉护持之后,叶笑只怕就要陷入心魂受损,功体倒退的状态之中了! 然而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金魂塔湮灭令到叶笑的状态去到了当前的最低点,却也令紫气东来神功的自我反哺机制度去到了极限,否极泰来的紫极玄气空前沛然,叶笑恍惚间,竟觉自己灵魂深处涌出来一种莫名其妙、难以言喻的微妙感觉。 而这份微妙感觉,在看到玄冰和君应怜义无反顾地站在自己面前,硬撼南天大帝龙御天的时候,直接去到了顶峰。 下一刻,叶笑心中的一道屏障,亦随之破碎! 至此,叶笑生出了一份明悟,自己的紫气东来神功,突然间在这要命的时刻,生了一次质的转变! 而能够同时跟两女扯上关系的状况,貌似就只得——情关! 自古情关难度。 什么是情关? 情,走心为情;然而一个人的情,却又不是光走心就好。 情关之情,乃是相互的! 你能为我舍生,我能为你忘死。 唯有两情相悦之后,才有互相付出;互相舍生忘死,彼此得到回应,心灵相通;才算是真正的爱情。 情关的基础不能单相思。 若是单相思的情关,便是斩情、绝情、无情之道,或者适合某些人,却绝非叶笑一路走来的前行大道! 本来叶笑的情关,在白公子送信后,找到君应怜的时候,就已经破去一半,从冰天极境离开的时候,叶笑就又感觉那一道情关屏障已经在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破开。 叶笑下意识的以为,仅余的残缺屏障已不足为患,只需一段时间的水磨工夫便可彻底解决,此后便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只可惜这道随时都可能坍塌的屏障始终稳得住,就是不肯彻底瓦解,直到了今时今日。 在这般生死悬于一的战场上,才终于打破了这最后一重壁垒。 在外人看来,叶笑大抵是服用了神妙灵丹,迅疗复了重创,这本就是君主阁中人的福利,作为生死堂主的叶笑本人自然更是个中好手,不足为奇! 殊不知刚才状况大好的现象,根本就是因为那一重壁垒突然告破,体内灵力层次骤然激增,形成的一种假象,只是这种假象倒是当真治好了叶笑因为南天大帝所承受的重创! 但紫气东来神功的意外进阶却也造成了叶笑一段时间的呆呆傻傻站着不动,因为在他的体内,实实在在的在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一层屏障被打破之后,叶笑体内奔流的紫气东来灵气瞬时高涨之后,旋即便如潮水一般退去,整个身体变得如同丝竹之空,几乎就是一个普通人。 刚才若是没有叶红尘的及时赶到,真正让龙御天抓住叶笑,不,都不用抓住,只要稍稍接触,甚至只是一口气吐到叶笑身上,那个时间点的叶笑就得即时化为一蓬齑粉,与天同尘! 南天大帝始终是此世极峰强者,举手投足乃至吐一口都包含相当的威能,以那一刻叶笑只得最基本的自我防护机制,紫气东来神功更是全面收敛,瞬时湮灭,情理之中! 所幸叶笑的空窗状态就只得片刻,片刻之后便又有浑厚的紫气东来灵气流溢全身! 只是这一次再度涌动的灵力,叶笑却明显感觉到了不同。 之前紫极气劲固然好似长江大河一般澎湃汹涌,但始终是一种气感,而这一次滋生的紫气,却有一种恍如形成实质的实在感觉。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奇妙体验。 若说之前是满天的云雾充斥经脉,终究是有形无质,并不实在,然而现在紫极玄气却是一条条细细的丝线!纯然紫色的丝线! 一条条紫色的丝线,涌动于叶笑的经脉,填充进叶笑的丹田…… 前后就只得一瞬之间,叶笑却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却是一种温润无声的充实感。 叶笑之前体会紫气东来神功突破的时候,总是感觉浑身好似要爆炸一般,一个驾驭不当,就要受到反制,纵使功体成功突破,仍旧会生出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需要用极致的战斗来抒,才能真正掌控全新的境界。 然而这次,却只得一片温暖的感觉,舒心的氛围。 似乎……整个人置身在温泉水的包裹之中,难以言喻、无以形容的惬意。 情关突破,竟是……情融的境界! 叶笑的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句句金色的符文,正是……紫气东来神功第五层的口诀! 大千世界,万物情融,紫气圆通,大道永恒…… 虽然只是惊鸿一派,叶笑却将内容深印心中,更似乎明白了什么。 之前的紫气东来也好,紫气君王也罢;但,纵然是君王,纵然是君主,纵然是天地之主,却并不代表,这些君王的情关就全部都能过去。 纵使是君王,也会有遗憾。 纵使是君王,也需品尝情之苦涩。 而叶笑此际,情关告破,彻彻底底的突破了情关,臻至前所未有的全新境界,亦真正达到了这红尘天外天的极峰层次。 及至叶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照见大千,竟从心底感觉到这个世界,大大不同了! 似乎一草一木,也都是那样的亲切。 所谓与天地同根,共日月一息也不过如此,不外如是。 他蓦然睁开眼睛,人,还是那个人,叶笑仍旧是叶笑,只是心境不同,还有对世界的观感,也都已经不同了。 他现在,甚至已经不知道不确定,自己的修为去到了一个什么层次。 …… 在叶笑睁开眼睛的这一刻,包括正处在暴怒氛围之中的南天大帝龙御天,所有人都同时感觉到了…… 叶笑似乎就在自己面前,但他却又好似已经不在这个世界里! 大抵就是这样的一种奇妙感觉。 人在眼前。 但,却不在你眼中,不在你神念之中、不在你的观感之中! 这等异样的感觉,岂不令人惊骇! 而在场修为最高的叶红尘与龙御天更是震撼莫名。 因为……叶笑所处的境界,分明就是他们两人目前的境界! 极峰境界! 叶笑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候,突破了!? 龙御天突然厉声大喝道:“叶笑!” 这两个字来得突兀至极,便如是晴空之下突然乍响一道暴雷! 震动苍天,震动大地,亦震动在场众人! 天地人三界尽都为之震撼,纵使修为高深如金龙白凤七朵金莲等,仍旧不免感到一阵心旌动摇。 而在场修为最高,受到影响也相对越低的叶红尘却是勃然大怒,七情上面! 因为龙御天的这一声暴吼,可是大有名堂的——阴阳啸! 虽然看似只得很单纯的一声吼,实则却是灌注了龙御天所有的精神力量,更是将这一声暴吼所形成的威能聚焦于一点,全部倾注到一个对象的身上! 哪怕你的神魂已处在另一个世界中徜徉,一旦听到这样充满了灵魂能力的神异叫声,也会立即有所感应感应。 换言之,若然你的实力、你的层次,你的修为正在突破,那么这一声阴阳啸,势必将打断你的进阶! 若是针对者修为稍弱,甚至可以造成走火入魔,万劫不复的后果! 一生一世,都不会忘记这惊天动地的厉啸! 此生此世,都将被这一声痛彻心魂的暴吼所纠缠! “你找死!” 叶红尘下意识的就要动手。 原因无他,只因为南天大帝龙御天出这一声长啸的时机,实在太无耻了! 这就是人性,亦是对自己人与外人的差别,之前叶笑都已经那样的无耻了,临阵挖墙脚收买人心不一而足,叶红尘只会称赞某人谋略运用精妙,战场上无所不用其极本就是该然,然后此际龙御天一声怒吼,欲干扰叶笑,就无耻了…… 但,下一刻…… 叶笑平淡如水的声音乍然响起:“龙御天!” 这三个字,竟是紧跟着南天大帝的一声长啸之后,不差分毫。 叶笑这两个字的余韵还没有落下去,正是南天大帝的神念在空中肆虐去到最盛的一瞬,叶笑的这三个字,蓦然震空而出。 是的,就是震空而出,不是横空而出。、 震! 将整个空间,悉数震得粉碎。 该空间的原有一切,全都都变成了尘埃齑粉;然后,将这一片空间的所有一切,全都被我的声音取代! 龙御天只感觉心头一阵难受,似乎五脏六腑同时遭到重创震撼,一时间立足不稳,连退七八步,猛地抬头,看着叶笑,大声道:“你……” 话音未落,却是“哇”的一声,又再度喷出一口紫金色鲜血! 本来单以南天大帝的修为而论,未必就落后于现在的叶笑,可是时机赶得就是那么寸,他施展阴阳啸的初衷乃是要令处在突破瞬间的叶笑心神大乱,魂不守舍,导致突破失败还只是最基础的设想,若是叶笑因此走火入魔,甚至神魂俱创,被功体反噬,就此湮灭才称了龙御天的心意,毕竟南天大帝此际可谓是深恨叶笑,无与伦比! 正因于此,他在这个节骨眼施展的阴阳啸,可谓是鼓尽了全部心力,倾尽了此生全部修为,务求一击毕功,若然他这一声能够早个数十息,没准就被他得逞了…… 只可惜,他的那一啸没能赶上叶笑突破过程的末班车,反倒是撞上了刚刚突破完成,处于心神大畅,状态最佳一瞬的叶笑,根本就没能造成任何伤害! 更有甚者,龙御天鼓尽全力施展阴阳啸,自身实力、修为、防护灵力所有一切尽都滑落到最低点,在其啸声回响至最高点的瞬间,实则也是其本身状态最虚弱的一瞬,叶笑正好在此刻动反扑,登时被叶笑凝聚到了极点的一声暴喝,心神受创,元魂有损! 叶笑的这一声暴喝,竟将龙御天的神魂,彻底截断! 不过数十息的差异,便令到局势天差地别,一切尽归于一个字,运! 运气这玩意,很显然是叶笑有,而南天大帝龙御天,无! 大口喷血的南天大帝勉力稳住脚步,努力调息,意欲平复混乱的内息,压抑神魂重创,可是 他之前接连受创,先后承受叶红尘七击一剑,硬碰叶笑紫极名剑之招三剑联袂,金龙阻截,还有玄冰君应怜两女合力夹击,累积起来的伤势何等沉重,此际藉由叶笑的一声暴喝,全盘引爆了出来,竟是再也无能压抑! 压抑伤势失败,被体内紊乱灵气反噬的龙御天脸色灰败至极,竟又再连退十数步,兀自踉踉跄跄,难以稳住身形,旋即,又猛地喷出来两口鲜血! 这两口血,却又不是如前一般的紫金色,而是纯然的黑色! 喷出两口鲜血之后的龙御天一张脸已然变得惨白如纸。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刚才还可以轻而易举重伤的叶笑,自己不过是受了气一声断喝,就算种种巧合凑合在一切,也不该令到自己受伤至此啊! 这一声断喝,怎地竟有如此的威能!? 叶红尘亦是满眼震惊地望着叶笑,同样生出几许茫然失措的感觉。 明明刚才叶笑还需要自己保护。 怎地……重伤之后,反而生了好似脱胎换骨的惊人变化? 这……这种事情,纵使是纵观整个红尘天外天亿万年以降都没有生过…… 叶红尘讶然看去,龙御天亦是心神震动,同步抬头看去。 只见前方,叶笑昂然抬头。 两道目光,便如是两道寒森森的长剑,刺目而来。 叶大先生与龙御天同时生出有一种感觉:随着叶笑这一次抬头,似乎是……是一种莫名的气势,仍在节节攀升之中…… ……………… &1t;下大雪了……二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