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8章 三剑之约 - 天域苍穹

第1988章 三剑之约

白衣公子声音平缓,语气亦无任何的剑拔弩张,便是约战之说该有的惨烈气氛也丝毫不见。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唯有温润如水,平和如玉。 然而这一句平淡的声音,却遍及整个战场,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都有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这一句话:吕布衣,可敢现身出来与我叶笑一战? 南天大营中军大帐中的吕布衣顿时坐蜡! 身为一方天地兵方第一人,对方约战,断无不战的道理。 若是真的约而不会,避而不战,那么南天大军本就低迷的气势势必更加的一泻千里! 但此番若是当真出战,却又是毫无把握的。、 任何人都忍不住联想:作为一方魁的叶笑若是没有必胜的把握,等闲怎么会出来约战? 在千万大军面前,堂而皇之约战! 更别说还有临阵一对一狙杀老牌子强者典长空的战绩在前,吕布衣此战难以讨好! 叶笑静立在原地悄然等候,脸色无惊无喜,尽是平和淡然。 似乎……无论吕布衣出来也好,不出来也罢,并没有当真放在他的心上。 片刻之后,吕布衣没有现身赴约。 “呵呵……”叶笑微微的摇摇头,淡淡的笑了笑。 负手转身,便如乘风而起,欲要离开这里。 他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说。 然而下面君主阁一方的人却突然间爆出震天欢呼,宛如打了一场大大的胜仗也似! 而南天大军方面的并将,基本每个人都是满脸的沮丧。 吕布衣,堂堂南天总帅,竟然不敢一战?! 叶笑原本屹立九天之上的身子缓缓落下,脸色仍如之前一般的平静,而就在其即将落在地上的一瞬间,突然间半空中一声霹雳爆喝轰鸣:“叶笑!” 叶笑正自缓缓下沉、即将落地的身形骤然一顿,随着“呼”的一下子,蓦然重回高空。 在众人视野中,兀自还存留着他缓缓下沉的身影,是那么的真实。 然而天空之上,凝实的身形却早已经如山屹立。 在他对面的吕布衣神情凝重,目光更显复杂。 “叶君主,要战便战;何必耍弄这般心计,凭的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叶笑洒然一笑:“吕帅这句话可是让我诧异万分了……战场之上,为求胜算,无所不用其极乃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怎地如我这般正面约战吕帅,却成了耍弄心机?这话隔谁也要莫名其妙、不以为然把!再说得难听点,我就算是在身边埋伏了十万高手,设局狙杀吕帅,也不过是战略战术的运用,也说不上有多过分吧……怎地我所求的公平一战,对于吕帅来说,反而是这么难么?” 叶笑所说的这番话,清楚的传到了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所有人尽都大感有理。 不错,这里可是战场,兵凶战危、随时生死一之地,叶笑当面邀战,当真已经是太过正大光明,吕布衣的论调反而有信口雌黄、没理搅三分之嫌。 叶笑的嘴炮功力得益于左无忌的调教,素来少有人及,吕布衣在其面前耍弄嘴皮子不过自取其辱,作法自毙! 恼羞成怒的吕大帅冲冲大怒道:“叶笑,来战!” 叶笑微微一笑:“正是要与吕帅一战,若不是为求一战,我来此作甚?” 吕布衣再不废话,大喝一声,长剑出手,触目所及,尽是一片碧光闪闪,声势登时大涨。 叶笑那边却是一片闲适,慢条斯理的亮出佩剑,却并未出手应对,低头看着剑身之余,淡淡道:“吕布衣,本座有击杀典长空的战绩在前,若是跟你正面火并,算是欺负你。这样,只要你能接本座三剑,君主阁上下从此退出天下纷争!” 这句话一出,让在场所有人心中都是为之一震! 三剑!? 这是在开玩笑,还是在说大话,又或者是痴人说梦?! 就算你叶笑曾经成功击杀了同为老牌子强者的典长空,也不能这么的大言不惭吧! 不少有心人就当日之战做过详细调查,典长空陨落在叶笑之手这是事实,但其中过程波折颇多,先不说当日之战环境特异,叶笑非但有不世神兵为辅,更有玄冰君应怜两女帮手,就只说典长空若非心急救援本军,心志不稳,以他当时远胜叶笑的修为,战果绝不该是当日那般! 一切一切的不利因素尽都加注在典长空身上,败得固然该然,但叶笑胜得却是更为侥幸! 而吕布衣是什么人,吕布衣除了本身修为已臻至永恒境之外,成名更早在十数万年之前,一身实力岂是易与,相信就算是一代天帝,也难有把握三剑击败吕布衣吧? 吕布衣暴怒更甚,怒声喝道:“叶笑,你竟敢如此小看老夫!老夫今日定要将你斩于剑下!” 吕布衣口中这么说得慷慨激昂,心底却是一片慎重。 根据他对叶笑生平掌故的了解,尤其是当日叶笑对战典长空之时的修为与当前的对比,叶笑既然敢当众说出来这句话,那就一定有把握在三剑之内击败自己! 叶笑自身修为进境之,早已出天外天修者的认知范畴,之前挫败典长空距今一共也没几天,但叶笑的修为赫然比那时又增进了许多,所以,这三剑之约,极有可能就是自己毕生之中最艰难的一场战役! 甚至于,甚至自己将极大的几率当场陨落在此! 有此觉悟的吕布衣心下岂能当真不惊不怖?! 对面的叶笑面上始终维持着淡淡的微笑,目注剑身,并不理会吕布衣的滔天暴怒,低沉的说道:“第一剑!” 不知道为何,底下的千万大军围观,该当有何等的喧嚣,然而随着叶笑的这三个字出口,突然间一下子变得寂静下来、竟如落针可闻! 连那些身受重伤的,此际竟也忘记了呻吟,一门心思地望着天空之上的对战,静静的等待着,那势必惊天动地的绝世三剑! “紫气东来我为王!” 叶笑一声长啸,身子全无证照地扶摇而起,在这一刻,无尽空间里的灵气,便如一片汪洋大海被瞬间抽干,聚海量灵气于一击! 君主剑,亦在这弹指一瞬间,将漫天风云尽数收拢,化作了一尊连接天地的巨大皇冠! 在这一刻,方圆数千里地界范畴之内的人,竟同时生出一种类似窒息的感觉。 再也感觉不到自己身边有任何灵气存在。 对于修者而言,灵气的存在甚至更甚空气,没了空气一时三刻还死不了,可是没了灵气,便是自身性命失去了保证,正因为于此,举凡修者都对身处环境的灵气波动、多寡程度分外的敏感! 而随着叶笑的出剑,竟是将周遭地界灵气一股脑的全部攫取,掠夺,这是何等威势,何等的霸道! 叶笑君主剑剑尖顶在那凝气皇冠之上,口中轻喝一声:“去!” 凝气皇冠忽忽悠悠地飞了出去。 向着吕布衣款款而来,去势度并不很快! 但任何人都看得出来,这一剑,吕布衣就算是有天大本事,也躲不过、避不开! 因为这尊凝气皇冠,委实是已经太大了,大到了难以想象! 不管吕布衣的移动度多快,总是难以脱出这尊皇冠的笼罩范畴! 下一刻。 轰! 一声无声的轰鸣,在每个人心中响起。 每个人都感觉自己的心在剧烈的颤动。 眼前一阵光芒璀璨,似乎整个宇宙,所有星辰,在这一刻,尽数在自己面前泯灭! 凝气皇冠爆炸! 无数的剑气,夹杂着此方天地的能量,裹挟着君临天下的气势,澎湃而来! 每一道剑气,都是清清楚楚的君主剑形象! 宛如无限复制,君主剑海! 面对如斯猛招将临,吕布衣的脸色反而松了,一剑猛然挑了出去。 这一招的来势虽然看起来吓人,却明显大而无当,失之其,只此一点,自己就能应付得绰绰有余。 最不济最不济,确实难以应付其来势,也能在接触瞬间消其来势,借力后退,全身而退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当! 源自叶笑的第一道剑气与吕布衣长剑接实。 吕布衣自信满满的面容瞬时冻结,一楞之余,浑身冰凉! 原因简单得很,与之相伴了一生的宝剑,在彼此攻势接触的第一时间,“啪”的一声清脆,赫然出现了一个豆粒那么大小的缺口!、 长剑蓦然出一声悲鸣,却是已经具备灵智的兵器,因为剑体受损而出的凄厉惨嚎。 与此同时,吕布衣亡魂皆冒,一颗心猛地沉了下去! 对方的剑气,赫然是足以至坚至锐的锐金剑气! “叶笑!” 吕布衣大叫一声,翻身急退:“你阴我!” 对方一派光明正大,大大方方口口声声说三剑挫敌,作为当事人的吕布衣哪里能想到对方居然会在剑气上做文章,藏有这样的埋伏! 不明真相的数亿名观战高手闻言之下,却是一片大哗! 毕竟在他们看来,叶笑说让你接三剑,哪里有任何的猫腻,分明就是很单纯的剑气凝形攻势,是你第一剑还没有接完就逃跑不说,却还要反过来说对方阴你? 哪儿阴你了? 我们咋看不出来? 这状况岂非荒诞至极,当我们都是瞎的吗?! 高空对决之地,情势已然丕变,纵然吕布衣反应迅,退得更快,却始终是失却先机,叶笑的皇冠剑气之招,已然临身! 吕布衣接剑之初判断有误,自以为颇有回旋余地,打有把握全身而退,殊不知一着落错,满盘尽输,及至接剑之刻,他才察觉叶笑剑气有异,就算醒悟其中不妙,双方的距离已经太近太近了,更无法从锐金剑气上借到丝毫的力道,面对叶笑随之而来的紫极名剑之招,根本没可能凭借仓促动作的身法拉开距离的? 数百万道剑气,桀纣而至,绵绵不绝,目标锁定吕布衣。 吕布衣一边勉力飞退,一边竭力挥剑,原本空着的左手,也多出来一把剑,竭尽全力格挡密密麻麻的滔天剑气。 然而叶笑以锐金剑气催运的紫极名剑之招,除了包含有紫极名剑的神妙招法,更多出了无坚不摧的特性,在双方持续对拼的过程中,这一特性可谓彰显无遗,淋漓尽致! 吕布衣双剑联防的状态不过持续片刻,他的手中剑便已断裂,双剑缺一,原本绵密的防线登时破绽大露,身子一颤之下,肩膀上早已多出了一道血痕。 吕布衣自然不会甘心坐以待毙,持续不断地取出来宝剑,不断重组防线,期许对方攻势终止的一刻,然而叶笑所释出的无方剑气竟是无穷无尽,无休无止。 “第七千三百五十六道剑气!” 抵挡到现在,吕布衣前前后后已经损失了七百多口长剑! 这位号称天外天第一剑器收藏名家的收藏界大拿,此际却也拿不出任何一件可以抵御攻击的兵器了。 可是,叶笑的绵密剑气却仍旧6续有来,一派赶尽杀绝的款! 吕布衣一声暴喝之下,整个人急旋转了起来,强横的龙卷风刹那间形成! 不得不说吕布衣这下应变仍旧极有章法,如此应变非但形成风墙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防护,更能令吕布衣有进一步应对的余暇,只要吕布衣有足够灵力维持这道风墙,便可以持续消解无边剑气! 只可惜接下来的变化仍旧出乎吕布衣的预料,吕布衣豁尽修为构建的龙卷风风墙,原本该拥有防御消解无边剑气的风墙,竟没有挥出半点效能,无方剑气似是全然不受影响一般,宛如百川汇海的琪琪进入了龙卷风风墙之内。 下一刻,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就此乍响! 就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不可思议不敢置信的观看之下,空中,原本被浑厚风墙阻隔了的吕布衣身影再度显现。 然而,百万人却是齐齐鸦雀无声,呆若木鸡。 因为空中的吕布衣,此刻的吕布衣,整个人更像是一只磨烂了的破麻袋,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全都在飙射鲜血。 从头顶,一直到脚心,全身上下,遍体鳞伤,不下数百道伤口尽都在迸流鲜血,鲜血如同一道道血色泉水一般,漫天洒落。 但吕布衣竟没有倒下。 还在站着! 虽然他已经遍体鳞伤,甚至已经无力再战,无以为继。 但他却仍旧稳稳地站在空中,一双眼睛,狠狠地盯着叶笑。 叶笑三剑赌约在前,这第一剑,吕布衣可以说接下来了,但也可以说是没有接下来。 ………… &1t;依然两更合一;这次就不撒狗粮了,可是我还没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