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7章 南天军心乱 - 天域苍穹

第1987章 南天军心乱

你们的高手数量比对方多,这个确实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人家的高端战力也不在少数啊,尤其人家还有龙御天这尊大神以及许多老牌子强者压阵,你贸然采用斩战术,真的可以占到便宜吗?! ……这个决定实在是太冒失了!! 叶红尘自然不能坐视叶笑身陷绝地,纵然百般无奈,却也只好将自己手中的力量也尽数撒了出去。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殊不知,叶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前日一会之后,叶笑知道了自己于叶红尘而言意义莫大,更是真正延续叶家的希望所在,绝不能出事,此刻选择正面接战,就是做了将叶红尘一方也全面扯入战局的盘算! 随着大量高阶修者的出手,周遭环境被破坏殆尽,先是战场范围内的无数高山峻岭土丘轰然破碎,大地骤现无数龟裂,渐次漫延,随即,却又见无数山体破土而出,拔地而起,满目疮痍的大地被漫天尘沙所覆,那边地面上豁然出现一个大洞,下一刻就被填平…… 所谓沧海桑田,不外如是。 极端大战就此开启,这一战,与之前打完一仗就默契收兵修整的模式回然,直接是连绵不断,不死不休的款,游目四顾之下,四面八方尽是鲜血横飞,端的如火如荼,血腥盈天…… 一支万人队,前一刻还在纵横披靡,转眼间便告全军覆灭,而另外的更多战力,持续涌进战场;十万人之间的对战方兴未艾,而百万人战事已经拉开序幕,前者被后者裹在内中,彻底淹没;前一批死者尸体还没来得及挪走,便已经被另一批死者尸身覆盖,所谓尸山血海,竟已不足以形容当前战况之惨烈…… 一开始的时候,对于身边的袍泽死去,大伙还都有些接受不了,但到了后来,每个人都已经司空见惯,习以为常。 身在战场,杀人与被杀,竟是如此的寻常。 然而越是如此,君主阁一方所独有的强悍恢复能力,那些起死回生、还魂续命得救命丹药,就愈显得弥足珍贵,珍贵得让人眼红,各种羡慕嫉妒恨。 试想一下……刚才明明亲手将敌人斩杀至致死重创,伤筋动骨,开膛破腹,摆明就是那种再也活不成的伤势,然后不久之后却又看到这个人生龙活虎的杀过来…… 这样的视觉冲击,这样的残酷现实,如何不让当事人崩溃! 偏偏这样的事例出现了不止一次两次,而是百次千次乃至太多太多次,只要你不死,你也许能看到更多更多次! 纵使心志如何坚毅之人,本心也不禁要为之动摇,更会禁不住如是想:我若也是君主阁中人?岂不也能……岂不是也能如这般的多了无数条生命? 在这等兵凶战危之刻,莫说是这么沉重的伤,就算只是伤势稍重,在这边就会被即时放弃的,反观比方,却能够在一夜之后完全恢复,这是何等悬殊的差异?! 当大家都没有生命保障的时候,大家都不会多想:人只有一条命,拼命谁怕谁?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一个! 但当你现,你用自己的一条命,去拼别人无数条性命的时候…… 那份憋屈就甭提了! 大家分明修为都差不多,我拼尽全力,营造出两败俱伤的局面,我重伤,你必死,这生意无疑划算!但是明天……明明该必死的你恢复了状态,又再杀来,二我还是处在重伤状态之中没有任何缓解,这那里是划算的生意,简直赔本赔到姥姥家去了…… “这实在太不公平了!” 无数南天方面的高手都是憋屈万状地喊出这样一声,实实是众人的心声。 “这世上哪来来真正的公平,公平是没法给你的,不过想要多几条性命真心不难,只要到我们这边来,性命自然多多,就是这么简单!” “君主阁现在大肆招兵买马,过来吧,过来就不需要在烦恼重伤!” “君主大人欲要一统天下,需要人才,从龙之路就在眼前,你还在犹豫什么?!” “你爱过来就过来,不过来就继续战斗呗,更加的简单……” “我看你是个人才才这样跟你说,你若是不知好歹,便是自招死神。” “反正命是你的,只有一条;老子……老子是死神找不到的人,不服气来战啊!” “你继续拼命拼好了,死神在向你招手,反正老子能长久的战斗下去,活下去!” “这就是区别,现在切身体验到谁怕谁了吧?哈哈哈……” 君主阁早就制定以伤换命、保命全生,往复续战的战略,必死不死的不可模仿战术,在战场上渐次挥出难以想象的巨大作用。 随着时间推移,人心思变,斗志不稳…… 南天军营之中,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一点点的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 “都干嘛呢?还不准备准备,马上就要开战了,怎地一个个坐着干嘛?坐着等死呀?!”一个个将军出来喝骂。 看着一个个的死样活气的,无精打采,将军们火冒三丈。 本来将军们的喝骂不算如何过火,那个当兵的没有被上司叱骂过,实实的等闲事。 然而此际,随着这一问,却是问出来了大毛病—— “开战?还开什么战……直接等死得了;人家脑袋砍下一半都还能活,咱们这边碰一下就死了……人家活十七八遍……还打?打个毛!”有人翻白眼。 “就是,管你怎么打怎么杀,人家有药!吃一颗,直接原地满血复活!他么的,这怎么打!”有人气愤愤的应和道。 “其实大家谁不清楚,就那种回复圣药放妥妥的无价之宝、丹药逸品,平日里千年难求一颗,可是这会,人家君主阁那边就是跟不要钱似的,一片片洒出来,人手那几颗……我们这边哪有这待遇……”有人感叹。 “你说的都是废话,明知道是千年难求的神药,就算真有,真能轮得到你?”有人撇嘴。 “道理谁不明白……可是现实就是那么的狗血,前几天被我砍倒的几个家伙,一个个的每人修为都在我之下……我他么亲眼看得真真的……一刀劈的血人儿似的,被抬下去……然后,麻痹第二天又来了……” “这事早就不新鲜了,我之前也遇到过……平日里我总说自家记性好,那一刻真希望自己的记性没那么好,一看之下好悬没厥过去,我日你,这丫不是被我杀了两遍了么?怎么又冲上来了……” “两遍算个毛……自从开战到现在,那边有个家伙都被我杀了七八次了,每次见到我就跟我玩命,开始我修为远胜,顺手给他一下子就能弄得他五劳七伤,可是在之后的每一次遭遇,其修为都有不俗的增长,前日一次,我虽然侥幸获胜,可是下次再会的时候,我真的不确定还能不能回得来了……” “哎,说一千道一万,人家君主阁的叶君主就是将手下兄弟们当自己人……不对,是当做自己的亲兄弟看待!我们这边……丫的,我们这些人就是炮灰……” “炮灰就炮灰,了不起一死呗。这有啥?” “麻痹的……老子家里也有老有小!也有一身修为在身,凭啥就得等死?凭啥是炮灰?” “你不等死,你不想死,光说说有用吗?你得有办法才算数啊……” “……哼!” 这种言论,在南天军队之中甚嚣尘上,充斥满地,军官们也无可奈何,甚至不敢弹压,这个当口弹压,只会激起进一步的兵变…… 其实大多数底层军官,也都秉持着类似的言论:“妈的当官的受了伤就有灵丹妙药回复,老子受了伤就给一包刀创药,打要饭花子呢……” “老子这等人才要是到了那边,起码也是高层干部……何至于受这等窝囊气,草!” “将军您也别说我们,问题就在于两边待遇相差实在太大了……人家那边兴高采烈的玩命搏前程,本来在战场上这不算什么大事,但现在的问题是人家的命玩不死啊……可是我们这边玩一次命,可就真玩完了……” “人家才是货真价实的玩命搏前程,咱们这边玩命搏的是什么?屁都不是!” “兄弟们怨气滔天,这仗还怎么打?” 抱怨着抱怨着,这边的还没抱怨完呢,君主阁的攻击又来了。 于是又是一场大战…… 大战之后,类似抱怨再度升级。 “看到没看到没?上次被我差点腰斩那个小子……今天又跟我对上了……他么的神完气足,龙精虎猛!我真真是操了,要不是老子够运气,险险被他腰斩一把……” “你操了?我才草了呢!丫的,前天大战的时候那家伙还不是我对手呢,被我打得大口大口的吐血,差点没吐死丫的,可是今天冲上来,才一刀就把我逼退三步,人家的丹药不仅仅能疗伤,救命,还能提升修为!你看看我这里被打的……这里被砍的……他么的也给我来一颗伤药回复回复啊……” “憋屈死!” “咋不真把你憋屈死呢,胡老三嗷嗷叫着冲,结果被他的那个老对手直接将脑袋砍了……我亲眼看真真的。他那个对手,在之前的多次战斗中,被胡老三打倒弄残了七八回了,但人家一次又一次的回来再战;今天胡老三就被人打败了一回,命就没了,可不就跟他自己说的,再会之时,真的不确定是不是还能再回来……” “不光是胡老三,还有韩老五的尸体全都被踩成了肉泥……我这心头跟数九寒冬似得,拔凉拔凉的……” “人家那边也死人,但是人家那边死了人,接着就撤回去!明天就又能冲上来……除非当场就被分了尸的……否则绝对没事!” “哎……我他么也被老对手砍掉了一根胳膊,砍掉了人家还惋惜呢,说,哥们,你这条胳膊可能接不回去了;现在你是残疾……就算投过来,战力也没以前高,待遇也会不一样了……丫的……老子残疾了……愈的不值钱了……” 连日接战下来,南天方面的士气愈低迷。 反观君主阁方面的人手只要上了战场,那一个个却如同参加饕餮盛宴一样,两眼放光,兴高采烈。 对他们而言,只要看到敌人眼中**裸的对自己毫不掩饰的羡慕嫉妒恨,那就是爽得不要不要得! 再具体一点形容,打的就跟是大冬天钻了热被窝,大夏天浇了一瓢冰凉的水一样! 反正就是要多爽就有多爽! 基于这种“扭曲”的心态,基本每个人上了战场,都是刻意去踅摸自己的老对手,熟面孔;刻意去看对方脸上的种种羡慕嫉妒恨…… 因为新对手……对方不认识自己,哪能彰显自己的优越感呢?! 君主阁高层自然是不提倡这么做,但大家就是自地这么做了……这股攀比邪风不禁愈演愈烈,打到了后来,君主阁方面的某些人一冲过来,对方的某些人就憋屈得想要撤退了。 这仗没法打了,就算只是跟某些人打照面,就能把自己生气得气死。 一边越来越憋气,那边越打越兴奋,士气此消彼长之下,南天大军的军心从根本上的开始动摇,且愈演愈烈,一不可收拾。 这一天,在正面战场上,百万大军交战之中,一声突如其来的长啸声震撼长空! 众人一惊之下,纷纷抬头循声看去。 只见在半空中,有一道逸白影宛如从无到有地悄然浮现。 来人一袭白衣,俊雅潇洒,虽然是在战场之上,但仍是轻袍缓带,便如是游山玩水的富家公子一般,丰神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一刻,不论敌我都是被这当空而出的白衣人风采震了一下。 这天下间,竟然有如此好似谪仙一般的人物?! 那白衣少年在空中却如脚踩着实地一般,悠然漫步,负手而立,唇边含着隐隐的微笑,淡淡道:“吕布衣,可敢现身出来与我叶笑一战!” ………… &1t;依然两更合一。陪媳妇在外地买东西,情人节还未过完,荷包已空……私房钱已经见底……>

下一篇   第1988章 三剑之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