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9章 你想要什么 - 天域苍穹

第1979章 你想要什么

人影一闪,白沉沉着脸,“呼”的一下子出现在大殿之中。天籁『小说Ww W.』⒉3TXT.COM 触目所及婉儿和秀儿凄怨欲死的委顿模样,白沉的脸色更显阴沉。 现在的白沉很狼狈,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头披散,身上遍体鳞伤,鲜血淋漓,走起路来也是一瘸一拐,那一袭白色衣袍几乎成了碎片,显然刚才一战,打得艰辛异常…… “你父皇呢?”梦怀卿心中一抖。 沉儿回来了,东天大帝却没有回来。 若然胜者状况尚且如此,败者岂不更加堪舆! 难道白沉竟然当真…… “父皇……咳咳……父皇已然回去休息了。”白沉咳嗽一声,脸上有些尴尬:“这个……” “哦,明白了。” 梦怀卿瞬间就明白了一切,既然是双强大战,儿子现在狼狈如斯,想必自己的丈夫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代天帝怎么会那么狼狈的出现在众人之前?肯定是回去疗伤去了。 只要人没事就好,受点伤又算得了什么?! “谁输谁赢?”梦怀卿问道。 白沉迟疑了一下,旋即才道:“平手。” “哦……”梦怀卿愈地放下心来。 虽然对自己的丈夫心有怨气,但……毕竟是十几万年的恩爱夫妻,岂能当真不关心? 父子争锋,平手无疑是最好的结果,此役之后,东天便正式拥有了两位天帝级别的级强者,没有什么比这个现状更美好了! “母后您刚才对这两个丫头说了什么?”白沉定了定神,将秀儿和婉儿揽在怀里,感觉到两女娇躯仍旧在止不住的颤抖,不由得心中一股火气升腾。 “该说的,都说了。”梦怀卿淡淡道:“不该说的,也都说了。沉儿,你长大了,你的终身大事,我们允许你自己可以做主。但是……有些忌讳,还是早一些让她们知道为好。” 白沉暴怒的脸色缓缓平复了下来,良久之后,沉声道:“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了……” 梦怀卿叹了口气。 “关于此事我会想办法的,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我也没办法。”白沉低低的,却是坚决的说道。 他揽着婉儿秀儿的手紧了紧,那股沛然雄浑的力量,令到茫然的两女感觉到了久违的安全感。 “一定会有办法的。” 白沉眼中闪着光。 “永恒境不行,就至尊!至尊不行,那就至尊之上。此世中人不成,就寻此世之上的更强者!”白沉沉着脸:“我有无尽的寿命,这件事情,我会妥善解决!一定的!” “公子……”婉儿和秀儿死死地抱住白沉的身子,突然放声大哭。 厚实的胸膛令两女回过神来,但回过神来便等同要面对残酷的现实,依偎在爱人怀中,两女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愁苦辛酸,尽付无尽悲声! 一股神念,却从大殿彼端遥遥飘来。 “白沉婚事,自行做主。大婚之日,本帝主婚!” 却是东方天帝白玉天的声音。 天帝陛下终于答应了。 婉儿和秀儿在今日之前,梦寐以求的就是这件事。 然而今天这个愿望终于达成的一刻,两女心中竟连没有半点喜悦之意都欠奉。 甚至是更加难过,更加的心如死灰,更加的全无指望了…… 白沉低声道:“想想当年我们刚刚认识的那会……对于这一天,父皇母后亲口答应我们的婚事,是不是连想也不敢想?但今时今日,这个想也不敢想的事情,我们已经做到了。” “未来的事情,任谁也难以预料,难以说准,就算在现在看来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也不要紧,只要我和你们一步步往下走,总有一天,我们终究会做到的!” 白沉柔声道:“你们难道还不相信我?!” “我们相信公子……此世唯一笃信公子!”婉儿和秀儿只感觉惊慌不定的心慢慢地平复下来,一颗芳心又再度找到了依靠的感觉。 就像是在茫茫大海之中,突然抓住了一块浮木。 虽然明知此处距离岸边还有很遥远很遥远,遥远到了几乎没有希望…… 但现在……至少不会再沉下去了…… 只要不是灭顶之灾,那就非是全无希望! “白沉!” 天帝的神念从里面再度扩散出来:“一个时辰之后,进来找我!” 天帝陛下的神念显得很疲倦,却又萦绕着很轻松的氛围,似乎是看破了什么,也看透了什么,释怀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总而言之就是很复杂的感觉。 但神念却仍旧坚定地传出来。 “我们父子,应该好好的谈一谈。本帝相信,你今日前来,并不单纯是为了你的终身大事,你要的,其实还是……与朕一谈。” “是的父皇。”白沉尊敬的说道:“一个时辰之后,我希望父皇母后都在场。咱们一家人好好的说说话。” “好!” 天帝神念回荡了一下,就此归于寂肃。 …… 书房中。 “说吧,你想要做什么?”东天大帝看着自己的儿子,目光极尽复杂之能事,其中有欣慰,有激动,还有些看不透的迷惑。 这种表情,在东天大帝眼中,可说是一生之中也是极少出现的。 但现在却是这样的清楚。 就东天大帝而言,自己的这个儿子,自己一直都知道其很优秀,但却不知道竟然优秀到了这个地步。 在全然不知不觉之中,非但已经走在了所有兄弟的前面,甚至在修为方面已经可以与自己分庭抗礼,平分秋色! 这个现实不禁让东天大帝生出一种自己是否已经老了,已经跟不上当前形势的微妙感觉。 书房**得五个人相对。 白玉天,梦怀卿,白沉,婉儿,秀儿。 这个阵容,乃是货真价实、名副其实的一家人开会。 只是此际这一家人的脸色,却集体都沉重得很。 “我想要什么?” 听闻到父亲的问题,白沉俊朗的脸上,也现出一抹沉思的神情。 “以你现在的本事,莫说你的几个哥哥弟弟不会放在你的眼中,只怕整个东天,都未必在你眼内了吧?!” 东天大帝淡淡道:“同时掌控翻云覆雨楼的你,真的有必要在此时此刻跳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