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3章 真是醉了 - 天域苍穹

第1953章 真是醉了

“换作任何人,都有很大机会答应梦无真的条件,但,偏偏叶笑不可能。天籁 小 说Ww『W.⒉3TXT.COM” “所以在那个时候,就叶笑本心而言,未必想现在就杀掉梦无真,可是就连叶笑自己,也别无选择了!” “劳师动众数万里奔袭,难道最终抓住了罪魁祸却不敢杀?那叶笑自己就成了千古笑话!所以,梦无真把自己逼入了绝路,也把叶笑逼得无路可走了……” “梦无真的陨落,造成了君主阁与大西天的极端对立,而位于纷乱城中的生死堂树堡,原本的绝对中立地位荡然无存,更因为地理位置陷入大西天的报复范畴之中。这个事实已经无可逆改,而为了自保,叶笑多半会率先出击,采用各种手段,换了我也一样。” “但,现在的红尘天外天已经被我们搞成了现在这个状况,混乱空前。叶笑一旦参与进来,就意味着,无论叶笑的初衷如何,当前目标都将就会和我一样!” “其实……若不是为了至高之位,叶笑又怎么会拒绝梦无真开出的条件?” “这本身已经是一个悖论!” “开战的目标,既然锁定为得到天下!不管叶笑现在的实力多么微不足道,但自从他杀掉梦无真的这一刻开始,他这只脚,就已经迈入了天下争霸大战的战局之中!” “既然参与了,目标就一定是要胜利。” “所以在这个时候,君主阁再不是以前的君主阁。他们势必要从这战局之中得到极大的好处,唯有如此,才继续参与战局的能力,才有一争之力。” “而我也一样。我也要先从这战局之中得到相当的好处,才有一争之力。” “这个获取益处的时间,我原本打算将之定在一年之后;在我的既定计划之中,一年之后,不但无疆海,连带五方天地都将被打得不成样子,连七朵金莲这个级数的强者,都将陨落许多。” “甚至于……或者到了那个时候,五方天地之中已经灭绝了一家势力才是。五位天帝本身都早已经亲自出手不知道多少次,将自身战力全部暴露出来……” “唯有到了那个时候,才是真正占便宜的时候,也是我们登场入局的最佳时刻,那个时候,任何一方都会在忌惮我们之余,极力的避免与我们为敌,作为实力不弱足以影响胜负关键的双方次要敌人,我们作为双方的次要敌人,无疑将握有最大便宜,联系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从来都是亘古不变的战争至理!” 白沉沉着脸咬咬牙:“本来大好局面已经唾手可得,但就是因为梦无真的死,这个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变数,除了令到叶笑再不能置身事外,只能疾步向前,一条路走到黑、不成功就成仁,还令到我们的设局出现纰漏,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叶笑可以去拼命,可我们却只能勉力补缺。” “光是补缺的话,倒也没什么,但叶笑在我们设局完成之前入战,才是我最大的忧心所在,叶笑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他的气运之高,犹在我上,原本就已经成了气候的他,提早入战,攫取利益,我势必不能坐视,换言之,他动了,我就必须要动,否则,便会落入难以想象的恶劣状况之中。” “然而这样一来,现在就参与进去的我们,将比我们预定的时间提前了一年!” “所以,不但叶笑会手忙脚乱,连我也因此措手不及。” “该死的梦无真,此际成了最大的变数,他的一个死,将这天下从六国交战,变成了八方争雄,局势将空前混乱!” 白沉苦笑一声:“果然不愧是我的表兄……连死,都能死得惊天动地,意义深远!” 白沉说到最后,终于还是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忍不住狠狠地吐了口唾沫,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他妈的!” 婉儿秀儿目瞪口呆,在她们有记忆以来,却是从来没有见到白公子失态至此,太意外了。 “准备吧。”白沉寒着脸:“三天内要解开自身的所有封印;冲破全部固封。我们……必须要将自己的实力,晋升到……能够晋升到的最高极限!” “接下来,再没有悠哉闲暇,唯有硬战6续到来!” 白沉一字一字说道,眼中闪过一丝恼怒。 白沉最不喜欢的,就是正面硬战! 他奉行的战略,从来都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躲在幕后翻云覆雨,坐看整个天下因为自己而风云动荡,才是最美。 不动声色之中问鼎天下至高,更是白沉平生所愿。 这亦是翻云覆雨楼从不正式表态,无论是与叶家军、归真阁、兄弟会等势力争锋的时候,始终处于次要敌人位置,在主要敌人犹存的前提下,自然没有更多心力去应对次要敌人,其他人互相消耗,最终翻云覆雨楼得益,当前的状况也是一样,翻云覆雨楼策动天下战局,叶家军与五方天帝眼中只会有彼此,何尝会将区区一个翻云覆雨楼放在眼中,翻云覆雨楼便可借助这份无视,逐步壮大,壮大到足以凌驾于这六方势力之上的高度,这便是白公子既定一年时间的远景规划! 但,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平生第一次明马明刀的硬抗上去,居然是因为一个傻逼到了极点的梦无真! 梦无真的陨落,导致叶笑的入战,而叶笑势必不会放任自己仍在局外游历,自己也必须打破既定计划,入战,真刀真枪的入战! 因为别人的蠢,撬动了天下平衡;而让自己不得不参与进去。这种感觉,对于白沉来说,简直是糟糕至极的无限挫败! …… 从铜山下来的叶笑,同样是一脸的阴沉。 手中的传讯玉,一块一块的接连捏碎。 君主阁之中,赤火,花王等人的咆哮也随之惊天响起。 莫非云此刻跟在叶笑身边,素来沉稳的神色间罕有的隐忧显现,叶笑在想什么,他自然是知道的。但事情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不仅仅是莫非云无语,想要连叶笑自己,也要无语问天。 这概算是天灾还是**,能单纯算是**吗!? 谁能想得到,一位位高权重的太子爷,竟然能蠢到这等地步? 竟全然没有预算到对方对动杀的可能性,就在那里等着被杀…… 还要自以为聪明绝顶把握满满。 这个结果真真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