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2章 相见 - 天域苍穹

第1892章 相见

一念及此,本就生出希望的叶笑愈激动了。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极目看去,在不远方却有剑气腾空,显然是有人在试剑,随着那人挥洒的纵横剑气,无数道冰寒彻骨的威能,也随之肆意扩散,无尽弥漫。 前一道剑气“呼”的一下子冲将出去,远方数百丈之外的一道冰条上面的雪花,因之轻柔飘起,明明是犀利迅猛的剑气,却能令雪花飘舞而不损,岂不令人啧啧称奇?! 跟着又一道剑气,又有一朵雪花飘起。 每一道剑气,都会有一朵雪花随之飘起,在在明证,早已证明,剑气飞雪,非属个案! 这等精准的控制力,纵使是叶笑看上去也要拍案叫绝,自愧不如。 按说叶笑本身也是精微控制的行家,当日他传授给宁碧落的一剑平仇剑法,本身走得就是至为精确的路子,乃至修成细致入微的入微之道,对于能查丝毫之末更是精擅独到,但此际亲眼目睹眼前之人的妙剑法,竟能将剑气未操控达到这等地步,当真是叹为观止,自叹弗如! 单说这份剑境,赫然便已经过寒阳、青云、红尘天外天三大位面的所有修者武学极致! 三个位面之中,虽然以红尘天外天最高,修为层次也是最强,乃至空间异能的挥,都属无可抗衡,但说到招数方面的细致挥,却要反过来计算,因为寒阳大6的修者,修为层次有限,至多止步于天元境顶峰,寿数能有一两百岁便差不多是极限了,所以更着眼于招数的细节挥。 青云天域修者的寿元与修为层面自然远在寒阳大6修者之上,不但修为层次多出许多,寿元上限同样更多,因而衍生出许多招法之外的东西,诸如入微、囚笼、碎丹等特殊威能,其实如叶笑所传授给宁碧落的一剑平仇,变是一宗综合了度、力量、精确等几方面技巧合二为一的绝世剑法,这样的剑法,纵使是放在红尘天外天,也将是罕逢敌手的神异剑法! 再来的红尘天外天,修为层次更深更远,还有寿元也随之陡增,一下子由一两百、三五百,直接飙升到数万年,十数万年甚至更多的高度,而也正是因为寿元高得离谱的关系,天外天修者更为注重本身修为层次,以及自身灵力的打磨精纯,只要修为功力足够高,举手投足便是浩瀚威能,只要护身威能足够强,任凭你攻击也攻不破护身气劲,何必再追求一些细枝末节? 这也是江湖修者少有人通晓囚笼空间之招,大势力虽然通晓也能运用一定程度的空间囚笼之力,但运用至为粗糙的根本原因所在,同时也是除了青云飞升修者之外,再无人通晓入微之法的主因! 不过世间修法,殊途而同归,就如梦怀卿哪一级的大修者,他们将自身修为磨砺到极高的高度,几乎已经是自身极限,却也会因之磨练自身威能之运用,否则以梦怀卿之修为,若非有将自身修为磨练至随心所欲的高度,蓦然撕裂空间,出现于寒阳大6,吹口气也能把寒阳大6吹零碎的根本原因所在! 然而当前剑者所运使的妙剑法,究其剑境而论,却赫然还要更在此三位面修者之上。而且是远远出。 修者威能在达到一定地步之后,或者说本身修为高到了一定地步之后,便不是再刻意追求自己所展示的招法威力是否更震撼;因为,到此境界修者的威能震撼已经是一定的。 真正需要的反而是那种细微到了及至的控制力度。 所谓的举重若轻,还不够;只是这一境界的最初一层。 曾经有传说,某位强者在修炼的时候,在万丈之外摆上一盘花生米,然后他单手抓起两座大山当做筷子,一派从容自若的夹花生米吃。 整个过程中,除了每次就只夹一颗花生绝不多夹之外,还会时常端起面前的酒杯,几乎就是一颗花生一口酒,“筷子”始终在手里并不放下,一直到这顿饭吃完,酒酣饭饱,才算是告一段落。 最后轻轻放下那双所谓的“筷子”,还要做到点尘不惊,才算到家。 不,根据传说,都做到这个份上了,那位强者还是叹息一口气,很是失落地说:“功夫还是不到家,中间竟然浪费了一颗花生米,可见修为远远未至炉火纯青之境!” 而现在正在练剑的那道身影,所锻炼剑法剑境显然正是这一方面的路数,虽然其修为尚远远比不上那位传说中的强者,但其道理却是异曲同工,殊途同归。 而且,那练剑身影周身更萦绕着一种玄奥至极的大道气息;在在显示着这练剑的氛围,赫然已经进入了天人合一,无人无我的妙地步。 这是一种极端高大上的境界。 至少叶笑本身,远远达不到这个层次! 叶笑不敢打破这种境界,很是从容优先在数十丈外静静观看,再不见丝毫急躁烦闷。 心中更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温柔,徐徐升起。 翻云覆雨笑君主,瀚海天涯君应怜。 怜怜,我终于找到了你! 叶笑的思绪悠悠,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第一次见到君应怜的情景。 那时候,怜怜也是处在忘我的战斗之中,不止剑光如雪,人,也如雪如花。 还是那一如往昔的倔强眼神,还是那面对生死却恬淡从容的神色。 叶笑只感觉心中温柔如潮。一时间,情难自已。 一时间神思恍惚,神游故思,竟然忘记了今夕何夕,身在何地;满眼满心,就只得那一道曼妙的舞剑身影。 叶笑嘴角露出来一丝温柔而宠溺的笑意。 这令到他满身上下尽都充满了一种旖旎的味道。 这种味道在他身上可谓少见,尤其是登临到红尘天外天以来,几乎绝无仅有。 他就在这里静静地,温柔的,傻傻的痴笑着,凝视着场中那手持长剑,剑气四射的曼妙身姿,一时间,似乎天地之间,就再也没有什么任何物事可以让他注目。 只有他自己,和,这个舞剑的身影。 正在此时,一缕剑气蓦然迎面而来,叶笑仍旧一动不动,恍如未见不觉。 骤来的剑风在他面前乍然停止,随即一个冷漠的声音喝道:“谁?” 然而出声之人在说出这个字来之后,跟着就呆住了,因为出声之人已经看到了观剑之人。 ………… &1t;先更两章求保底月票和推荐票。 稍后还有更新>

上一篇   第1891章 她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