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9章 神秘人的愤怒 - 天域苍穹

第1889章 神秘人的愤怒

叶笑仔仔细细的将石碑整个清洗了一遍,然后前前后后的一寸一寸的观察着,分析着,良久良久之后却仍旧没有任何现,有过半晌,直接开始破口大骂。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什么鸟东西!就是一一动不能动的破烂玩意儿!” “鸟用处都没有一点,像墓碑一样竖在这里,比茅坑里的石头都不如,人家又臭又硬的有个性,你这有啥,就是块烂石头!” “这不是混蛋么……什么鸟玩意儿这么可恶!” “随随便便说你一句还敢愤怒。你愤怒你还不就是块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鸟玩意儿!” “跟他么傻鸟也似地就在这里站着,一站就是几十万年,数百万年,往后还得继续傻站着不知多少岁月,你自己说你是不是个东西!你自己说你是不是个破烂鸟玩意儿!你说你还有啥用?说比比茅坑里的石头还不如有么有道理!?” 叶笑越骂越是流利,越骂越显中气十足。 而随着他的大骂,石碑的愤怒波动也是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剧烈,其怒火中烧端的显而易见,再难掩饰…… 只是,不管石碑如何暴怒,如何的无法忍受也好,石碑仍旧一动不动。 叶笑那边明明已经感受到石碑已然气炸了肺的怒意,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哪怕一点的进一步动作。 “我知道了,我明白了,我清楚了,就算你再怎么的愤怒,你也是动不了的!” 叶笑哈哈大笑,用一种气死人的口气说道:“相信我就算在你身上拉屎撒尿,你也不能怎么地?你就只能被动的受着?” 石碑的愤怒持续高涨,仿佛要吞噬天地一般,可是……纵使是如何高涨的怒气,就是爆不出来,又或者说……没有泄的途径! 叶笑的本意大抵也就只是说说,仅此而已,但在切身感觉到这股极端愤怒之后,却突然间灵机一触,心念陡转,径自站起身来,做出解裤带的态势,很无耻的威胁道:“你丫的让不让我进去?你让不让我进去?再不让老子痛快,老子就在你丫的身上尿一把?你道老子敢是不敢?!” 石碑的愤怒至此再攀高深,若说刚才还只是仿佛要吞噬天地,现在起码也得是要让天地沉沦,回归混沌,若怒火真的成火,定能将叶笑烧得点滴不存,灰飞烟灭! 毕竟某人的举动实在太卑鄙,太无耻,太下流下作下贱了! 但叶笑兀自不以为耻,反以为得计,哼了一声,继续威胁道:“你他么的真以为老子不敢是不是吧?我他么真的尿给你看,让你丫的知道老子的厉害……” 突然一吸气,竟然—— “淅淅沥沥……” 叶笑真的射了,一边尽情的水枪扫射,溅的石碑到处都是,一边恶狠狠地威胁:“我这会还不太饿,暂时还没有别的意思,你要是不让我如愿,我等下就大吃一顿催催,然后就等着在你身上方便,让你也有个性,做块有味道的烂石头!” “你等着吧,老子说得出,做得到!” 叶笑的威胁还只说到一半,那泡尽情倾泻的尿也只是尿了一半,突然间脚下一空,整个身体忽忽悠悠地掉了下去。 这一瞬间,还是蛮有乐子的,因为某人的那啥液在骤失平衡的瞬间,肆意挥洒,以至于某人素来胜雪的白色衣袍裤子上面,多多少少都挥洒上一些,基本都没怎么糟践…… 不过叶笑这会已经没心情在意这些细枝末节,定睛看去,满目尽是一派的雪峰冰岭,银装素裹,河山巍巍。 而稍远处,更有为数不少被白雪覆盖的山林,青松翠柏,隐约可见。 至于叶笑本人,此际正是身在半空中,急的往下坠落。 头顶上,笼罩一股恍如气炸了肺的咆哮声量:“你不是要进来吗?!老子就让你进来!他么的!这个可恶的,混账的,没脸没皮没羞没臊没廉耻没下限的卑鄙下作小人……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居然敢在我身上拉尿……你你你……老子和你不共戴天啊啊啊啊啊啊……老子要弄死你,将你弄成亡灵折磨你生生世世啊啊啊啊啊也不解恨啊啊啊啊……” 叶笑嘿嘿一笑,虽然变生肘腋,衣袍染那啥,总算是如愿以偿,施施然地半空中将裤子提上,将腰带系好,免得再持续泄****随即提气漂浮,慢慢降落。 不管你之后如何整治我,反正老子已经进来了不是,那就是老子胜利了,哈哈哈哈…… 而就在叶笑进入这一特异空间的一刻…… …… 远隔无数空间之外的一个奇异所在 一名素衣青年突然间皱起眉头,眼中闪出来满满意外的神色,喃喃道:“这咋回事?这家伙怎么能够进去,这怎么可能?” “这不应该啊……” 素衣青年信手一抓,一件目测只得两三尺方寸的红色物事出现在其手中,那物事兀自在张牙舞爪,暴怒不已的连声咆哮:“我要吃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弄死你……啊啊啊啊……” “靠,变故竟是出现在你这家伙身上?”那素衣青年的手掌蓦然一紧,那红色物事登时停止了咆哮,一个哆嗦之余清醒过来,乍然看到那素衣青年,浑身筛糠一般的颤抖起来。 “我喔喔哦&……” 刚才还狂怒如焚,此际却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显见其对素衣青年恐惧万状,惊惶无尽。。 “咋回事?到底咋回事?”素衣青年分明很暴怒:“我不是郑重的嘱咐过,须得让他用灵魂献血献祭,才能让他进入的吗?你怎地轻易放行?是不把我的吩咐当回事吗?!” 那红色物事浑身颤抖,一张幻化出来的小脸变得比大白纸还要更白,一双眼睛里满满的尽是惶恐和知道犯了大错,祈求饶恕的惨淡神情。 “饶饶饶……饶命啊呜呜呜……” 那红色小东西除了求告,就只剩下嚎啕大哭,外带着委屈之极的惨相。 “给我说理由!”白衣人大怒:“到底谁让你放他进去的?我本想借此考验一观他的灵魂纯度,以及天地气数;顺便找个帮手……你怎么连一点代价都没让他付出就直接放行了?你个混蛋玩意,没用的东西!那我让你在那里镇守百万年干什么?啊?你他么的就是个废物,茅坑里的石头也比你有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