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7章 金凤的震惊 - 天域苍穹

第1867章 金凤的震惊

这种传讯玉佩可谓是在红尘天外天世界造价最为高昂,没有之一;所以传讯效果特外的出色,只要捏碎了这块玉佩,便可以与金凤王进行一次完整通讯通话;只可惜这种异常出色的传讯道具,却是一次性消耗物品,就只能够完成一次通讯对话,完成之后,而叶笑现在身边也就只有一块而已,须得谨慎运用。天籁 『 小说Ww『W.』⒉3TXT.COM 上一次金凤王和紫龙王联袂而来的时候,在通讯方面的准备并不充裕,就只随身携带了一块而已。 此物虽然传说中很是神奇,属于珍惜奢侈消耗品,但叶笑还是决定使用,因为叶笑现在根本就拿不准,两个小家伙当前的进度是好还是坏,会不会因为补过头而虚不受补过犹不及,又或者说出生状态并不符合龙凤两族的那啥那啥的…… 说实话,因为两小现在的状况实在太过,是以叶笑也是真急了。 毕竟是两个叫自己爸爸的宝宝,叶笑是对其动了真情真心的! …… 话说金凤王怒火充盈而来,却是满心欢愉而归之后,却是无时无刻不在等待叶笑的消息,自己的儿女放在别人这里,纵使是为了追求更好的前途,但是……总归是不在自己身边,这一点点担心乃是人之常情,凤之常情也是如此。 正是因为那份牵肠挂肚,令到堂堂金凤王在这段时间里也是憔悴了许多。 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金凤王更加焦虑了。 毕竟按照时间来说……龙凤双子早就应该孵化了,时间可是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 按照正常诞生时间崔算,早在六个月前,龙凤双子就应该孵化完全,但是叶笑那边却迟迟没有消息传过来。这不禁让金凤王心中七上八下,如同油煎一般的难以静不下心来。 其间好几次都想要直接杀过来一看究竟,但始终是因为路途实在是太过遥远,整整相隔了两方天帝的地盘,还有现如今无疆海又已与过往不同,垂天之叶再现,剑锋隐隐锁定了整个无疆海,贸然动作,没准就会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此外,金凤王身为一族王者,亦有其职责所在,之前因为为本族王嗣雪恨,联手紫龙王追杀赤火,已经耽误了不短时日,堆积了许多政务,此际实在不能再度轻离,多重因素累积之下,只好强行压抑自己的思念之情,然而心底却已经不知道将叶笑骂死了多少回! 这个混蛋,我的儿女孵化的情况如何了,你怎地也不知道说一声…… 你就这么不体谅我们的心情! 亏得我们当初还那么相信你! 再之后听到归真阁与君主阁生大战,乃至身为魁的叶笑突然下落不明,心下更加是忧心如焚。 及至君主阁最终获胜的消息传来,金凤王才终于松下了一口气;同样是出于帮亲不帮理的理念,对于琉璃天上下传出来的‘叶笑手下哪来这么多妖兽,而且还全是绝迹红尘久矣或者近乎绝种的高阶灵兽’的这各种言论,被金凤王和紫龙王联手生生压了下去。 人家能够调动妖兽,那是人家的本事,又干你们什么事?绝迹久矣不代表就不能再现,垂天之叶岂非同样绝迹红尘久矣了?还不是重现! 绝种?绝种这种事能怪人家叶笑吗? 反而是人家叶笑把这么绝种的灵兽重新弄出来,乍然多了这么多妖族血脉,填充了这么多空白族群,可谓是好事一件!你们不止不该大惊小怪,反而该视叶笑为妖族的大救星大恩人吧? 金凤王和紫龙王联手的实力何等强悍,两个强势人物一起压制;令到那些蠢蠢欲动的心思登时不敢妄动了。对此,整个琉璃天高层都为之纳闷。 紫龙金风以前可是最重视这种族观念的,怎么现在竟是这等态度? 这实在是大大大的不对劲啊! 甚至就连琉璃天之主看着两人的眼神,都有些若有所悟,若有所思。 但两人这会却委实是顾不上那么多了。 只要自己两家的孩子拥有更高的本族天赋什么都不重要,什么都可以放一边,叶笑对于他们而言乃是最亲近的人,自然也是我们双王,我们两族的自己人,我们能为自己人跟你们这些连半个自己人都算不上的站一边吗?! 笑话! 此际,金凤王正在自己的王宫里面,手里面的也是一块传讯玉佩,凤眉紧锁,一片心神不安,举棋不定是否要捏碎玉牌,主动联系叶笑,探问当前状况。 便在这时。 金凤王只感觉手中蓦然一松,传讯玉佩破碎了!。 随即,一股异样氤氲袅袅升起。 金凤王刹那间站了起来,大声喝问道:“叶笑?叶君主?!可是叶神医当面!” 声音之急切,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万一那边那个土包子不知道这传讯玉佩怎么用,怎么操作,一旦自己这边迟迟不回话,那么过了一刻钟时间,传讯玉佩的功能就结束了…… 所以金凤王在玉佩碎裂的那一刻开始,就开始不断的说话。务必要让那边的叶笑听到自己的声音,建立双方联系。 “叶笑?叶神医?怎么样了?我是金凤王,你说话呀,我的王儿孵化了没有?现在情况怎么样?赶紧回应一下,这玩意需要建立双方联系之后才能趋于稳定……” 金凤王一连串的就是十几个问题刷刷的出去。 叶笑在那边刚刚捏碎玉佩,就听见自己耳边有人在一迭连声的说话,毕竟没有类似的经历,登时惊了一下;那边怎地这么着急? 眨眨眼的功夫就过来十几个问题,你想让我回答哪一个?最后说的那是什么,我堂堂君主阁主,不世神医,还能不知道区区传讯玉佩的功效,这瞧不起人也瞧得太过了吧?! “咳咳……是我。我是叶笑。”叶笑说道。 这种对着空空的空间说话的方式,叶笑还真是第一次,多多少少却是有些不习惯…… 所以就这点而言,金凤王的担心其实是不无道理的,情有可原,顺理成章,理所应当,合情合理的! 于是乎,那边的金凤王登时松了一口气。 这二货听到我声音了……真不容易。 某喵久违的画外音响起:这一个个都什么意思,都说多少遍了,二货是这世上最美妙最神圣最赞叹的褒义词,以为本喵不知道这里的二货乃是贬义词吗?真他喵的混蛋,一个个的! “孵化了没有?”金凤王的声音很紧张。 “孵化了……咳咳,今天刚刚孵化,我这不就赶紧跟你联系了吗……”叶笑道。 “今天刚刚孵化?怎么会今天?”金凤王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妙,声音有些尖锐起来:“按照我的时日计算,可是应该早就孵化了才是?怎么会拖了这么长时间?叶笑,到底是除了什么状况,还是你额外做了什么?” 语气竟隐隐流溢出几分不善的意味! 叶笑对于金凤王的反应倒也不出意外,在那边叹了口气:“金凤王殿下,孵化过程很正常也很顺利……小家伙活蹦乱跳,活泼的很。” 金凤王心中陡然一松,不觉得嘴边就露出来一丝温柔的笑意,道:“那就好那就好,顺利降生就好,怎么样?那小家伙是男是女?” 叶笑翻翻眼皮,心道:“你应该问是雄是雌……”嘴上却回答道:“是个女孩儿,不但漂亮的很,还聪明的很,端的天生丽质,宿世灵慧。” 金凤王嘴边的笑容更加温柔:“好好好,叶笑,你当真是帮了本王的大忙,多谢多谢,多谢你了,等见面了,我好好的感谢你……” 堂堂金凤王愣是说了好大一堆的客套话。 叶笑在那边听的头晕脑胀,却又想到不解之处,忍不住心中一阵虚,吞吞吐吐道:“孵化是孵化了,宝宝不但健康还活泼,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金凤王心中登时就是一紧,即时感到一股忧心如焚的情绪蓦然滋生,这家伙传讯果然是有事情……哎,我当初就不应该留下孩子,难道妄图一步登天,却要落个鸡飞蛋打的下场吗…… “宝宝的状况有些异常,跟传闻中的凤族子嗣颇有差异……”叶笑那边吞吞吐吐:“反正我是不大理解的……” “怎么……”金凤王心中一寒:“什么异常?到底是什么异常?” “是……大抵就是那凤凰冠的异常……这个……”叶笑不知道该具体怎么描述了。 “我明白了。”金凤王嘴角露出一丝凄然的笑容,道:“是不是不够三支翎羽?” 哎,这个孩子未出世就遭逢死劫,本属必死,而今还能够健康孵化就已经是侥天之幸了,无谓强求更多,就算是不够三支,也是怪不得人家叶笑的。 怪只怪那天杀的赤火! 金凤王心中荡漾一份凄凉的温柔。只听见那边叶笑的声音悠悠传来,金凤王听着听着,却是情不自禁的张大了嘴巴,诱人的红唇,越张越是成了一个圆形…… “翎羽的数目……够,三支是肯定是够的。”叶笑道:“现在不是翎羽数目不够,而是翎羽的数目实在有点多,……” 一股至极的惊喜,差点没把金凤王的一颗心直接充爆:“翎羽数目有点多?这个是好事啊,这是天大的好事啊……我跟叶君主,叶神医你说,这个其实是正常现象,你不知道这些秘闻,也属于正常……我凤凰一族强者,天生便与诸元相合,据说可融通天地,化意乾坤,尽收天地造化阴阳五行地水火风于己身,相传凤族初代先祖,身具五方灵光,阴阳二气,堪称是夺天地至理的神之造物,但随着血脉的传承分散,凤族族民本身属性多以一种属性为主,更因凤凰涅槃烈火重生之天赋,过五成的族民都呈火属,实则凤族族民拥有越多属性,实力才是越强,而这种多重属性的天赋,正是在出生的时候定鼎,本族之前的永恒境绝巅强者冥凰前辈,便是天生拥有五支翎羽,而拥有翎羽数目越多了,则代表天赋越高,潜力越大而已……” 那边叶笑在苦瓜一般咧着嘴。 我哪能不知道这个? 金凤王在兴奋的说了好大一堆凤族秘史之后,这才兴冲冲的问道:“叶神医刚才说那小家伙翎羽有点多,想必是拥有四支凤凰冠喽?” “这个,不止……”叶笑咧咧嘴,四支的话,我哪里还会担心呢,真当我没见识吗? 金凤王秀眸圆睁,充满期望的小心翼翼问道:“难道……竟是五支?” 我出生的时候,一共才只有四支……难道我的孩子,真的要强爹胜祖了? 拥有五只翎羽,那就拥有了差不多等同凤族有记载的最强凰者冥凰前辈的实力,也就是,永恒可期?! “这个……还不止是五支!”叶笑嘴唇干。 那边金凤王登时呆住了。 多,过三支;但不止四支,还不止五支…… 这……什么情况? 金凤王蓦然想起了一个可能,忍不住口干舌燥,颤着声音问道:“难道……竟是七支?” 既然是有点多,那尽量多的猜吧,相传我凤凰一族初代灵凰身具身具五方灵光,阴阳二气,以此推论的话,那岂不会就是可能拥有七支翎羽。虽然这个想法太疯狂了一点,但毕竟也还是有可能的不是…… 万一就出现在我女儿身上了? 有鉴于此,金凤王干脆跨过六支,直接把翎羽数目攀升了七支,而这,已经金凤王所能臆想的极限了,再想的话,那真是得自己骂自己了,这可是跟此界凤凰初祖同等的高度啊! 叶笑那边:“也不是七支,还要再多一些……” 金凤王这下子却是有些毛了,毕竟对于凤族而言,七根翎羽便已经是所能想象的极限,不禁焦急的问道:“你直接说到底几支吧?” 叶笑咳嗽几声:“这个……我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不好拿不准……这个……这个……委实是有点多……” “到底多少!你能不能痛快点说明白!墨迹什么!”金凤王大喝一声。 凤凰宫殿刹那间一阵簌簌,差点儿就全倒塌下来。金凤王的耐性显然已经被耗光了。 “咳咳……九支……”叶笑急忙说道:“这个数目当真是多了点,出了我对凤族凤凰冠最高数目的认知,几乎出了凤族最高强者,也就是冥凰尊所拥有的五根翎羽的一倍,整整九根之多,这还不是不正常,反正我是从没听说过的……” 对面,突然没了声音。 似乎金凤王已经不在了。 叶笑知道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于出凤预料,心中也表理解,接着说道:“情况就是这样了,我查遍了手头上资料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咋回事儿…怎么会出现九支凤凰冠……不过刚才你问我是否是七支,难道说凤族另有强者拥有七支翎羽吗?若是有七支翎羽的,宝宝现在有九支也就不算多难理解,才更多两支而已,我跟你详细说明一下吧,九根翎羽之中,以最中间那一支最长,然后左右各有一支,也是很长,然后左边右边各还有三支,长度梯次短下去……大致就是这样一个情况,我想应该不是不好的迹象吧……至少看起来,比起三支五支的……可是要漂亮许多的……” 叶笑心中忐忑,言词之间自然是尽可能的将之美化。 但那边的金凤王却是始终没有任何声音,恍如一片死寂! 似乎金凤王已经离开了,不在这里了…… 叶笑心中愈的打起鼓来:“金凤王殿下?咦?你人呢?这到底啥情况啊?到底好还是不好啊?你倒是说句话啊……我狂晕死……你这是咋滴了?你干啥去了?我晕,你你你……” 叶笑叽里咕噜地说了半天,那边却始终没有消息,也没有任何响动,一片全然的静悄悄。 至此,叶笑彻底抓狂了:“凤王,这他、妈、的到底时候是坏你倒是给个话啊……这他么的不仅仅是你女儿,还是我家闺女呢……你你你……你他、妈、的哑巴了?就算真出问题了,这闺女我也认下了,你不稀罕我还稀罕呢!……啊?!” 氤氲的气息突兀地一阵摇晃,消失得无影无踪。 传旭玉佩的通讯时间已经过去了,虽然是最高级的通讯道具,却也有极限,终究不可能持续太长的时间! 叶笑脸色狰狞,气急败坏的一把掌将桌子拍得粉碎:“他、妈、的!这家伙神经病啊!正说着话呢,你他么成哑巴了……这不混蛋呢么?到底啥情况你他么也不吱个声、放个屁!我他么也不是凤凰族的,我哪里知道这个中玄虚……真真是混账至极!混账玩意,耽误事儿是一把好手!还金凤王……你他么的是黄金傻瓜王吧!草!” 叶君主气急败坏,忍不住满口的污言秽语。实在是没想到这种情况,怎地说着说着就没音了呢…… 刚才联系明明还在的,就是单纯的没有响动了呢…… 一直持续到通讯结束,就是没有任何回应…… 叶笑当真是郁闷得要死要活的! 这他么的到底啥情况啊…… 将本本君主给搁置了?这件事无视本君主不要不要的好么?! “不靠谱啊不靠谱!这样子的品性也好意思尊临一族之王?”叶笑一阵气急败坏之后,是一阵叹息:“连自己的孩子都这么不关心,说着孩子的情况就没人了……这样不靠谱的母亲,却又怎么能照顾好小凤凰?还得我这个便宜父亲来照顾才行啊……幸亏没在这个不靠谱的母亲身边出生,要不然……小凤凰的命该有多苦啊……” 叶笑叹息了好一阵,又安慰了自己好一阵,跟着又抓出来紫龙王的龙形玉佩。 你金凤王说着说着没音儿了,紫龙王总不会这样吧? 叶笑充满了期待的,捏碎了紫龙王的传讯玉佩…… …… 叶笑自然是不知道,在他说完了小凤凰共有有九条凤凰冠的时候,金凤王的眼睛睁到了最大限度,下一刻,则是直接晕了过去! 至于后面叶笑说了什么,昏过去的金凤王根本都不知道! 九支凤凰冠!? 叶笑作为一个外人并不明白这代表着什么;虽然叶笑博闻强记,但他接触到的有关凤凰一族的资料就只有那些,就只得世面上的那些,凤族真正的秘史,叶笑又如何能够得知。 但金凤王却是知道的! 至尊凤凰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