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0章 生死气运,无邪来访。 - 天域苍穹

第1860章 生死气运,无邪来访。

面对白公子凌厉的目光,秀儿一瞬间竟然感觉有些心惊。天 籁 『小说Ww『W.『⒉3TXT.COM 多长时间,没有从公子眼中看到这种凌厉的目光了? 秀儿低下头:“到目前为止所得到的情报的确如此……” 白公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归真阁方面呢?” “迄今为止,归真阁那边已确认双虎双双阵亡,三凤凰之中的金凤凰亦是当场陨落,亡于叶笑之手,红凤凰之所以捡回一命,不过叶笑要其回去报讯;再之下的四大金刚,八大天王,尽数陨落!此外……根据内线密报,梦无真那厮为求此战必胜,更派出了其身边两名已臻不灭境的贴身护卫,也在此役中陨灭!” “砰!” 白公子轻轻一巴掌拍在面前茶几上,眼中闪过一丝阴鸷:“派出如此阵容,还是一败涂地,梦无真到底是没有用!” 公子竟又失态了。 秀儿有些震惊地注视着在自己心中从来都是雍容自若、八风不动的公子爷,秀眸中不禁闪出强烈的诧异。 这份战果固然辉煌,纵使有不灭境强者因之陨灭,但…应该还不至于让公子如此失态吧! 别看翻云覆雨楼在红尘天外天建立时间不久,但在寒阳大6、青云天域可都存在许多岁月,其间经历的惨烈大战难以数计,但在白公子的运筹之下,从来都没有损失什么骨干一级的人物;这个固然可算是不正常,但有公子睿智为前提,却又算得了什么,如今叶笑似是也达到这个层次,不过只得一场战役,似乎不足以为参考吧,而且,就算叶笑也如此又如何……貌似也不至于就到了惊天动地的地步吧? 看着秀儿的迷惑,白公子淡淡的叹了一口气,道:“秀儿,你不懂。这样的战果,代表的可并不单纯是这一战的胜负,而是还掺杂了……另外的事情。” 秀儿不解的眨眨眼睛。 白公子轻声说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秀儿想了想,还是困惑地摇头:“公子,你这么解释,解释得我反而更加糊涂了。” 白公子淡淡笑了笑:“算了,你不必强迫自己理解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我一个人明白就好。” 白公子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转念沉思,心中迅的闪过了几个字‘天数,天命,天道,气数、定数、变数……’但是,他并没有将之说出来。 又再沉思片刻之后,白公子悠悠道:“归真阁那边的几个神秘底牌,没有出动吗?” “没有,因为叶笑那边,最为神秘的五王没有出动;虽然外界传说,五王到现在还没有归属于任何人,但,我估计……归真阁多半是不会相信这样的传言,为防万一吧。”秀儿道:“大抵就是这个原因……” 白公子莫名的笑了起来,道:“果然是气运所钟之人,梦无真又再次的平白失机,当真蠢到家了!” 他踱了几步,道:“以叶笑的丹道造诣,诸多莫测手段;最多七日时间,君主阁的高层战力就能恢复许多。对了,君主阁的步相逢实力向来远同侪,有越级杀敌之能……咱们这边似乎也有一个人,功法与他差不多,杀人手段也差不多的吧!” 他虽然是问句,但却并没有等回答,径自说道:“通知杨锐,十一天之后,出手刺杀玉凤凰!” 秀儿心中一跳:“刺杀玉凤凰?怎地是她?” “将刺杀之举坐实即可,能得手固然最好;如不能也无须勉强,此役最优先考量是全身而退!” 白公子道:“用一种相对雷同、似是而非于步相逢的手段去刺杀玉凤凰,将整个刺杀过程搞得扑朔迷离就可以,一定不要流露出额外的痕迹。” 秀儿点点头:“是,我立即去安排。” “不用这么着急。”白公子道:“即时安排反而不妥,须知杀手得知目标人物,便会开始酝酿对目标的杀意,在刺杀之前的数日几天内形成反常;你一通知,杨锐的状态于平常迥异。须等到九天之后,再做通知杨锐;十一二天之前,完成刺杀,如此才能在最大限度的防止出现破绽!” “是!” “另外,启动翻云覆雨楼东南方隐藏实力,按照原定计划,开始部署,其余其他几个方向,暂且按兵不动,继续蛰伏。” “是。” “另外让木子去一趟纷乱城。以一龙的身份搞出一点事情来,千万谨慎行事;暴露之后的第一时间就要折返,不,在行事之前,就将退路安排好,不得有任何耽误迟延。” “是。” 白公子缓缓走出门外,看着面前一片竹林,轻声道:“这番坐山观虎斗却是观得辛苦,然彼时归真阁覆灭之日,便是我与叶笑开战之时!” 天空中阴云密布,片片雪花飘落下来。 白公子伸出手,素净的手心,接住了第一片落下来的雪花,忽而若有所思的出声问道:“听说叶笑那边,早就下了三个月的雪了?” “两地气候始终有所不同,天时不为人力所控。公子。”秀儿道:“我们这边的变天,要比那边稍微晚一些。” 白公子悠悠的说道:“为什么我们这边会晚一些?” 秀儿愕然。 白公子此问非但来得突兀,而且……这问题要怎么回答? 两地气候不同,很有可能这边盛夏,那边却是隆冬,下雪早与晚,这那有什么为什么? 白公子肃然站在雪中,一身雪白,似乎与漫天飘雪融合为一,淡淡道:“务必要查清楚,这三个月的大战期间,叶笑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参战?这段时间他又在做什么!” 秀儿点头:“关于这点我正在着手调查,然而此事连君主阁内部也讳莫如深,少有信息外流。” “此一时彼一时,这一次君主阁凯旋之后,相信就不会太刻意保护这个秘密了。我要在三天之内,知道为什么。”白公子淡淡地说了一句。 “是!” 至此,白公子将一应安排全部布置完毕。 就此全身心的融入漫天大雪之中,卓然负手而立,似乎此际,这世间一切又再一次与他没有了关系,就只有眼前大雪,才是他兴之所至。 秀儿亦陪着他站在雪中,她可是很知道,每一次下雪的时候,白公子的心情都会很好,很欢愉。 包括这一次,仍旧很是愉快。 就只是……她还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公子心中,似乎别有一点什么事情,例如牵挂着某个人,期盼与某个人的重逢之日…… …… 纷乱城外。 一行十人,其中九人簇拥着一个浑身花花绿绿的家伙,就好像是一阵旋风也是,疾冲入纷乱城的城门。 那为的花花绿绿家伙,乃是一个相貌俊朗的青年人。 此君胸前一朵大大牡丹,身后绣有一头凤凰鸟的图案,两边肩膀上,左有青龙一条,右有白虎一头,长袍下摆,赫然有两棵苍松并立,苍劲有力。 而苍松茂密的松针之间,却还有几条颜色各异的小蛇儿,栩栩如生,宛如活物。 最出奇的却是此人头上的那顶帽子,竟是七色彩虹的颜色会聚,脑后露出来的头,亦是一绺白,一绺黑,一绺红,一绺青,一绺紫,一绺黄……总之各色纷呈,无所不有! 若是看不仔细的,多半会以为是一头孔雀飞入纷乱城…… 而且还是那种意欲化身人形却还没有具备完全化形之能,最终顶着个孔雀脑袋现世的孔雀人…… 甚至连他的两个眼眶,也是一边绿,一边红。 见如此其人,行人无不为之侧目,叹为观止。 此君显然对自己的装扮沾沾自喜,自觉打扮成这样美得不得了了,恨不得整个天下都来看看的样子,前行之际,连鼻孔都直直望向天空的。 而两侧的路人在见到这货的时候,却是尽都咕嘟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惊叹不已:卧槽……这是哪里钻出来这么一个傻逼,要是谁摊上这样一个朋友,那心里肯定是不要不要的…… “哈哈哈……我凌无邪来了!” 这个孔雀人……额,不,久违的邪盟之主,凌无邪凌大公子一脸兴奋:“该喝醉啊,不管是谁能将梦无真打得这么惨,我都该跟他同醉一场啊……哇哈哈哈……真真是太爽了,可*****呜吼~~~~” 身侧,同行的九个人齐齐侧过头去,一脸悲催…… 被选中出这趟任务,实在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这一路跟着凌大公子,可真是将自己的脸都丢到了九霄云外了,虽然想装成不认识某人,想努力减低存在感,可是跟着这位爷,想有什么用呢…… …… 君主阁。 此际正是大战方歇,虽然随处都是欢腾鼓舞,但,同样还有许多的愁云惨雾。 此役胜利了固然值得高兴,但只要一想到己方死了那么多人,平心而论,连惨胜都算不上,综合大家的状况,分明是残胜! 尤其是过九成五的众多人手折损,实在是短时间内无法弥补的损失。 君主阁树堡周遭的白雪,现如今差不多有一丈厚度,都是那种被拍得实实的,干脆构成了两道晶莹雪白的墙壁,远远看去,更像是两大块平整厚实的白玉,渐次蔓延出去。 这场已经下了三个月的大雪,如今仍旧没有止歇的踪迹,天空中的雪花还在不断洒落。 这时,远方的视线尽头,一个五颜六色的物事,兴冲冲而来,移动度快得惊人,快得离谱。 “来人止步!”君主阁树堡外围的守卫大声喝道,声裂长空。 虽然只是外围护卫,然而一身修为却已臻圣元境五品,君主阁的气派排场堪称奢侈! 没办法,现在君主阁实在人手匮乏,且绝大部分人手都有伤在身,目前身体状态较好且修为最低的就是这家伙,能者多劳,不能者自然要做没人愿意做的工作! 来人却浑似没有见到那守卫的喝问,径自一声长啸:“哇哈哈哈呜吼~~~~快快去通知叶笑叶大君主,就说本公子,他的至交好友,邪盟之主凌无邪来找他喝酒聊天叙旧啦,哇呜吼吼哈哈哈呜吼!……” 他身边分成两侧的个人,一个个面目狰狞扭曲地转过脸去…… 我不认识中间这货……可丢死人了! 就你这形象这德行出来,是怎么好意思把‘邪盟之主、凌无邪’这几个字说出来的……我的老天爷啊…… 整个邪盟的脸,都被您丢满了无疆海了…… 还有那至交好友的身份,且不说你怎么说出口的,人家认可么?算人家原本认可,被你瞒哄于旧时,但现在再见,能愿意认您当朋友吗? 叶笑闻报某人的到来,却也当场大吃一惊。 久违的凌无邪,白公子的铁杆好基友怎么来了?莫不成邪盟和翻云覆雨楼现在就要对我开战不成? 还有跟凌无邪手下类似的想法,我们怎么就成了至交好友呢?这是从哪里轮的呢?! 但某君主仍是不敢怠慢,急急忙地迎将出去。 赤火跟着叶笑,凌无邪亲自到来,那可是整个红尘天外天也是排名前十的货真价实太子爷。 前边才跟梦无真不共戴天,可不能再添新敌了,赤火实在是放心不下的! “凌兄在哪里?凌兄在哪里?”叶笑长身玉立,眼睛看了一圈却没有现凌无邪,不禁出声问询。 “哈哈哈……”对面一个绚烂得好似野鸡一般的家伙顿时嘎嘎大笑起来,前仰后合:“哥哥我就知道这家伙肯定认不得哥哥我了,本公子的形象就是这般的出尘脱俗,出类拔萃,出人意表,出……” 下一刻,目光触及出声说话之人的叶笑顿时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哑口无言、半晌无语。 惊见面前的五彩斑斓,就好像是天边长虹被狠狠地揉在了一起又加了点其他乱七八糟颜料的家伙,顿时感觉头顶上如被五雷轰顶,茫茫然间头晕目眩,头昏脑涨,…… “你……”叶笑呲牙咧嘴,张口结舌,欲语还休。 说实话,现在的叶笑公子,那涵养还有镇定功夫,在左无忌左大公子的熏陶以及自身磨砺之下,早已经去到绝对的当世一流顶峰。不管是生老病死,生死离别,惨烈大战,都已经极少能够让叶笑有所动容,少有情绪波动。 他脸上的那份淡然,几乎都已经成为了永恒的标志一般。 但此刻,那份长久锻炼得得来的淡然无波神情,被凌无邪的造型一下子就击溃无遗。 委实是太震撼了,当真再无法维持淡定神情了! 当真是被雷得不要不要的! && &1t;两更合一。今天在济南开会,>

上一篇   第1859章 挡了一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