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0章 秘宝何在? - 天域苍穹

第1840章 秘宝何在?

婉秀两女齐齐欢呼一声,随即又向公子道贺 白公子笑道:。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吗?那梦无真得到了天道秘宝,耗尽全部底蕴积累,才不过冲到不灭七重,这样的进境虽也可堪称神,却还不够,至少不够让本公子侧目。” “至少,至少梦无真的天道秘宝效能,远远不如我们的气运之力和自我封印突破的效果。” “假以时日,我们越梦无真,纵然不能说是易如反掌,却也并不是多么困难。” 白公子细长的眼睛里闪出戏谑的神色:“所以说,那梦无真真正不足论?他纵使得到了天道秘宝,仍旧不够资格对我构成威胁!” 婉儿秀儿尽都心下陡然一震。 公子的分析有理有据,更有如自己两人的进度为佐证,梦无真的程度又算得了可怕? 还有那天道秘宝,却也不过如此嘛。 秀儿想了想,仍是有些惋惜的说道:“说起来,那天道秘宝若是被公子得到的话……” 这本是一句无用的话,但白公子听到之后,突然陷入沉思之中,似乎秀儿的无心之语,提醒了他什么,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恩……我若是得到那天道秘宝,配合气运之力,亿万生灵的生死轮回之气,全面释放自我封印突破之功……我非但可以臻至永恒境……甚至能够去到距离父皇不远的位置,真正屹立于此世极峰!” 婉儿秀儿闻言骇然失色。 若是将天道秘宝效能应用在公子身上,竟能去到距离东天大帝不远的层次? 这是一个何等恐怖的臆想!? “但是这样却又好似不对呢……”白公子皱眉,苦苦思索:“当日演算天机,那天道秘宝的威能,不应该不止于此才是……若是我当真是得到了那天机混乱的天道秘宝……最保守估计,也该当晋升至永恒极峰吧,怎地……” 他想了想,突然猛地站了起来,诧然失声道:“难道我当日计算有误?梦无真得到的,并不是我们以滔天血气摇动星辰掉落的那件天道秘宝?而是另外一件?!难道竟是天意阻我获得秘宝,以秘宝遮掩秘宝的信息?!” 这一刻,白公子素来沉稳的俊脸上,乍现一抹煞白。 婉儿秀儿见状都吓了一跳,睁着大眼睛紧盯着白公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白公子站起身,缓缓踱步,踱了几个圈子,口中念念有词,良久良久,停下脚步,抬头看天,又过了许久,却又是低下头来,冥思苦想。 “对了……不对!” 白公子沉沉的思索。 “不错……我果然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已经离开红尘天外天几近万年岁月!” 白公子用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千算万算,却在最容易现,最最可以简单看出破绽的位置,出现了盲点,自己赫然出现了纰漏!这个乍然醒悟的纰漏,让白公子心下猛地跳动了一下。 心脏跳动得太猛烈,反而感觉如同停止了跳动一般。 又是良久之后,终于将所有情绪归结于一声苦笑。 “那梦无真的提升,乃至提升至不灭境七重,前前后后就算没有一万年,也至少得有几千年;但我们摇动星辰掉落天道秘宝的时间,却明显没有那么长的时间间隔,所以说,梦无真所得到的天道秘宝,一定不会是我们摇落的那件秘宝……” “这么明显!” “明明这么明显!” 白公子脸上蓦然出现极罕有的懊恼神色,随即,又有许多以后之色涌上 “但是……那时候为什么就突然没有了感应?那个时间点,天道秘宝明明还在的,甚至一直都该在的!” “对啊……若是按照当初的设想,以九转风云,翻云覆雨,亿万血气,无数兴衰,红尘气运尽数加身,无量生死之气……还有混沌秘法自我封印突破……再加上……天道秘宝……又何至于只得永恒顶峰?” “我蒙蔽天机,得了风云九转,覆雨翻云的无量气运,亿万生灵的生死血气,兴衰运道,人间一切……无数周折兜转之下却就只得半数……” “而另外的一半,那件被我致力摇落的秘宝,却又去了何方?落在何人手中?” 白公子缓缓踱步。 “难道……”他突然浑身一震,眼中射出夺目的精光,凌厉万端的望着窗外的某一方向。 婉儿秀儿亦是娇躯一震。 公子爷现在看着的这个方向……直通,无疆海! …… 白公子静静思索了整整一夜。 “归真阁如今也在对君主阁兴兵,却不知其会不会最终覆灭于君主阁之手呢?或许在这次对决之后,有些事情才能够定论,他,究竟是不是我此生的最大牵绊,将以此次对决为引证!” 白公子素来清明的眸子里,多了几丝几不可查的血丝。但这样的血丝,贸然出现在白公子这等人眼中,却代表了乎意义的不同寻常。 再之后,他只是喃喃的说了这句话,便又再次归于沉默,许久都没有再说话。 …… 无疆海,生死堂中。 叶笑正在潜心修炼,增长自身修为,突然间心有所感,莫名打了一个冷颤,随即…… “阿嚏!阿嚏!”叶笑难以抑制地连续打了两个喷嚏。 某人揉揉鼻子,下意识的喃喃自语道:“谁在骂我?” 显然某人自知自己近来救人得少,害人得多,念叨他的绝大多数都是骂他的! 叶笑的修炼心境骤破,勉强继续事倍功半,索性便起身往外看去,但见外面苍茫一片,天地几乎连在了一起,飘飘大雪,遮蔽了苍穹,充斥了整个乾坤。 触目所及,地面上早已经是一片银白。 罕见的鹅毛大雪,以全然没有任何间隔的频率落下,纵使对面三尺便已经看不到对面人影。 叶笑信步走出门外,看着充斥天地的大雪,一时间竟觉恍然如梦,喃喃道:“原来是下雪了……” 心思飘飞之间,已经飘到了遥远的天涯冰宫 远在青云天域的天涯冰宫。 四季尽都被雪花萦绕的天涯冰宫。 那一道纤弱的白影,那充满了深情的眼神。 瀚海天涯君应怜。 “怜怜,你现在到底身在哪里?” 片片雪花夹杂着轻柔的冰寒,落在了他的脸上,恰似是那久违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