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2章 郁闷的天命蟾蜍 - 天域苍穹

第1782章 郁闷的天命蟾蜍

叶笑瞪大了眼睛,因为隐隐猜到了捆绑众人的物事:这家伙捆住那么多人的,想必就是蟾蜍特有的长长舌头吧…… 叶笑之所以能够猜得出来,自然是因为……当初凌空蹈虚越过雾瘴山的时候,岂不也曾经遭遇过这一条长长舌头的拦截…… 只不过那时候,那来袭的舌头被自己一剑斩断了…… 然后叶笑综合当前状况,也终于弄明白了这雾瘴山的雾气为什么会突然间变化了:想必就是因为自己上次那一剑斩断了这怪物的舌头,因此而流出来的鲜血化作了这些雾气,刚才从蟾蜍所流淌鲜血化为毒物之事,便已经佐证了这点,更有甚者,蟾蜍身上越重要的部分,越能够转化成更多的毒物! 叶笑猜得一点也没有错。天』 籁 小』说Ww W. ⒉3TXT.COM 天命蟾蜍身上最值钱的部分就是这条舌头,而且最恐怖最可怕最重要的部分,也正是这条舌头。 这条舌头可长可短可粗可细,伸缩自如,灵动至极更兼至柔至韧,罕有什么兵器能够伤损之,最关键的还在于,这怪物毕生所修炼或者说吸纳来的毒素,九成以上都浓缩在这条舌头之中。 上次变故实在来得变生肘腋,又或者说猝不及防吧,反正就是蟾蜍的舌头被叶笑沛然一剑直接砍断了三分之一,而这个结果也导致了雾瘴山的毒雾突然间增加了数万倍! 试想这怪物在这雾瘴山已经盘踞数十万年漫长岁月,数十万年之间修炼得来的毒素乃是何等强大?更何况还有许多吞噬其他毒物的毒素,数量之庞大根本难以想象,无从数据化…… 突然间被叶笑斩断了差点一半,也难怪这雾瘴山会生出如此恐怖的变化。 这天命蟾蜍对于也这个意外也是郁闷之极。 自己不招谁更不曾惹谁,就在这山上盘踞者;大抵也就是那天突然心血来潮,也是常年的不动弹有些饿了,于是睁了睁眼睛,结果就正看到几个胆大包天的人类居然从自己头顶上悠哉悠哉的飞跃而过,那不是死催的么…… 蟾蜍大人也是漫不经心的,下意识的一条舌头就此甩了出去;三个人类虽然不多,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吃了多少能垫吧垫吧点吧?! 这一伸舌头的举动,真的只是下意识的行为,完全没有用力,全然的猎食本能好吗! 结果就杯具了,蟾蜍大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三个人类里面,赫然有一个不走寻常路线的存在。不仅在功法方面能够完美克制自己的毒素,而且手中的剑,更是一把自己数十万年都从来没有见过的,绝无仅有的神兵利器。 就那么一剑,直接将自己那条万兵不伤的宝贝舌头斩断了三分之一! 草,真真是疼死爷了好吗! 疼,还在其次,那条舌头的意外断掉,导致里面的毒素流失了十之**……而等自己从疼痛得浑身抽搐的难受状态中恢复过来,找到自己的半条舌头接,再设法回去的时候,现损失已经无法挽回。 那些毒素,已然化作了满山浓雾! 这个结果让蟾蜍大人郁闷得几乎狂。 打死他也想不到,自己怎么就会在莫名之间吃了这么一个大亏呢…… 不过要说此事也非是没有转圜余地的,雾瘴山的所谓毒雾,其实同样是源自蟾蜍的一吞一吸之间,这样的环境本就是蟾蜍大人刻意营造出来的氛围,现在损失的修为只是化为最纯然的毒雾散逸于雾瘴山之中,倒还不算是真正失落,只要通过修炼再将之重新吸纳回来也就是了, 所以这段时间里,蟾蜍大人一动也不动,专心吸纳毒雾回复修为,另一方面,意在同步修复自己的舌头,当然,此山中毒雾乃是蟾蜍本命修为菁华所化,彼时变生肘腋,由菁华状态化为满山毒雾,一时三刻便成,但再将其转化为菁华,那可就需要满上的时间了! 不过蟾蜍大人还算想得开,反正就在这是雾瘴山里面,有自己的天毒结界,毒素就算想飞也是飞不了,花点时间又算得了什么,数十万年沧海桑田,本大人还不是本大人…… 可是计划总是没有变化来得快,就在某大人正自紧锣密鼓地往回吸毒,恢复自身修为的当口,无巧不巧,却又遇到了这么恶心的事情。 眼前这些人都是从哪里来的? 怎地还召集了大军来打我? 打我也就罢了,爷不怕!但是,这些混蛋最最不可原谅的是,居然凭空制造出来那么古怪的地形,直接用无可抗御的飓风,将爷的毒雾鼓爆吹起,生生爆开了天毒结界…… 现在可是好了,爷花费了几十万年时间积攒下来的毒素,全部飞到了九霄云外,便宜了老天爷?! 这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可忍,反正就是不可容忍,不能容忍! 蟾蜍大人当下毫不犹豫地跳了出来,舌头一卷,径自卷走了三百多人,但回撤的度貌似稍微慢点,对方队伍里面,赫然还有伏有许多强横高手…… 某大人宽阔得足有十几亩地的平面脊梁上,被横七竖八的砍伤了好多下…… 草,损失更大了! 蟾蜍大人一边愤愤不平,一边大快朵颐:将自己卷来的三百多人一口就吞了下去。 “不好吃!” 这是蟾蜍大人的真实心声,不过,聊胜于无! 本大人现在修为丢了,肚子还饿,算是饥不择食吧! 小小的填了下肚子之余,足足有三座大房子连在一起那么大的眼睛,眼皮耷拉了下来,就只留下一条缝,我得假装睡着了,让他们放松警惕,待会儿再去卷一波回来…… 才这么两三百人,稍微动一动就消化干净了……根本就不顶事好么! 对面的紫袍老者这会是彻底的傻眼。 瞪着眼睛,望着仍隐藏在浓雾之中的巨大蟾蜍,一时间,竟然有些浑身抖的感觉。 这个倒也不是害怕,而是生气,气得浑身抖。 本将纵横天下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吃过这等大亏? 明明毒雾尽摧,明明踪迹已现,可那个怪物蟾蜍居然还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这么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下手,一出手就卷走了自己麾下三百五十七名兵士?! 还就那么嚼了嚼地吃了! 这…… 这也太嚣张,太放肆,太狂妄,太丧心病狂了吧?! 紫袍老者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了。 就算是当年在在战场上面对对方百万兵马的统帅,自己也没有打过这么憋屈的仗啊! 更何况此时此刻面对的乃是这样一头畜生! “该死的牲畜,手段竟如此歹毒,这般的肆无忌惮!”紫袍老者面如锅底。 “大人,毒障雾霾已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是否要合力围剿那头巨兽?!”几个副将围在紫袍老者身边。 “这还要问?”紫袍老者恨恨的说道:“我们此行的目的不就是这头妖蟾,不惜一切代价,也一定要将这只天命蟾蜍抓回去!” 他沉吟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道:“这雾瘴山的毒雾如今已经被我们破除,天命蟾蜍再也无所遁形,而这怪物仅有的攻击手段,不外就只有那一条舌头,刚才一试锋芒,那怪物技穷矣……哼!技止于此,想要擒拿又有何难!!” “大人英明!” 几个副将一脸钦佩的拍马屁,心下却是骂翻了天。 就只有一条舌头?只有?! 技止于此? 技穷矣?! 这话亏您老人家也能说得出这句话! 刚才就只是那条舌头一卷之下,我们这边三百五十七个人就那么没了…… 这次一共才来了多少人? 一共才八千人啊好不好啊大人! 八千人,真按照一口三百五十七计算的话,十口就是三千五百七,不到三十口……我们就全部变成了这头蟾蜍的口中食物了啊! 就算是人吃饭,也得过三十口好吗? 我们这八千人被这家伙吃进去,撑死也就是个半饱的量…… 前一刻还是活生生的人,有说有笑,但要是被这怪物吞进去,恐怕不过半天,就变成大便了…… 想起‘半饱’‘大便’这几个字,几个副将顿时感觉悲从心来。 “半饱啊……”其中一个副将,居然在转身之后,一脸惆怅地说出来这两个字。 其他几个人便如是看到了瘟疫一般,迅的各自转身,一脸冷硬的准备开战去了…… 这二货! 二货画外音响起:呸,一个个的想什么呢,本喵这般的英明神武,万兽朝宗,怎么有事没事就拿本喵大人来比喻,本喵早已纠此谬论,二货乃是最高等级的称赞,记住没有,没事不许瞎用! “半饱?”紫袍老者阴森森的问道,强大的气势,亦随之当头压了下来。 这位副将欲哭无泪,却又惯性的不敢稍有隐瞒:“属下的意思是……这这天命蟾蜍……这这这……一顿饭…饭量…这个……我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紫袍老者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你其实是想说……这头蟾蜍,就算是将我们八千大军全部吃了,也只能吃个半饱?是这个意思么?!” “不不不……属下不是这个意思,真不是这个意思……”副将一头汗,结结巴巴。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说吧,本座听着呢!” “我…我的意思是说……” “你…你…你什么…?本座告诉你本座什么意思,你应该打二十记黑龙鞭!来人!给他意思意思!” 一声大吼震动整支军伍。 副将欲哭无泪…… 操,大人您气不顺至于那我来撒气么,至于么,真至于吗?! …… 另一边,大哥叶笑在催着两个妹妹月霜月寒练功,他则扬头二正地站在一边监督, “加把劲!你俩丫头咋跟没吃饭似得!” “寒儿,你这一招不行,神韵不够,力道也不足呢!” “霜儿,你现在状态可不对啊,分心了!重来!” …… 叶笑在哪里指手画脚,好像很懂的样子,而月霜月寒亦按照他的吩咐,在勤奋练习……起码表面上看起来真是那么回事。 事实上其实也是这样。 虽然两女在的练功并没有动用多少灵力,但是其中的神韵,心境,神识,灵魂,却是完全按照最高水准来进行的…… 这当真就是在练功,而且还是将全部身心尽皆投入的修炼! 紫袍老者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这边,接着就又转了头。 心中稍稍泛起一点疑云:刚才这么大的风,怎地没有将这几个蝼蚁吹死,是福大命大,还是……再看一眼山体下正好有个凹洞,却也就释然,原来是藏在哪里,既然是幸运之人,那就不计较了。 …… 叶笑在那边比比划划地训练月霜月寒,时不时还掏出各种丹云神丹给两个妹妹猛塞,然后……连带看热闹。 这般不之客固然大乱了自己一行人的原定计划,乃至干扰到了毒王的修炼,但却也因而令到那天命蟾蜍现世,这家伙本该是自己一行人在几天后正面对上的,毕竟在毒王毒修告一段落之后,还有银鳞金冠蛇也一并提升之后,肯定还是要对上的,而此际,在看过北方大帝的兵马,围着那天命蟾蜍疯狂进攻;叶笑心下却是颇有几分庆幸起来。 幸亏……在自己即将攻略雾瘴山之前,来了这么一批替死鬼,否则,自己若真的冒冒失失的对上天命蟾蜍,以这头蟾蜍现在表现的强横来看,估计……自己等人除了逃命,当真就没有第二个选择! 甚至于……毒王霜寒姐妹只要一个不小心,就得留下一个两个,随便哪个出了事,自己不得心疼死?! 无怪叶笑如此悲观,谁能想到,一头蟾蜍,一身修为赫然已经去到了不灭境,甚至还是不灭境后期……这简直是简直了…… 明明就是一头蟾蜍而已?! 怎么会这么强! 这还是在舌头受损,修为大打折扣的前提下的结果! 那么,这头蟾蜍在最盛之时,修为又该多高呢?! 还给不给人留活路了?! 叶笑心底不定的狂吼,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哼,这帮人的实力固然强横,但说要能够将这蟾蜍给干掉只怕未必吧?不过就算干不掉,打个重伤还是有可能的;当然,若然两败俱亡是比较理想的状态……到时候我来占便宜…… 当然,还有双方筋疲力尽、两败俱伤这个是更理想的选择…… 毕竟来袭的这些人,各个都是高手,身上肯定有相当的财富…… 若能顺势洗劫一空,这才不复本尊“天高三尺”的美誉啊…… ………… <闭关了,戒酒!戒外出!准备筹备大爆!哼……>

上一篇   第1781章 天命蟾蜍

下一篇   第1783章 毒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