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0章 恐怖毒兽 - 天域苍穹

第1780章 恐怖毒兽

哗啦一声,无数人马齐齐落地,但全程始终没有出半点声响。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就只得一道光芒闪过,所有人全都出现在了地面上,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座庞大的军阵。 满目尽是杀气腾腾,威严肃穆! 这队人马的精锐程度,纵使只是看到这里,便已经让叶笑背心刷刷地出了一层细汗! 叶笑乃是识兵之人,当年在寒阳大6之时,也曾统帅三军驰骋沙场,乃至斩将夺旗,大出风头,但叶笑自问,若是单纯由自己统兵,却也未必能够带出如眼前军伍一般的兵士。 虽然就士气而论,较之自己老爹叶南天的不败雄狮镇北军要逊色多多,也不及自己岳父苏定国的华阳军,或者兰浪浪他爹蓝大将军的镇南军以及闻人剑吟的蓝风军团,但仍旧可算是一等一的军伍战阵,毕竟天外天的主流乃是修士,军伍战阵绝无可能做到如寒阳大6那种不以个人实力为转移的程度! 但就是眼前这等,却已经是骇人听闻。 一万多人,最低修为都是神元境六品以上! 这样的队伍,这样的纪律,精锐到了令人不敢相信! 紫袍老者扫了一眼叶笑这边,叶笑急忙瑟缩的低头,将一个胆小怕事的江湖人士演绎的淋漓尽致,显然某人的影帝级实力并未有退步,就算没有另外一位影帝拍档寒冰雪搭戏,仍旧能演绎刻画得入木三分。 “武令狂!”紫袍老者一声断喝。 先前那大汉立即大步奔过去:“下官在!” “那几人是谁?” “或许是……过路行人吧?……”声音极为不确定。 “或许是?!你就是这么回答我的吗?!连你自己也不确定的答案,居然敢来向我汇报?!你真是太有出息了!”紫袍老者目中闪过寒光:“拖下去行刑,打十鞭子,小惩大诫!” 那魁梧大汉一声不吭,径自被几个人拖到了远方,随即啪啪的打鞭子的声音传来。 叶笑心下陡然一震。 因为他通过那用来行刑的那鞭子抽打身体的声响判断出鞭子的质地,那材料自己凑巧也有。 正是之前才获得的黑龙皮! 以龙皮为材质制成的鞭子,抽在人身上,作用可不单只是皮肉痛苦,连灵魂神识神念,都会在同一时间承受鞭挞,那滋味可绝不是好承受的…… 就只是为了一句并不是很确定的回报,就施以这等刑罚!这位紫袍老者的治军之严,近乎残暴。但所有军士却都是目无表情,面无表情。 似乎是对这样的一幕已经司空见惯,全然的不足为奇,这很正常的态度! “过去问问!” 紫袍老者眼皮子也不抬一下,随手一指。 一个黄袍人即刻离队而出,几步来到叶笑面前,面无表情的开口质问道—— “叫什么名字?” “哪里人士?” “这些是你什么人?” “为什么来到这里?” “过不去?” “为什么不绕道?” “停留在此处,究竟有何图谋?” …… 这连番喝问,态度居高临下,全然不给叶笑一点思考时间,而叶笑战战兢兢的逐一回答问话,脸色渐次显得苍白起来,似乎已经被对方的高姿态吓得魂不附体。 而在叶笑的回答中,叶大少爷成功化身为一个江湖散修,带着自己的媳妇、两个妹妹,想要去赫赫有名的纷乱城生死堂求医…… 至于求医的对象,自己妻子身罹重疾,等闲医师无能为力,生死堂亦是最后一线生机云云,而到了这里,却意外现雾瘴山正好堵住了必经之路;若是绕路的话,便需要原路退回,重新经由另一个方向,跨越大海,从彼岸上去,然后再赶路,这样一绕路的话,路途几乎要上百万里,根本就不现实,所以现在正值束手无策之时…… 总之就是境况凄惨落魄,进退失据,生死两难,端的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这黄袍人锐利如鹰的眼睛一转,看着玄冰:“你就是他的妻子?你身上有病?什么病?我略通医术,让我一看,或有转机!” 叶笑都已经演到了这等地步,他居然还是不肯相信,端的小心。 “我……”玄冰那边才刚说了一个字,已经被黄袍人一把抓住了手腕,一股灵力即时侵入。 玄冰咬了咬嘴唇,似是想要挣扎,却又因那黄袍人的实力太强而不敢妄动,一脸的忍气吞声。 黄袍人的灵力在玄冰经脉之中迅绕了一圈,现玄冰经脉断断续续,有很多处更已处在破碎边缘,丹田更是破了一个大洞,连带生机也已消耗殆尽,接近干涸…… 这样的沉重伤势,莫说黄袍人,就算当世知名医者也要回天乏术,徒叹奈何! 玄冰的阅历何等丰富,现在的修为已经是圣元境巅峰,距离长生境也只有一层窗户纸的距离;远在这黄袍人之上,更兼有心算无意的优势,想要瞒过他却是轻而易举,何足道哉。 “嗯,原来如此。”黄袍人皱皱眉。放开了玄冰。 叶笑在一边,焦急的问道:“这位大人想必已经知道我老婆的状况了?还请告知,给个救命之法,拜托了大人……” 黄袍人不耐烦的说道:“我又不是医生,哪里知道你老婆什么状况,如何救治!” 哼了一声,就此转身而去。 后边兀自传来叶笑焦急的呼喊声:“大人,你不是说你精通医术么,怎地也不给个诊断,说出点所以然哪,你……你怎这样啊……” 那边正等着汇报的紫袍人修为深湛,自然不会错过叶笑的呼喝,面色更显不愉, 黄袍人急疾过来回话道:“禀报大人,这四个人乃是……姓名是……原因为……此病严重,丹田被击破;生机干涸;经脉破碎,只是勉强维持……” “综上所述,这个人说的应该是实情。至于之后如何,请大人示下。”黄袍人躬身说道。 “嗯。” 紫袍人淡淡道:“既然是落难之人,就不要难为他们了,让他们退开一边,别耽搁大军行动就好。告诉他们,等我们破开雾瘴山,他们就可以从此处离去了,他们能够在此遇上咱们,乃是他们的机缘,无谓断人生路。” “是,还是大人心慈。” 黄袍人再度转回过来,对着叶笑道:“算你们运气到了,我们大军此来正是为了破开雾瘴山的阻滞而来,你们且躲得远些;莫要在此碍手碍脚,等我们破开此山雾瘴之后,前路自然通畅,你们便就瞬时长驱而入,去寻找那个什么不世神医吧!” “多谢大人,太感谢了……”叶笑打躬作揖,连连道谢,满脸的感激涕零。 连声道谢声中,一手扶着玄冰,一手拉着月霜月寒,四个人就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小兔子,向着远方的树林边缘走了过去,不过须臾身影便被茂密树林尽数遮蔽。 紫袍老者看似低垂着眼帘,实则眼底的神光却始终注意着叶笑这边的动静。 神识更是一路尾随叶笑四个人去到了树林深处,开始利索的扎帐篷,这才收回注意力,心中终于释然:原来还真的是凑巧,并不是其他几位天帝那边的人…… 想到这里,终于放下心来,紫袍老者一挥手:“派人进去侦查,确定此山环境氛围!” 黄袍人一挥手,喝道:“黄队出来一百人,进去侦查环境。” 一队黄袍人悄无声息地走了出来,随着哗啦一声响,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已然罩上了一层看起来古怪至极的盔甲,竟连眼睛也都遮住了。 在穿戴完毕之后,更在身上不知道什么地方按了一下,随即那古怪盔甲突然出来蒙蒙的亮光,萦绕周身。 然后,为之人一言不,当前率先踏出一步;而后的一百个人,便如同一体一般,整齐的走向了浓雾! 前后不过眨眨眼的功夫,合共一百个人的队伍,已然全数消失在浓雾之中。 密林深处,月霜眨眨眼,道:“大哥,你说他们的盔甲能够抵挡那毒雾吗?” 叶笑一脸迷茫:“应该能吧,不,肯定能,你嫂子的性命全靠这些兵爷了!” 手掌却是竖在胸前,向着月霜摇了摇,两女顿时明白了。 不能。 对此,叶笑自问心中有数。银鳞金冠蛇身上的鳞片,现在就算是比不上龙鳞,也已相差无几了。然而纵使是这样的坚固程度,进去之后只得那么点时间就被腐蚀得七零八落,这还没计算银鳞金冠蛇本身的抗毒性,雾瘴山中毒雾的毒性之猛烈可见一斑 而入山侦查的那一百人小队,身上盔甲虽然看起来很周全,很神异,算得上是有备而来,却仍旧未必能抵挡得住此山毒雾腐蚀。还有一层,他们进去的程度,肯定是要比银鳞金冠蛇去得更加深入的。兼之他们的度虽然快,但,却绝对不是全力以赴。 综合这些因素之后,这些人只要是进去了浓雾之中,就再也没有出来的机会了! 绝对没有! 果然,在等候了良久之后,突然间浓雾深处响起来一声长啸,充满了绝望和惨烈:“雾瘴奇毒,盔甲抗御不足!大将军小心!兄弟们小心!” 到了最后几个字,已经是声音弱了下去。 显然出声之人已经无能支撑下去了。 而这一声惨烈的大吼之后,里面便再也没有了半点动静。 唯有浓雾依旧氤氲,平静无波。 然而这会所有人观视这平静的雾霭,心头都下意识地冒出来了一股彻骨的寒意。 一百个人。 这只百人队可不是寻常兵士,而是一百位实力相当不俗的高阶修者,冲进了浓雾,最终就只喊出来了这么一句示警的话,此山毒雾之霸道,却是可惊可怖,令人胆寒! 那紫袍老者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他凝视了雾瘴山半晌,忽而沉声道:“子午!” 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一个精悍年轻人一步站了出来。 “你穿上盔甲,内里再以灵力化出第二道防线,以最快度进去看看状况。不要多做逗留,更加不要贸然尝试毒雾强度,进去后马上出来!”紫袍老者缓缓地面授机宜。 “是,大人。” 这个被叫做子午的年轻人迅将身上的外层衣袍除去,换上一身与之前百人同样的盔甲;一步步走到浓雾之前,突地深深吸了一口冷气。 随即,子午整个人化作了一道光芒,一道电光,急疾冲入了浓雾之中。 “圣级四品。”叶笑心中念叨。 貌似就只过了一个呼吸的极短时间,再见电光疾闪,刚刚才冲进去的子午,又再度冲了了出来,普一脱出毒雾笼罩范畴,整副躯体径自在地上连连滚动…… 触目所及,此人身上的全身盔甲此际已经被腐蚀得所余无几,在他的身上,脸上,更有被腐蚀侵蚀过的无数斑点,此人在毒雾之中逗留虽暂,但所受的侵蚀伤害却已是遍布全身,是以才一出来就满地打滚,一方面是疼得难忍,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借助地下泥土擦拭磨灭身上的侵蚀伤势…… 紫袍老者上前一步,两手一压,强行制止了那人的滚动之势,脚尖一挑,登时将子午的身子踢到空中,随即光芒一闪,一把刀刷刷刷的连续闪动…… 同样是眨眼功夫,足足上百个血块,从子午身上削了下来。 那些尽都是遭到腐蚀的位置,紫袍老者眼力过人,刀法更是极尽稳准狠之能是,子午身上所有已经呈现出因腐蚀而出现伤口的地方,全部被连皮带肉削得干干净净,甚至有些地方,连一截截的骨头也都被毫不留情地剜了出来。 鲜血飞溅。 所有被挖出来的血肉,在地上就只停留了一瞬,旋即化作了脓水。 老者眼见子午身上再无腐蚀伤处,收刀之余,却是将一整瓶丹药全塞进其口中。 身上每一道创口,都迅洒满了伤药。 又过了好半天,那子午终于停止了抽搐,睁开了眼睛,却仍是痛苦得浑身大汗。 “大人,那里面……”子午脸色苍白:“此山毒雾的腐蚀之毒远远出想象。在属下进去的一瞬间,盔甲的自我防护便告被突破,几乎全无抗衡余地,还有属下的护身灵力,也没有起多少作用,便腐蚀破碎……之前进入的一百人,大约在更前面的百丈之处,已然全数化作白骨,无一幸免……” 勉强说完最后一句话,旋即整个人就此晕了过去。 ……………… <今天是我们副版主本心姐姐的生日,让我们祝福她生日快乐;心姐这些年任劳任怨勤勤恳恳辛辛苦苦,为了我们风家付出了良多,在生日来临之际,祝福一声:生日快乐,辛苦了!>

上一篇   第1779章 北帝大军

下一篇   第1781章 天命蟾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