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9章 生死堂主的面子 - 天域苍穹

第1749章 生死堂主的面子

战斗在进行。天 』 籁『小说Ww』W.』⒉3TXT.COM 但叶笑的思绪,却在纷飞。 当日,君主阁大肆扫荡纷乱城地方势力,七莲世家众人曾有人出力相助,叶笑当时就曾经感到莫名的熟悉感觉,如今想来,那分明就是囚笼的应用!只是那些人的运用太过粗糙,只在制敌一瞬,虽然一瞬之差已经是生死分晓,但若是放在青云天域,这样的运用,实在不值一提! 甚至是此际,这青衣老者运用出来的类似囚笼之招,威能自然要比叶笑所能挥的囚笼之威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竟可以全面封锁如鬼王这样的顶峰强者,但……究其细微处,竟还是青云天域所传的奥义更深! 叶笑心下赞叹之余,却是疑惑迭出,自从自己登临红尘天外天以来,除了在七莲家族少部分人,还有眼前这个青衣老者身上之外,再没见过任何人通晓囚笼之招,相信玄冰的际遇也差不多,那么,青云天域秘传的三大玄奥到底是什么样修为境界,底限又在何处呢?! 叶笑眼中震撼之后,心念转动之间,却又有所思;因为他现,青衣人在施展囚笼的时候,似乎……其过程中尚有一些不同…… 他之施招,似乎并没有调动自身修为,只是念了一句类似咒语那样子的情况,然后鬼王被禁状态就出现了……对这一点,叶笑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种法门,实在有违自己所掌握“囚笼”之招的根本原理,好不好! 可惜除了叶笑与玄冰这俩眼界“太高”的明白人之外,所有人尽都满目惊诧,就在众目睽睽之下。 青衣人的枯瘦手掌缓缓落下,似乎只是要拂去鬼王身上肩头的尘埃一般轻柔。 但,就在那只手距离鬼王头颅尚有三尺距离的时候,鬼王的整具身体突然间抽搐了一下,随即,好似烂泥一般倒了下去。 嗯,不是倒,用倒字形容不妥当。 应该是……似乎整具身体突然间被抽走了全副骨架,身躯再无支撑的余地,变成了一堆稀烂稀烂的泥巴,从上到下,塌了下去,瘫倒在地。 瘫倒在地一瞬,竟连面目也分不清楚,成为真正的一滩烂泥,却连一点血水也没有流出来。 曾经的十二王之一的鬼王,一代巅峰高手;居然就这么诡异地被杀死了! 不,不止是鬼王本身,就在青衣老者举起手来的那一瞬间,随同鬼王一道在此的十二名手下,也在同一时间委顿在地,无有例外,全数化作了一滩滩烂泥。 举手之间,斩杀巅峰高手! 这是何等修为,叹为观止,神魔惊惧! 青衣人轻轻喟叹一声,突然咳嗽了起来,咳得撕心裂肺,好半响才勉强好点,苍白的脸上,现出一抹潮红,一手捂着嘴,一手摆了摆。 几个白衣少年轻车熟路地拿着工具过来,将地上几摊烂肉悉数收拾了起来,快手快脚地运了出去,众人从门中看过去,但见那些个烂肉,全数都被扔在了距离这座酒馆不远的一个所在。 哪里,是一处颜色很是怪异的山丘。 之所以说是怪异的山丘,因为那颜色与鬼王等人的残尸全无二致。 简直就好似一滩滩血泥烂肉风干了,堆砌起来这么一个古怪的突起。 玄冰突然干呕一声。 若是不看这一幕任谁也不会注意,更加不会有人想得到,门外那上面,已经长满了青草的一个山坡一般的存在,实则……全部都是死人遗骸堆在了那里? 再想深一层,那得是多少死人的血肉,才能堆得起来那么大的一座山坡? 先关青衣老人的绝实力,再看如此慑人的亡者归处,任谁的心情也好不了,更多的是不干好! 青衣人转过来,面对大家,满脸尽是歉然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本店实在太久未曾遭遇纠纷,致使某些恶客忘了禁武的规条,令到今日变故骤起,却是打搅了众位客官们的雅兴,请继续用餐。烦恼已经解除了。” 说完,居然笑了笑。 但,玄冰脸色煞白,只怕连再待下去都不愿意,更遑论继续进食。 其实有何止玄冰,在场众人有一个算一个,若是没看到门外那个土丘的话,或者,再吃一点,再喝一点,还都能做到,对于江湖客而言,在用餐的时候出现变故,死几个人,纵使不是家常便饭也差不多,不填饱肚子就上路,可是江湖人的大忌。 但……现在…… 死人或者可以不甚在意,但在死人堆旁边用餐,那可是太需要勇气与毅力了! 真心没有谁还有胃口了! 原本的直接当事人跟着转为背景的花王也是没有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神转折。自己都已经准备好出手,准备好玩命,准备好赴死了,怎地事情就突然解决呢?! 一直到重新落坐下来,还是愣着的,心底都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什么了…… 只有叶笑,除了初初因为囚笼之招的惊现而稍露意外后,此后再也没有动声色,但他脑海之中的指令,自然也就是没有下达。 悬而未决的命令让空间里已经是箭在弦上的二货,小鹰,小乖,还有四十八条银鳞金冠蛇都是空自紧张了一阵子。 叶笑的这张底牌杀伤力绝对可观,至少也能给鬼王造成重创,但个中代价也自不菲,别的不说,四十八条银鳞金冠蛇最乐观的估计,也得死上一半,毕竟是对上一个还要胜过花王许多的顶峰强者,付出这样的代价还是必要的! 此际有酒馆老板青衣老者出手,就算叶笑有翻盘的底牌仍要表示感谢。 那青衣老者似是好了一点,却仍在轻声咳嗽着,左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脚步缓缓移动;在叶笑的目光注视中,竟然走到了桌前来。 却听那老者说道:“在商言商,对于此次本店未能即时处理恶客滋扰,给几位客造成了相当的烦扰,小店非常抱歉,所以……等下会返还此次用餐的所有费用,此外,只要客人还留在黑镇一日,那么接下来的所有开销,无论什么花销……都由小店负责买单。” 这句话一出来,全场震惊。 在场众人尽都是身负不俗修为的江湖好手,气机感应最是敏锐,每个人都有感觉到,在青衣人击杀鬼王的这一刻,小店之中原本那道桌与桌之间的神奇隔音效果,已经消除。 所以现在大家都能够清楚地听到此间每个人说得每一句话,每个人出来的任何一点点声音。包括喘了一口气,喝了一口水的细微声响。 但正因为于此,众人听到青衣老者之言,才震惊得无以复加! 先,任谁也知道,花王叶笑还有那个绝色少女以及某个龙套还能够活生生的站在这里,全都是青衣老人掌柜的的功劳,帮忙解决强梁不得止,还给赔偿,虽然这赔偿理据充足,但要不要这么客气呢?! 其次,也是众人集体震惊,以及……羡慕嫉妒甚至是恨的源头—— 要知道,黑镇的花销,可谓恐怖至极,如刚才一役完全没有台词的某龙套某王,圣级修者,但全副身家还不够在这间酒馆里吃一道最便宜的菜,便已可见一斑! 尤其,这里不仅仅只得吃喝,还有住宿,还有别的项目…… 但凡能在红尘天外天找到的销金方式,在这里,全部应有尽有! 最关键的还在于,这里的消费,绝对都要比在外界贵出去千万倍! 比如……拍卖……比如,丹药,比如,灵药,比如……等等。 甚至,包括那些……一般武者毕生难得一见的顶级美人…… 以上这些,全部都意味着恐怖的天文数字花销。 不用说太多,单只想象一下,叶笑去参加一场拍卖,就只买一件东西……但成交价格就可能是数万紫灵币,或者数十万紫灵币出去! 更何况还有别的? 青衣老者的承诺,等于一张时限内的无限制透支卡。 他怎么会给出来这样的承诺? 凭什么啊?! 在众人满满羡慕嫉妒恨的震惊目光注视之下,叶笑目光不动,轻笑道:“店家太客气了,这份心意实在太重了。万万不敢收,更加不能收。” 青衣老者一脸和蔼,轻声道:“怎么就不敢,如何就不能,这是应有之意,是小店的歉意,客人万勿推辞才是。” 叶笑淡然道:“店家乃是明白人,明白人何妨将话也说得明白……恐怕,这不仅仅是歉意吧?若是还有除了歉意之外的用意的话,仅凭店家给出的这点玩意,只怕还差些。” 青衣老者目光一亮,道:“确实是差些!叶君主果然人如其名,慧眼如炬,端的明察秋毫,能查丝毫之末。” 叶笑笑了起来:“虽然我也知道自己很有价值,但却仍想听听店主大人的说明。” 青衣老者苦笑起来,道:“生死堂之主莅临,小店岂能不竭诚招待?” 生死堂之主! 这句话普一出来,‘江湖的酒’酒馆之中此际仍在的七八十个人齐齐一脸惊容,几乎不约而同地在心里暗暗的‘哦’了一声。 原来这才是真相。 原来这个少年,这位所谓的叶君主,就是传说之中,拥有起死回生,专治必死之伤的不世神医,生死堂之主。 同时就是……君主阁的君主大人! 此事真相大白,大家原本是心中的种种羡慕嫉妒尤其是恨,全数强行压了下去,老老实实的不动了。在江湖中行走,大家最最不愿意得罪的,不外就是两种人。 其中的第一种人,自然是级强者;在拳头大就是道理大的江湖铁律范围之下,一旦得罪了这种人,那么自己的生命就此没有了保证,也许当场就没有了。 至于第二种人,甚至是大家更加不愿意得罪的,也就是叶笑这种,经过无数次检验,已经得到整个天下认可的神医、丹师、药师。 因为,这种人可以在你必死的时候,将你的生命挽回! 而只要交好了这样的人,就等于是多了一条命,两条命……好几条命! 甚至还不止是你自己的命,你亲人朋友手下的命,都可能因此而得到延续! 反之,自然就是九族该死,众人因之遭殃,你如何好得了?! 所幸第二种人实在不多,在生死堂建立之前,整个红尘天外天就只得两位。 一个是名震天下的丹神;一个是天下人公认的药神。 但,就算是这两位,在救人无数的同时,仍旧有失手的记录,也有救不回来那种必死的伤病。然而自生死堂建立之后,天外天医药史被改写,因为生死堂主,不世神医,自出道以来,赫然却从未失手的! 不管多重的伤,在他手里面,都是几天痊愈! 哪怕你整副肉身都被打碎了,只要你还能拼起来,他就能让你活! 哪怕你五脏六腑已经成了豆腐渣,只要他不让你死,你就死不了。 那怕你的神魂都已经崩碎,但,他只要出手,你还能恢复! 最可贵的,同时也是最不可思议,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凡是在生死堂求医的伤者病者患者,不存在有后遗症之说,修为也能恢复,精神也能恢复,生机也能恢复……总之,就是全面恢复,满血复活! 当真做到了必死不死,十死有生!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不世神医! 亦是堪称掌管天下人生死的那个人! 这样的人,又有谁敢得罪? 此际众人一听到这个人居然便是生死堂主,那位传说中的不世神医,顿时有很多人无限后悔起来:刚才鬼王出面的时候,我为什么就没有路见不平一声吼,挺身而出拔刀相助呢? 如果我那时候挺身而出了,就算是打不过鬼王,难以挥作用,但,这江湖的酒之中,却不会允许鬼王疯啊…… 那可是一个不需要花费任何代价就能够交好生死堂之主的机会啊! 那可是一个凭空就能让我自己多出来几条命的大好机会啊! 怎么就轻易的错过了啊! 好多人心下后悔得肠子都蓝了。 叶笑微微一笑:“店主果然是目光如炬,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在下的身份……嗯,既然如此,看来是府上有身患奇疾之人?又或者……是什么人有伤在身?” 青衣店主有些为难地扫视了一眼四周,苦笑一声:“叶君主,我们能否借一步说话?” 叶笑点点头:“这自然是没问题的!” 刚说完这一声好,叶笑,玄冰,花王,毒王四人同时感觉眼前一花,一种斗转星移的晕眩感觉油然而生。 及至四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已经身在另外一个空间里。 此间乃是一个十分安静的密室。 目测空间虽然不大,但也能容二三十人同时坐下,不显拥挤。 而房间里现在就安置了一张桌子,五把椅子,倒略有空旷的感觉 …… 叶笑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在经过了刚才的空间转移之后,他心中更加确定了一些事情。 ………… <刚从上海回来,累的宝宝不要不要的……休息几天,就会爆哦……宝宝们莫要着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