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7章 重逢、冲突 - 天域苍穹

第1747章 重逢、冲突

所谓的“仗剑江湖”,其实就是一盆双色汤上面飘了一把用萝卜雕就的小剑,左边呈绿色的小份汤,代表了江,右面一大份呈蓝色的汤,代表了湖。』天『籁小』说Ww W. ⒉3TXT.COM三则综合,可不就是“仗剑江湖”么! 可惜在叶笑看来,除了那把剑雕得颇有特色,再没有任何可入眼的地方! 接下来的“恩怨情仇”,叶笑真心没看出来典故何来,因为此菜乃是猫肉,黄鼠狼肉,鸡肉,狗肉,还有蛇肉的一锅乱炖。 叶笑初初还以为是取意龙虎斗,乃至龙虎凤狼狗大杂烩什么的,但转念一想,红尘天外天可是有正牌的龙虎凤狼,似乎没有必要整个似形代形,再想深一层,貌似恍然,黄鼠狼偷鸡,狗看家,猫捣乱,鸡……蛇偷鸡蛋…… 这其中确实可说是错综复杂,恩怨情仇纠缠不清。 最关键的是,这道菜烹调得还算可圈可点,食指大动。 再接下来的“生死搏杀”却是一道硬菜,两味主材乃是地龙肉与白虎肉;却是真正意义上的龙虎斗,生死搏杀、名副其实。 红尘人间,仍旧是一锅大杂烩;酸甜苦辣咸各种味道应有尽有,偏偏毫不驳杂,各味纷呈,层次鲜明;前一刻甜得沁入心脾,后一刻苦得肝肠寸断,再一刻辣得五内如焚…… 至尊红颜,取材地龙之脑,鸾凤之心;乃是所点的,乃至菜单所有菜品中最贵的一道,单就这点已经不负“至尊”之名。 …… 至于最后的那道汤,倚红偎翠,却是红萝卜,白萝卜,加上一些绿叶子,炖了一锅汤。 叶笑和花王一边吃,一边品评各色菜品,吃的那叫一个兴高采烈。 “来,尝尝这一道千里追杀!” “来,干了这一杯口蜜腹剑。” “再来一壶万里独行!” “我要一壶英雄之血!” “好酒!端的好酒!” 两人开怀畅意,纵情恣意,毒王则秉持一贯的谨小慎微,半晌举一箸,一刻伸一筷,直到喝了那‘英雄之血’之后,满脸瞬时红晕,说话也渐渐大声起来。 “此间……这个酒馆的主人,乃是一个人才啊……”叶笑又喝了一口万里独行,感叹了一句。 “不错不错。当真难得。”花王向来不多说话,此际却不吝给出赞美。 正在三人胡吃海喝之际。 门口一黯一明之间,却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 来人普入,一股淡雅香风已先一步幽幽传播,然其举动间,却又好似送入千山冰雪寒飚。 众人齐齐瞩目,却见门口一个白衣女子,长如瀑,双眸如星,浑身上下,萦绕着一股冰山雪原一般的生人勿近气息。 虽然身材窈窕,但那份冰冷,却让人望而却步。 虽然蒙着黑纱,但能够在此间喝酒吃饭之人,哪一个不是目光毒辣之辈?人人都能够看出来,在这蒙面黑纱之下,绝对是一张倾国倾城的漂亮脸蛋! 众人不禁齐齐眼前一亮。 叶笑也同告眼前一亮。 只不过,叶笑的眼前一亮是入心入肺的亮,全无掩饰的亮! 花王和毒王只是看了一眼,便即转过头去;叶笑却还在直勾勾的瞩目之中,眸子中掠过一丝难言激动。 那黑衣女子正待开口问价的时候…… 叶笑那边却已然迫不及待地叫起来:“哎,那边的小娘子,一人独酌岂不寂寞孤肃,你看我这里叫了一大桌子菜,正愁吃不完,何妨一起享用如何?” 这一声并未运用传音手段,此间之人莫有不闻,更兼来得突兀,登时震动全场! 那黑纱女子听到这声音,娇躯陡然一颤,霍然转头循声看来,满眼尽是诧然。 就在众人以为双方马上就要打起来、不知道是恶少霸占少女得逞,还是少女强横怒扁恶少之际,却见那黒衣女子竟现俨然一笑,道:“公子如此盛情美意,贱妾自当恭敬从命。” 说罢,居然就这么袅袅婷婷的走了过来,一派小鸟依人的款。 啪啪啪…… 一地眼球乱蹦弹。 此间众人任谁也能看得出来,这女子修为高低尚不得而知,但其功体早已彰显其冰山特质,如冰似玉,高洁不容浊流,脾气决计不会好到哪里去…… 但却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少年这般轻薄放肆的一声召唤,那极之罕见的冰山美人居然就那么走了过去。 不少人眼睛直,呆呆的看着那一桌。 难道竟是人不可貌相?! 我们集体看走眼了?! 只见那白衣少年站了起来,上前迎上一步,大手一伸,径自很流氓全然不掩饰地去牵那女子的小手,一脸猪哥款、满面禽兽样,用大灰狼哄骗小绵羊的口气说道:“慢点,别摔着……” 就在众人的眼睛越瞪越大的之际,赫然…… 真实不虚的,那只咸猪手毫无花假地牵住那女子白玉一般的小手。 而且,那女子貌似很顺从很闻讯地被这少年牵着手,款款落座。 “这个好吃……” “这个也好吃……” …… 白衣少年在殷勤布菜,那女子照单全收,白衣少年说什么好吃,她就吃什么,全无犹豫,更是半点也不怀疑菜里面是否下了毒,有没有下了药。 “卧槽……” 里面,一个虬髯大汉眼珠子几乎都要掉地上了,张着嘴巴,下巴差点没脱臼。 “这也行!?” 其实又何止那虬髯大汉一人,在场众人基本有一个算一个,齐齐在瞪着眼睛,不眨眼地盯着这边,人人都是感觉,这情形似乎是太玄幻了吧…… 这泡妞也泡得太容易了吧? 这这这…… 老子闯荡江湖一辈子,都没找上老婆,实在憋不住兽性大的时候就去窑子里快活快活,但是却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呢…… 难道一切都是因为老子脸皮太薄? 又或者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之说不虚?! 眼白白地看着人家在那一桌上居然短短时间就聊得谈笑风生,所有人都感觉肚子里冒出一股莫名的酸水。 那小子凭啥就这么吃香?不就是个小白脸么,人样子长得好了不起啊! 吃着吃着,喝着喝着,说着说着……那边的画风貌似又有改变。 只见那少年拉着那少女的手,在深情款款的说着什么,那少女黑纱蒙面看不到表情,但眼波流转,却是千肯万肯的样子…… “卧槽……受不了了!这年头好白菜全让猪给拱了!!”一桌客人黑着脸,扔下一代紫灵币一肚子的憋气离去了。一看这货脑袋上一个大大的肉瘤,就知道肯定没媳妇…… 那冰山女子,自然就是玄冰! 冰儿见到久违的公子显临,自然瞬时冰山不复,秒变贴身小丫鬟,千肯万肯什么自然是情理之中事,就算是千啃万啃……嗯,这个也是愿意的,不过得到晚上才能实行! 叶笑玄冰两人其实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偶遇;彼此自然是不胜之喜。若不是碍着周围人太多,某丫鬟只怕早已经扑到了叶笑怀里。 至于周围的人在说什么看什么……那是全然不在乎的。 叶笑自然更加的不在乎。 但还是有人在乎滴。 才待相询叶笑玄冰来历之际,花王突然猛地抬起头。 因为桌边上,已然站了一个人。 来人乃是一个身形魁梧的彪形大汉,整副身子好似铁塔一般,一扬熊掌也似的大巴掌,就要拍在桌子上,口中大大咧咧的说着:“小娘子……区区一桌子残菜算得什么,跟我到那边去,那边有更好的!” 这句话出来,叶笑玄冰和花王三人尽是眉头大皱。 毒王蓦然抬手,意欲阻住了那只手下落之势,然而双掌接实,但不禁脸色一变。 毒王抬手接是接住了来人的下落掌势,但来人修为却要胜过毒王一筹有余,若非全力支持,只怕连他自己的手都要一并拍在了桌子上;那大汉嘿嘿一笑,得意卖狂道:“这桌倒还有个过得去的高手……不过,小娘子,就凭这位的些许实力,可不够本钱护着你。” 不待叶笑话, 玄冰陡然身形一端,面上瞬时染了一层冰霜,轻吐一字:“滚!” 一句话,一个字,如同冰渣子崩了出来。 那大汉的脸色登时沉了下来:“你这小娘子怎地这么不识抬举,这个小白脸屁都不敢放一个,一点担当都没有,分明就是一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的货色,找男人可不能光看人样子光鲜的,那种吃软饭的玩意把你卖了你还得倒着替他讲价,还是得找大爷我这样的,就算不中看,用得舒服够劲啊!听大爷良言相劝一句,咱们就从这顿饭开始,好来好去,好聚好散,你好我也……” 那大汉话中下流意味越说越露骨,话还没说完,却听“啪”的一声脆响,一记清脆的巴掌正整扇在那大汉脸上,那大汉整具魁梧的身体登时翻着跟头摔了出去。 却是玄冰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拍了过去。 玄大长老那是什么人物,如何能容忍这家伙在自己面前这般胡说八道、肆意诋毁? 但就这一出手,叶笑却是大出意外,大感惊奇,又或者应该说是惊喜得喜出望外。 因为玄冰这一巴掌,度,修为,时机……等等,无不恰到好处,尽显高手风采! 要说青云天域之人本就比红尘天外天之人更注重招法技巧力道的掌握拿捏,玄冰能够有此一招也不算多意外的事情,可但是,那魁梧大汉就在刚刚正面力压圣级一品的毒王,一身修为颇为可观,这可是光凭技巧精妙、招法准确就能做到的,必须得有相当的修为根基才能胜任! 换言之,玄冰的本身修为层次,最少最少也得更那大汉持平! 刚才惊见伊人,叶笑光顾着看佳人了,愣是忽略了观视玄大长老的修为,此际定睛细看之下,登时吓了一大跳,因为玄冰的修为,赫然已经臻至圣级五品! 这绝不是叶笑心理承受能力不高,实在是……玄冰这修为,貌似有点高的离谱了! 自己有空间在手,又无数的天材地宝堆砌,还有极多的机缘气运继承,再加上本身颇为勤勉,无数的作弊手段层出不穷,迄今为止才在日前晋升到了圣级八品! 可玄冰为什么能够进步这么快? 刚刚飞升的那会,自己实力未众人之冠,差不多是仙元境三品,而玄冰最多也就仙元境二品!一共才一年半的时间里,足足跨越了将近三十个大阶位? 这…… 这是何等的难能可贵,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当真是怎么想都无法理解、无法想象的事情。 以叶笑当前所知所识已有认知,仍旧难以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奇遇,能够令到玄冰精进如斯,就算有再多的造化奇遇那也是需要一个消化过程的好不好…… 但玄冰是怎么做到的? 那大汉被玄冰一巴掌扇得眼冒金星,足足飞出去十几丈空间,直到撞在另一张桌子上,才消了去势,而那桌子的主人亦是眼热某人的艳福,正愁着没有借口闹事,教训教训某小白脸,顿时也气势汹汹的喝骂着站起身来。 花王冷哼一声,左手轻轻一翻一覆之间,但见在这空间之中,乍现一片瑰丽芬芳,几道花墙赫然将己方的整张桌子围了起来。 万紫千红,极尽绚烂之能是。 严格来说,花墙并不很高,充其量也就半人高低。 但这道乍现的花墙,却是一种震慑,更是一种态度。 叶笑脸上淡淡笑着,用手轻轻拍拍玄冰的手背,示意其不用担心,咱们继续聊咱们的。自然有其他人解决当前的问题 花墙蓦然显临,周遭众人齐齐一阵鼓噪,有些有见识的,已经知道了对面的人是谁,刹那间都是脸色一变。 “花王?!” 身后不远处的一个老者一下子站起身来,震惊的失声叫了出来。 当年花王纵横天下,所到之处,百花盛开,虽然已经数万年不履江湖,但关于花王的传说,却是仍旧存在,仍旧脍炙人口! 花王冷冷一哼,淡淡道:“本座不履红尘经年,不意还有人识得本座。我家主上在这里用膳,意外与家人久别重逢,本是喜事,但仍旧不希望被外人打搅,坏了好心情。” 冷厉的眼神四周一扫,警告之意毫无掩饰。 众人心中的登时了然,怪不得那冰山仙子一般的出尘姑娘竟然这么容易就过去了,原来是久别重逢的小两口,这就怪不得了…… 然而,相比较花王解释前事,其另一句话却是让所有听到的人心中震撼至极! 我家主上! 花王是什么人?那是当年是纵横无敌的传奇,现在更是传说中的存在!那么,有什么样的人物,能够被花王叫一声主上呢!?

上一篇   第1746章 江湖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