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5章 黑镇 - 天域苍穹

第1745章 黑镇

这个决定显然与叶笑之前横行无忌的行径迥异;在花王的介绍之中,这座雾瘴山固然险恶非常;但险恶的根本原因在于满山笼罩毒雾毒瘴,这层危机对于一般人或者是绝大多数修者而言,确实是难以逾越的天堑,但君主大人是什么人,乃是万毒不侵的存在,身边还跟着一个有毒王之称的自己,区区毒雾毒瘴,实在不算什么…… 之前说绝魂岭的时候,危险程度几乎就是等同送命死厄,君主大人还是选择了违禁例,力闯死关,怎地面对眼前的区区雾瘴,反而要避而不会? 这似乎与君主大人的人设不符的说呢! 花王显然对于叶笑的选择也表示不理解:“君主大人会否对这雾瘴山的危险有所误判,这雾瘴山对于寻常修者确实如同天谴,但对于我等,却又是另外一回事;绝魂岭雾瘴山两相比邻,我观察此山多年,敢断言说一句,这雾瘴山里面除了毒雾毒瘴外,所谓的隐秘杀机,实则也就只是几头剧毒灵兽画地自限称王称霸,绝不会当真有什么巅峰高手在这里潜藏。天『』籁 小说Ww W. ⒉3TXT.COM” “以我们的实力,完全可以轻易屠戮掉,这非是无意义的动作,据我这数万年间的观察,这雾瘴山里面,定然存在有某项剧毒至宝……往昔我深陷桎梏,虽明知有至宝在旁,也无觊觎之意,但此际,这等宝物近在咫尺的宝物,竟不取之,未免可惜!君主大人的功体特性殊异,正是一切毒物的克星,雾瘴山于大人而言,乃是全然的通途,绝无阻滞可言!” 花王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通,显然是以为自己一通吹,把雾瘴山的危险过度放大,令己方警惕过甚,更是意欲说服叶笑长驱直入雾瘴山,取走此山中宝物, “我们还是要飞过去。”叶笑眉目之间,有淡淡的忧虑:“宝贝我自然是想要的,不过,我这一路上扬名,最主要的原因乃是为了让我的兄弟,我的家人前来找寻我,一家人再度聚。他们只要得到了我的消息,就一定会向着这个方向赶过来……” “我们不怕这雾瘴,却不代表我的兄弟和家人也不怕。” “那些个宝贝,我们大可以回程之时再来取。” “但他们万一有了伤损,或者因为闯进这雾瘴山而涉险,却将是我的毕生遗憾。” 花王为之动容:“君主大人至情至性,待友至诚,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们立即飞过去。” 将心比心,花王作为阔别了家园无数岁月的过来人,委实是“很”能够体会叶笑心情,纵然有无暇瑰宝之前,相比于能够与久违的亲人好友聚,是此是彼,见仁见智! …… 三人更不怠慢,齐齐腾空而起,节节攀升往上急蹿。 百丈! 三百丈! 千丈! 三千丈! 毒王已经渐渐感觉到自己呼吸急促,可是眼前那代表着雾瘴山的浓浓雾瘴,还是没有任何的减弱的迹象,似乎这雾瘴山,已然凌驾于云霄之外! 三千丈高空之上,罡风呼啸,刮面生寒,如同一柄柄利刃,在三人脸上急疾掠过。 这样的环境氛围,对于叶笑与花王而言不足为道,但修为只得圣级一品的毒王却是渐渐力有未逮,花王悄然伸手,搭住了毒王的肩头,刹那间,三人上升的度,陡然快了一倍。 毒王眼中露出感激的神色,他如何不知在这个氛围状态下的自己就是个累赘,此际得到花王援手,却是一份不小的人情! 或者这事于花王只是举手之劳,但毒王却不能不记在心间,暗暗下了一个愿心,自己若是有所成就,定要回报花王的这份人情! 三人一路攀升到万丈高空之上,周遭环境才恢复了蔚蓝之色! “花王兄所言不虚,这雾瘴山之下定然藏有极之特异的宝贝!”叶笑俯瞰下方,眼看着那足以撼山拔岳、剿杀圣级初阶修者的强烈罡风,竟然完全吹不动的罩山雾瘴,却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明明只是雾气瘴气,却显现出比山峰还要不可撼动的状况,这是为什么? 这代表了什么? “我号称花王,素来喜与大千千花万卉为伴,天生就讨厌雾瘴这类东西……不过我也是真的很好奇,这下面究竟藏有是什么不世奇物。”花王看着下面的雾瘴山,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位于两人身后的毒王亦是皱起了眉头。 毒王的修为远远不如花王或者叶笑是一回事,但说到相关毒物方面的所知所识,这个比较只怕就得反过来算了,诸如雾瘴山特异雾瘴之事,他在家族的时候,曾经接触到过一本残破的古籍,上面有过类似的记载,但此际距彼时时间实在太久,是以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什么具体的…… 之前计议早定,三人在惊叹雾瘴山雾瘴特异之余,却是不再犹豫,在地头蛇花王的带领下,迎着凛冽罡风,向着雾瘴山对面飞过去。 然而就在三人飞到雾瘴山正上方位置的时候,蓦然变故陡生! 下面,骤起一声凄厉至极的鸣叫。 这鸣叫声纵然来得突兀,纵然如何的凄厉,却也不关三人甚事,真正让三人意外与震惊的却是——三人同时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一阵眩晕感闪过,其中修为最弱的毒王若不是被花王扶了一把,差一点就要掉落下去了…… 几乎就在同时,一道不下数百丈长短的奇异绳索,突然自雾瘴山之巅爆射而出! 却是那浓浓的雾瘴,结成的绳索,强势来袭! 雾瘴绳索,来袭之势奇急,似乎要将三个人一并扫落。 剑光骤闪,叶笑脸上一阵红晕闪过。 君主剑再展紫极名剑初式“鸿蒙初始,紫气东来”! 此际变生肘腋,应对不但要求迅,还要有立竿见影的效果,紫极名剑初式,紫气东来虽然消耗极大,却具有分割万物的特性,此刻如何不用! 事实也证明叶笑选择的正确性—— 下面陡然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那飞来的雾霭绳索应剑片片碎裂,中间更现出一道猩红色的细细物事也碎裂了一半。 却是一片鲜血猛地洒落,血腥味扑鼻而来。 那鲜血乃是从下方百丈位置初初洒落,腥味居然逆向冲上,浓郁不散,蔚为奇观。 一起出手的还有花王,花王一手扶住险险跌落的毒王,一手瞬时凝结花剑,虽然出手慢了叶笑一瞬,剑气却是后先至,然而威能明明更大数倍的剑气,但威能破坏那绳索,而叶笑的紫气初现之招,却将这绳索彻底破碎! 花王散了花剑,看着叶笑的眼神,愈显无限奇异。 至此,他终于可以确定,叶笑修行的功体,以及与之契合的这手剑法,竟然可以完全无视实力界限! 臻至无牢不破之境! 这是什么神异的功法? 三人仍自乘风而过,对于下面变故的源头是什么,并没有出言交流。 一直到彻底越过雾瘴山,更往前数百里,落下地来,叶笑满脸通红,咕嘟一声,咽下了一口鲜血,嘶嘶的吸了两口气,道:“这雾瘴山怪物的实力颇为可观……最起码也得九品以上的实力!” 九品以上! 毒王骇然的看去,显然他被叶笑的评估惊到了! 花王沉思了一下,道:“真实战力只怕还不止于此,考虑到毒素加成,地利之便,还有这座山的未知奇异……这个怪物在雾瘴山所能挥出来的实力,只怕能够去到十一级……甚至,更高一些!” 叶笑转过头,凝望着这雾瘴山,道:“这毒物,对我无甚大用,但……对于我的那些宠物,还有……对于毒王来说,或许能够派上用场,等我们归来,记得要从这里步行通过,路过宝山空手一遭已是极限,绝不能空手两次。” 花王苦笑一声:“君主大人,不得不承认先前我的推算有极大误判,更加没有想到,这毒物竟然是在雾瘴山之巅盘踞,以我们所接触到的这个家伙展现出来威能而论,我们未必能在雾瘴山,这等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在我们一边的地界奈何得了它。现在想想,确实是我想得过于简单了,往昔经过雾瘴山的大修者也有多人,却始终无人在此山取宝,未必是无人识宝,只是因为此山中有此毒物盘踞,才尽都无功而返!” 叶笑飒然道:“这却是花王兄过虑了,天时地利人和未必就皆在对方那边,先,你的实力在这几万年中,无疑下降极多;但你现在跟在我身边,状况将一日更甚一日,及至我们归来的时候,相信你的实力必然可以恢复许多……其次,雾瘴山的剧毒雾瘴对于旁人或者难以应付,但对于我来说,却是不值一提!最后还有一说,那时候我的实力很大机会也已经跨入长生境了。再临此地之时,我们若是耐何不了他才是怪事。” 花王眼中精光一闪,下意识的喃喃自语道:“及至我们归来的时候,我的实力已经恢复了许多……”话音未落之际,精神陡然一震,沉声道:“若是当真能够如此,倒是可以和这个毒物斗一斗。” “再往前的三千里坦途,并无险要地势。也无阶大修者占据,算是被无疆海本土势力割据的乐土之所在。” 花王道:“只是那里,我当年也只走过一次,时至今日,毕竟已经四万年没有涉足这里……此地具体是否另有什么变化,我却也不知。” 叶笑道:“此地是否有什么变化跟咱们又有什么关系,直接穿过去就是。” “这片地界被本土势力各方割据,就只得前面有一个叫做黑镇的所在,乃是此处仅有的一个对外落脚之地。若是赶路赶的厌烦,或者说疲累,可以选择在此落脚……正因为于此,那里也是无疆海强梁最为集中的所在。” 花王道:“我们也可以去那里打听打听,你的朋友,兄弟,家人,有没有经过,哪里的消息往来还是很灵通的。” 叶笑登时目光一亮:“好!” …… 黑镇! 这里其实是一个极小的地方,说是小镇都算是比较夸张的说法,甚至都不如一个小村落那么大,大抵就是在必经之路的一段,斩去了该地段周遭的所有树木,留下数百丈方圆的空间,搭建了零零落落的十几栋房屋。 只是这十几栋房舍却是分门别类,各种行业齐全,举凡酒肆、客栈、赌场、妓院,澡堂子…… 这么小的地方,赫然是应有尽有,五毒俱全! 黑镇外围…… 路口的一块石头上,一个满脸好似风干橘子皮的黑衣人蹲在那里,注视着叶笑等人缓缓前来;那眼光阴冷得更像是一头毒蛇,正盯着猎物一步步走近。 这种眼光,叶笑并不陌生,很具有无疆海的特色,跟之前很多想要打劫叶笑,最终被叶笑反过来打劫的****中人无异 叶笑走上前去,柔声细语的问道:“敢问……” “十个紫灵币。”黑衣人翻着白眼,阴气森森地回应着叶笑。 “什么?” “承惠十个紫灵币,凡是在这里问话的,一个问题,十个紫灵币,你刚才问了一个问题。”黑衣人木然的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一只手指了指旁边的一块竖着的石头。 “一问一答,十紫灵币;价格公道,童叟无欺;有问必答,假遭天谴。” 一个问题十个紫灵币! 这简直是天下第一贵的问题! 而那上面居然还写着‘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公道个毛! 你咋不去抢呢,不,真抢也没这么快捷吧?! 前文提到过,紫灵币是红尘天外天最高等级的货币,在日常流通中反而不常见,毕竟一枚紫灵币就相当于最低级的黄灵币一亿之巨,这是常人积蓄一生也未必能够积攒下的天文数字,纵使在高阶修者身上并不罕见,但对于普通江湖散修,十个八个紫灵币同样全副身家,甚至如毒王这样颇有几分名头的圣级修者,能够拥有三五十枚紫灵币便可说是身家丰厚之人了,可是在这里……随便问几个问题就要倾家荡产! 甚至还未必能够问上自己想知道的问题,没听那黑衣人说么,承惠十个紫灵币,显然竟是将叶笑刚才那句“什么?”也当做了一个问题! 毒王险些骂娘。 但叶笑只是盯着这石碑上最后的八个字看了一眼。 “有问必答,假遭天谴!” 叶笑指着问道:“那是你写的么?”直接递过去二十个紫灵币。 “是我写的。”黑衣人全无心理压力的接过这二十个紫灵币。 已经好久没遇到过这等肥羊了,对于第一个问题不争辩,问到的第二个问题还这么白目,若是所有人都愿意花十个紫灵币问这种问题,自己早成一方富豪了! “此限等同于誓么?”叶笑又递过十个紫灵币? “等同。”接过。 然后就见叶笑点点头,微笑了一下,仍旧没有犹豫,也没有生气,而是立即又递过去十个紫灵币。 毒王有点傻眼,这才眨眨眼的功夫怎么就给出去四十个紫灵币了,主上你敢不敢再败家一点,四十个紫灵币啊,自己满打满算也就这么多的身家吧!这么花钱你就没有一点舍不得么?难道你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么? 叶笑还真的是半点都没有舍不得,他现在可说是无疆海第一巨土豪,身上别的不多,紫灵币却是如山如海,之前经营生死堂的诊费,其中最多的就是紫灵币,别说四十个紫灵币,就算四千四万四十万紫灵币,于叶笑而言也不是大事! 黑衣人仍旧蹲在那里没有动,手一伸,十个紫灵币就消失不见。 “黑镇这两天,有没有外人经过?” “没有。” 如此简单直白的一问一答,十个紫灵币没了。 叶笑思索了一些,又再次递过去十个紫灵币:“这段时间,黑镇有没有修为奇高的修者经过?” “没有!” 黑衣人连续收了二十个紫灵币,却只是说了相同的两个字:没有! 一边的毒王都想要冲上去砍了这家伙,这赚钱赚得也太快了吧? 前后六十个紫灵币,那可是六十亿的黄灵币啊! 叶笑又再次思索了片刻,又再递过去十个紫灵币。 这次,不但毒王愈的坐立难安,那黑衣人都有些意外了,抬起头看着叶笑,竟然主动的问了一句:“你还要问?” 叶笑将十个紫灵币递了过去,道:“当然还要问。” 黑衣人很爽快的收下,道:“那好,请问吧。” 显然,此人心下也很爽。 “请问,这黑镇之中,最可怕的去处是那一座房屋?指给我看。”叶笑问道。 这一问问得奇峰突起,突兀之极,大出意料黑衣人猛地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叶笑。 叶笑淡淡的笑道:“问题的关键,只在于十个紫灵币,却没有规定问题内容。相信在这一点上,不存在任何限制。既然我付了紫灵币,你就需要解答我的问题。这个问题更容易解答,连回答都可以省略,比划一下就好。” 黑衣人怒哼一声,转过身,指着最左侧一栋木屋说道:“是那一座。” “多谢阁下不吝言词解说。”叶笑再次递过去十个紫灵币。 接下来,黑衣人的脸色渐渐不好看了,由最初的面无表情,先红后白,又青又绿,最后直接就是黑了,比锅底还。 因为叶笑的问题不断有来—— “黑镇之中,实力最强的修者是谁?” “该修者叫什么名字?” “什么性格脾气?” “什么兵器?” “此人具体修为如何?” “什么……” “黑镇之中,第二高手是谁?” “甚么修为?” “黑镇之中……” 叶笑一口气问了上百个问题,前前后后付出了一千多紫灵币。 此际,负责收钱的黑衣人早已经是满头大汗,汗透重衣。

下一篇   第1746章 江湖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