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4章 收服花王、雾障山 - 天域苍穹

第1744章 收服花王、雾障山

在承受三尺红反噬之后,自己的神魂世界化为一片荒芜久矣;正是因为这个理由,才导致了他在这么多年隐居在这里,一身修为不进反退,无复往昔巅峰之时的风采。』天『籁小』说Ww W. ⒉3TXT.COM 而现在,此时此刻,竟然当真看到了恢复的希望! 花王看着叶笑的手指,喉结上下颤动,满脸迫切,原来……他,真的能够帮我恢复。 那一点紫色混沌竟然神妙如斯,连号称尽染大千的三尺红尘也可以为其化解?! 叶笑喘了几口气,脸上一片潮红隐隐的掠过,沉声道:“以花王陛下的修为造诣,相信此际可以感觉得出来了吧……我自言能解三尺红尘的反噬,这并不是虚言。” 花王缓缓点头,道:“不错,你确有能够解除三尺红尘之能!不想本座沉寂于此,竟成了井底之蛙……只是,就算叶君主乐意相助本座化消灾厄,却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事情,刚才那点紫色混沌,对于叶君主而言,只怕也是虚耗极多,代价不菲吧!” 花王乃是大行家,刚才叶笑脸上略过的潮红,自然逃不过他的样去,错非竭尽全力,功体大损,以叶笑的修为境界断断不至出现那样的状态…… 然而那一点紫色混沌的应用效果固然堪称立竿见影,但对于总体效果仍是杯水车薪,就算叶笑不惜功体损耗相助,也绝非短期可以解决, 这点不但花王知道,花王更相信叶笑本身也知道! 叶笑微笑道:“放眼整个天外天都无法解除的反噬,若是全然不付出一些代价便可轻易化解掉,岂不是太过儿戏了?!” 花王深以为然…… 而空间里的二货和小乖同时翻了翻白眼。 无耻无良无下限的主人,又在那里吊高来卖了! 刚才那些紫气,连空间内存的亿万分之一都算不上,亏你说得如此艰难,还要故意弄出应付维艰,精力透支的德行,不过就是想让花王更多的承你人情罢了。 所谓难者不会,会者不难,三尺红尘的反噬,对于其他人而言确实无解至症,可是对拥有无尽空间、东来紫气,还有虚空灵藤的叶笑而言,根本不算是什么问题好不好?! 做作的主人,你还能不能更无耻,更无良,更加无下限一点了?! 事实证明,竟然是可以的—— 花王缓缓点头:“事实证明了你的手段,之前你让我选择,若我选择了你,你想要让我付出什么代价?” 叶笑沉吟半晌,道:“花王也是明白人,我就把话说在当面,要想催生刚才那么一团紫气,差不多便是我的极限了,接下来我需要差不多三天时间才能恢复元气,当然,这是以我现在的修为来说;以后若是功力再做突破的话,或许还能够加快……” “所以,花王陛下若是想要彻底解除禁锢,就需要和我在一起……嗯,结伴同行一段时间。” 叶笑一脸我很无奈我也不想这样的说道:“说句心里话,将花王陛下这样的大能者放在我的身边,于我的修途未必就很有利,但……谁让我碰上了呢!” 空间中的二货与小乖,两小面面相觑,半晌无言…… 人,居然可以没下限到这个程度,真不愧是我们俩个主人哪! 花王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依照生死堂的惯例,救人一命,须得给出一个承诺或者……就此为你效力?!” 叶笑道:“要花王殿下投效本阁自然是有强人所难之嫌,本座虽然很渴望,但是也不想让花王殿下为难。相见便是有缘,大家交个朋友,彼此互助也是应有之意。” 叶笑虽然很腹黑很无良还很没有下限,但这等红果果威逼利诱的事情还是干不出来的,再者对叶笑来说,多了花王投效,自然是助力良多,却不免令自身此次锻炼之行大打折扣,相比较于花王投效,能够得到一个承诺便已经是可以接受的方案! 不意花王思索了片刻之后,却做出了一个大大出乎叶笑意料之外的决定:“我跟你走!为你效力!” 叶笑不禁愕然,万万没想到事情会进行得这么顺利。 他可是准备了一箩筐的说词,准备说服花王,且当前的阶段性目的成果,就仅止于一个承诺而已,就已经算是成功了。 虽然在见到这位花王的第一眼,在二货和小乖提醒下,知道了花王身陷三尺红尘反噬的桎梏之后,叶笑就已经决定要收服这位花王。 这无疑是一个天赐良机机会! 为自己的君主阁,再一次填充顶尖高手的天赐良机机会! 但花王是什么人,那是实打实的当世顶峰强者,至少在叶笑想来,绝非三言两语可以说动的! 原本以为自己可能要将各种利害关系掰开揉碎,说得口干舌燥,说得天花乱坠,这才有一点希望说服花王,给出一个承诺什么的,建立初步的交际关系就已经可以了…… 至于更深入的关系,叶笑自信自己的大把底牌,一定可以把某王砸倒,龙凤双王、赤火神君的案例历历在目,某王又何能例外! 不过有自信是一回事,事实又是另外一回事,怎么才刚开了一个头……就…… “花王陛下真是痛快,我能知道为什么?以我现有的功力修为而论,这个疗程只怕会长得很……”叶笑诧异问道。 “原因有很多。先,我想要活下去,长久的活下去;其次……我想要留住我的性命,收服三尺红尘,这个已经桎梏了我无数岁月的梦魇;其三……”花王眼中流露出一股难以言喻的眷恋之意:“也是我当前最迫切的一份意愿吧……我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回家了……” 声音中,那份难言的眷恋,那股刻骨的思念……让一边听着的毒王都是突然间鼻子一酸。 “我当初身中反噬,状态每况愈下,直到来到这绝魂岭,借助此地特异地势,吸取死气,转化生机,苟延残喘……而我的家人……他们只要跟我在一起,就会被我这种反噬的力量,毁灭生机……家中老妻算来已经有数万年岁月不见……” 花王惨淡的笑一声:“数万年前,我知晓我之状况堪虞,最终选择了不辞而别……也不知道,时至今日,他们如何了……” “如今,叶君主给我带来活下去的转机,我怎么会放过。叶君主当前的修为层次尚浅是一回事,但能够对三尺红尘的桎梏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却又是另外一回事,纵然三天一次的疗程拖沓又如何,已经可以使我逐步摆脱桎梏的束缚,这对我而言,已经是莫大的奢望了!” 花王雪白的衣服在风中飘扬,声音就像一声悠长的叹息:“人生有憾。能活,便不甘心死。” 人生有憾! 叶笑沉默了良久,道:“明白了。我可以做出保证,花王兄的决定绝对不会后悔,你的心愿一定可以得偿。” 花王微微一笑,道:“你可知道,你给了我两种选择,一种是做你的朋友,一种是做你的属下……但我立即选择了为你效命,为什么?” 叶笑下意识的反问道:“为什么?” 花王缓缓抬头,眼睛看着远方,道:“因为……我不敢赌。” 叶笑再一次沉默。 人一旦有了希望,便希望将这份希望成真的可能性最大化,朋友与属下终究亲疏有别,这份有别,纵然强如花王这等顶峰强者也不敢赌! 自古艰难唯一死,故人诚不欺我! …… 叶笑带着花王,毒王,三人悄然度过绝魂岭,一直去到了千里之外,作为唯一观看了笑君主与花王一战的旁观者的毒王还是感觉所见一切太不真实,如同做梦一般的荒诞! 君主大人不仅平安经过了绝魂岭,而且……还收服了花王这样一位顶峰强者!? 甚至很大程度上还是那位顶峰强者主动誓言投效的! 这……这会不会太儿戏了一点呢!? 这真的真的是真的么? 毒王一路上几乎隔一会就拧一下自己的大腿,尝试用这种痛楚的手段确认当前的真实性。 此外,毒王还有一种深深的惭愧:人家花王是什么修为?自己是什么修为? 花王号称花中之王,是因为人家可以掌控万花生机,可谓是名副其实;众望所归,可自己呢,不过就是在无疆海边缘地带有些名头,在用毒方面有些造诣,居然也混出个王者头衔。 毒王!? 正所谓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自己真的拥有毒中王者的资格么?有什么资格与花王并列么? 正是基于这点想法,这一路上毒王都几乎是佝偻着行进的…… 叶笑很快就察觉了毒王的心思,转念间不由得也感觉有趣,干脆停下脚步,指着毒王对花王道:“花王兄,跟咱们同行的这位也是一位王者来着,毒中之王。” 花王意外的看了毒王一眼,颔示意。他自然看得出来,这位毒“王”的修为满打满算也就圣级一品水准,大抵可以归入他吹口气就能吹死的范畴。 而在红尘天外天,够资格跟自己并列王者之称的存在,寥寥可数,可眼前这位毒王是什么鬼,难道现在随便什么人都敢自称自己是某某之王了,会不会太儿戏了一点?! 毒王闻言登时满脸通红,满眼尽是惶恐的道:“所谓毒王云云,只是一些见识浅薄之辈胡乱吹捧出来的名号,以在下这点微末道行,何敢称王?尤其是在真正的王者面前!” 叶笑闻言摇了摇头,沉声道:“毒王,所谓术业有专攻,无谓妄自菲薄,若是连你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专长,未免辜负了你往昔的所有努力,你现在或者够资格称为毒王,或者不够资格,但若是连一点点成就毒中王者的信心和劲头都没有,你还是现在就改名吧;反之……若是你有想法,有信念,你终究会有一天成为真正的毒王!” “在我这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叶笑道:“只看你……敢不敢想,去不去做!” 毒王满脸涨红,只感觉心头滚烫的一股热气蓦然冲上来,忍不住呼吸急促,道:“君主大人当头棒喝,一语动心,我无论如何也会保住我的毒王名号!让自己能够真正对得起配得上,毒中王者这个名头!” 叶笑点点头:“一份天赋加九十九份努力便意味着成功,那一份天赋你已拥有,余下者就是看你能够努力到何种地步,之前我予你那部五毒秘术若是确认完全融会贯通了,第一时间告诉我,我这里尚有另外几册毒门秘典!你的毒王之路,别的忙我帮不上,但帮你夯实基础还是可以的!” 毒王的心情激荡莫名,突然跪了下来:“某此一生,愿为君主大人肝脑涂地!” 叶笑凝望着他良久,点点头。 一直到了现在,一直到了毒王彻底归顺自己的时候,他却还是不愿意吐露自己的真实姓名身份来历背景! 这个毒王的身上,到底存有什么隐秘? …… “过了绝魂岭之后,便是雾瘴山了。”花王指着稍远处一片浓雾笼罩,伸手不见五指的地界 道:“说起来这雾瘴山,亦是一方险地,因为从进入这座山的范畴为起点,萦绕这座山的每一片雾瘴,都有剧毒!随口一个呼吸,都等同在自杀!” “千万别笃信自己修为不俗,可以短时间的避毒就大意,先,没有人当真知道这雾瘴山具体有多么辽阔,一旦进入这等被毒雾瘴霾全方位笼罩的地方,就算方向感极好的人,也难以确保自己不会迷失方向,其次,这座雾瘴山上,虽然没有修者在此潜修,却隐有不知名的凶残生物,一旦遭遇,战事不免!基于这两层因素,就算是一等一的大修者,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够支撑到通过这雾瘴山,至于寻常修士,却是绝难成行的!” “所以,无疆海西线的关山十九重,这雾瘴山亦名列其中。而正是因为这雾瘴山,才有了更前面的绝地,绝魂岭。” 叶笑闻言不禁一愣:“这雾瘴山竟险恶至此,那岂非无法通过?!” 花王微微一笑,轻轻摇头:“君主大人一叶蔽目矣,我刚才只说若是穿行此山,绝难成行,却没有说无法通过,事实上,多少年来,凡是有要事需要经过雾瘴山的强者,都会选择凌空飞渡,虽然雾瘴山的上空也有毒雾瘴气,但较之下方要单薄许多,难以对高阶修者造成影响,更无碍视野,是以通过并无太大困难,换言之,只要不是试图徒步通过雾瘴山,却也不算太难的事情!” 花王顿了一顿才道:“却不知道君主大人打算要如何做?” 叶笑神色一紧,目光一闪,旋即便做了决定,道:“我们飞过去!” 在一边的毒王闻言之下不禁大感意外地望着叶笑。

下一篇   第1745章 黑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