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2章 长生威势、赌! - 天域苍穹

第1742章 长生威势、赌!

面对花王那口看起来柔弱的,全然由花瓣组成的奇异花剑,叶笑感觉到了一种极致的压力,那是一种足以分割生死的巨大威胁! 叶笑之前也曾面对过许多高手,个中更有多人实力更在叶笑之上,但如今日花王所形成的生死感觉,却还是平生第一次感受到。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紫极名剑初式所衍生的那一抹紫气,便如天边太阳刚刚跳出地平线的色泽,瞬间照亮了整片山脉。 而那种给大千一切带来温暖的气势,夹杂着铺天盖地的沛然;却更有一种晨曦刺破阴霾的凌厉! 平心而论,花王花剑之上的力量威能,比之叶笑这一剑要强上十几倍;然而对上叶笑由下而上的这一剑,对拼结果却是弱胜强败,凝聚庞大力量的花海之剑被紫极一剑一剑两分。 那状况就像是烧红了的钢刀,强势突破进了冷却的牛油之中。 那是一种势如破竹的极致凌厉! 花王怪叫一声,整个人“呼”的一下子急疾逆势飞起,空中更有数以亿万计的花瓣,凌乱飘飞。 那口恍如梦幻一般的奇异花剑,在双方对撼的一刻猛地散开。 这一拼,花王招毁剑毁,人却未败! “这是什么剑法?”花王惊疑不定的看着叶笑。 眼看着自己攻击出去的劲气,在到达叶笑身前的瞬间,被对方凌厉无匹的犀利紫色剑气生生分开,徒然自从叶笑身边左右两侧呼啸而过,却是半点也没有伤到叶笑身体。 花王这一刻的惊讶当真是无与伦比;他生平对敌经历又何止千万?然而纵是面对修为远远比他更高之人,却也万万做不到将已经攻击出去的力量一下子劈开这样的程度。 更何况是修为远远不及自己的叶笑! 自己已臻长生境后期,乃是当世有数的顶峰强者;而这个叶笑,充其量也就只得圣元境**品的样子。这么悬殊的差距,几乎就是天与地的差距…… 一般来说,这种差距,绝对就是碾压式的战斗。叶笑完全不具备半点还手之力抗拒之能,这才对。但现在却出现这样出人意料,出修者认知的局面。 殊不知叶笑此际也是满心诧异! 他此次也是次运用与紫气东来神功配套的紫极剑法,之前之所以从未动用过;一来是与紫气东来神功配套拳经剑诀是到了第三层才出现的;二来这紫气东来神功的剑法,对于使用者的本身修为要求实在太高;叶笑之前虽然屡逢劲敌,但功力未到,纵然有心,也无能施展。 所幸叶笑近来功力又大有进境,总算达到了施展紫气东来剑诀的下限,此际第一次用来对敌,小试牛刀,但此招所展现的威力之大,威势之强,让叶笑本身也是大吃一惊! 二货画外音:有什么可吃惊的,紫气东来神功乃古今第一神功,盖古凌今空前绝后,有此威势本就是该有之意,要不是主人你实力太弱,修为更是浅薄,难以挥其威能,那花王何能有闪避逃逸之机,你令令如此名招初现尘寰却未能饮血,惭不惭愧?! 叶笑乍闻花王的问话,这才如梦初醒一般的回过神来,冷然笑道:“怎么,花王陛下感觉我这剑法,还值得入目?” 花王哼了一声,道:“剑法确实妙,可惜如此名招在你身上出现却是明珠暗投,暴殄天珍,看招!” 再度将手一挥,满天花瓣亦如之前风起云涌一般的极聚集,随着“哗”的一声,一口刀乍现。 一口由无数花瓣组成的刀! 这把刀亦如之前花剑一般通体五彩缤纷,却有给人一种异常协调,看上去似乎是一件色调绚烂至极的工艺品那样的感觉。 先前花剑,最初出现的时候足有数十丈长短;但这口刀,一出现的时候便只得三尺。 省去兵器浓缩的过程,代表了什么呢?! 花王一手掌握三尺花刀,抬头。凝望着叶笑,低沉的说道:“笑君主,你是君主我是王,就用你的君主剑,来接我花王刀!” 说罢身子一晃,脚下一步迈出。 他与叶笑之间,相隔不下数十丈空间,然而这一步才刚迈出,整个人竟然已经到了叶笑面前。 而在其行进路线上千万鲜花,随着他身形掠过之余,竟然尽数枯萎,化作了一地残枝败叶。 而那花王刀,却在此刻露出来绚烂夺目的光彩,便如当空烈阳,绽出万道豪光。 随着一刀悍然劈落! 周遭鲜花同时枯萎。 花王脸上露出来一丝心痛,一声暴吼:“笑君主!” 刀尖的光芒,瞬间化作了炽白之色。 至此,凌厉至极的气势,全面罩定了叶笑,叶笑在这一瞬间,只感觉整个人如坠冰窟! 面对花王恐怖至斯的攻击,心理上,神识间,竟然完全丧失了想要抵抗的情绪。 总算叶笑此际紫气东来神功流转全身,还未叶笑保留了最后一点清明,正是这最后一点清明,令到源自花王的极致压力出现了一点点一些些一微微的松动。 虽然周遭的压力二度以更强横的威势猛压过来! 但始终有了那么一瞬的余暇,叶笑在这一瞬间出剑! 剑出紫气来! 一抹绚烂的紫光猛然迸现,正面迎上花王悍然劈下的花王刀。 便如两道色泽怪异的闪电,突然对撞在了一起。 花王这一刀,杀伤力如何暂时不得而知,却是乎想象的凝实。 叶笑那斩破一切的君主剑,配以紫极灵力剑光,仍旧只是把刀气切进去三尺,便再也无以为继,止步不前。 刀气如同大山一般狂压过来! 叶笑对此变化丝毫不乱,前进不得,那就后退,疾飞退。 一边飞退,一边不断出剑。 凝实刀气如同飓风闪电,持续的衔尾追赶;叶笑君主剑狂舞,无数紫色剑光进击,迸;一道道,一缕缕,一片片的点滴冲击花王绝世一刀…… 如同一群马蜂,在不断攻击一头强大的飞鹰。 这情况虽然看来似乎接肘而至的马蜂不断地被击落,如同蚍蜉撼树一般,飞鹰仍旧在不断地逼近,去势丝毫不缓,完全不曾被撼动,实则每前进一步,每逼近一分,都在承受到极为激烈的反抗。 所差者,不过在于到底是花王一刀先一步承受不住剑气围剿而瓦解,还是叶笑气空力尽,无法再出剑气瓦解对方刀势,仅此一二! 终于…… 叶笑一声闷哼,沛然刀气最终冲破剑雨阻隔,落在他的身上,一口鲜血就此猛然喷出,直冲上天空十丈,鲜艳夺目。 颀长的身子,如同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花王的全力一击,远远不是现在的叶笑所能够抵挡。 如是飘飘摇摇一直飞出数百丈,这才“轰”的一下子撞上一块大石头,大石头应声碎裂,但叶笑却也终于借此止住了去势。 身子摇摇欲坠的站着,满脸惨白,刚刚站定,就是哇哇哇连吐三口血! 君主剑在他手中,仍旧紫光莹然,仍自迸出清越激昂的剑鸣,便如同一未被触怒了的君主,欲要雷霆一击。 正如帝皇怒极,将行伏尸百万之事! 然而叶笑却是自己明白自己事,自己已经不出刚才那样的惊艳一剑。 那一剑,已经将灵力抽空了。 叶笑的紫气东来神功修为迄今为止,已臻第三层顶峰,距离突破至第四层已经不远,若是能够成功突破至第四层的话,自己的一身修为至少能够大致“长生境”层次,对上花王,纵然不能说稳操胜券,保持不败却是一定的,可是此际,却已几可说是油尽灯枯,堪堪要败了! 但叶笑很清楚的知道, 战况恶劣如斯,应该有几层意外的缘故! 其一,便是紫极名剑初式的消耗问题,虽然紫极名剑剑招的威力,震世骇俗,惊艳花王,更一剑破花剑,但那一剑却足足消耗了叶笑过六成的氤氲紫气,换言之,紫极名剑叶笑连连施两剑的功力都没有,而这一层也是次一轮对上花王刀最终不敌的主要原因,没功力没修为配合出剑了,再精妙的剑招也是枉然! 其二,叶笑对花王的预判也有相当的偏差,叶笑初见花王,感应花王的气机并不太强,更兼在紫极名剑初式一拼下,近乎完胜对手,对花王的评价更低!万没想到花王花王刀一出,力道之纯,气脉之悠长,威势之宏大,任何一方面都是自己不足以制衡的,就算应对策略对头,仍旧落了败势! 当然,叶笑的料敌失误,主因是忽略了紫极名剑之招的层次,紫气东来神功号称古今第一奇功,够资格与之配套的剑诀岂是易于,其威能消耗本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这样的剑诀,不是花王可以抗衡的,但也基于这个结果,令到叶笑误判花王实力不过如此,第二招交锋的时候,心态已经存在了微妙的轻敌,败得无尤! 其实就当前这个局面,叶笑是拒绝的,如果早知道紫极名剑之招的消耗如此之大,自己根本就不会施展,看来自己在紫气东来神功突破第四层之前,有必要另想一个套路的剑招,君主九笑对于顶峰强者的效力越来越小,紫极名剑之招威力大则大矣,消耗实在太大,难以指望其作为克敌制胜的王牌,今日自己另有底牌,自信可以应付,但其他的战局呢,另创剑路势在必行! 叶笑深深吸气,强行忍住那种即将要晕厥过去的感觉。眼睛注视着花王,任由嘴边鲜血涔涔流下,口气却是愈的淡漠,轻声道:“所谓花王刀也不过如此而已。” 花王负手从花丛中走来,眼神异样的复杂。 清风徐凉,亿万花朵一起摇曳,芳香远播。 花王的花王刀,亦在命中叶笑之后,同样化作了漫天花瓣,就在他身周摇曳飘飞,但只需要其意念一动,就能够再次化作哪能斩破一切的花王刀,且威能不会稍逊。 但单论刚才的一击,花王并未有丝毫留手;毕竟叶笑的紫极名剑初式有点太恐怖了,甚至再来一次,花王不确定一定能够占优,所以他的这一刀,可谓是出尽全力,亦是竭尽全力的生平力作,纵使叶笑的剑法再如何的犀利霸道,也自难当,不意叶笑第二招的应招方式丕变,对拼之时虽然并没有之前一招的无匹锋芒,然而在受挫之余,丝毫不乱,一边退一边出剑, 却惊现完全不同,细致而微的波段式阻击,一招化作三千剑,一点一滴的割裂、分离、瓦解阻击自己的无匹刀势,硬生生抵消了花王这一刀过八成以上的威力。 最终虽然不免重创,却没有死。 这是花王万万没有想到的。 这一招,从头到尾都是花王占优,但花王却又没有占据上风优势的感觉, “叶笑,不得不承认,无论是你的剑法还是功体,乃至实战经验,都称得上是上上之乘,唯一可惜的只是你的修为。”花王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若是再给你一点时间,假以时日,你必然可以成就一代盖世高手,登临顶峰强者之林。只可惜,你此际已然身在这绝魂岭……” “既然来了,从你决定故意违背我绝魂岭禁例的这一刻开始……你再没有未来可言!” 花王摇头,惋惜的道:“可惜,诚然可惜!” 叶笑身子摇晃,将君主剑插在地上,这才撑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子,却仍自淡淡道:“花王陛下乃是我生平所遇的第一位长生境敌人,果然实力惊人。只不过……与我预期中的威力,仍有一段距离……” 他嘴角露出一丝平和的笑:“这一战,我败了;但是……我会有卷土重来之日;花王陛下可以胜我,但说到杀我,却是出你能力范畴的。” “若是连一点点保命全生的本事,怎么会贸然触犯绝魂岭的禁例?”叶笑哈哈一笑。 他的眼睛一直在紧盯着花王。 很明显的看到,花王在自己说那一句‘只不过……与我预期中的威力,仍有一段距离’这句话的时候,花王的眼底深处,迅地略过一丝痛楚。 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叶笑仍旧敏锐地捕捉到了这点情绪波动。 亦是因为这一点点情绪波动,令叶笑感到:这位花王陛下……似乎是有难言之隐? 这是否更代表了,长生境修者的真实威能……绝不止于眼前所展露出来的这些…… 再联想到花王这些年一直隐居在绝魂岭,并不出去的事实。 叶笑心中隐隐约约多出了一层猜测。 虽然只是猜测,却令到叶笑对于此战的后续有了新的联想,虽然这个联想的延伸,可能会对自己的安危造成一定的威胁,但叶笑依然决定要赌一把! ………… <男人历来最无奈的就是家里有事情,自己家也还罢了;老婆家有事情乃是最头痛。哪里敢不去?…… 不去的话,乃是丧心病狂的做死之举啊……泪!>

上一篇   第1741章 花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