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7章 还是局 - 天域苍穹

第1727章 还是局

方无敌心下一惊,手中亦是一空,原本紧握在手的鸟儿赫然已从自己手中消失。天』 籁 小』说Ww W. ⒉3TXT.COM 游目四顾之下,却见前方洞口位置,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小小白猫,这只小猫儿,满打满算就只得拳头大小,就那么蹲在那里,两眼尽是鄙夷的盯着自己。 而在它的爪子里,赫然有一只几乎被扒光了羽毛的小小鸟儿。 正是自己的那只鸟! “这……”方无敌见状不禁一惊。 纵然自己此际伤势沉重,实力已不到平日里的一成,但警觉从未失去,这只小猫到底是何时来到的,还有刚才那恍如白驹过隙的一掠,竟出了自己反应的极致,区区一只猫咪,怎会有如斯神?! “方兄,别来无恙啊。”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响起:“不想咱们才分手日余就又见面了,真是有缘啊。” 随着说话,一道身形颀长的人影在山洞口现身。 来人面带笑容,面目俊朗,举止潇洒,端的卓越不群。 “笑君主?叶笑?!”方无敌怔怔地望着来人,感觉自己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这个生平大敌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来到自己的藏身密洞?! “正是小弟。”叶笑淡淡的笑了笑:“方兄的记性真不错,比之头脑强得太多了!” 方无敌的鼻子都气歪了,这王八蛋此际还不忘讥讽自己是个傻叉?! 记性怎么可能不好!? 都被你打得浑身残废了,伤口还没愈合呢…… “好可怜的鸟儿啊。”叶笑从二货爪子里将鸟儿脱在手中,观视着鸟儿萎靡至极的孱弱身躯,浑身羽毛几乎尽数被拔光了的惨状,还有两条细细的小腿也耷拉着,明显断了;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由衷的怜惜。 鸟儿无力的睁开眼皮,也认出了叶笑是谁,眼神中闪过一丝更为无望的绝望。 后有狼心主人,前有狠毒少年,自己注定在劫难逃,必死无疑了! 叶笑轻轻地叹了口气,从怀中取出一枚专门针对外伤的丹云神丹,打开瓶塞,放在了鸟儿口前。 鸟儿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意外之色,居然迟迟没有动。 叶笑笑骂道:“我既然给你丹药,便不会再生吃你之心,无谓多此一举……这点道理也不懂?小傻鸟!” 鸟儿迟疑了一下,终于一张口,将丹药吞了下去。 叶笑点点头,小心地扶住鸟儿断掉的两条小细腿,口中陡然喷出一道紫色氤氲雾气,覆盖在断腿上,鸟儿舒服得呻吟了起来。 此药鸟乃灵药化形,就算有形有体,有经络血脉,终究非是真正的禽类,叶笑刚才给予的丹云神丹,对于外伤确实有莫大功效,但对药鸟这等顶级天材地宝化形的物种,效力反而不大,连正常效能的半成都不到,但叶笑喷出的那一口紫色氤氲,却是意义非凡! 叶笑所喷出的紫色氤氲,乃是最正宗最醇厚的紫气东来神功元气,对于一切天材地宝都有莫大的裨益,亦可说是对药鸟当前最急需的疗伤圣气,端的疗效非凡! 只可惜叶笑本身因为见识浅薄,还不知情! 并不知道自己一口气就令药鸟状况大好的叶笑又拿出来一种药膏涂抹在药鸟的断腿上,更用两根暖玉做成枝条状,将断腿固定在一起,浸了药液的白布,将鸟儿两条断腿包扎起来。 然后手一翻,就将鸟儿收入了空间。 方无敌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疗伤大戏的上演,却什么都没有说。 现在叶笑强,自己弱;只要叶笑一个不高兴,自己就只得死路一条!在这样的情景下,方无敌骨头再硬,也是不敢说什么的。 一念就是生死之别,既然贪生,自然怕死! 但他想了想,突然间又显勃然大怒状:“叶笑,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吧!” 叶笑淡淡的笑了笑,却没有搭话。 “你故意告诉我,鸟儿的真实身份,更故意露出破绽放我逃走!你的真实目的是利用我抓住鸟儿,利用我意欲牺牲它疗伤乃至修为大进的打算,反过来在关键时刻来做好人!” 方无敌悲愤得要死要活:“叶笑,你当真卑鄙!果然无耻!” “我卑鄙无耻?”叶笑冷哼一声,道:“你若是没有这种想法,没有将之付诸实施,为何又要将鸟儿折磨成这样子?你们相处偌久,它更认你当主人,你就是这么对待它?” “你若是没有将打算吃掉它的想法付诸实施,我又怎么会得手?”叶笑目光如同冷箭:“事实就是你打算毁掉它,而且已经付诸行动了!” 方无敌浑身颤抖:“你卑鄙,你无耻……你卑鄙……” 他不断喃喃自语着,不断的重复这几个字眼。如同梦魇着了一般。 叶笑脸上露出来冷酷的笑容:“方无敌,你这次是真的要上路了!去另一个世界圆你的无敌梦吧!” 悍然剑光再现,方无敌眼中闪过一念清明,拼命也似地跃起闪躲,可惜所有的动作,都在半空中定格。 叶笑的闪电一剑,已经刺穿了他的咽喉。 驻留在旁边的二货,大是不屑地喵呜一声,一伸脖子,空中一道氤氲的气流徐徐进入了二货的口中。 无疆海西边外围第一高手,方无敌,死! 叶笑很是小心将地面上散落的一地鸟毛一条条的收起来,忍不住一声叹息。 这方无敌……也当真可算得上是一代奇葩了。 明明身具无上福缘,本身却始终不自知;及至到知道的时候,却又自毁长城,白白断送了几千年岁月才培养出来的深厚情谊…… 只能说……时也命也运也。 一个人太过贪心不足,终究要承受反噬。 当然,还有遇人不淑,遭遇某某人,就算再有什么什么福缘,也要拱手相送…… 离开了方无敌的山洞,半空中乍现一声鹰鸣,却是小鹰从天而降,落在叶笑肩膀上,极尽亲热能是。 一人一鸟一猫,下山而去,再踏天高三尺之路。 小乖……那头药鸟的昵称,此际正自懒懒地趴在空间里。 这是叶笑为其专门开辟出来,并不与九大空间乃至无尽空间本体的一个特定空间。 这对于小乖这只小鸟儿来说,可谓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所在。 这片境地之中连一顶点的灵气都没有,四处唯一可见的就只有冰冷的石头。 小乖的眼神中此际就只余一种情绪,浓浓的绝望。

下一篇   第1728章 与鸟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