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一叶向南天,迢迢月宫雪 - 天域苍穹

第164章 一叶向南天,迢迢月宫雪

这位将军盯着刚才说话的那个年轻将军,冷冷道:“曲副将,你这般情操高尚,从此以后,你的那份军饷,就给了我吧,你只需要抱着你崇高的理想,做你的忠臣良将就好了。|| 反正军营有吃有喝有穿的,耽误不了你报效国家!你的美名,必然会传颂千古,你就是下一个传说!” 那位曲副将面红耳赤,怒道:“胡说八道,我话还没说完,你们怎么就这么针对我做什么?我什么时候说大帅不应该回去了?我是想说,英雄,也应该有血有肉!” 众人不屑地哼了一声。 黑须将军沉默的说道:“为国为家,保卫国家,什么是国家?” 他淡淡的说道:“国家,就是国与家。国家,从来都是两个字,绝不是一个字。” “只有国,没有家,不会卖命。只有家,没有国,更加是身无所属……这样的问题,争论一辈子都争论不出结果,你们在吵什么?有意义么?” 众人黯然低头。 “我们只是担心大帅……不知他还会不会回来……” “这件事……对大帅打击真正太大了……” “就是啊,大帅他……到底还回不回来呢?” “但不管大帅回不回来,这片北疆,我们要守住!” “不能为大帅丢脸!” …… 还回不回来? 这个问题,就算是叶南天自己,也真的回答不出。 至少在此时此刻,回答不出来! 他甚至都没有想过,自己还回不回来的问题。 心中唯有一念——见儿子最后一面!看看,还有没有希望。 他这一路,风驰电掣一般的拼命赶路。 心中如同有一团烈火在燃烧。 一向冷静的南天大帅,此刻却是心乱如麻! 又似乎浑身都进入了万年冰窟,连血液都几乎被冻僵了那种感觉。 “雪儿,我终究还是没有保住咱们的儿子吗?” “雪儿,我对不住你!” “雪儿,我好没用!” “我不能替你受苦,不能救你脱困,现在,连咱们唯一的孩子,我也保不住。我就是一个废人!” “雪儿!” 北疆到京城,迢迢数万里。 叶南天流星一般在大地上疾速掠过。 一叶向南天,迢迢月宫雪! 我是叶南天;我的妻子,是月宫雪,我的儿子,是叶笑! 一道剑光,始终坚持而执拗的指向南方。 我回来了! 笑笑,等我回来! 一定要等我! 有父亲在,就算是死神,也要让路! …… 就在叶南天动身离开军中之后,与辰皇帝国敌对的各方组织各地实力几乎在同时发出一个号令! 这个号令瞬间传遍了寒阳大陆,在所有杀手心中轰然响起! “悬赏十亿金,截杀叶南天!” 北疆,向来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要害之地,而叶南天,却是阻止他们获取这块要害之地的最大障碍,比眼中之钉更刺眼,比肉中之刺更刺心。 无数敌对国家所属的杀手组织,在这里都布置有超强的人手,早已在留心注意着叶南天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下手狙杀这个最大障碍。 可是叶南天常年逗留在万马军营之中,有无数的兵卒保护着,这不是哪个国家、哪个组织就能撼动的阵容,是以所有势力都只能保持着观望的态度,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对叶南天动手,就要有万全的把握,若是一个失手,势必会遭到最残酷最血腥的报复。 北疆军队的灵魂一旦被触犯,百万大军都会瞬间暴怒! 往昔,北疆草原部落可不止得十几个部落,足足有二十三个部落,首领也非是如今的呼伦狼王,而是集勇悍阴毒于一身的铁木佳蛇王,他的势力范围几乎辐射了整个北疆草原大地,超过七个部落,都与其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势力之庞大可谓一时无两,而他本人不但勇力过人,傲视北疆大地,更有一副歹毒至极的心肠,对敌无所不用其极,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的声名在北疆大地上,可令孩童止啼,可谓是彼时北疆的唯一霸主。 也是辰皇帝国最大的威胁,其危险性,甚至还要在其他两大帝国之上! 然而,叶南天的驾临,却彻底终结了铁木佳的霸主之路。 十六年前,叶南天初临北疆,便即率领辰皇北疆兵士与铁木佳统合的草原部落联军展开连番激战,虽然辰皇北疆兵士人数上居于劣势,但在叶南天的精妙战略战术布置之下,七战七胜,生生将草原联军杀了个丢盔弃甲,大败亏输。 蛇王惊觉叶南天的可怕,不敢再与叶南天在正面战场上争锋,却趁叶南天因故返京之时,布下重重杀局,无数陷阱,欲置其死地,但却也不知怎地,叶南天恍如神话奇迹一般的避开了所有的杀局陷阱,一马平川的返回了辰皇京都。 而当叶南天再度回到北疆的时候,却是蛇王铁木佳噩梦的开端,在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里,叶南天针对铁木佳所属的势力展开了毁灭性的打击,蛇王噩梦的尽头,就是——死路。 曾经雄霸草原的蛇王铁木佳最终陨落在叶南天的犀利反噬之下。 而与蛇王有关联的七大草原势力也没有逃出叶南天的反攻,在实力大损之后,被其他部落统合兼并,同样变成了历史名词。 可以说,没有叶南天的到来,貌似现在北疆部落之首,基本没有呼伦狼王什么事的,草原部落首脑,没有人不想杀叶南天,但也就是想想,真心不敢付诸行动,因为一旦失手,就等于是招惹了最可怕的死神。 即便是现如今,双方事成水火,不死不休,北疆草原一方,仍是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 然而,此刻,叶南天终于离开北疆大营,这个消息他们甚至不需要内奸,就已经知道。 而离开北疆大营的叶南天,便再不是那个不可撼动的无敌统帅了,同时还意味着,他可以杀得死了! 于是,各方势力都第一时间里,下达了截杀令! 随即,无数杀手闻风而动! 十亿黄金啊! 在叶南天从北疆返回京城的这一万多里路上,顿时就是烽烟四起,群杀汇聚! 无数的杀手,为了那高额的、甚至常人一辈子连听说都不会听说的超级悬赏,蜂拥而动。 叶南天本人还未走出草原,就已经遇到了三波截杀! 一波比一波更犀利的截杀! 可是,叶南天再次向草原,乃至整个寒阳大陆展示了一个事实。 之前叶南天恍如奇迹神话一般脱出蛇王的重重杀局,无数陷阱,其实并非是奇迹神话,而是因为他拥有恍如奇迹神话一般的实力! 叶南天一人一剑,不管遇到什么阻挡截杀,直如狂飙一般突围而出,丝毫不停,这一路之上,居然没有任何势力、任何人能够挡住他半步。他就像是一把能够斩破青天的利剑,以无可匹敌的锋芒,一路猛冲,一路狂冲。 如同一颗刺目闪亮的流星,完全没有任何停留的在大地上一闪而过! 目标! 向南! 向南! 向南! 可是,还有更多的杀手,更多的陷阱,在前面等着他。 这些人不相信奇迹,不相信神话,更加永远不会想到,他们最终等来的,不是那十亿黄金的高额悬赏,而是一个疯狂的死神! 在这个寒阳大陆的,亘古以来,就从没有任何一个人的人头能够价值十个亿的黄金! 但,一旦有这么一个值钱的角色出现了,那么,这个人在这个大陆上就是绝对不可能被杀死的!这件事情,在叶南天杀出了一个绵延数千里的血胡同之后,成为整个大陆共同的认知。 这一路,到后来被称为‘杀手死亡之路’。 导致之后数百年间,只要是杀手职业的,走上这条路,都会感觉胆战心惊。 原来,这个世上,真的是有奇迹,也有神话的! …… 在针对叶南天的决杀令发出之后,另一道刺杀令,也悄然发出! “立即干掉叶笑!” 在这道命令的署名上,有一朵朦胧的雾荷。而在雾荷上,有一滴血色! 一级刺杀令! 显然,敌国还知道一件事,如果叶南天没有被截杀的话;那么,也一定要在叶南天赶到辰星城之前,干掉叶笑! 只要叶笑真个死了;那么,叶南天固然会更加的疯狂,却也再没有了为辰皇帝国继续卖命的理由! 这一点,发出命令的那个人显然非常清楚。 这一道命令,相比较于前一道决杀令来说,范围要小很多,也更加隐秘。 但这却也是同样能够解决问题的一大选择! 至于说叶南天在事后找后账什么的,自然有下手杀叶笑的人背黑锅,跟其他人有关系么?! 一道命令,带着血色,进入了辰星城! …… 接下来还有动作的,便是北疆群狼部落了,在得到叶南天离开之后的确切消息之后,北疆群狼部落上下欣喜若狂,立即发动了恍如狂潮一般的拼命攻势,一时间,北疆战火激烈异常。 甚至,火拼的激烈程度已经渐渐超过了其他三面的战况。 随着战况的加剧,辰皇帝国在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了庞大压力的到来。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