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2章 让你去死I - 天域苍穹

第1652章 让你去死I

箫公子做梦也想象不到,在他自己臆想中十拿十稳万无一失的挑战,居然会落到当前这般,近乎全军覆没的结局。 是的,就是近乎全军覆没了,所有人都能够看得出来,那孟仙山在步相逢的大肆反扑之下,已是力有未逮,节节后退,之前顶天立地的仙山,已经被步相逢编制出来的点点星光大海所围困。 纵使如何恢弘的高山,一旦遭遇深沉汪洋,即便可以兴起些许波澜,终究难免覆灭的终局! 一如之前孟云海的遭遇一般,点滴失利,败局渐定。 “魁……根据江湖传言,曾道这云海仙山两兄弟乃是天音世家的人……”梦有疆喃喃说道。 “我的总堂主,你的反应未免有够迟钝,难道你竟始终没有想过箫公子是源自哪里的人?又有什么地方能够调教出箫公子这般年纪轻轻便有如斯乐道造诣的箫道大家?”叶笑轻飘飘的问道。 “魁说的是,是我太过迟钝了。”梦有疆摸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随即郑重说道:“魁,这天音世家却非寻常势力可比……” “嗯?”叶笑看着场中的战斗,漫不经心的应付道。 “……这天音世家,乃是天外天有数的音律家族;于音律方面的造诣,已经是登峰造极……正是基于这方面的因素,天音世家所用的武力战备固然远远算不得顶尖一流家族,却能够与五方天帝皇族众人皆有关系往来……” 梦有疆有些担心的看着叶笑:“……不知道魁想要如何处置箫公子?” 叶笑淡淡的笑了笑,悠然的转头瞄了箫公子一眼,随即轻声道:“我不管什么天音家族,地音家族,只要是想要与我们君主阁为敌,想要杀我们的人……不要说只是一个什么家族的人……就算是五大天帝的儿子,也是一定要搞死的!” 叶笑顿了一顿才又道:“梦有疆,要想成为一个强者……必须要在心中做到一点,以前你的心头巅峰定位太低,是你眼光所限,我不怪你,但你如今已经是我君主阁的总堂主,眼界还这么低,那可就是你的问题了!” 梦有疆听到叶笑的话,登时忍不住大汗淋漓:我从前眼光低,确实是我自身的问题,这是已经用现实证明了的事实,但是,那说什么……天帝的儿子也一定搞死云云?这……这太……太那啥了吧? 某人当下虚心受教道:“还请魁指点。” 叶笑道:“其实所谓心中巅峰……只要在心中做到,没有强者大抵也就够了!在这世间,除了‘我’之外,没有强者!只有我,才是最强的!” 叶笑深深道:“纵然现在‘我’不是最强的,但,未来我必然最强……” “什么传说,传奇,天帝,巅峰高手等等……尽皆不在‘我’心上!” “这才是到了这等阶段之后,所必须要有的强者之心。以此为心中大道终点,才是真正的强者之心,强者之路!” 叶笑道:“修途漫漫,最是崎岖难行,而每一个阶段之间的修者之心,亦是有所不同。在某一个阶段,鉴于你当前的眼力阅历见识,你都会有新的目标,追赶的对象……那,就是你那个阶段的强者之心。” “但在登上更高阶段的最初,却必须要做到目空一切,目无余子。” 叶笑道:“而圣级修为,正是到了我所说阶段的分水岭。” 梦有疆若有所思,若有所悟,沉淀了片刻,这才试探着问道:“那……敢问魁,在这境界之上,是否还需要新的境界,需要新的修者之心适应的全新境界?” 叶笑目光深沉:“自然是有的!此生也有涯,而修途无涯,心到了那一阶段,修途才算真正到了那个阶段!” 梦有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再说话。然而眼中却多出一股炙热的意味。 新的境界。 必须要有新的修者之心,强者之心来激,来适应! 我懂了! 星空再一次爆炸,星海斑斓跌宕,起伏不定! 步相逢脸色度转为苍白,眼中却满盈一股兴奋的意味。 对着空中还在闪烁的星星点点轻轻地躬身行了一礼。 “你们曾经是我眼中高山仰止的存在,高不可攀的顶峰……谢谢你们让我明白自己当前的极限,原来少年的梦,并不是最终的梦。只是一段路程,一个经历,一路好走,助汝兄弟黄泉聚,幽途不孤……” 在恢弘仙山出现的那一刻,步相逢也明白了……自己面对的敌人是谁。 所以他其实是很动容,甚至是很激动的。 因为……云海仙山亦是他少年之时,曾经认为遥不可及的梦想。 而今梦幻破碎,仙海成空,自己赫然登峰造极,凌驾于往昔梦想之上! 在这一瞬间,步相逢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境又有了新的提升…… …… 叶笑悄然转身,一脸温和地看向箫公子,轻声道:“其实这世间,何曾有什么传说传奇神话,所谓的传说,所谓的传奇人物,所谓的一代神话,只不过是前辈有成者留给后人一个越的目标……箫公子,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箫公子转过头,惊恐万状地看着叶笑。就像是看着一个史前洪荒巨兽。 “五局生死战,约战之时曾言明五局三胜,而此际我方已经胜了四场。”叶笑和煦的说道:“却不知箫公子你……是否还要坚持将最后一场打完?” 叶笑语气和蔼,如沐春风,但话中之意却是极尽森然,初初定约之时重点可不仅仅是五局三胜,更关键的重点乃是双方赌命,不死不休,之前在孟云海陨落在步相逢手中的时候,这场赌局箫公子一方便已经输了,只是孟仙山也是当事人,他可以选择继续出战,但他无论胜负也好,在五战完毕之后,都须得赴死完成约定,而箫公子也是同样。 叶笑此际出声,却又何异是在叫箫公子去死,面对这样的话语,纵使语气再温和又与阎王索命之声何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