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0章 离别人间 - 天域苍穹

第1650章 离别人间

但步相逢并没有那么做。 现在这种方式,才是对他最有效最有益的战斗模式—— 他不断地游走,不断地有新的霹雳电蛇环绕在场中,及至后来,一剑出去,竟显龙虎吟啸齐鸣! 旁边没有出手的另一名护卫,始终在冷眼旁观场中一切,突然脑海中生出一份明悟,脱口大吼一声:“步相逢,你……你竟然还有保留,你不是只得圣元境七品修为!” 声音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悔恨意味,还有……隐隐流露的至极恐怖!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与步相逢对战的护卫虽然落尽下风,却因为笃信自己与步相逢的修为层次相当,而自己早已踏入圣元境七品之境,根基之浑厚,绝不是步相逢这等初入圣元境七品之人可以比拟的,只要如此相持下去,只要能够挨到步相逢秘术反噬,只需一招反扑,便即获胜! 可是在旁观战的另一名护卫虽然并不知道步相逢的盗元秘术,却能得见其气脉悠长,招起招落错落有序从容不迫,莫说再相持一时三刻,就算是再长久的拖战下去,最终落败的也只会是自己兄弟,守久必失,从来就是修者大忌,更有甚者,步相逢能够打得如此从容不迫,根本就是早有制胜之能,如今只不过是在借助与自己兄弟缠战来夯实自身根基,大抵是他刚刚突破原有层次,需要如自己兄弟一般的对手,磨砺自身,以求彻底掌控当前极限威能! 而在当前这般兵凶战危的时刻还敢如此行事,唯一解释就是自己兄弟已经难以对其造成任何威胁,换言之,他的修为必然要凌驾在自己兄弟之上,自信可以掌控全局,能够随时了结此战,才敢如此做法! 步相逢却仍是一言不,脚下错步连环,半步不停,手中离别剑更是化作了天河决堤,倾泻人间,纵情挥洒,无所不至。 而散落周遭的点点剑气电光,当真就好像天际繁星,一旦存在,竟然便不再消失,直如能够辉耀万古也似。 正在与步相逢战斗的那位护卫,一听自己大哥的话,综合自己的状况,既然对方的真实修为还要胜过自己一筹,那之前的翻盘策略就此告吹,自是情知不好,心神就是一乱,脱口而出:“步相逢,你这卑鄙小人……” 只可惜,就只说了这么一句话,跟着就是噗噗噗……早已被不相逢接连不断地在身上刺了七十九剑! 这就是这一句的代价! 此人修为确实精湛,明明身中近百剑,仍未曾乱剑分身,碎尸而亡,甚至尤能鼓足最后余力,做浴血豁命一啸,但见其闭上嘴唇,在拼命地挥动手中长剑的同时,整具身体宛如皮球一般的迅鼓胀起来,步相逢目光一闪,挥舞离别剑的度亦随之加剧! 只听“啪”的一声闷响,那护卫手中的长剑应声变成了漫天粉尘。 还不止宝剑,随着离别剑剑势一展,一蓬鲜血迸散空中,却是这名护卫的一条胳膊,亦是千疮百孔。 只得一瞬之间,局面已是丕变。 场外的另一个护卫见状大叫一声:“不要!” 随即纵身前来,显然是要救助自己的兄弟。 梦有疆身子一横,已然拦住来人,喝道:“想以多为胜么?” 那人目光焦急,厉声道:“放我过去!” 来势丝毫不停,宛如疯虎一般地向这边疾冲而来,身后竟然显现出淡淡的霞光长虹。 此人竟是将毕生修为全数摧谷,一派不惜死战的气象 梦有疆哼了一声,挺身迎上,丝毫无惧。 场中,步相逢手中的离别剑左一挥,右一扫,随即一剑直刺,中宫急进! 而此际的天空中,早已满满的离别剑的剑光华彩;步相逢左一挥,左面的半边天空即时光彩锐灭,尽数化作了沛然剑光。 右一扫,右面半边天空的光彩亦随之干干净净,所有力量,悉数汇流于这一剑之中。 晨风浩荡,随着步相逢中宫突进的这一剑刺出,就在这一刻,所有人心中都充斥了荒凉萧瑟的无尽离情别绪! 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与自己倾诉着永远的离别…… 或许是人,或许是物,又或许,是这个世界…… “人生难免是离别……”步相逢长啸一声:“从此江湖不相逢……” 长剑如同流光般骤然一闪。 带着满天的剑光,带着整个世界……强势冲进了与之对战的那名护卫前胸! 整个世界,似乎在这一刻静止,万籁无声! 那名护卫兀自满脸的不可置信,近乎本能地望着自己胸前的离别剑刺目寒光,脸上点滴变化,显露出绝望的神色…… 他意欲动的最后一击,与敌同归的最终一击,甚至来不及出来,离别剑光,已经先一步冲进了他的心脏,终焉了他仅余的生命,仅存的力量! “离别吧。”步相逢轻轻喟叹一声,脸上显出萧瑟神情,竟是全无终结对手的欢欣喜悦。 这名护卫喉咙里面嗬嗬作响,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步相逢似是不愿意给他说遗言的余地,干净利落的抽剑后退。 随着步相逢抽剑后退,原本似是满天流光,突然引爆。 就在这个护卫的身体之内极限引爆! 这名护卫的身体,蓦然化作了点点星光,充斥在天地之中,每一块肌肉,每一块骨骼,都散成了星星点点的流光,在空中闪耀,一如之前剑气星光,星辉耀目…… 唯独是这世间,少了他这个人! 遥遥观视着满天星光,步相逢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一战之余,不但让他夯实了自身根基,稳固了当前境界,更让领悟了一些什么,从前没有想到过,没有生过出动的境界…… 强敌授,确实没有让步相逢感觉到什么快意;这一战的战果对于步相逢而言,本就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内的结果,不足为道,可是……藉由刚才那一战之中酣畅淋漓的出剑,极限挥,却让步相逢看到了自己的修途前路。 往昔,从来没有任何一次,将这招‘离别人间’如此的施展出来,会给敌人甚至是给自己……造成这么大的震撼! “原来如此!” ………… <这几天起点领导召见,让我去上海开了个会,刚回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