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2章 可敢与我一战 - 天域苍穹

第1642章 可敢与我一战

箫公子被叶笑露骨到几乎全无掩饰的垃圾话噎得差点吐血,再扫过周遭又再度变异的眼光,差点没郁闷得背过气去,有过半晌才颤声道:“叶笑,你不要信口开河,意图混淆视听,我只问你,你之前不是说你是垂天之叶的传人?现在叶家嫡系传人云端公子安坐于叶家军总部,你还敢说你不是冒人名讳的无耻骗子!” 叶笑冷笑一声:“垂天之叶传人?这话我什么时候说过?本座自信记性不差,但自本座出道以来,何曾以叶家传人自居过?我却不知箫公子怎会生出如此联想,到底是阁下耳朵出了问题,还是脑子出了问题,若是前者,还只是幻听,总还有救,若是后者那可要命了,脑残是没处医治的,就算本座对医术如何的自负,这这等奇葩病症,也是束手无策,无可奈何的!” 箫公子大怒:“你……” “对了,也许还有第三个可能,就是箫公子太爱幻想了,这个可是比幻听脑残还恐怖,前两者大抵是**上的问题,这哎幻想可就是神魂方面的缺失了?”叶笑冰冷的道:“我可是记得那天我一直都在否认的,甚至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大名鼎鼎的箫公子当日为什么会表现得那么软弱,好似我说什么话都能吓到他一般,就跟个怂包一般……最后还那么夹着尾巴走了,这等做派,只怕那些光会吹箫的伶人都不止于此。” 他讥讽的冷笑:“原来真相竟是如此,我也是为箫公子的大名所慑,竟思不及此……原来箫公子一直在心中想象着,本座是那什么垂天之叶的传人……自己将自己吓跑了?所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原本还道此言不实,今日才知,此言竟是不虚,本座今日再开了一次眼界,箫公子果然是箫界奇才,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 叶笑之言讽刺挖苦意味愈的露骨,口气更是极尽抑扬顿挫之能是。 箫公子气得浑身抖,但回想起那天的情况,一时间竟觉无力反驳,空自气得肺都肿了。 因为他记得清清楚楚,那天叶笑一直都在说自己并不是什么大家族传人。 而自己却偏偏向着最吓人的方向想象,一条道走到黑得自己把自己吓崩溃了。 但这种事,怎么能承认?相信任何人面对当时状况的时候,都会做出相当的联想,一切都只能归功于某人的影帝级演绎实在是太到位了,管幻听脑残联想什么事! 箫公子重重喘气,良久良久,才满满平复下来,狠狠的一笑:“叶笑,今天任你舌灿莲花,说破大天去,你也是必死无疑!” 叶笑眼中露出由衷的嘲弄:“是么?原来箫公子竟是认为当日是叶某人乃至整个君主阁捡回一条命?!” 箫公子冷笑:“难道不是么?!……叶笑,本公子且先不与你兜缠当日之事,另有一事问你。” 叶笑歪歪头:“恩?” 叶笑这会却是越的不将箫公子看在眼内,这家伙空负盛名,竟是个彻头彻尾的草包,当日就算他敢动手又如何,当日关老爷子还有宋老爷子都在左近,若是箫公子与水氏兄弟当真敢动手,他们的下场必然只得死路一条,但就这点而言,他们当日的选择,竟反而是唯一的生路。 至于当前,君主阁虽然失去了七莲世家的全力支持,但整体战力早已非当日可比,无论是梦有疆步相逢乃至叶笑本身都有了惊人的进步,说不不好听的,还真就没太把箫公子一行人太当回事,叶笑基本已经把箫公子锁定在草包级数,真心没兴趣太兜缠下去了! 然而世事果然玄奇,总有出人意表的展,已经被叶笑视为草包的箫公子却突来惊人一问—— 箫公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口气突然变得意外的平淡,然而自这份平淡之中,却蕴含着前所未有的压抑感觉:“叶笑,你其实是来自于……寒阳大6吧?” 叶笑淡然的脸陡然一变,利剑一般的目光陡然照射在箫公子脸上:“什么意思?” 箫公子看到叶笑的反应,整个身体亦是一震,眸子中流露出嫉恨如狂的神色,恨声道:“原来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叶笑踏前一步:“你知道我的来历,想必是遇到我的故人,是谁?” 箫公子突然疯狂的笑了起来:“故人?……我遇到谁了?叶笑,就凭你一个招摇撞骗的卑鄙小人,也配提及故人二字么?” 叶笑脸色恢复平静,心底却是骤然巨浪滔天。 在这座纷乱城之中,断断没有任何人知道自己的来历。 寒阳大6这四个字,自己更加是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提及过。 那么这箫公子又是从何得知的呢? 甚至还知道自己的名字。 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只有一个可能。 箫公子曾经遇到过自己的故人,诸如君应怜,玄冰,厉无量,霜寒等人。 但若是这些人……情况可就太不好了! 因为按照正常的进境,这些人绝没有人是这位箫公子的对手! 而以箫公子这等心高气傲的心性脾气,更加不可能与他们成为朋友。 而现在箫公子偏偏就知道了,这……这意味着什么? 叶笑身上的突然涌动起前所未有的疯狂杀气。 “哈哈哈……被我戳破了画皮恼羞成怒,想要杀我么?”箫公子狠狠的看着叶笑:“叶笑,本公子真不知道该说你是不自量力,还是太过不知天高地厚?” 叶笑不再说话,而沉静地踏前三步,自身涌动的气势渐次增高,恍如没有上限一般。 箫公子冷冷道:“叶笑,可敢与我一战?” “与你一战……”叶笑喃喃的重复了一句,随即脸上露出一副残酷的笑容:“箫公子主动请战?这又有何不可呢?” “叶阁主乐意赴战?这倒是出乎本公子的意料,说起来你这边五人,而我这边恰好也是五人;咱们就来个五局三胜如何?” 箫公子脸上露出来残酷的笑意:“我可没有打算让你叶笑再多苟活,只是想让你看看你的人是如何一个一个死去的!不世神医固然可以救得了伤,却不知又是否能救得了自己的命呢,能医不自医向来是古之明言!”

上一篇   第1641章 生死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