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0章 乱战起 - 天域苍穹

第1620章 乱战起

兄弟会的事情,叶家军的事,很快传到了叶笑耳朵里。 “关我屁事。”叶笑给出这一说词。 君主阁对此事确实做到了置若罔闻,视若无睹,就好像完全不知道这件事一般! 然而从这一天开始,叶家军,似乎是找到了什么方向一般,全无收手不得止,反而展开了更加肆无忌惮的扩张攻势。 “十万年后,主宰江湖;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这个口号普一出来的时候,连叶笑也几乎为之惊了一个跟头。 叶云端,你真敢叫号啊! 整个纷乱城范畴之内,就此厮杀不断,杀伐之声,竟是一日比一日惨烈。 而叶笑的君主阁,实力却也在悄然无声之中,渐次壮大,随着战事愈演愈厉,因之负伤的人,自然也越来越多。 相对的,生死堂的生意也是日益兴隆,收聚的人手一日多过一日。 然而在这一天,叶家军,一直飞扩张,横扫一切的叶家军,终于迎来了一次迎头痛击! 前所未有的迎头痛击! 因为这一次叶家军的目标,轮到翻云覆雨楼。 …… 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顺风顺水意气风横行无忌的叶家军,突然遭遇袭击;死伤数百人员; 这次变故无疑是当头一棒,然而叶家军方面的反应非是警醒,而是愤怒,叶家军自组建以来,都是出手袭击别人,何曾遭受过袭击,此事断断不能善了! 这件事情,还没有到叶云端那里的时候,叶家军方面的一位统领已经开始了反击,来袭敌人留下了专属翻云覆雨楼的身份标识。这份证据对于行事早已霸道惯了叶家军统领而言,已经是做出因应的十足证据! 如今的叶家军局面又与之前大不相同,强势扫荡纷乱城诸多势力组织,尤其是吞并了兄弟会全部地盘之后,叶家军已经占据了整座纷乱城过五分之二的地盘,势力之庞大,可谓空前! 也是因为叶家军的横扫之势,现在的纷乱城,就只余五方势力,其二是占据纷乱城四分之一地盘的翻云覆雨楼邪盟联军。 然后是看似占据六分之一地盘始终蛰伏不动,随时可能被大势力吞并的君主阁生死堂,以及自叶家军强势崛起之后一直不见动作,只得地盘数量还要少于君主阁的归真阁! 按照这样的排行,叶家军势力自然排名居,翻云覆雨楼邪盟联军居次,归真阁虽然号称无疆海十大势力之,但在纷乱城所占实地有限之极,只是敬陪末座…… 嗯,拥有六分之一地盘的君主阁那就是一块肥肉,全无实力可言,三方势力任其龟缩不出并不理会,只因为这块地盘只为最后胜利者而设,随时可以取得,眼下反而因为三方相互掣肘,暂时无暇理会! 在这样的情况下,叶家军一家独大,突然被袭击怎么能忍耐,那统领率领数百手下强势冲击翻云覆雨楼的分部;可是翻云覆雨楼的战力迥非叶家军以往袭击过的任何势力可比,叶家军的问罪之师大败亏输,合共四百多人无一幸免,全数被当场击毙。 而翻云覆雨楼的分堂,也非是全无折损也死了几十个人;随着叶家军此行统领重伤而回;事情终于闹大了。 翻云覆雨楼方面自然是不承认自己有袭击过叶家军一事;区区身份标识算什么证据,然而这已经不是双方当前撕逼的重点! 当前的撕逼重点乃是双方都死了人,在这个矛盾基础下局面不免愈演愈烈。 叶家军要找翻云覆雨楼讨要个说法,而翻云覆雨楼同样要找叶家军要个说法。但这个说法,却又从哪里找? 大家都觉得自己很冤枉,翻云覆雨楼自问自己没干过主动挑衅,袭击叶家军的事情,你叶家军统领在没有搞清楚事情的前提下,主动来袭,还不允许我们自卫了,正是先撩者贱,自寻死路与人何尤。 而叶家军方面更是激愤,不管怎么说,我们拿到了标志翻云覆雨楼的身份标识,这已经是铁证,你说不是你们干的就不是你们干的,真当我们好糊弄吗? 彼此各自坚持立场,三言两语就闹崩了,就此兵戈相向。 当然,双方中也有比较理智的人,现这其中的蹊跷之处,但现在的问题已然进一步升级,双方都有人丧生在这次变故当中,若是主动让步,就难就死难者那边出声,是以纵使明知道此中只怕另有原由,却谁也不肯先退让? 双方自然争吵不休。 偏偏就在这个当口,归真阁所属的分堂竟也遭遇了袭击,袭击者实力极高,在杀了数十人全身而退,而这次突袭中唯一留下的线索就只得归真阁修者拼死反抗之余,私下的对方半截衣袖,然这次近乎完美的袭击留下了瑕疵——衣袖上有一片叶子的标志,类似的标识貌似叶云端与其四大护卫身上都有。 风波源头再度无可避免地再次对准了叶家军。 一日后,叶家军还在与翻云覆雨楼对峙,谈判、撕逼的时候,叶家军总部驻地遇袭,被人冲进去大杀了一通;来人修为奇高,留下遍地尸体飘然而去。 而且这次袭击堪称真正意义上的完美,完全没有留下任何可供追寻的线索! 换言之,没有人知道这一波的来袭之人到底来自那一方,翻云覆雨楼?归真阁?还是别的其他势力? 至此,事件又再进一步升级。 一连串变故接踵而来,令到叶云端感到有些焦头烂额的同时,更生出了另一份明悟:想要在这无疆海这片地界中称王称霸,竟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江湖,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好混的! 可是跟翻云覆雨楼之间的谈判还得继续—— 江湖人谈判的流程其实很简单,千篇一律的撕逼: “你们叶家军什么意思?” “你们什么意思?” “你们什么意思我们就是什么意思。” “你还是直接说你啥意思吧!” “我们那边是不是你们干的?” “我们这边是不是你们干的?” “你还否认?” “是你否认!” “敢做不敢当,算什么英雄好汉?” “好一个敢做不敢当,这么说,我们这边是你们干的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在这样的基调下,就算想要不谈崩之怕都不可能! 想要说法,好啊,用你的实力来要说法! 实力是什么,干啊!

上一篇   第1619章 不共戴天

下一篇   第1621章 三方求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