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5章 上官凌霄 - 天域苍穹

第1615章 上官凌霄

“谁让你动手的?!”几个老爷子在半个时辰后接到当前战事消息,一个个飞一般赶来,却已为时晚矣。 时至此刻,这场战事的终点已经无法回避,无法阻止其出现! 双方的人都已经杀红了眼。 尸横遍地,血流成河,不死不休,唯有以一方彻底失败而告终,而随着时间持续,渐渐呈现败势与紊乱的,竟是叶家军一方! 关老爷子眼睛都红了,浑身抖,一把揪住叶云端,嘶声怒喝:“谁让你动手的?!就算动手,不会有选择针对么?啊?!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么?为什么要杀这么多的低阶武者,你这么做想到达成什么目的?” 叶云端脸色尽显颓败:“我……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关老爷子脸色紫,怒吼一声:“你知道什么四海之内皆兄弟吗?!你知道什么是江湖道义吗?啊?你知道什么是兄弟情义?啊?你知道……” 说到这里,关老突然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起来。 半晌才终于叹了一口气:“完了,全完了……” “还不快下令所有人住手!”秦老爷子赶过来,眼珠子红的怒喝。 叶云端哆嗦了一下,连犹豫狡辩一下都不敢了,径自急疾下令。 “住手!所有人住手!” 在秦老爷子等人亲自下场,乃至七大家族合共出动逾千阶高级修者强力阻止之下,这一场厮杀,终于暂告停止。 或者说,这一场惨绝人寰的杀戮,终于被暂时制止。 而此际纷乱城上空的血腥气味,竟然形成了一片猩红的云雾,久久不散。 地面上,横七竖八,全是尸体。 修行者的气血远比常人旺盛,而此役战死的死者纵然多时低阶修者,双方累积人数仍旧越五万之数,这么多死者所遗的血腥,岂同小可? 看着面前修罗地狱一般的惨像,七位老爷子彻底傻眼了,刚才他们全力以赴遏制双方死拼,对于战死者只得惊鸿一瞥,虽然也会心惊,到底不如此际定睛细看的触目惊心——。 这…这是一副什么景象! 对面,浓厚的血泊之中,那面大旗仍旧屹立不倒,迎风飘扬。 对面的人,同样一动不动的站着,死死的盯着这边。 纵使被七莲家族众人强势阻隔,两边却都没人说话,也没人妄动。 良久。 彼端站在最高处的一人,兄弟会驻守纷乱城的堂主朱哲,他一步步的走下来,满脸尽是沉寂,走向那一片刺目的血泊! “朱堂主。”秦老爷子沙哑着嗓子走上前去。 “让开。”朱哲面无表情,低声喝道。 朱哲虽然是驻守纷乱城的兄弟会统领,但本身修为并不是很高,作为长治久安之地,这里早已被判定为不需要多么高的修为坐镇,只要坐镇者长袖善舞可以自如周旋于各方势力之中,不损害兄弟会势力便好,在这样的地界,主持者修为太高,反而不好,是以朱哲的修为,只有神元境六品而已。 往昔他看到秦老爷子的时候,从来都是未语先笑,谦恭万分的。 然而此刻,这个场面一副笑模样的人,却是满脸冰寒,丝毫也不假以辞色。 秦老爷子自然是知道对方心情,下意识地叹了口气,侧身让在一边。 朱哲一步步走到血泊中,地上的鲜血竟然漫过了他的足踝。 他魁梧的身躯,终于在这一刻剧烈地颤抖起来。 他蹲下身子,从随身的空间指环中取出来一只铜盆,直接用手捧起地上的血水,一捧一捧的捧进了铜盆,一直到……铜盆满溢。 然后他端起来铜盆,木木的往回走。 他端的稳稳地,一滴也没有洒落。 而所有看到他走回来的兄弟会成员,全都是一言不的让开道路。 他一直走到那面大旗之下。 然后猛然跃起,两手一振,竟是将那一大铜盆鲜血,全数泼在了那面大旗上。 四海之内,皆兄弟。 正在迎风飘扬的大旗,骤临血水,蓦然垂落,一滴滴的鲜血,从大旗下端,点滴洒落,宛如血泪流淌。 血染兄弟旗,泪洒纷乱城! 然后,朱哲就站在那面大旗之下,流溢而下的鲜血尽数滴在他的头顶,顺着他的头顶,一直流到脚面,重新回落到地上,朱哲始终一动不动。 远方,风云悍然滚动。 一道惊天长虹,疾驰而至。 这一人的到来,似乎带动了千里风云。 一名虬髯大汉,蓦然在空中现身。 来人一身青衣,豹头环眼,身材高大,相貌粗豪之极,端的一条豪壮汉子。 无数的人乍见此人无不心中陡然一震。 “是他!” “兄弟会的十当家!” “十兄弟的老幺!” “狂豹,彭追云。” 狂豹彭追云一眼就看到地面上的骇人景象,一下子愣住了! 显然眼前一幕已然出了他的预想,其实有何止是他,当前状况根本就是出所有人的预计! 下一刻,彭追云在空中转身,看着那面已经被鲜血沾染模糊的兄弟旗,半晌无语,突然雷霆爆裂一般出一声锥心泣血的大叫。 “是谁杀了我的兄弟!” 这一声喊叫,如同晴天霹雳,乍响天际! 只震得地面上的血泊,竟也随之激飞数丈,宛如血浪滔天。 似乎是死去的兄弟,在向自己的老大申辩,诉说自己的冤屈。 “啊~~~~” 彭追云置身半空中仰天厉啸,啸声穿云裂空,远远地直上九天,化作了九天雷霆。 然后,他整个人好似闪电一般直落下来。 落在兄弟旗下。 “怎么回事?情况怎地恶劣至斯!”彭追远此刻的目光,显然已经接近狂乱,他迫切需要一个宣泄的通道。 “是他们,就是他们。”朱哲目光僵直的看着对面:“我们一直在忍让的人。垂天之叶叶家的人。” “垂天之叶叶家的人!” 彭追云猛地站直了身子,如同一头暴怒的雄狮,转身望向叶家这边。 他的目光,是如此凶狠,有如两道噬人的利剑。 “为什么?!” 宛如利剑的目光隔空而来,径自照射在叶云端脸上。虽然彼此相隔差不多有数百丈的空间,但叶云端仍旧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脸上一阵阵好似灼烧一般的刺痛。 这位狂豹的修为,居然已经到了这等地步! 彭追云的目光在他脸上就只停留了一瞬,旋即便转到了秦老爷子脸上,同样只是停留一瞬,目光如是接连转动,在秦老爷子,云老爷子,宋老爷子等人脸上悉数转了一圈,突然出一声凄厉且悲愤的大笑。 “哈哈哈哈……好一个垂天之叶,好一个七朵金莲!这就是所谓的莲叶相随吗?!” 他的两只脚在地上猛地一跺,突然整个化作了一道慑人雷光,以奇疾之冲了过来! 漫天风云,以随之鼓动,随着他一掠之势,竟然在他身体两侧,浮现出两道巨大的羽翼,长达百丈,一面金光灿烂,一面青光缭绕! 风雷双翅! 狂豹彭追云竟然在一出手,就拿出来了拼命的架势,施展出压箱底的看家本领! 七大家族同时严阵以待。 看彭追云的这个架势,只是这一掠之势,恐怕最少是数百人要丧生在其手下。 “老幺!” 半空中再现一声厉喝。 狂豹彭追云原本已经下定拼命的决心,这一掠之势,一往无回;单看其势头,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 然而半空中乍现的那一声厉喝,声音并不算太高。 然而彭追云却即时停了下来,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停在对战双方的中央位置,血泊上空。 下一刻,半空中令一道人影悄然闪现,来人一身青衣,俯视着下方的血泊,同样的一脸悲痛莫名。 来人飘然落下,与彭追云并肩而立。 在来人站在彭追云身边的这一刻,所有人都生出一份清晰的明悟:眼前并肩而立的两个人,绝没有人能够将之分开。想要杀死他们任何一个,就必须将他们两个一起击杀! 他们两人,乃是一体共存的! “三哥!”彭追云转过头,原本只是想要打个招呼,不意普一出声,跟着就变成了一声嚎啕。一声呼叫之后,竟然变成嚎啕大哭。 “四万多人!四万多兄弟啊!” 彭追云嚎啕大哭,涕泪交加。 在看到自己的三哥之后,这头狂暴凶残、直欲嗜血宣泄胸中无尽愤怒的狂豹,竟然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了!” 这个人用手拍了拍自己幺弟的肩膀:“此事交给我处理,此事断没有善了的可能。” “嗯。”彭追云抽噎一声,悄然站在他的肩后,再无半点生息,竟是将所有话语权就此让出。 “来人乃是兄弟会的老三,也是兄弟会的智囊,通天手上官凌霄,今日之局只怕将会演变成另一个极端。”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低低的说了一句话。 所有人顿时了然,竟是兄弟会的智囊来了。 这里的一切,只要他说了,就可以做主算数! 上官凌霄,外号通天之手,兄弟会智囊,亦是兄弟会灵魂人物。 传说构建兄弟会的架子,就是他一手搭建起来的,从上到下,由内而外,事无巨细,上官凌霄尽都了然胸中;无论是战斗、管理、财政、奖惩,以及最重要的策划指挥……、 上官凌霄的算无遗策,名震天下,整个红尘天外天罕有人与之争锋! 而在当前这等关键时刻,竟是上官凌霄亲身到来,叶家军一方,尤其是七大家族所属的每个人,都下意识地震动了一下。 这位传说之中兄弟会智囊,号称通天之手的狠角色,竟然这么早的就来到了这里。 此事,注定难以善了的! …… “兄弟会的大佬,已经有两人亲身到来;通天妖孽上官凌霄,豹子老幺……纵使是这个场子,也已经够了……” 远方的一座高塔上,一个白衣人意态悠然地坐在椅子上,椅子正在窗前,居高临下俯瞰着这边的事态展,脸上尽是一片玩味的神色。 “三爷您看这一局接下来将会如何?”在那白衣人身旁另有一个面目阴鸷的中年人侍立,恭谨的开口问道。 “如何?还能如何?打不起来了。”白衣人哼了一声,道:“现在有了上官凌霄来到这里,肯定打不起来,今日之战至此算是告一段落了,这位兄弟会的三爷,可不是个简单角色。” “你以为兄弟会方面真的不知道当前战况吗?为什么不是别人前来,偏偏来得乃是这位以智计头脑著称、主掌乾坤的家伙……他来此已经显露了兄弟会高层的意思,将事态抑制于当前,不希望继续扩大下去。” 他顿了顿,道;“本来刚才看到豹子老幺出手,还以为事态将进一步扩大,令到双方行走极端,一方覆灭,一方重创,但此际上官老妖驾临,此事势必就此告一段落,再没有干戈再起的可能!不过当前的局面已经足够火爆了,兄弟会就算是以后会知道什么,但今天的场面却也决定了他们与叶家军不死不休的立场。” 随即,他就施施然站了起来:“我们走;事情已然定版,那就无谓过留,就在这里逗留过久,没准反倒生出变数,上官老妖还有那七家的七只老狐狸除了老奸巨猾,修为亦是上上之乘,要是让他们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反而不美……剩下的,顺其自然吧。” 话音未落,白衣人站起身来,行云流水一般走了出去,连回头都没有,再无半分恋栈。 而随侍在他身边的两个人,亦跟着他离开,就只留下一个空空的房间。 …… 下方。 上官凌霄卓立当场,眼神中血芒一闪,随即恢复平静,开口出声道:“对面七大家族与叶家军的主事人,此际是否该就今天之事站出来一位给我个说法?” 上官凌霄说话的声音很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淡然。 但其中,那一股凛然之气,却是昭然若揭。 上官凌霄说完这句话,就回过头。 看着上空飘扬的兄弟战旗,那旗帜上还未凝固的血迹,嘴角剧烈的抽搐了一下。 眼神,爆出空前的寒冷。 …… <昨天累了一下……今天更新完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