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5章 什么血脉玉牌? - 天域苍穹

第1585章 什么血脉玉牌?

叶笑那边点点头,淡淡道:“敢问鞠老,那几位都是些什么人?又或者是老几位告诉叶某人,你们乃是什么人?” 他的脸色,突然间变得异常冷淡,刚才的满面春风早已荡然无存,目光中更是充满了审视的意味。 至此,四老都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关老爷子苦笑一声:“敢问阁主你是怎么怀疑到我们?是我们那里露出了破绽吗?” “不,您们老四位行止稳重,处处深藏不露,至少在叶某眼中,与修为最寻常的老人家全然无异,端的是返璞归真,绝无破绽可言!”叶笑由衷叹服道。 关老爷子轻叹一声:“这是本身绝对修为形成的认知差异,我们这四个老不死的修为要过你太多,又是刻意掩饰,你修为尚形浅薄,自然看不破我们的功体根基程度,这点不足为道,我想知道的是,你是怎么猜到那几人乃是我们所派?” “关于这点却是更为的显而易见,老爷子试想,放眼整个纷乱城,甚至是整个无疆海,跟我有所关联,会对我伸出援手,且还有如此底蕴的,能有几人?就只有你们,就只有你们才有整个可能,既然你们是唯一的可能,那就只能是你们了!”叶笑点点头,冷静的说道:“其实,前段时间的招兵买马,不但进展太快了一些,而且那些人员的素质也太高了一些!” “按道理来说,如今的纷乱城有无疆海的各大势力进驻,正是这些高端职能人员一展实力的时机,断断没有道理,全都跑到我这个末流势力这边来,若说初初我认为是关铁面关老爷子有许多门生故旧,有许多纷乱城城主府的旧识,可是后来的偌多人员,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 四老再度齐齐叹了口气。 “阁主见微知著,洞悉全盘,老朽佩服,不过阁主刚才意指的那几个人,固然可以说是我们的人,也可以说不是。”关老爷子道:“因为,那几人乃是隶属于另外三家,并不是我们几家的人。” 叶笑挑眉道:“哦?” 关老爷子这句话的信息量可是相当的大,眼前关、鞠、宋、云四老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四家,那几人却又隶属于另外三家,这合共就是七家,而眼前这个四位老爷子的隐藏实力,至少要胜过步相逢多多,这七家迄今为止所展现的实力,便已经是出叶笑的认知,更别说其隐藏的底蕴,而拥有如此实力的七家联盟,又是处于什么理由会对自己青眼有加呢? 只要是有点头脑的人,此际必然有所质疑! “阁主对我们的立场动机有所疑问,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等原本也没想再隐瞒阁主太久,只是觉得当前还时机不到,但阁主已然窥破我等布置的关窍,索性就将我等立场、意图说明,免得与阁主大人生出嫌隙,当年,叶大先生创立纷乱城,乃至问鼎红尘天外天王者至尊之位,手下自然亦有一批辅佐之臣;而轮到叶大先生座下能臣,推七大干将!这七个人,每一个都是不世高手!‘垂天叶下,七朵金莲’的美名亦曾名动红尘,誉满天下” 关老爷子决定和盘托出,自然再无隐瞒:“叶大先生以及叶家本支依约隐退之后,这七个人则在纷乱城成立了仲裁阁;执法纷乱城。这亦是纷乱城十万年来,成为整个红尘天外天秩序最好的城市的根本原因所在。” “十万年漫长岁月以降,这七个人在此期间各自成立家族,开枝散叶;最终演变成了现如今纷乱城地下的七大主要势力。” “垂天叶下,七朵金莲……”叶笑口中喃喃自语,眸子深处悄然浮现出一丝冷漠。 “这十万年以来,七大家族之人从不出面,将自身实力展现于台面之上;只是暗中掌控着纷乱城;就算是年轻子弟出去历练,也都采用隐姓埋名的方式。” “因为在七家心中,这十万年岁月流转,七大家族的任务,就只是等待叶家传人出世!再起风云!” 关老爷子颤巍巍的看着叶笑,道:“如今,我们终于等到了你!对于我们七家来说,你……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因为,你是我们七家,或者说还要连带上叶家,共同的,唯一的希望!” “我们期待着,那垂天之叶,再现尘寰!那七朵金莲,再次在天下盛开!” 叶笑沉默了一下,道:“七朵金莲,都是那几家?” “除了我们关家,鞠家,云家,宋家这四家之外,尚有秦家,齐家,以及月家。” 关老爷子白萧然,沉声肃然道:“当年,咱们七家的七位老祖,分别是……关山遥;鞠为圣;云端路;宋破霄;秦梦魂;齐天功;月悠悠。” “这几天的连场战斗,若是君主阁以现在的实力硬抗,就算阁主手中灵药有夺天地造化之妙,逆转生死危机之实,只怕仍要力有未逮……就算最终能可扛过,仍难免损失泰半,阁主构建起当前的君主阁,所费心血我们都看在眼里,与其无谓折损,倒不如我们插手其中,回避这些不必要的损失。” “便是基于这个理由,其他三家暗中派出高手,混入混战之中,倾覆战局平衡……” 关老爷子说到这里,叶笑已经全盘明了。 只是看向关老爷子等人的神色,叶笑却突然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异样味道。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几位老爷子,不知几位是否有些想当然了,又或者说是思维上的盲点误区,叶某人固然姓叶,我的家族,也的确是叶氏家族,但我可从来都没有说过……我是当年垂天之叶的后人,叶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这点廉耻之心还是有的,不愿掠人之美,贪天之功为己有……” 叶笑情知这句话普一出口,便是石破天惊,没准将引动四老的极限反扑,老子等人费心费力出人出力的帮你打江山,就是以为你是垂天之叶叶家的后人,你小子居然说你不是,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可是一味的装糊涂却又不符叶笑个性为人,退一万步说,就算一味遮掩,勉强周旋过去,日后仍有真相大白之日,叶笑一声轻叹之际,自觉无论为人为己都该将真相道破,就算四老当场反目,也胜过抹杀良心,欺哄瞒骗过活! “这不可能!”四老一齐开口。 叶笑摊摊手:“几位老爷子,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又或者是我这个姓氏以及出现的时间点太过巧合……但我真的不是垂天之叶叶家的后人,君子绝交不出恶声,四位老爷子对叶某人乃至君主阁的许多善意,叶某人尽都铭记在心,但事实如此,彼此立场已明,四位老爷子还是及早调查谁才是真正垂天之叶的后人为宜!” 关老爷子大声道:“你当我们老糊涂了么?只凭你姓叶,恰好卡在十万年这个时间点出现在纷乱城就认定你是叶家传人?!那会有如此简单,若非有当年的血脉玉牌为身份佐证,我们岂会轻易认可你的身份,毫无疑问,您,就是叶家后人!” “血脉玉牌?!”叶笑的身躯悚然一震,两眼突然瞪大:“什么血脉玉牌?那是什么物事?” 这一刻,叶笑向来稳重平和的声音都有些变了。 而叶笑此际的激烈反应,令四个人大出意外,齐齐吃了一惊。 关老爷子愕然道:“难道公子竟不知道血脉玉牌的掌故?” 叶笑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噗噗的跳动,这一刻,甚至有些茫然,一股前所未有的迫切求知**,一股对自己最初身份来历源头的可能,令到他几至失态,失声追问道:“血脉玉牌是怎么回事?” 叶笑对于自己笑君主之身的身世未知始终耿耿于怀,最是渴望天伦至亲,错非如此,往昔与叶南天夫妇之间的牵绊也不至于那么的纠葛,两世转折、修行紫气东来神功之后,叶笑与生俱来的先天灵觉更胜往昔,这份灵觉令他生出一份没由来没根据的明悟,自己能够两世为人,非属偶然,而是一种偶然的必然,笑君主叶笑与笑公子叶笑必然存在某种关联,正是这种关系,才令到两者之间因缘际会,避死延生,重启造化! 此刻,关老爷子突然爆出血脉玉牌的猛料,却是牵动了叶笑心底最深处的柔软,怎不动容! 相比较叶笑的激动茫然,关老爷子等四人也是一阵惘然。 宋老爷子和云老爷子暗暗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关老爷子白须颤抖了一下,道:“那血脉玉牌,乃是当年叶大先生留下的独门信物……一旦十万年后,叶家子孙出现纷乱城,便是风云再起之时……” “当年叶大先生曾郑重说明过……叶家血,天也红。血脉传人一旦出现,血脉玉牌就会呈现变化,会灼烫,会热……这……” “原来竟是如此。” 叶笑闭上眼睛,努力的平复自己心中的激动,道:“那么,是在我出现的时候,那血脉玉牌是生变化了?” “不错,错非是经历了十万年漫长岁月始终没有出现过变化的血脉玉牌出现变异,我等又岂会采取动作……” “嗯……”叶笑沉沉点头,道:“所谓采取动作,便是纷乱城的规则突然改变,甚至是刻意营造出江湖乱世,乱世出英雄的格局,为之后的叶家再现做铺垫……” “从一片纷乱之中,借助以前留下的千秋根基,从此崛起。” 叶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再说点什么好了。 当天的酒宴,草草而终。 云老爷子鞠老爷子等人脸色尽都怪异至极。 叶笑想来冷静的头脑,也在这一刻变得杂乱无章,甚至是有些失了主张。 因为,他的先天灵觉告诉自己,自己真正的身世之谜,似乎……就要揭开了…… 两世为人的因缘,叶氏家族的因缘,一切一切的因缘,将要浮出水面! …… “我觉得,事情貌似不大对劲儿啊。” 这句话,是四老再度凑在一起之时,宋老爷子说的。他眉头紧皱,面如重枣。 “不对劲?能有什么不对劲的?血脉玉牌的异状乃是各家一同确认过的,你此刻说很么不对劲,是在质疑咱们所有人都瞎了眼睛,还是质疑当年叶大先生所留的嘱咐?!”关老爷子乃是众人中表现得最是心烦意乱的一个,乍闻宋老爷子的这句话,立时毫不客气的就怒吼了过去。 “血脉玉牌的异状确实是咱们七家共同确认过的,但这位叶公子,却实在又……”云老爷子捻着胡子喃喃说道。 半晌过去了,四人久久都没有说话。 再过许久,关老爷子蓦然站起身来,似乎是想要说点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终于,怒哼一声,拂袖而去。 房中,只剩下三个老头面面相觑,仍旧是久久无语。 …… 关老爷子走出房门,抬头遥望着巍峨绵延的君主阁,良久良久,终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眼前的君主阁,乃是他亲眼看着,从无到有,一点一滴的构建起来的驻地。 由一个只得仙元境修为的小虾米创建;一开始就只有黑煞之君一名部属,渐渐延揽到了三四个人,然后,因为生死堂十死有生必死不死的契机,在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恍如滚雪球一般展壮大到现在的数万人规模! 差不多整个纷乱城六分之一这么大的地盘! 这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奇迹! 一个被自己亲眼目睹,亲眼见证的奇迹! 君主阁现有的实力,就算是刨除掉自己几个家族带过来的上万人之外,人家自行招揽的高手,仍旧过两千之数! 而且每一个都是神元境以上高阶修者! 这已经是一个相当骇人听闻的数据了,甚至这还只是基于君主阁魁叶笑本身修为限制;但,君主阁的魁在这一年的时间里,进行了多少事情,成立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帮派,本身修为还提升了整整十五阶,这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恐怖进度! 若是以此推论,只要再给他一年时间,半年时间,他或许就能去到圣级层次,真到那时候,局面又会如何呢? 若是君主阁魁本身修为更高一些,将会是如何的景象? 再想远一点,假以时日,若是这位叶公子去到了五大天帝那样的修为层次,局面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还是别想了,那直接就是想都不敢想的恐怖画面! ………… <有点瓶颈……拿不定主意,怎么处理这个关系……考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