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0章 传奇之路 - 天域苍穹

第1580章 传奇之路

再过片刻,鞠老爷子突道:“这孩子不会是急于提升自身实力,使用了什么禁术,或者是秘制灵药,强行提升自身修为,这才能在数日间突破大境界,这样的禁术灵丹对于大家族而言都非是稀罕,但弊端更为显著,注定得不偿失……” 关老爷子呸了一声,冷声道:“你自己糊弄你自己去吧,咱们谁对那等禁术秘药陌生,使用哪种手段之后,固然进步神,却必然伴随摧折自身根基,不良症状随之体现,无从掩饰,你看叶小子哪里有丝毫不对劲的地方,全然的神清气爽,灵元内敛,这态势分明就是自身底蕴有余未尽之势,你真看不出来么?” 鞠老爷子有心反驳,可是他心思百转,竟也觉得自己的立论站不住脚,就此收声。 宋老爷子接着开口道:“老关,你说这孩子之前是不是隐藏自身修为实力了,这把进境实在太过骇人听闻……”质疑之语声犹在耳,旋即又自行续道:“不会不会,当时我有跟他近身接触,他当时的修为就是一个仙元境小虾米,绝无可能隐瞒自身修为……”说到此处,宋老爷子自己笑了起来。 关老爷子有意无意地目光落到了云老爷子的身上,沉声道:“云老头,你丫的想到什么奇葩的可能没有?!” “那什么……”素来沉稳的云老爷子揉着自己眼睛:“你说会不会是我们三天前看错了?” 另外三人顿时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他。 莫说四人一起看错,就算是他们任何一人也是没有可能看错的好不好?! …… 十天后…… 一如往常一般在喝茶闲聊的四个老头子再临变故—— “呀,诸位老爷子在这喝茶呢……好香。”门一开,叶笑笑吟吟地走了进来。 “你……噗!” 正待想要打个招呼的四个老头一搭眼看到叶笑,竟是集体齐齐不由自主地将刚喝进嘴里的热茶喷了出来! 汁水淋漓! “咳咳咳……”四个老头这一顿脸红脖子粗的咳嗽将叶笑吓了一跳。 实在是四个老爷子咳得太厉害了,让听闻这忍不住生出一股子对方随时都能窒息的感觉。 不是这四个老头真出了啥毛病……咋一见到我就咳嗽?集体作?还这么厉害? 叶笑心中疑惑:“咋地了?”一边赶到关老爷子背后,给他轻轻锤了锤;表现得无限体贴。 不过是不是出自真心吧,但在表面上绝对的百分百低姿态。 关老爷子登时一脸惬意,刚才的尴尬荡然无存。 而其他三老齐齐用一种要杀人的目光看着这个老东西,哼!得瑟个啥,小心那小子不小心一巴掌捶死你个老不休的! “没事没事。”四老亦是饱历世情之辈,同时抓起茶杯喝水借此为掩饰,不意一口茶水下去,非但没有起到作用,反而又引了新一轮的咳嗽…… 叶笑脸上肌肉下意识的抽搐着:这什么情况,就算是得病,也不至于这么整齐的得了同一个毛病吧? 这也不合乎常理啊! 殊不知,四老的心都在狂跳,只感觉自己的心脏一阵一阵的痉挛。 天哪,我看到了什么……这小子怎地“又”突破了! 竟然是神元境一品了! 而且根基稳固,灵元内敛,底蕴有余无尽的那种,为什么会这样?! 我的天呐…… 这也太快了! 这也太不合乎常理了吧?! 应付一般地将满头雾水的叶笑送出去,四人齐齐脸色凝重。 “这事真不对劲了,得开个会研究一下了。”关老爷子瓷牙咧嘴,一脸牙疼的表情。 “那俩老货一直藏着不动,装深沉,这次也揪出来!”云老爷子一脸火大:“我就不明白他们怎么还能沉得住气?还不明白当前的状况么?不明白么?真不明白么……” 又是十天后,四个老头正在等消息,却自更关心叶笑的状况,只要叶笑一旦离开生死堂树堡范畴,四人的神识就会聚焦到某人身上…… 某人就算修为进步神,在这老四位面前还是完全不够看,完全不知道自己个早早被这四老觊觎了个底掉! “又突破了,竟然又突破了……”鞠老爷子原本正在捋胡子,摆飒然之姿,这下倒好,手一抖直接拔下来一缕长髯,顾不得心疼自己好不容易留起来的长须,声音都尖了起来,就像一只大公鸡被踩住了脖子。 “神元境二品了,竟然神元境二品,怎么会这样……” 宋老爷子一蹦老高,周身气流涌动,带得面前的茶几“轰”的一声整个倒了下来。 “这这这,这也太……” “妖孽啊,真是个妖孽啊……” 又是十天后,正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 叶笑一如往常一般,施施然从生死堂中走了出来,今天成就感非凡;拯救了一个濒临死亡的大杀手;而这位大杀手离开的时候说了:回去安顿一下,立即回来效命! 也不知道叶笑是不是有杀手情结,反正他就看杀手最对眼,其实想想也是,叶笑二世为人,于寒阳大6初建势力之时,手下岂非齐刷刷的一水杀手,心腹重将宁碧落赵平天柳长君亦全都是当世顶尖杀手,对杀手情有独钟,自是不难理解的! 当然,最关键的是这个杀手还是一个圣级修者! 自己的君主阁,赫然又多了一名圣级修者,而且还是圣级杀手! 叶笑此际心下的欢悦,脸上也就遏制不住的露出笑容了…… 但他完全没意识到,当他离开树堡,周天星斗阵遮蔽气机的一瞬—— 却登时让正在生死堂标志大树底下喝茶的四个老头都几乎同时晕厥了过去! 神元境,四品! 自从十天前,现了叶笑的变态进境之后,四个老头干脆将喝茶的地点改在了生死堂之外,大树底下,以便于随时观察。 倒要看看叶笑能够给众人多少惊喜,可是此刻一看到叶笑,明明都已经有了心理建设的四老仍旧差点当场崩溃。 我们不是没见过天才! 我们这么一大把岁数了,什么样的天才没见过?什么样的练功度没听说?就算是当年的第一天才,现在在天外天名震天下的散修第一高手,我们也是认识的。 当时他修至神元境之时,平均三个月提升一级修为,到了圣元境之时,则是差不多十年提升一级修为,这样的修为水准、晋升度便已经是亘古未有的传说了。 但现在……叶笑这等晋升度又算是怎么回事? 这……完全无法理解啊! 如果说自己印象中那些人是亘古未见的传说,那么……叶笑又该用什么来形容呢,而是变态的逆天怪物! 大抵也只有这组形容词,也才能真正的形容出叶笑的度! 反正叶笑的晋升度绝逼不是人的晋升度! 君主阁度位次排名争霸战前日,君主阁驻地内突然凭空耸立起一座高台。 天地良心,在一日前这里还是一片空地,一夜之间,沧海桑田,高台耸立! 高台之上,罗列有四面一眼看去就觉得嚣张霸气的硕巨旗帜,那旗帜上的内容简单粗暴;乃是君主大人亲手所书的几个字,迎风飘扬。 然而所有看到这些旗帜上面的内容之人,无有例外,全都是一脑门子的黑线。 其实旗帜内容真的很简单,第一面旗上写着四大大字:点到为止! 任谁看了也不会觉得诧异,自己人跟自己人交手对战,非是生死敌对,点到为止乃是应有之义! 第二面大旗同样是四个大字:兄弟切磋! 这句也好理解,乃是再度重申众人立场,大家是自己人,是可以将后背交给对方的骨肉兄弟,彼此对阵的时候,一定要注意! 再接下来的第三面大旗的内容就有点耐人寻味了:能者上,庸者下! 你说前两面大旗在在郑重主张对阵之人,注意分寸,可是这一句“能者上,庸者下!”却又将已经渐渐平缓的氛围重新变得高涨,更添许多火药味,毕竟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庸者滴,阁主把败者直接表面化了,这是闹哪出呢,不怕某某庸者心里不痛快吗? 不过随即就有聪明人给出解答,这一句“能者上,庸者下!”跟前面两句不抵触啊,跟生死兄弟进行点到为止的切磋,切磋结果胜的就是能者,败得就是庸者,优胜劣汰,这顺理成章,完全不矛盾!你技不如人是你自己的问题,知耻而后勇,本就是古之至理,你知道了自身的不足,才有愤图强的方向不是! 众人齐齐顿,表示认可! 可是最后一面旗的内容却是彻底颠覆众人对于前三面大旗内容的理解认知与判断,因为最后一面大旗的所写内容赫然是——谁阻我传奇之路,我与你生死相搏! 面对最后一旗的奇峰突起,突如其来,乎想象,匪夷所思的内容 君主阁所属的两千多位神元境修为无有例外,集体一脑门子黑线。 君主大人哪,您这是要搞哪出啊? 一方面,要我们兄弟切磋,点到为止,另一面,却又要我们生死相搏! 所谓“能者上,庸者下!”的真意竟然是真刀真枪,打生打死,不死不休?! 这…… 这是矛盾呢,矛盾呢,还是矛盾呢?! 如果这还不矛盾的话,那布其内容的那位一定是神经了! 我到底该遵从你哪一个号令呢? 对于其中显而易见的自相矛盾之处,叶笑无可避免地遭到了不少人疑问,但某人却是一句都没有解释,更没有更改。 到后来,更是直接布了一条新的命令。 “君主阁,天下盟;君主令;当凛尊;天地改,乾坤摧;星辰碎,苍穹变,令不改,志不移;入我门,听我令;有违者,不远送!” 闻令的所有人即时噤若寒蝉。 君主大人表示怒了的态度很明显! 我下了令,你们一个个唧唧歪歪个毛? 知道啥叫言出法随令行禁止吗? 不了解?不理解?那也不准问! 我烦了! 这条命令普一传达下去,所有人都即时明白了君主大人的意思。 我下了命令,我是君主,我是老大,纵然命令错了,也要遵守,无条件的遵守,没有任何解释,更加不需要解释! 我的命令,不容更改! 我的命令,无可置疑! 至于我的命令你们想要怎么理解,那是你们的问题,按照你们自己理解的方向理解就好! 然而这种蛮不讲理的命令,或者说规条,对于新成立的组织而已,无疑是最容易引起反感的。 一时间,群起大哗,当然,是私下里的。 …… “君主大人,你万万不可如此行事啊。”闻讯赶过来的关老爷子急得脸都白了,普一照面一把抓住叶笑的衣袖说什么也不放他走人:“你你……你这么干会引起巨大乱子的!” 叶笑皱眉:“老爷子,关于此事我自有主张。” 关老爷子怒道:“什么主张?你这样做,一意孤行下去,先会造成君主阁内部的伤亡风波,举凡散修大多都是性格桀骜,无法无天之辈,不说人人心毒手黑,冷血无情也差不多,若是在比武之中一个收不住手;势必会造成许多憾事,当真出现了状况,你管是不管,若是出面制裁,你如何制裁,命令是你下的,出了问题你反过头来制裁努力求胜者,于理不合!可是不处理呢,更不行!不进行干预制裁,后果只会令悲剧遗憾越来越多,愈演愈厉,这是一个怎么选择都不对的选择题,乘现在事件还处在萌芽阶段,赶紧打住,是人就会反错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对于一个上位者也是一次锻炼,一次经验,不丢人!” 叶笑看着着急的满脸通红的老爷子,以及这一番长篇大论,不由得脸上露出来一丝笑容。 现在叶笑终于可以确认,关老爷子委实是真真正正的全身心扑在自己这边,为自己想事情、考虑状况的人。 所以叶笑对其也就不再隐瞒了:“老爷子说的自然乃是正理,但我弄出眼前这一出,非是计不及此,或者应该说,这种现象乃是我刻意营造出来的,眼下,我正需要这种状况。” “啊?这是你布的一个局?为什么?”关老爷子一脸的不解。 “因为……”叶笑神色深沉:“我需要确定一些个事情。” ………… <今天,和媳妇还有战友一家,同学一家,去水库钓鱼去了。一天玩的都很开心,当然,美中不足的是,除了我们家,他们都满载而归了。 我们忙活了一天,就钓了三四个小鲫鱼……而且我退后的时候一不小心还踩断了一根鱼竿……鱼竿质量太次了…… 下午回家,他们两家都带着自己钓的好几斤的大鱼回家了,我俩一路无言,路上经过菜市场,我毫不犹豫进去买了一条鱼,九斤八两! 哼,比他们的大多了…… 于是舒服了,打了一圈电话炫耀钓了一条鱼九斤八两,然后……回家做鱼吃,我和媳妇都很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