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0章 撞正大板 - 天域苍穹

第1560章 撞正大板

苍梧剑门那个老者很有些意外地看了看杜青狂,眯起眼睛,淡淡道:“倒是颇有几分实力,但我等想要进这君主阁的大门,却未必需要多波折?侥幸只得一次机会,不会永远有效,你们两人现在还可以选择去通报,我在此重申一次,侥幸只得一次,不会再有效!” 那老者此言,虽然看似豪迈大度,更隐喻告诫之意,但内中森然杀意,却也历历在目,昭然若揭! 只是,以他的身份,修为,实力而论,仅对杜青狂、老虫虫而言,却又不算威吓,只能算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但杜青狂和搭档老虫虫这两人都是在江湖上打了几十年滚的老江湖,那里会在乎这等威胁?那位浑身胖嘟嘟,就像是一个大虫子一般,浑身上下的肉一节一节的,这亦正是他外号‘老虫虫’的来源。 此刻,听到对方充满威胁意味的话语,不屑一顾的仰起了脖子,鼻孔朝天:“君主阁内皆兄弟;放归四海做君主!尔等这等不之客硬闯君主驻地所在,早已是罪在不赦!罪该万死!” 苍梧剑门一众人等气得一个个浑身抖。 你们名字叫君主阁,不过就是一个看起来高大上却又恶俗的称谓,真以为自己全是君主了? 四海做君主?!简直是妄自尊大,岂有此理! 后面更过了,居然还给我们定罪了! 罪该万死? 该死的是你们! “既然不珍惜机会,那就送他们上路!”那老者目中寒光一闪,森森杀机再无掩饰。 苍梧剑门门下两个神元境长老,赫然出手! 杜青狂、老虫虫老于江湖,自能掩饰几分自身修为,兼之“门卫”的身份,苍梧剑门如何会将关注焦点放在两个门卫身上,是以才出现一个仙元境的后辈贸然向神元境修者出现的荒唐事。 但刚才的那一脚,已经将杜青狂的修为彰显无遗,神元境二品修为虽然已属不俗,却还未入苍梧剑门眼内,当年秋落修为已臻神元境四品,还不是被生擒活捉肆意凌虐羞辱许多岁月,苍梧剑门正视杜青狂等两人的修为之后,派遣出足以之制衡的己方高手,说两人再无第二次的侥幸,并非虚妄! 但杜青狂和老虫虫强敌临门毫不畏惧,一声长笑,就要出手。 他们俩都是久历江湖之士,江湖散修最擅逆境求胜,纵然明知自身修为要逊色对方一筹,但斗心却是高涨,临阵对战,修为固然是最重要的一面,但若双方修为差距并不悬殊,临敌的经验阅历斗心斗志亦是判定胜负的关键所在! 正当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之际—— “住手!” 随着这一声大喝,一道瘦削的人影,蓦然出现在空中,冷漠的眼神逼视着对面,淡淡道:“想要在郡主阁这个地界撒野,问过我没有。” 步相逢! 另一边,一道巨大的影子“呼”的一下子也过来了。 来人正是梦有疆。 梦有疆身材高大远常人不假,但却又不至于用巨大来形容,之所以用“巨大”来形容,是因为梦有疆过来的时候,赫然有将那根十丈长的铁魂木扛在肩膀上一道带了过来。 因为他现:用这根大棒子打群架的话,那直接就是妥妥的大杀器! 只要一棍子下去,那就是一片肉泥烂酱。 梦有疆夫人来不及阻止梦有疆愚蠢的行径,也急急忙地跟了过来,她不介意丈夫杀人,却很介意丈夫用房梁砸人,用房梁砸人势必会污染屋梁:你一棍子下去是过瘾了,但……咱家的屋梁怎么办? 以后这房子还能不能住人了? 真不是愚蠢的行径又是什么? “这都是些啥人?整的这么大阵仗,难道是要唱大戏?!”梦有疆皱皱眉,问步相逢。 不怪梦有疆惊奇以及特异的联想。 实在是……看着面前的人,梦有疆真心有些纳闷:就这些实力?居然也敢来攻打君主阁?难道竟完全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么? 刚才对方因为杜青狂的刺激,集体狂怒,一起动作,修为元气气势漫天闪烁…… 以梦有疆的修为层次自然一眼就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些人,以那个头胡子都白了的老头修为最高,但也不过圣元境一品巅峰层次,接近圣元境二品;余者修为最高的止步于神元境八品,然后依次是神元境六七品,来人中以三四品者居多,足足有二三十个人;但再往下的就全都是仙元境界七八品**品的修为…… 甚至,其中还有仙元境二三品的也跟着一道过来了。 这让梦有疆感觉有些脑筋转不过弯来。 这些人真的不是组团过来唱大戏,恭贺君主阁开张大吉的么?! 要知道君主阁仅止于昨天加入君主阁的修者,就有四百多神元境修者! 个中虽然没有什么八品九品的神元境高阶修者,但五六品的却是有的是,纵使修为最低的,也有神元境一品水准,至于自己夫妇和步相逢,更是已经臻至圣元境二品…… 放眼整个君主阁的战力层,除了阁主叶大少爷本人之外,集体神元境往上! 以己方这样的实力,碾压对面这个不知所谓的门派简直就是跟玩似的没有区别;而对上这样的力量,君主阁一方不去找他们麻烦,对方就应该求神拜佛,大呼侥幸了,此际反而大张旗鼓地找上门来了? 简直是有些荒谬了。 又或者是死催的?! “对方是苍梧剑门的人。”步相逢撇撇嘴,道:“之所以会找上门来大抵就是这么回事……咱们这里有个兄弟叫秋落……这苍梧剑门的掌门人看上了秋落老婆……” 简单扼要的说了一下,道:“……双方就是这么结的仇,上次来的时候被我赶走了……没想到今天又来了,不知道该说是不幸,还是不幸呢……” “这帮孙子的行径简直就是该死之极!” 梦有疆的妻子一听到双方矛盾的起点竟是这等欺凌女子,强占人妻,还要将事情做得如此过分如此不留余地的事情,当下忍不住怒冲冠:“这帮苍梧贱门的混账,简直是该死一万遍!” 梦有疆仍自诧异道:“他们来找麻烦,这个不是重点好不好,现在让我真正想不通的是,就算是找麻烦……怎么着也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吧……就对面这些人,其中有些人居然还不如我们魁修为高,居然也敢来找麻烦,就算是攒鸡毛凑掸子也不是这个凑法的吧……” 这句话普一出口,登时让所有听到这句话的君主阁一方之人齐齐嘴角一阵抽搐。 几乎都要爆笑出口了。 还不如我们魁修为高,居然也敢来找麻烦…… 这句话真是神来之笔。 事实无奇不有,从来就只有没见过的,当真就没有不存在的! 的的确确,现在整个君主阁,修为最低的,就是叶笑这个魁! 梦有疆这位耿直boy这句话让刚刚走过来,准备上前的叶笑噎了一下子,只感觉心头数万羊驼驮着草泥马奔腾而过,那叫一个跌宕起伏,汹涌澎湃,不能自已…… 擦,这话是怎么说的,虽然都是实话,但实话也是不能瞎说的好不好……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被梦有疆的实力梗梗到,比如对面那白老者,也就是苍梧剑门此行实力最高者,此际正自满眼惊疑地注视着梦有疆,大抵是感觉有些面熟,皱眉说道:“敢问阁下是……可是这君主阁的主事者?” 梦有疆不冷不淡的说道:“不是,我只是君主阁属下而已。” 这话倒也不是糊弄人,梦有疆虽然担了一个战堂总堂主的名头,却还有临时的前缀,实在不方便宣之于口,而说是下属却也不错,毕竟君主阁所属,除了叶笑之外,又有那一个不是君主阁的属下呢! 随即一转身,脸上露出微笑:“那,我们魁过来了。” 老者抬头看去,却见一个少年人,轻裘缓带,漫步而来,面容俊朗,身材挺拔。 一派浊世佳公子的玉树临风范。 只是,这位气度不凡的公子爷此刻却是沉着脸,显然是因为某些事而感到不爽。 老者哼了一声,心下自以为是的得出一个判断,面对上门找茬的,心情都不会很爽,人之常情…… 殊不知叶笑的不爽却绝对不是因为他们,而是因为刚才梦有疆说的那句话:还不如我们魁修为高…… 对于这句话,叶笑有极深的怨念! 叶笑此际很想大吼一声:就在昨夜,本座又突破一品,现在已经是仙元境四品了! 但转念想想四品在这些家伙眼中仍旧只是小虾米……终于还是忍住没说。 丢人,也得有点底限,这么丢脸的成绩,还是自娱自乐,自赏自玩吧! “苍梧剑门?”叶笑皱着剑眉:“何事?” 老者淡淡道:“敢问魁贵姓?” “姓叶。你这般大张旗鼓气势汹汹的登门,有什么事?”叶笑道。 老者仔细地打量了叶笑一番,顿时放了一半心。 还以为君主阁的魁是什么绝世高手,了不得的狠角色……却万万想不到竟只不过是一个仙元境三四品的家伙…… 连这等修为的小角色都能在这里做魁,就算属下们有几个修为高些的,却又能翻出多大的浪花出来? “老朽乃苍梧剑门大长老,赵一飞;”大长老缓缓道:“前者我门派中人前来问询的事情,相信叶魁也还记得。这一次,老朽厚颜出面,目的很是简单,就只是想要为门下弟子,讨回一个公道。” “公道?好一个公道!”叶笑哼了一声,道:“不知道大长老你想要怎么讨回去?又或者说,想要我如何给你们公道?” 赵一飞说道:“本门所要的公道很简单,先是交出秋落,此人乃是一切事端的根源,必须铲除;其次是上次动手的人,自断一臂,小惩大诫,第三是君主阁退出这里,此地移交给本门,作为赔偿,只要君主阁做到这三点,我们可以网开一面,饶你等不死,让你们有另立门户的机会!” 叶笑淡淡的笑了笑:“好慷慨大度的提议,端的高风亮节,阁下能够将黑白颠倒,更能把不是当理说,真正让我对贵门的贱,又有了更进一步的认知,其实说到底,苍梧剑门不过就是以公道的幌子,前来抢地盘吧?” 赵一飞纵然如何的老奸巨猾,被人当面戳穿心思,脸上不免一热,却仍是以淡淡道;“随你怎么想,红尘之事,拳头大就是道理大,公道向来以实力为先!。” 叶笑嘿嘿一笑:“确实如此,前者苍梧剑门的某个长老在这里吃了瘪,回去后举棋不定,想要报复,却又没有胆量……是不是?所以上禀门派,陈述个中厉害关系,所以才有了这次派遣高手前来索取公道之事,是也不是?” “只是贵门中人到了纷乱城之后,这才现,现在的纷乱城变得名副其实的纷乱,你们小胳膊小腿谁也招惹不起,就算有心想要抢地盘,也是心有余力不足。就只能龟缩在城北那十几个大院子之中,对也不对?” “但不死心的你们,通过某些渠道听说君主阁于此刻初创的事情,却意外的动了心,对不对?” “只是一开始你们仍旧没有妄动,持续打探本阁的虚实,是不是?若是早打听清楚,你们前几天就来了,对不对?” “之所以今天赶来,想必是你们接触了兄弟会,是不是?”叶笑讥诮的说道:“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所谓君主阁的阁主,就只是一个没有多少修为的有钱人?满打满算就只有三四个人的微型组织?连地皮都是纯粹用钱买下来的,对不对?” “之所以能够在当前的纷乱城生存,只是因为兄弟会的庇护,是不是?” “而且兄弟会还应该告诉你们,他们不会主动出面庇护君主阁,对不对?” “所以你们顿时很兴奋了,是不是?” “所以你们回去之后立即召集人手,借着讨个公道的理由,避开了兄弟会的庇护,以光明正大的方式来抢地盘,是不是这个打算?” “你们以为,先有恩怨在前,然后复仇于后,以战论输赢胜败,乃是天然的理由,是不是?” “反正纷乱城有些气候的势力你们一个也惹不起,却有君主阁这等宛如从天而降的大肥肉,送到你们嘴边来,你们很是兴奋,对不对?” “所以在得到消息之后,就立即纠集了全部人手,来到这里,意欲全面侵占君主阁,来个鸠占鹊巢?!正是基于这种心态,,你们甚至没有再做打听,就直接兴冲冲的来了,是不是?” “你们是不是还有想:这真是天助我也?正愁着没有地盘展势力,却没有想到天上掉下来这么一个大馅饼,而且,正砸在了你们苍梧剑门的头上,对不对?” “相信也有别的势力对君主阁也有一定的觊觎之心,但因为我们现在还在兄弟会的关照时限范围之内,没有合适的出手理由,势必会触怒兄弟会。但,苍梧剑门在因缘际会之下与我们的生出龌龊,有了这个前提,兄弟会却是管不着的,对不对?” 一言一句,叶笑声音之中,充满了全无掩饰的讥诮之意。 对面,苍梧剑门大长老赵一飞老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旋即嘿嘿一笑,阴声道:“小子,你说的不错,便是如此!本门就是看上君主阁这块地盘的风水,就是要收归己有!” “识相的,赶紧退离此地!倘若是不识抬举……” 他眼中射出来锋锐森然的寒光:“敬酒不吃,罚酒却是难喝的。” 叶笑淡淡的笑了笑,抬头说道:“步相逢,你是当日的当事人,现在别人要你断一条胳膊给他们!我觉得,这个要求也不算是太过分了……毕竟那天你将人家好几多人都弄得吐血了……” 步相逢嘿嘿一笑,施施然地从空中一步步走了下来,淡淡道:“想要步相逢的胳膊,这件事当真是容易的紧。只要你有本事,刀剑还算是锋利,别说这条胳膊,就算是步某项上人头,那也是双手奉上!” 他咧嘴一笑:“只要你们能砍得掉,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做尿壶,就做尿壶,想要喝酒喝茶,也由得你们。” 对面,苍梧剑门的大长老赵一飞脸上登时一阵苍白,几近全无血色。 他的眼神紧紧钉在步相逢脸上,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震惊还有惊恐,霍然袭上了心头。 步相逢! “步相逢……你……你是离别剑?”赵一飞哑声问道。 这一刻,心中可谓无限后悔。 之前只是听说对方阵容之中,有一名颇有实力的高阶修者,差不多达到了圣级级数…… 之前虽然也有过犹豫,但赵一飞感觉自己已经即将登上圣元二品之境,所以对这个差不多圣级的修者也没太放在心上。哪里知道,来了之后,居然遇到了这个煞星! 人的名树的影。 步相逢名列散修风云榜前三,可不是吹出来的,实实在在的大名来着。 那真是凶名赫赫! 黄一飞虽然自觉自己实力不弱,但,相比较起名震天下的步相逢,却是不用打就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偏偏刚才自己才说过:上次动手的人,交出一条胳膊,小惩大诫! 而步相逢,显然就是上次动手的那个人! 这下子可真是进退维谷。 步相逢的一条胳膊,哪里有这么好砍下来? 小惩大诫? 不知道是谁被小惩大诫了! 步相逢哼了一声,淡淡道;“是不是离别剑又如何,还不就是你想要剁一条胳膊去的那个人。我已经当场认了,你这个兴师问罪之人怎地还不动手?” 赵一飞老脸上尽是尴尬,半晌才干笑一声道:“步兄,这事……这是一个误会……误会。” 步相逢看都没看赵一飞一眼,自顾自地仰头向天,大刺刺的道:“步兄?步兄……也是你这个老小子叫的?误会?你这老王八怎么没跑到归真阁去误会?怎地没跑到兄弟盟喊误会?偏偏跑到君主阁这里误会来了?真的是误会么?我怎么看不像呢!” 赵一飞额头见汗,苦笑一声:“步兄,这个……” 只听稍远处一个充满不满氛围的声音遥遥道:“步相逢,你总掰扯那些有的没的有意思吗?有劲没劲?!我可跟你小子说,你丫的可别抢我们的活儿。” 众人循声看去,却见是那名手中持有一根至少十丈长,一丈粗的巨大棍子的魁梧大汉,随手“咚”的一声将那棍子竖在地上,虎视眈眈的扫视着面前苍梧剑门这些人,简直就好像是一头大老虎,见到了一群小绵羊。 目光凶残,垂涎欲滴! 择肥而噬的意图显而易见,全无掩饰! “这……这是……”赵一飞刚才惊鸿一瞥,只觉得此人有些面熟,因为忙于叫板没有深究,此际定睛一看,仔细辨认之下,险些就晕了过去。

上一篇   第1559章 苍梧寻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