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2章 决定! - 天域苍穹

第1552章 决定!

“这个……”梦有疆踌躇半晌,却是未能即时做出答复。 效命、卖命、死忠三者具有迥然的不同,而就当前而言,效命需要忠诚不需致命,卖命一遭则有可能付出赔命的代价,而另一个隐藏选择死忠,貌似却又没到那个地步! “让我做什么都行!”梦有疆的妻子痛快的说道:“只要叶公子救了我儿子,这份恩情天高地厚,别说是让我做手下,就算是做牛做马当小妾都行!” 梦有疆满脸黑线的盯了自己老婆一眼,呵斥道:“你这妇道人家怎地满嘴的胡说八道,你给人家做小妾,我咋办?” 步相逢亦是险些笑出来,急忙咳嗽一声,打圆场道:“大嫂也就是这么一说,她只是在表达对叶公子的感激之情,我完全理解……” “恩恩……这娘们一激动说话就不经过大脑。”梦有疆犹豫了一下,迟疑道:“老步,大家自己人,我索性跟你说心里话,我们夫妻都我行我素自由惯了的人……若是做人手下,听人号令行事,难免懈怠……要不,我们答应第二条?为叶公子卖命一次,江湖事江湖了,人命恩情人命还,彼时卖命一遭,幸运则还命不再欠人情,不幸亦是还命还人情!” 他的妻子这会便没有再作声,只是听着,显然是认可了丈夫的主意。 步相逢道:“这个你们自己自行拿主意,怎么选择都是无所谓的……哎,你们两口子没有把我步某人当外人,我在此说不得得直言一句了。” “步兄你请说。”夫妻二人都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令郎这次变故,虽然是事出意外,变生肘腋……”步相逢指了指两人的儿子,叹了口气说道:“但说不好听的,这种变故事情,在江湖上又有每一天是不曾生的?唯一的区别不过是有否生在咱们自己的头上!” “纷乱城,不,应该是整个无疆海都将陷入空前的各方势力碾压之中,当前的这一次只是一次小行动,甚至只是一次预演,令郎卷入其中,还可以说是不幸……” 步相逢道:“但下一次大行动,需要旗帜鲜明的站队,纵然是凭着黑风山的整体实力,便一定能够摆脱那一场的大风波?” “只要是明眼人就会知道,这些级势力之间,迟早会有终极一战!而先遭到波及,牵扯而牺牲的,还不都是那些个中小型势力!” 步相逢道:“但是在若是通过生死堂这件事,加入叶公子的君主阁……” 夫妻两人闻言都是眼睛一亮,静等着步相逢把话说下去。 步相逢神秘的一笑道:“以后……只要在遭逢变故的时候保住一口气……就不再需要担心生死问题,生死堂肯定不会对自己人吝惜,是吧?!” 夫妻二人的眼睛如同探照灯一般亮了起来。 有道理啊! 自己夫妻两人的一身修为固然已经不算低了,但是,真正遭遇那些江湖大鳄动起手来全面开战的话,自己夫妻这点修为,真不够那些级势力看的。 只要掺和进去了,妥妥的死路一条。 红尘天外天最不缺的就是高手,圣级修者,乍听好像挺拽挺酷炫的,但若是跟那些级势力、老牌子势力比较,还是要相形见绌的!。 还有自己的儿子……这小子最是年轻冲动……就算遭逢生死劫难,也未必会吸取教训,也许伤势刚好,就又冲进江湖真不一定怎么着…… “当家的,这君主阁来历凡,实力亦是凡……人家老步现如今都在里面效命了,难道老步还不如咱俩?这可是当年……叶大先生后人组建的组织啊……” 梦有疆的夫人轻声说道:“现在那叶少爷人员单薄,咱们此时投效乃是雪中送炭,彼时其羽翼丰满之时,咱们再来,只怕连锦上添花都算不上了……” 梦有疆沉吟着,仍是将目光聚焦在步相逢身上,显然期许他给出一个中肯的建议。 步相逢微微点头,随即一笑,道:“我可什么都没说,怎么选择你们两口子的事……” “明白明白,这等大事始终要我们俩亲自做决定才算数。”梦有疆感动的拍了拍步相逢肩膀。 “归根到底一句话,贤伉俪可以自由决断,毕竟,这是截然不同的两条路……自己自由自在,随心而为,与做别人手下,滋味可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也不希望两位一步踏错,将来后悔,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已百年身。”步相逢笑了笑。 “明白明白。” …… 刻下,叶笑端着一碗药水,施施然地走进了一号病房,凤儿杜青狂等四个人一起恭恭敬敬地站了起来。 “这碗药乃是针对令兄伤势专门配置,一半内服,剩下的一半,则用来擦拭伤口。”叶笑说道。 之前拿出的那一时半刻夺命丹,已经是叶笑的底线所在,说句老实话,那也是二货的出品实在太给力,所有的一时半刻夺命丹居然全都是丹云级数,想要整个寻常一点级数的都没有,叶笑给出丹药之后,旋即就后悔了,实在太狂拽酷炫吊炸天了,太惹人注目了! 有鉴于此,剩下的救治手段,绝对不能再以丹云神丹形式出现了。 要不然,只怕还不等到人力大增,羽翼丰满,自己就得被某某级势力给掳走了,一辈子炼药炼丹什么的,绝非笑谈。 凤儿急忙小心翼翼接过药碗,细心的吹了吹,正要尝上一口冷热…… “别喝!”叶笑急忙出声制止:“这是给伤者专门调配的!少一口分量就不足了,难收全功。” 凤儿闻言吓了一跳,手腕一颤,差一点点就将药水倾洒了出来,吓出来一身冷汗,急忙动用神元境修为,将自身波动压了下去。 这才着杜青狂帮手,要那碗药小心分开,一半直接灌入了雷动天的口中。另一半,则用叶笑给的一块雪白毛巾轻轻擦拭伤口,处理外伤…… 几乎就在药水毛巾擦拭过伤口一瞬,四个人一起瞪大了眼睛。 因为——奇迹出现了。 在这碗药灌入雷动天咽喉,直抵五脏六腑之后,胸口要害位置那血肉模糊的伤口,竟然呈现出一种肉眼可见的渐渐愈合趋势…… 当真是以肉眼见的清晰态势,从伤口处快长出来的肉芽,不断的滋生,延伸,彼此交缠,构建**肌理组织,肉身点滴修复…… 对于眼前一幕,四人集体呆住了! 而作为直接当事人的雷动天则是敏锐地感觉自己的胸口痒得要死要活的,相比较于疼,这个痒的感觉才是真正的难以忍受,却又知道不能妄动,强自忍耐,不过片刻,便已经是满头大汗,大汗淋漓。 “知道你痒,尽力忍忍吧,千万不要碰伤口!这是伤口回复的必要过程,不可轻忽。”叶笑道:“你们四个看住,一定不要让他碰触伤口,一旦接触伤口,药力中断,前功尽弃……” 四人吓了一大跳,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大哥,果然是一眨都不敢稍眨的。 “这碗药的效能乃是针对外伤,喝了之后,性命大抵就没有大碍了。至于修为方面……则还需要另外调制药物调理,我的医道造诣有限,还不能收兼容并蓄,全面疗复之功。”叶笑说道:“就在这里休养一段时间吧。” 四人听得有点傻眼,不世神医这话什么意思,他说的这个道理我们会不懂么?不同类别的伤势肯定是需要针对性治疗的,这能兼容并蓄全面疗复的,那不是神医之功,是神仙之功好不好?! 他这么说,难道是在谦虚,有必要吗?我们都已经是他的死忠粉了,跟我们还需要谦虚吗? 哎,不世神医就是不世神医,这般的高风亮节,医道造诣都已经如此凡入圣,可是想要医道更高极峰的心思从不曾懈怠,这份心态,便已足够我辈高山仰止,叹为观止! 这些新晋死忠粉们显然不知道,某不世神医说的其实还真不是良心话,二货所致的灵丹效果又岂止这么一点,当真可以挥兼容并蓄,全面疗复之功,不过叶笑刻意将疗效降低,多花时间与疗程,赚取更多的感激度。 尽管是为势所迫,干了一点抹杀良心的活,良心肯定还是过不去,所以才说一点不好意思云云的良心话,聊补良心不安,但怎么就被理解高风亮节,高山仰止凡入圣了呢?! 还是只能应那句话——活久见! “你们正可借这段时间商量一下去留的问题。”心下越不好意思,嘴上还是要公事公办的叶笑道:“我不勉强,你们自己决定,尚有许多伤者等我施救,失陪了。” 四人连连点头,眼睛仍旧紧紧的盯在自己大哥身上。 叶笑更不迟疑,掉头走了出去。 不是叶笑不想继续矫情下去,实在是因为等待施救者实在太多,就算有一时半刻夺命丹,时限仍旧有限,等把伤者全部搞定之后,自然有大把显示高风亮节,矫情的时间! 雷动天事例已成,接下来的只要依样画葫芦就好…… 叶笑又端着一碗药,不慌不忙一副成竹在胸范地踏入了下一个房间…… …… 差不多一个对时过去的施救过程之后,终于轮到了梦有疆的儿子,梦有疆儿子伤势虽重,确实还要更在雷动天之上,但,一碗药水仍旧足可救回,并无意外! 叶笑端着药碗,确定梦有疆的儿子喝下了最后一滴药水,那具近乎四分五裂的身体,因为药力挥,晋入快复原的状态之中,没有说更多的话,只是交代了几句已经成为程式化的医嘱,旋即就要离开,作为一个不是医者的伪装医者,一个时辰下来说了n多遍同样的嘱咐事项,你说你也累,你说你也烦! “叶公子请留步!”梦有疆适时出声。 他们一家人,自愿排在了最后顺位,有了另一颗夺命丹打底,而且梦氏夫妇有别的事情与叶笑探讨,扬了一次风格,自地排到了最后,却是因此博得了许多人的感激,至少是口头上的感激。 梦公子乃是叶笑治疗的最后一个伤者;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叶笑合共医治了四十七个人,四十七人无一例外,全部痊愈或正在迅痊愈的过程中,每位病人的就诊时间少得数百息,多的半盏茶,总之堪称效率惊人,成功率更惊人,妥妥的百分之一百,完全没有失误! “梦山主不知道有什么事?”叶笑莞尔一笑,眉宇间却自流露出几分极力掩饰的疲倦。 这极力掩饰的疲倦肯定是故意做作出来的,虽然是医治了很多人,但其本身力气一点没花,药水也是二货出品的灵丹兑水,某人几乎全程都没出力,如果丹药兑水可以算是出力的话,那就算是出过力吧,再来就是照本宣科的说着千篇一律的医嘱,能累到哪里?! 显而易见,某人为求利益最大化,当真是演技爆表,所行所为再无下限可言,端的令人指! “我们夫妻已经决定了,我们想要带领黑风山所属的三千六百人,正式加入君主阁!还请公子收留!” 梦有疆也是个有决断的狠角色,既然已经决定投效了,便再无迟疑犹豫,直接快刀斩乱麻。 叶笑闻言却是吓了一跳,显然这夫妇的这一决定,大出叶笑意外,在叶笑想来,就算这次医疗事故之后,有人选择投效,大抵也该先从个别江湖散修,小集团小组合先开始,不意一上来就是如黑风山这样的中小势力之中的佼佼者! 叶笑心思一转,仔细着眼于夫妻两人的眼神,终于确定这件事情的真确性,到没有欣喜若狂,欣然接纳,反而沉吟了起来。 “先,我希望贤伉俪不管做什么决定,都一定要经过慎重考虑,莫要一时冲动,以免将来后悔,这个是实在话。”叶笑沉吟半晌,这才认真说道:“若是两位仍是决定携手下一道加入君主阁,我自然是无任欢迎的,只不过呢……因为我的身份来历背景,或者说我自我的野望……这一切都将导致……将来的君主阁定然会是大战连绵!” “届时,危险绝对不会少。” 夫妻两人对视一眼,这是大实话。 但话又说回来,人在江湖飘,又岂能没有危险? ………… <依然两更合一>